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没有人注意到,此时Wu Zhen 脸上的神色正极具变化。

更没有人注意到,Wu Zhen 眼底深处汹涌而起的阴郁之气,还有他内心此时不停翻涌的负面情绪。

拿Wu Tian 来对招Wu Zhen 。

进行比较。

针对Wu Zhen 的言论,可谓是极其善。

Wu Zhen 则是丝毫没有发现不对劲,一双spirituality 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众人。

Wu Yan 则是微微frowned 。

但也没有太taking seriously ,Wu Tian 和Wu Yan 都没有去看Wu Zhen 一眼。

没有注意到Wu Zhen 的变化。

毕竟在Wu Tian 和Wu Yan 的眼里,Wu Zhen 就是一个老成持重的Eldest Senior Brother 。

是那种从不计较,也愿意为senior and junior brothers 付出,对Shaolin 有着虔诚信仰的僧人。

在他们的眼里,墨守成规的Wu Zhen ,是不会在意别人的目光的,也不会将这些充满恶意的言论放在眼里。

Wu Zhen 的成熟稳重,可以说已经牢牢的印刻在了他们的心中。

天然的,他们就不会去过多的关注到Wu Zhen 。

“看来Shaolin 招收dísciple ,还真是不拘一格……”

“是啊,Wu Zhen 和Wu Tian ,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Wu Zhen 这嫡传Head Disciple 就not worth mentioning ,真正应该关注的还是Wu Tian 这个妖孽……”

“嘶,Wu Tian 这个怪胎,Martial Dao 天资真是too terrifying 了……”

“年仅五岁,就达到了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Stage ,就已经压了我等一个realm ,今后这差距智慧越拉越大。”

“Shaolin 有这样一个Heaven’s Chosen dísciple ,我岭南北道其他四府天教dísciple ,恐怕连追赶的勇气也没有。”

“hehe ,须知trees seem beautiful in a forest, but are easily toppled by the wind 之,Shaolin 这个时候将Wu Zhen 暴露在世人眼前,今后就一定能顺利成长起来吗?”

“是啊,Wu Tian 这样的天才,如果在其成长起来之前不夭折……’

“Shaolin 真是奇怪,this time 岭南北道五府结盟,这Abbott Xuan Xin 竟然只带了三个嫡传dísciple ……”

“看起来Shaolin 低调得不行,但有Wu Zhen 这个妖孽Heaven’s Chosen 在,Shaolin 想不被别人关注到都不行。”

“有传言,Abbott Xuan Xin 乃是能与佛祖沟通的Divine Monk ,乃佛陀转世是真正的在世佛子……”

…………

……

因为Wu Tian 的存在,一时间Shaolin 成为了所有人关注的热点。

也成为了众人讨论的焦点。

关于Shaolin 的各种信息和事迹,也开始在众人的交谈之中流传。

“Wu Zhen Master ,您没事吧?”

对于Wu Zhen ,身上气息的变化,还有脸上神色的变幻,在场的恐怕也就只有一个人注意到了。

那就是Provincial Governor 府的管事。

这是一个会察言观色的middle-aged man ……

只有他注意到了,Wu Zhen 的眼神不对了,神色也在极具变化,身上的气息变得阴暗了起来……

他能感受到,Wu Zhen 身上的气息,以及内心的情绪此时此刻都变得很terrifying 。

“Amitabha 。”

Wu Zhen 宣了一声佛号,将自己的神色还有情绪全部收敛了起来。

took a deep breath 。

“Master ,我来给你介绍一下吧。”

这Provincial Governor 府的管事,一脸关心的看了Wu Zhen 一眼,内心之中不由得充满了担忧。

引领着Wu Zhen 上前。

“这位是Greatest One Sect ,掌教多闻道长的嫡传Head Disciple Xiaoyao Zi 。”

Provincial Governor 府管事,引领着Wu Zhen ,来到一个身穿azure robe 的俊handsome man 身前。

抬手向着Wu Zhen introduced 。

这身穿azure robe 的Xiaoyao Zi ,在一众Greatest One Sect 嫡传dísciple 和Core Disciple 的簇拥下上前走了过来。

“Greatest One Sect Xiaoyao Zi ,见过Wu Zhen Master 。”

Xiaoyao Zi 仅仅只是瞟了一眼Wu Zhen ,很是随意客套的打了个稽首算是paid respect 。

然后Xiaoyao Zi 的目光就停留在了Wu Tian 的身上。

压根儿没拿Wu Zhen 当回事。

“Amitabha 。”

Wu Zhen 一脸冷漠的宣了一声佛号,没有人知道此时此刻Wu Zhen 内心的想法。

“这位是合十二玄门,九宫daoist 的嫡传Head Disciple 吴勇。”

Provincial Governor 府管事介绍完之后,这吴勇就在一众合十二玄门,嫡传dísciple 以及Core Disciple 的簇拥下走上前。

连看都没有看Wu Zhen 一眼,就直勾勾的盯着Wu Tian 看了半晌。

然后很是无力的took a deep breath 。

对着Wu Tian 打了个稽首。

“这位是永灵寺,abbot 枯荣高僧的嫡传Head Disciple 一灯Master 。”

Provincial Governor 府管事tone barely fell ,一个皮肤黝黑身形消瘦,浑身散发着寂灭气息的和尚。

在一众永灵寺,嫡传dísciple 和Core Disciple ,僧人的簇拥下走了上来。

“永灵寺一灯,见过Wu Zhen Senior Brother ,Junior Brother Wu Tian ,Junior Brother Wu Yan 有礼了。”

“Amitabha ……”

这永灵寺的一众僧人,就要显得热情许多了,对着Wu Zhen Third Senior Brother 弟one after another paid respect 。

因为同属Buddhism ,所以一灯称Wu Zhen 为Senior Brother 。

Wu Tian 和Wu Yan 则为Junior Brother 。

“Amitabha 。”

Wu Zhen 宣了一声佛号,打了个稽首对着一众永灵寺僧人paid respect 。

一时间,Shaolin 和永灵寺的dísciple 碰面。

气氛缓和了很多。

也变得亲和了很多。

尤其是Wu Zhen ,因为和永灵寺一众僧人的碰面,内心之中的情绪因此平和了很多。

就在这时,还不得Provincial Governor 府管事开口。

那西门Aristocratic Family 的一众家族Core Disciple 就涌了上来。

“this Young Master 西门望,乃Ximen Family 世子。”

在一众Ximen Family Core Disciple 之中,一身穿white clothed 气质超然出尘,很是拔群出众的翩翩Young Master ,眉目傲然的开始自报门户。

颇有一副,盛气凌人,expert 一等,不屑一顾的姿态。

“Shaolin Wu Zhen ,见过西门Young Master ……”

Wu Zhen 因为内心情绪的舒缓,又变成了那个识大体,既大度又老成持重墨守成规的Shaolin 嫡传Head Disciple 。

上前对着西门望客气paid respect ……

“走开,this Young Master 不愿与你分说……”

“别碍了this Young Master 的眼。”

这西门望满脸不屑,直接上前一把推开了Wu Zhen ,然后目光灼灼的盯着Wu Tian 。

这种无礼与傲慢,看得一众人frowned ……

Greatest One Sect ,合十二玄门,永灵寺,一众dísciple 具是露出不悦之色。

是。

Wu Zhen 是Martial Dao 低微,而且还是一个苍老的僧人,是一个又老有没用的废物没错。

但不管怎么说,人家都是Shaolin 的嫡传Head Disciple 。

代表着Shaolin 的脸面。

你这样,当着人家的面,毫无顾忌的不拿人家当回事就真的过分了。

Shaolin ,永灵寺,Greatest One Sect ,合十二玄门,西门Aristocratic Family ,都是岭南北道五府地方Martial Dao Supreme 。

大家都是平起平坐的。

你西门望,摆出这样一副嘴脸和姿态。

就属实难看了很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