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Shaolin 嫡传dísciple Wu Yan ,与西门Aristocratic Family 当代世子西门望。

都是Innate 大Perfection Realm 。

在年龄上,西门望比Wu Yan 大个两岁左右。

可以说,能在二十岁以前,breakthrough Innate 的都是Martial Dao 天才,能达到Innate Great Perfection 的都是天才之中的天才。

放在一府之Martial Dao Supreme level 的Super Sect 。

那也至少是一个嫡传dísciple 。

这狂傲逼人的西门望,一出手就施展出了Ximen Family 的核心剑技【疾风斩】

一时间,众人神情惊骇,忍不住是赞叹连连。

虽然最近several decades ,Ximen Family 的传人,不如以前那般出色。

但家族Martial Dao inheritance 还是很不凡的。

这也是最值得大家多热议的。

“这Wu Yan ,他能抵挡得住这一记Heavenly Grade 剑技吗?”

“应该抵挡得住,这Wu Yan 年纪轻轻,已达Innate Great Perfection ,其Martial Dao aptitude 并不输西门望。”

“这Storm Sword ,乃Ximen Family 的Life Source 剑技,非得是能抵挡住这携Heaven and Earth 之势的sword intent 才行……”

“可是这Wu Yan ,怎么motionless ,就这么有自信吗?”

“hehe ,这Wu Yan 好似是,都没有将Ximen Family 的疾风斩放在眼里。”

“太托大了吧?我倒要看看,这Shaolin Martial Dao inheritance ,到底有何不凡的绝技。”

“如此紧要关头,这Wu Yan 还能remain unmoved ,calm and collected not showing the mountains and not revealing the water ……”

“嘶,这Wu Yan 想要干嘛?他准备如何接下这一记剑斩?”

“你们看Wu Yan 身上的气息,如此deep and pure 散发着extremely firm and fierce 的气息可曾见过?”

“以他的年纪,能达到Innate Great Perfection ,就已经是天资绝顶了,didn’t expect 其更急还如此扎实。”

“hehe ,这算什么?你们不要忘了了,Shaolin 还有一个年仅五岁的怪胎呢……”

…………

……

就在这at the crucial moment 之际,众人发现Wu Yan 竟然remain unmoved 。

face doesn’t change ,面上淡定得一匹。

好似是simply 没有将西门望,没有将Ximen Family 的Life Source 剑技放在眼里。

无尽的astral qi 围绕在Wu Yan 的周身。

其浑厚的Innate Pure Yang True Qi 。

还有扎实的武dao foundation ,令一众人大开眼界,并且再次忍不住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

你Martial Dao Realm 高,说明你天资出色,但是你的武dao foundation 还如此厚实。

根基夯实,基础扎实,这就很了不起了。

可是在转眼一看,这年仅五岁的五Wu Tian ,不仅Martial Dao Realm 达到了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Stage 。

他的根基也是这般的扎实。

这就见鬼了……

这Shaolin 是怎么做到的?

“咦,这是什么情况?”

“不对劲,我怎么感觉……感觉……”

“突然之间,我感觉到内心止不住的颤栗……”

“这气息……这是佛法气息,这似乎Buddhism profound martial skill ……”

“是那Wu Yan ,可是他到底在干嘛?”

“看不透,完全不知道,那Wu Yan 到底想要干嘛。”

“Wu Yan 似乎是在施展一记profound 强大的Buddhism martial skill 。”

“这气息,隐隐约约,有一丝Power of Heaven and Earth 的气息……”

“可是怎么看不到丝毫的迹象……”

……

突然之间violent wind erupted ,rising winds, scudding clouds Heaven and Earth 为之色变。

同一时刻,众人都感受到了,一股令人为之心颤的terrifying 气息。

一道terrifying 的,具备Heaven and Earth Might 的oppression 。

这terrifying 的气息是从Wu Yan 身上散发出来的。

可问题是,Wu Yan 还是那个Wu Yan ,浑身上下被one after another 浑厚的astral qi 所包围。

这astral qi extremely firm and fierce ,defensive power 堪称恐怖……

西门望的一记疾风斩,所斩出的无尽sword qi ,根本奈何不得Wu Yan ……

而Wu Yan 又motionless ,看起来他什么也没有做……

这就很不可思议。

“看不透,完全看不透。”

“我有一种心悸的感觉。”

“这种oppression force ,感觉不是Heavenly Grade martial skill 那么简单……”

“这Wu Yan 简直deep and unmeasurable ,完全不知道他要出什么招。”

“我感觉,Wu Yan 这酝酿的一招,将是一记destroying heaven extinguishing earth 的大招。”

“可这招从何处?这样的气息,这样的压制力,完全感知不到啊……”

……

此时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Wu Yan 身上,都知道Wu Yan 即将出手反击,而且这将是一记毁Exterminating Heaven and Earth 的一击。

这Heaven and Earth Might ,足以令人心悸。

但此时,Wu Yan motionless ,明明感知到了气息,但却不知道Wu Yan 即将如何出招。

感知到不到,那酝酿着恐怖能量的一击到底在何方?

未知的,才是不安的。

才是心生恐惧的。

“难道是……”

Greatest One Sect 嫡传Head Disciple Xiaoyao Zi ,突然之间brows tightly knit 隐隐有所感。

“我知道,我知道了。”

“是天上,是天上……”

合十二玄门,嫡传Head Disciple 吴勇,突然之间cry out in surprise 。

顿时所有人抬头,看着那rising winds, scudding clouds ,已然violent wind erupted 的Celestial Phenomenon 。

changeable situation 之间,之间天上凝聚这一道terrifying 的能量,并且携带着Heaven and Earth Might ……

蕴含着恐怖的Power of Heaven and Earth 。

“这是Epic Grade cultivation technique 。”

“这是我Buddhism ,其次纯正且正宗的Epic Grade Martial Skill and Cultivation Art 。”

所有人都抬头,看着天上的changeable situation ,永灵寺嫡传Head Disciple 一灯法师。

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用一种惊叹的语气高呼道。

看得出,此时他内心有多么的激动。

Buddhism martial skill ,气息纯正,又如此正宗的Epic Grade cultivation technique ,可以说是他这辈子所不曾见过的。

“Amitabha ……”

宣了一声佛号,Wu Yan 开始口诵经文。

就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天上changeable situation 之中涌现一抹golden light 。

这golden light 撕裂了黑云,仿佛于黑暗之中大放rays of light 。

形成一个巨大的手掌。

浓烈的佛法气息,伟岸的佛性光辉,仿佛是划破黑暗照进了众人的心里。

bang!

这一刻,所有人的内心都在为之颤栗。

这才是Buddhism Divine Art 。

携带Heaven and Earth natural phenomenon ,夹杂着Power of Heaven and Earth 的恐怖一掌。

“啊……”

擂台上的西门望,同样抬头望天,此时的他已然目瞪口呆。

他引以为傲的一记疾风斩。

没有伤Wu Yan 分毫。

反而是Wu Yan ,一出手制造出了如此terrifying 的一击……

惊恐,不安,无比惶恐,各种情绪在西门望的内心之中蔓延。

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传遍全身。

“这是Epic Grade cultivation technique ,世子赶紧施展封神怒!”

就在西门望惊恐万分,众人目瞪口呆之际,一众西门Aristocratic Family 的dísciple 之中,不知道是谁突然之间大喊了一声。

只见西门望浑身一颤,痛苦万分的看了台下一眼……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