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Shaolin 三个嫡传dísciple ,嫡传Head Disciple Wu Zhen ,一个Martial Dao 低微的垂垂老僧。

second disciple Wu Tian ,一个rays of light 耀眼,横压整个时代的Heaven’s Chosen 。

third disciple Wu Yan ,同样出色,rays of light 耀眼。

完全能与Greatest One Sect ,永灵寺,西门Aristocratic Family ,合十二玄门的嫡传Head Disciple 一较高下。

Wu Yan 也是真正的一等一的Heaven’s Chosen 之辈。

相比起来,Wu Zhen 的确被大家所忽略。

甚至是遭受到了轻视。

但像西门望这样,当面表现出的无礼和傲慢,完全不将Wu Zhen 放在眼里,如此肆无忌惮的不光是不给Wu Zhen 面子更是不给Shaolin 面子。

这是众人所不耻的。

当着面,还如此的话,的确表现得太过了。

只见Greatest One Sect Xiaoyao Zi ,合十二玄门吴勇,永灵寺一灯法师,具是frowned 满脸不悦的looked towards 西门望。

“Amitabha 。”

被西门望一把推开的Wu Zhen ,一脸冷漠的宣了一声佛号。

此时此刻,他的内心没有丝毫的情绪。

变得冰冷,偏执的情绪和执念,在他的心中不断滋生……

“hmph! ”

傲气凛然的西门望,很是不屑的瞥了Wu Zhen 一眼并发出了coldly snorted 。

Wu Tian ,Wu Yan ,两人具是冷脸。

怒气勃发的看着西门望。

“Shaolin 如何能与Greatest One Sect ,合十二玄门,永灵寺,还有我西门Aristocratic Family 平起平坐?”

“Greatest One Sect Xiaoyao Zi ,Innate Great Perfection Martial Dao Cultivation Base ,永灵寺一灯法师Innate Great Perfection Martial Dao Cultivation Base ,合十二玄门吴勇Young Master 同样也是Innate Great Perfection Martial Dao Cultivation Base 。”

“this Young Master 西门望,Innate Great Perfection Martial Dao Cultivation Base 。”

“这个Shaolin 嫡传Head Disciple Wu Zhen ,一只脚都快要埋进黄土了,仅仅只有Acquired 4th layer 的Martial Dao Cultivation Base 。”

“这岭南北道五府,sect 之间的交流切磋,既是我等五人之间的比斗切磋。”

西门望绕了大一圈,始终端着一副盛气凌人的架子,最后指着Wu Zhen 道:“我想问问,就这个老僧,他配和我等交流切磋吗?”

“Acquired 4th layer 的Martial Dao Cultivation Base ,真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西门望tone barely fell ,众人的顿时为之色变。

Wu Zhen 面无表情,Wu Tian 和Wu Yan 强忍怒气,目光灼灼的盯着西门望。

“你站一边去,你不配和我等四人同坐。”

西门望指着Wu Zhen ,就是一副完全让Wu Zhen 下不来台的架势,然后看着怒气勃发的Wu Tian 道:“年仅五岁,就已经达到了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Stage 。”

“也就你,配让我多看一眼,也因为你的存在,新晋崛起的Shaolin 才没有让我失望。”

“不如就由你与本世子切磋一番。”

“看看Shaolin Martial Dao ,到底has several points of 是genuine 的真东西。”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感觉这西门望,已经狂到没有边了。

甚至表现得有点癫狂了。

你西门Aristocratic Family ,凭什么如此肆无忌惮的踩Shaolin ?

就狂得很没有道理。

很没有脑子。

一双双目光,具是不可思议的看着西门望。

此时此刻,就连西门Aristocratic Family 的一众clansman ,也觉得自家世子表现得太过了。

甚至是到了无法理解的程度。

岭南北道五府,sect disciple 之间的交流和切磋,哪有这样盛气凌人锋芒逼人的啊?

“Amitabha 。”

“不如由this poor monk 来领教你几招如何?”

早就看不下去的Wu Yan ,将Wu Tian 给拦了下来,然后自己一脸怒容的站了出来。

他早就忍不住了。

这西门望,属实太过无礼,太过supercilious 了。

狂什么狂?

有什么好狂的?

此时的Wu Yan ,内心之中不仅怒气勃发,浑身上下更是充满而来fighting intent 。

“你?”

看到Wu Yan 站了出来,西门望当即用一种审视的目光打量着Wu Yan 。

“也罢,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西门望说完,便是took a deep breath ,脚下轻点直接飞身直奔擂台之上。

Wu Yan 当即也不含糊,浑身上下散发出浑厚至极。

extremely firm and fierce 的气息。

飞身一跃,直奔擂台之上,与闭着眼睛不断深呼吸的西门望面对面站在了一起。

“我这一剑,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得住……”

闭着眼睛,站在擂台上的西门望,对着面前的Wu Yan 轻声耳语。

手放在腰间,一柄细软long sword ,顿时cold light 闪烁。

出现在西门望的手上。

sword intent 汹涌,狂风劲气,一阵阵的寒意直逼人心,就在这时西门望突然睁开眼睛,一道terrifying 的sword intent 携Heaven and Earth 之势从西门望的身上汹涌而出。

一股terrifying 的murderous intention 将Wu Yan 锁定。

一双双目光,紧盯着擂台上的西门望和Wu Yan 。

感到这terrifying 的sword qi ,还有这incomparable 携带Heaven and Earth 之势的sword intent ,Greatest One Sect ,永灵寺,合十二玄门,一众dísciple 不禁是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

内心之中,忍不住浮现一阵阵的惊骇。

就连Xiaoyao Zi ,吴勇,Greatest One Sect 和合十二玄门的嫡传Head Disciple 。

见此,也不禁是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

神色凝重了起来。

因为西门望这一剑之势,即便是他们也得严肃认真的对待。

“疾风斩!”

一声coldly shouted ,西门望一剑斩出,软件挥舞间无数的sword qi ,凝聚而成并携Heaven and Earth 之势向着Wu Yan 一剑斩去。

“嘶……这是西门Aristocratic Family 核心剑技【疾风斩】吗?”

“传闻,西门Aristocratic Family Life Source Divine Art 封神怒,那才是真正的startling heaven and earth, ghosts and gods weeping 一般的terrifying Divine Art 。”

“这疾风斩和风神怒,都是只有Ximen Family 的人,才能练成的Divine Art ……”

“这疾风斩乃Heavenly Grade 顶级Divine Art ,但这风神怒据说是Epic Grade cultivation technique ……”

“是啊,Ximen Family 的Life Source Divine Art ,据说外人是无法练成的。”

“Ximen Family 的inheritance ,其实until now 都是bloodline 力量的inheritance 。”

“Ximen Family 虽然近年来,看上去有些后继无人,但人家这in the bones 的傲气,是深藏于bloodline 之中的……”

“不知道西门望世子,是否也练成了封神怒,如果能见识一下这Epic Grade cultivation technique 可就……”

“Ai, 西门Aristocratic Family ,bloodline 尊贵,inheritance Life Source martial arts ,为什么这两代人就平庸了呢……”

…………

……

当西门望,施展出Heavenly Grade Divine Art 疾风斩时,one after another 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的声音,并且伴随着Ximen Family 的各种揣测与热议。

随之浮现蔓延开来……

西门望,做为Ximen Family 的世子,按理来说Inheritor 高贵的bloodline ,而且Inheritor 强大的Life Source martial arts 。

但speaking of which ,Ximen Family 这些年的近况江河日下。

家族传人一代不如一代。

这西门望,和Ximen Family 以前的一代代强人比起来。

真的就很平庸……

仅仅继承了Ximen Family 的傲气与张狂……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