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n In To Shaolin Abbot Chapter 23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Shaolin 因为是Northern Essence Manor ,新晋崛起的Martial Dao Supreme 。

从一个籍籍无名的山野小庙。

仿佛是突然之间,就展现出前所未有的锋芒,成为了岭南北道Five Great Sects Martial Dao 势力之一。

在场的众人对于Shaolin 难免抱有一丝好奇之心。

在看到Wu Zhen ,这年迈的老僧,竟然是Shaolin 的嫡传Head Disciple ,而且Wu Zhen 的Martial Dao 还是如此的低微之后。

就感觉很不可思议。

难以理解,像是Wu Zhen 这样的,凭什么可以成为Shaolin 的嫡传Head Disciple ?

在无数的冷言冷语,以及各种异样打量的目光之中。

伴随着嘲讽与质疑……

老成持重,墨守成规,一向心态稳得一匹的Wu Zhen ,眼底的锋芒一闪而逝……

deep in one’s heart 更是升起一丝痛苦和焦灼之感。

内心掀起波澜,再也无法平静的Wu Zhen ,一股莫名的情绪在内心之中急剧起伏。

一道诡异的red light ,在Wu Zhen 的眼里一闪而逝。

“咳咳……”

Provincial Governor 府主管,面色略微尴尬,一声干咳在众人耳边炸响。

那无数的冷言冷语消失。

那肆无忌惮的打量才开始收敛……

“这位是Abbott Xuan Xin 的嫡传second disciple Wu Tian ,年仅五岁其Martial Dao Cultivation Base 已经达到了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Stage ……”

“嫡传third disciple Wu Yan ,年仅十五岁Martial Dao Cultivation Base 已达Innate Great Perfection ……”

Provincial Governor 府的管事,见到众人对于Wu Zhen 的冷言冷语有所收敛之后,赶忙转移众人的视线焦点指着一旁的Wu Tian 与Wu Yan 介绍了起来。

然而他tone barely fell ,一帮Greatest One Sect ,合十二玄门,西门Aristocratic Family ,永灵寺的嫡传dísciple 。

以及Core Disciple 却是炸了锅。

众人的焦点,一下子就转移到了Wu Tian 的身上。

“什么?我没听错吧?这Little Monk 有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Stage 的Martial Dao 实力?”

“这……这怎么可能……这Little Monk 真的有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Stage 的Martial Dao 实力……”

“年仅五岁……才五岁……就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Stage 了?”

“没错,这Wu Tian 年近五岁,而且还是一个稚童,他身上的气息浑厚无比,丝毫没有虚浮不稳的迹象……”

“这分明是扎扎实实,根基稳固的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Stage Martial Dao 气息……”

“他才五岁,他是怎么cultivation 的?”

“怪胎吧,Martial Dao Cultivation Base rapid progress ,也impossible 五岁就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Stage 啊?”

“这太妖孽了吧?我五岁都还没有感悟出inner Qi ……”

“这是什么妖孽啊,简直就是monster ,这Martial Dao 天资也too terrifying 了……”

“这个Wu Tian ,浑身上下都散发着Spiritual Qi ,身上那种别具一格的出尘气息,一看就是上天宠爱的Heaven’s Chosen Child 。”

“这谁能和他比?我等都是十七八岁,还赶不上人家一个五岁稚童的Martial Dao Cultivation Base 。”

“别说是Wu Tian 这个妖孽了,你们看看那个Wu Yan 吧,年仅十五岁就有Innate Great Perfection 的Martial Dao Cultivation Base ……”

“是啊,就是Wu Yan 的Martial Dao 天资,也不必Greatest One Sect 的掌教嫡传Head Disciple 差。”

“这Wu Yan 也是一等一的Heaven’s Chosen ,只是他的rays of light 完全被Wu Tian 这个怪胎给盖住了。”

“这Shaolin 也太不可思议了,嫡传Head Disciple 是一个Martial Dao 低微的废物old fogey ,而嫡传second disciple 却是一个天资妖孽的monster ……”

“可不,这one old and one young ,反差也太大了……”

“但是该说不说,这Shaolin 嫡传Head Disciple ,怎么就不是Wu Tian 呢?”

“Shaolin 有Wu Tian ,今后必定成为岭南北道的Martial Dao 领袖……”

“难以理解,这Wu Zhen 和Wu Tian 比起来,完全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

一时间,Wu Tian 和Wu Yan 介绍完,这Greatest One Sect ,合十二玄门,还有西门Aristocratic Family 与永灵寺的嫡传disciples 。

还有Core Disciple 们全部炸锅了。

一个个stared wide-eyed ,难以置信的看着Wu Tian 。

one after another ,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的声音不断发出。

年仅五岁的Wu Tian ,已经有了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Stage 的Martial Dao 实力,这是一个什么概念?

Greatest One Sect ,合十二玄门,永灵寺的嫡传Head Disciple ,还有西门Aristocratic Family 的世子,十七八岁也不过才Innate Great Perfection 。

these all are 傲气不凡,Martial Dao 天资冠绝整个Northern Essence Manor 的Heaven’s Chosen Child 。

是整个Northern Essence Manor ,最为顶级的天才。

可是,Wu Tian 的出现。

直接盖住了所有人的rays of light ,这些原本骄傲的Heaven’s Chosen 突然之间就变得暗淡无比。

怎么和人家Wu Tian 比?

人家Wu Tian ,有着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Stage 的Martial Dao 实力,已经是压了在场的所有人一头了。

关键,Wu Tian 仅仅只有五岁,还是一个看起来呆萌可爱的小child 。

比?

也不怕臊得慌?

别说是Wu Tian 了,就是一旁的Wu Yan ,单单靠他一个人,比起Greatest One Sect ,合十二玄门,永灵寺和西门Aristocratic Family 。

various sects 的嫡传Head Disciple ,当代最出色的天才。

Wu Yan 的Martial Dao 天资,也要完完全全的压他们一头。

在无数的震惊声之中,所有人的心里都很清楚,只要Wu Tian 这个妖孽不夭折,那么只需要数年的时间。

Wu Tian 就能成为一个,让他们仰望的存在。

一个生不出一点勇气与之比拟的存在。

Shaolin 必然会崛起,成为一个完全凌驾在,Greatest One Sect ,合十二玄门,永灵寺,西门Aristocratic Family 之上的Super Sect 。

真正的领袖,真正的Martial Dao Supreme 。

这才是最为terrifying 的。

在可见的未来,Shaolin 将压制得各sect 没有一丝喘息之机……

一时间,所有人都被Shaolin 的潜力所震惊。

一丝惶恐,出现在众人的心中。

“Amitabha 。”

此时此刻,Wu Zhen 的呼吸,却是越发的急促。

内心起伏的情绪再也抑制不住。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Wu Tian 的身上,在各种惊叹与称赞之中还伴随着一些怪异的论调。

那就是那Wu Tian 和Wu Zhen 做比较。

Martial Dao 低微的年迈老僧Wu Zhen ,在所有人的眼里就是一个没有前途的废物。

年仅五岁,Martial Dao 天资横压当代,未来只要不夭折必然成为一尊让所有人仰视的Martial Dao 强人的Wu Tian 。

一个嫡传Head Disciple ,一个嫡传second disciple 。

one old and one young ,这怪异的反差。

不禁是让众人,开始拿Wu Zhen 与Wu Tian 进行比较了起来。

很明显,Wu Tian 更适合做Shaolin 嫡传Head Disciple ,这Wu Zhen 别说嫡传Head Disciple 了,在众人的眼里连个handyman dísciple 都不配。

就是一个又老有没用的废物。

无数的怪异论调,尤其是拿Wu Tian 和Wu Zhen 做比较,让老成持重一项墨守成规心态稳得一匹的Wu Zhen 。

心态炸裂,情绪直接就不稳了起来。

内心之中欲望狂生,没有人注意到眼底深处不断闪现诡异的血红之色。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