Sign In For 100000 Years, Please Hurry Up Chapter 90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玉Heavenly Venerable !”

white haired old man 眉毛飞扬,shouted loudly :“你们Supreme Indifference 宫,怎么还会掺合太阳真炉这趟浑水?”

“无可奉告。”

云霄coldly said 。

“玉Heavenly Venerable ,这件事情……我劝你最好还是不要参与的好,虽然Supreme Indifference 宫很强,但也impossible 是所有势力的对手!”

一名长相阴鸷的middle-aged man ,groaned ,发出了警告。

“是吗?”

云霄冷冷的抽出一把剑,silver 的眼眸之中,散发出冰冷的无情rays of light 。

看到云霄的这个样子,东皇太一着实吓了一跳。

他能感受到一股冰寒之意,从云霄的身上散发了过来。

“云霄姑娘,这些clay chickens and pottery dogs 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看我如何收拾他们!”

东皇太一said with a smile 。

next moment ,他消失在云霄面前。

一道惊人的red rays of light ,骤然间落在了虚空中的一艘仙舟上。

速度快的不可思议。

bang!

当东皇太一双脚落在仙舟上的时候,这艘仙舟竟然裂开了无数缝隙,一股巨大的反震力量,将所有的cultivator 都弹了起来。

Divine Sovereign Realm 的cultivator ,当场被震得受伤吐血。

而Divine Venerable Realm 的cultivator ,则在空中连连滚动,数息后才定住身形。

东皇太一这一亮相,霸气十足,顿时将所有人都吓坏了。

嘶!

all around 之人无不held breath cold air 。

此人fleshly body strength 竟然强大到这种程度,简直堪比传说中的远Ancient Dragon 族。

“阁下,你是Dragon Clan 的?”

那名middle-aged man 抽出一把scarlet 大剑,指着东皇太一,目光阴冷的问道。

“Dragon Clan ?笑话,我怎么会是Dragon Clan ?”

东皇太一said with a big smile 。

在Great Desolate ,昔日他为Heavenly Emperor 的时候,四Sea Dragon Clan 也acknowledge allegiance 于远Ancient Celestial Court 之下。

“我说,你们这些家伙,从哪里看出我这兄弟是Dragon Clan 了?

难道……

就不能是我们太阳鸟一族吗?”

站在肩头上的太阳鸟,摇晃着身子,发出了“jié jié ”的怪笑声。

闻听此言,东皇太一眉头浮起了一条黑线。

这太阳鸟可真会talk nonsense 。

还真把自己当成它的远房亲戚了。

“去死!”

见这一人一鸟如此嚣张,那名middle-aged man 大怒,手持red 大剑冲杀了过来。

shua~ shua~ shua~ ……

red 的sword light ,宛如一片血雨,当空落下。

一股无穷的杀戮,从blood light 中渗透出来。

这名middle-aged man 乃是Divine Venerable Realm 7th Layer cultivation base ,是几Great Influence 之中realm 最高的几人之一。

他skilled in Sword Arts ,是一名实打实的sword cultivator ,论起真正的battle strength ,远超同辈cultivator 。

“来得好!”

东皇太一朗声大笑。

呼!

一层golden 的火焰,骤然间在他的身上燃烧起来。

火焰熊熊,温度惊人。

站在肩头上的太阳鸟,吸收了一口火焰,忍不住舒服的呻吟了一声。

“舒服啊!”

太阳鸟扬起脑袋,一脸陶醉的说道。

这股火焰竟然和太阳真炉的火焰有些相似,实在是令人难以想象,这东皇太一到底是怎么cultivation 出来的。

呼!

东皇太一身上的red robe 瞬间膨胀起来,无穷无尽的力量从体内滋生。

他眸光冷漠,绽放出璀璨rays of light 。

in this brief moment 。

他那强大的力量在往外溢的状态之下,all around 的空间都扭曲了起来。

东皇太一冲向半空,一拳moved towards sword light 打了上去。

“什么?这家伙竟然赤手空拳要接我的Sword Art ?”

middle-aged man 看到东皇太一冲上来就是一拳,心神震撼,心中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bang!

那一双燃烧着火焰的拳头,there is no stronghold one cannot overcome ,一拳轰碎了无穷的sword light ,然后落在red 大剑上。

这是一把帝级的宝剑,轰然间就碎掉了。

一股难以形容的巨力,沿着手臂涌了进来。

pu!

这名男子身体巨震,咳出a mouthful of blood ,倒飞了出去。

一拳。

东皇太一就把这个高出他四个realm 的Divine Venerable Realm powerhouse ,打得spit blood flying upside down 。

“什么?此人的fleshy body 怎会这么强悍?”

看到这一幕,那些仙舟上的cultivator 都震惊了。

这fleshy body 竟然堪比Divine Weapon 利刃。

一件帝剑,竟然都被他的拳头给轰碎了。

可见,这拳头的防御和力量是多么的恐怖!

一拳崩飞对手,东皇太一心情激荡,仰天said with a big smile :“haha ……真是太过瘾了,可惜这世上没有十二祖巫!”

十二祖巫?

云霄frowned ,不知道东皇太一在说些什么。

东皇太一站在虚空之中,浑身烈焰熊熊,他black hair 飘舞,目光如电,绽放出无穷的威严,宛如Heavenly Emperor 降临。

所有的人,in this brief moment 都心生巨大的恐怖。

“此人太强,我们一同出手!”

一名仙舟上,为首的一名老者loudly said 。

他的这个提议,立刻得到所有人的响应。

一时之间。

各种攻击,close and numerous ,从all directions 落向了东皇太一。

“一群clay chickens and pottery dogs !”

东皇太一朗声said with a big smile 。

轰轰……

一对Iron Fist 落下,将无数的攻击给反震了回去。

他拳法大开大合,力量澎湃,几个回合下来,就把那些cultivator 全都击飞了出去。

Divine Sovereign Realm 的cultivator ,惨死了大部分。

而Divine Venerable Realm 的cultivator ,多数都受了伤。

那几艘仙舟,竟然无一幸免,全都裂开了,再也无法驱动了。

所有的cultivator ,仓皇之间moved towards all directions 逃窜了出去。

东皇太一patted 手,不以为然的laughed ,并没有去追。

在他这位远古Heavenly Emperor 的眼中,痛打落水狗,有失他的Heavenly Emperor 风范。

“东皇太一,你真的really strong 啊!”

在观看了一场精彩绝伦的战斗之后,red 鸟蛋也震撼了,酸溜溜的说道。

“还好吧,这些家伙太嚣张了,我只不过是略施惩戒而已!”

东皇太一said with a smile 。

云霄sighed ,眼神之中,升起了争强斗狠之意。

东皇太一虽强,但是她并不服气。

有朝一日到了Divine Venerable Realm 三层,她就要好好的和东皇太一过上几招。

当然了。

这也只是云霄此刻的想法而已。

两个人耽搁了一番,太阳鸟的指引之下,又继续重新上路了。

……

与此同时。

在太阳ancient territory 的另一处mountain range 之中。

两个绝美女子,此刻遭受到了一群cultivator 的包围。

“你们这些家伙,难道不知道我们来自Supreme Indifference 宫么?”

一名素衣美女,环顾着all around 的强Great Cultivator ,一脸冷漠的说道。

“清Heavenly Venerable ,月Heavenly Venerable !

太上神尊old fart 的派你们过来,是不是想把you two 许配给我们Sect Master ?”

一名Divine Venerable Realm 5-Layer 的middle-aged man ,脸上露出邪魅的笑容,“hehe ”said with a smile 。

这时,另一名Divine Venerable Realm 7th Layer 的white robed youth ,coldly said :“master 上次受伤,拜太上神尊在Alkaid Star 河所赐。

如今,他门下的两个dísciple ,却落单在太阳ancient territory 之中,正好给我们扳回一局的机会!”

“Senior Brother ,那我们不如杀了她们!”

middle-aged man 一皱眉头,怒气冲天的叫嚣。

“不用杀,这毕竟是两Great Heavenly Venerate ……先把她们两个抓起来,然后交给master 处置!”

白袍middle-aged man 一摆手,said with a sneer 。

tone barely fell 。

虚空一阵波动,一道男子的声音,蓦然传了出来。

“谁在说我坏话?”

一道淡淡的silhouette ,从虚空中走了出来,落在了二女的身旁。

“master ,您老人家怎么来了?”

清Heavenly Venerable 和月Heavenly Venerable 望见此人,顿时惊喜交加,心情澎湃,眼泪水瞬间落了下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