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对不起我开挂了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花里胡哨的cultivation realm ,让Ye Qing 很无语。

什么帝君,什么仙尊,不过就是一群clay chickens and pottery dogs that’s all 。

对各大位面之中那些花里胡哨的realm ,Ye Qing 算是见识到了。

其实不管他们什么realm ,只要体内没有永恒spiritual power ,就是Spirit Sect realm 以下的废材,simply 不值得重视。

Ye Qing 让李狗蛋出手,已经很给面子了。

不然的话,trifling 仙尊,Ye Qing 实际上连动手的欲望都没有了。

“死狗,你trifling 一条狗,还敢在帝君的面前impudent ,你可知道本帝君…”

西华帝君话还没说完。

突然之间,A’Kun 的一爪子,直接就拍了过来,攻势凶猛。

“Divine Artifact ,出!”

西华帝君冷笑。

虽然嘴上不饶人,但他出手很果断。

能在一个位面之中成为顶级的大佬,自然知道,狮子搏兔亦用全力的道理。

所以,西华帝君一见面,就took out 了自己的Divine Artifact ,元始红绫!

天空之中,元始红绫绽放出了一片耀眼的光泽,以一种无法想象的威能,strikes 而出,撼天动地。

一片red 的rays of light ,闪烁而出,看起来极为耀眼。

西华帝君的元始红绫,power 确实恐怖,在西华帝君将其施展出来的时候,不远处的青丘仙尊,beautiful eyes 之中满是惊骇之意。

知道对方的强大!

青丘仙尊不是西华帝君的对手,一路逃跑,所忌惮的其实主要就是西华帝君的元始红绫。

在他们cultivation 位面之中,magical treasure 的作用,无疑是非常重要的。

西华帝君的元始红绫,还不是一般的magical treasure ,达到了Divine Artifact 的程度。

就在西华帝君的元始红绫释放出来的一刹那,A’Kun 就冲了过去,一点面子都不给,直接抓住了所谓的Divine Artifact 。

“什么鸡儿Divine Artifact ?连一转Saint Artifact 都不如,你们cultivation continent 上的人,尽是一群弱鸡!”

“青丘仙尊Little Sister ,是本Divine Beast 看重的人宠,你竟然想跟本Divine Beast 的人宠Dual Cultivation ,把本Divine Beast 置于何地?”

“impudent ,你丫的,简直太impudent 了,本Divine Beast 忍不了你!”

A’Kun 一边叫嚣着,一边挥动了一双狗爪子,很快,就抓住了元始红绫。

然后,在西华帝君震惊的目光之中,直接将那红绫扯断了。

“peng!”

元始红绫发出了一道rumbling sound ,响彻Heaven and Earth 。

next moment 。

西华帝君直接就愣住了。

自己的Divine Artifact ,堪称无敌的存在了。

往往Divine Artifact took out 的时候,就是对方殒命的时候。

但,A’Kun 竟然徒手将其撕碎了?

西华帝君简直怀疑自己的眼睛看错了。

但,西华帝君确定的是,自己的元始红绫,确实没了。

他花费了两千多年炼制出来的元始红绫,竟然一下子就没了。

“你…你竟然毁了我的元始红绫,你该死!”

西华帝君怒吼一声,双手捏诀,似乎在施展某种厉害的spell 。

在西华帝君的身边,Supreme Unity 仙尊动了。

一片purple 的光幕绽放而出,Supreme Unity 仙尊动用了自己的Divine Artifact ,Supreme Unity 乾坤罩!

Supreme Unity 乾坤罩的power ,甚至比西华帝君的元始红绫还要厉害一些。

更是tenacious 无比,轻易难以将其损坏。

不远处,以前看到了两个所谓的仙尊,掏出了自己的Divine Artifact ,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

这fuck ,已经不能用弱来形容,简直就是弱爆了好吗?

Ye Qing 很无奈,不知道在那些下等位面之中,炼器的资源是有多匮乏。

元始红绫,还有Supreme Unity 乾坤罩,若是按照玄震continent 上的magical treasure 标准来判断的话,简直就是垃圾中的战斗机,simply not worth mentioning 的。

估计连一转Saint Artifact 的级别都算不上。

this thing ,Ye Qing 的storage space 之中,要多少有多少,都被Ye Qing 当成垃圾丢掉了。

别说一转Saint Artifact ,以Ye Qing 的眼光,现在就连heaven defying 的八转Saint Artifact ,还有九转Saint Artifact ,Ye Qing 都不怎么看得上眼了。

就在Supreme Unity 仙尊掏出了Supreme Unity 乾坤罩的瞬间,A’Kun 就杀了过来。

凶猛的A’Kun ,可不跟你玩那些花里胡哨的手段,见面就把Supreme Unity 乾坤罩给抓住了。

然后,在Supreme Unity 仙尊极为震惊的目光之中,直接就将其咬烂了。

不错,就是直接将其咬烂,A’Kun 的牙齿,不是一般的锋利,毕竟作为缘故Divine Beast ,具有swallowing heaven devouring earth 的超强Divine Ability 。

between this Heaven and Earth ,就没有A’Kun 吞不下的东西。

咬烂了Supreme Unity 乾坤罩,A’Kun 直接将其吃了下去。

吃完,一点反应都没有。

“艹,味如嚼蜡,你的什么狗屁Divine Artifact ,too weak 吧,简直连一转Saint Artifact 都不如!”

A’Kun 吞噬过许多Saint Artifact ,以前Ye Qing 开出来的那些档次比较低的,随手就丢了。

A’Kun 自然会将其吞噬掉。

吃了大把Saint Artifact 的A’Kun ,口味很刁,往往吃一口,就能知道吃下去的Saint Artifact 的品质了。

所谓的Supreme Unity 乾坤罩,用A’Kun 的评价,就是垃圾中的战斗机,吃了简直就跟没有吃一样。

以A’Kun 现在的cultivation base ,吃了甚至会产生副作用,都不好说。

“这…”

Supreme Unity 仙尊惊呆了。

最为强有力的依仗Divine Artifact ,一下子就没了,他的心态彻底爆炸了。

“weng! ”

就在A’Kun 毁掉了Divine Artifact 的瞬间,西华帝君both hands forming seals ,一道炽热的莲花印记,猛然间strikes 过来。

“莲花之术!”

西华帝君冷笑,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蓄力之后,施展出了自己trump card 的手段。

西华帝君很有信心,自己的莲花之术,肯定能对眼前的狗子,造成伤害。

dignified 帝君,若是连一条狗子都对付不了的话,那他西华帝君就真的是白混了。

“hong long! ”

眨眼之间,一股terrifying 的气息,释放而出。

A’Kun 张口就把西华帝君释放出来的Fire Lotus 印记吞了下去。

吃完,硬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next moment 。

A’Kun 的狗爪子,就strikes 了过来。

西华帝君turn pale with fright 。

身上出现了一片水幕,撑起了防御。

不过,西华帝君明显高估了自己的defensive power 。

顷刻间,他撑起的防御,就崩溃了。

紧接着,西华帝君的整个身躯,都被A’Kun 拍得血肉模糊,彻底凉了。

身边的Supreme Unity 仙尊,吓得look pale ,立刻就跑路。

他算是意识到了,眼前的狗子,恐怕实力远在Immortal Venerable Realm 界之上。

而且,极有可能不是下等位面之中的Demon Beast !

绝不是普通的狗子!

“sou! ”

Supreme Unity 仙尊跑路的速度很是挺快的。

不过,以他的那点微末cultivation base ,跟A’Kun 之间的差距都是巨大的。

next moment 。

Supreme Unity 仙尊的身躯,就爆炸成了一团blood mist 。

A’Kun simply 没有施展什么厉害的手段,就是纯粹的body strikes ,完全可以收拾两位仙尊了。

其实,以A’Kun 的battle strength ,早就可以吧他们弄死了。

不过,A’Kun 想跟他们玩玩,让他们的内心防线彻底崩溃,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大佬。

其实,在A’Kun 吞了西华帝君和Supreme Unity 仙尊的Divine Artifact 的时候,就注定了两人的失败。

“A’Kun ,好玩吗?”

Ye Qing 翻了一个白眼,对A’Kun 的行为很无奈。

早就可以弄死他们了,非要浪费时间。

如果让Ye Qing 出手的话,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让西华帝君和Supreme Unity 仙尊彻底消失,simply 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不过,Ye Qing 还不屑于对蚂蚁出手。

“hehe ,好玩啊,老大!”A’Kun 贱兮兮的said with a smile 。

Ye Qing 在A’Kun 的屁股上,来了一j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