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vereign’s Ascension Chapter 215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那星相画卷仅仅只是打开一道缝隙,瞬间就涌出大片golden light ,golden light 冲击之下地上的Heavenly Flame 圣火被全部扫空。

bang!

等到星相画卷全部打开,一片黄金之海出现,大海boundless ,海面上漂浮着一株璀璨Azure Lotus 。

黎飞白沐浴divine splendor ,有Prestige of Paragon 释放,innate talent 废土的天空便golden light 刺破。

他抬手一挥,peng~ peng~ peng~ ,就听的四声巨响传来。

封死去路的几根thunder 圣柱,one after another 断裂,化为one after another lightning 碎片消散。

“万古长青!”

黎飞白抬手一指,画卷中Azure Lotus 转动,一道光柱旋即射了出去。

砰!

头顶天空的Yin-Yang Primal Chaos 图瞬间分崩离析,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Three Great Saint Realms Elder 的杀招尽数被毁。

黎飞白从天而落,huhuhu ,他身上有一股恐怖的威压扩散出去。

悬在in midair 的诸多圣君,全都感受到一股莫大的伟力,落在自己身上。

他们身体involuntarily 被按了下去,等到黎飞白落地的那一刻,所有人全都摔倒在地。

“Supreme 星相,万古长Azure Lotus !”

众人目光惊讶,眼中皆是震惊之色。

他们都听说过Supreme 星相,可真正见识过的人全都是头一次。

“Supreme 星相!”

黄靖宇、云澜圣君还有天魁圣君三人,他们的身体也involuntarily 落在了地上。

他们知道八Great Emperor 族诞生过Supreme 星相,可也不是每个人都能诞生,想要拥有Supreme 星相几乎是impossible 的事。

最重要的是,Supreme 星相已经几百年甚至上千年,都没有在Kunlun 现世了。

“既见Supreme ,why not 跪!”

黎飞白coldly shouted ,双目golden light 绽放,宛若神明一般,声音浩荡恢弘,让人不敢直视,deep in one’s heart 有look of dreading 生出。

“Supreme 星相……”

山头上的Lin Yun 瞧见此幕,也是神色微怔,眼中神色变幻不定。

他自己也有Supreme 星相,可因为cultivation base 原因,一直都没能完整展示过。

今日亲眼见识到这Supreme 星相的威压,同样受到了极大冲击。

“真给他装到了。”

小冰凤twitched his lips ,不太服气,道:“也就这样,比起葬天星相,not worth mentioning 。”

她虽然一直渣男渣男的叫着,可心底还是向着Lin Yun 的,Phoenix 心眼可是很小的。

扑通!

话音落下,就有人单膝跪地,跪在了所有人面前。

不是旁人,正是黎飞白自己。

众人只觉得压力骤然爆减,目中露出疑惑之色,神色变幻不定。

怎么回事?

puci !

还没等他们想明白,单膝跪地的黎飞白spit a mouthful of blood ,他捂着胸口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本就白皙俊秀的面孔,此刻一片苍白,显得柔弱无比。

“血毒竟然还在……”

黎飞白捂着胸口,圣元查看一番,心中立刻明白怎么回事。

大意了!

之前以为被驱除掉的血毒,此刻竟然return in a swirl of dust ,且变得更为凶猛。

“靖宇?”

云澜圣君looked towards 黄靖宇,试探性的问道。

黄靖宇面色变幻,知道他心中所想,但他不太敢确定。

天魁圣君咬咬牙道:“靖宇,这人好像不是装的。”

黄靖宇目光变得坚定起来,冲之前的几名Saint Realm Elder nodded 。

因为就这么一会的功夫,黎飞白不仅单膝跪地,甚至连Supreme 星相都无法维持了。

那三名Yin-Yang Realm Peak 的Saint Realm Elder ,目光对视一眼,重新横空而起。

呼哧!

可其势力的人速度更快,他们没有多少顾忌,在星相画卷破碎的刹那,各自眼前一亮,就moved towards 黎飞白冲了过去。

一瞬间,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的silhouette 飞了过去,全是想要捡便宜抢走神之血果的人。

“该死,大意了。”

黎飞白face deathly pale ,神色紧张,他不得已只能朝Lin Yun 所在的方向喊道:“救我!”

这求救之声很大,可眼下这个情况根本没人在意。

现在求救,晚了!

但就在at the crucial moment 之际,a sword light 在远处山头骤然暴起,sword light 璀璨,如煌煌大日。

在这rays of light 照耀下,整个山谷亮如白昼,万事万物都被映照的一片炽白。

不等众人回头,这sword light 就化作一道浩瀚sword glow 呼啸而至。

bang!

sword light 所向披靡,几乎是碰到的一刹那就被震飞出去,而后Sword Intent 弥漫,这些被震飞的圣君像是慢动作一般漂浮。

一时间,所有冲向黎飞白的人全都漂浮在半空,身体僵硬无比,没法自由展开movement method 。

砰!

等到sword light 呼啸而去,彻底消失后,这飘在空中的一众圣君全都重重倒地fiercely 弹了几下,哀嚎声顿时此起彼伏。

直到此时,众人才看清山头上,那个youngster 的silhouette 。

“sword saint ?”

有人发出惊呼,以为来了名sword saint 。

“Start!”

Three Great Holy Lands 的Saint Realm Elder ,目光对视一眼,各自出手闪电般朝黎飞白抓了过去。

“圣火焚天!”

Heavenly Flame 宗的red-clothed Elder ,双手朝天,一声怒喝。

瞬间有磅礴圣火如潮水般用来,轰隆隆,那圣火聚集成水,像是海浪般滚滚而至。

“thunder 锁天!”

万雷教的Saint Realm Elder 故技重施,蹭蹭蹭,one after another thunder 锁链缠绕成粗壮的柱子,洞碎天上云层滚滚而落。

“日月悬天!”

明宗Elder ruthless ,手掌朝下身体快速落下,掌心日月融合,瞬间就化成一道Yin-Yang Primal Chaos 火焰图,宛若天幕般落下。

这Three Great Killing Moves 重新出现,formidable power 比之前更为恐怖,黎飞白面色骤然大变。

呼!

眼看着潮水般的圣火要将自己吞没,一道silhouette 从天而落,而后反手一剑划了出去。

puci !

sword light 自下而上,将来袭的潮水直接斩成两半。

bang!

分成两半的潮水从二人耳畔呼啸而去,没有伤到他们分毫。

“light of firefly !”

蹭蹭蹭,十三道残影从Lin Yun 体内迸发出去,看上去他好像原地未动,只是这十三道残影各自画出一个圆,各自劈出一剑。

而后sword light 融合,于平面之间挥出一道无法想象的弧形sword light ,所有落下的thunder 圣柱被尽数斩断。

“这……怎么可能?”

那万雷教的Saint Realm Elder ,双目怒睁,眼中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还没完!

Lin Yun 松手Flower Burial 直接窜了出去,而后right hand 双指并拢,对着天上猛的一指。

pu!

sword light 规则加持,风雷之音怒喝,Flower Burial 一瞬即逝,Yin-Yang Primal Chaos 图被捅出一个窟窿。

Pu chi!

而后去势不止,将那明宗Saint Realm Elder 胸前洞穿,眨眼就末入云层。

天上圣血飞溅,一声mournful scream ,太极Yin-Yang Fire 焰图当场破碎。

至于那明宗Saint Realm Elder ,如风筝般直挺挺栽倒在地,再起不能。

“回来!”

Lin Yun 并拢的双指猛的一扯,飞入云层的Flower Burial 如闪电般被扯了回去。

moved towards 身后想要sneak attack 的Heavenly Flame 宗Saint Realm Elder 刺去,那人看着电光般闪烁的Flower Burial ,完全didn’t expect 这剑回来的如此之快。

puci !

他的左脸被刺出一道痕迹,身体在半空翻滚了几圈,落地之后捂着脸痛苦不已。

“破!”

而后Lin Yun flicks with the finger ,Flower Burial 如惊鸿般洞碎虚空,moved towards 他身前万雷教Saint Realm Elder 回去。

peng peng peng!

万雷教Saint Realm Elder 在自己身前,布置下三道thunder 圣盾,可被one after another 刺破。

最后Flower Burial 刺在他的身上,巨大的impact ,将他瞬间撞在了数千米外的山坡上。

bang!

山坡轰然碎裂,尘埃滚滚中,无尽山石将这位Saint Realm Elder 埋在其中。

“sword saint !”

众人turned pale in fright ,一个个头皮发麻,全都倒吸口冷气。

他们终于确定,来人的确是一名sword saint 。

不然,绝不至于强到如此。

“这……怎么回事?”

黎飞白震惊不已,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来人simply 不是什么sword saint 。

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半圣罢了。

“courting death !”

in midair 的云澜圣君怒了,他拔出圣刀从天而落,this blade 极为惊艳。

长刀出鞘的刹那,有血色blade light 染红了半边天空。

“Heavenly Flame 圣狱!”

等到blade light 落下,all directions 的blade glow criss-crossed ,化成一片血狱moved towards Lin Yun 盖了下去。

他找的机会很刁钻,正是Lin Yun Flower Burial 飞入山坡的瞬间,还来不及完全到他手中。

this blade 若是正面劈中,即便Lin Yun 真是sword saint ,也得吃上一个大亏。

可惜……Lin Yun 早有所料。

面具下,Lin Yun 嘴角勾起抹笑意,眸中golden light 绽放,半步神light sword 意释放,而后并指一挥。

呼!

飞出去的Flower Burial 以闪电般的速度,划出一道弧光moved towards 柳云澜脖子刺去。

weng!

Sword Intent 在柳云澜耳边嗡鸣,一瞬间他就陷入两难之地,this blade 若是还要继续劈下去,自己肯定得大残。

重伤此人,自己也讨不了好。

没办法,柳云澜clenched the teeth ,blade light moved towards Flower Burial 劈了过去。

clang!

金石交接之声响起,Flower Burial 被强行劈飞,可Lin Yun 双指运力,嗡的一声又将Flower Burial 扯了回去。

clang clang clang !

就这样,Lin Yun 隔空御剑,将柳云澜不断moved towards 自己逼近。

十步,九步,八步……

等到柳云澜离他只剩下一步时,Lin Yun 眼中锋芒暴走,一伸手握住Flower Burial Sword 柄,猛的劈了下去。

轰隆隆!

这是何等恐怖的一剑,柳云澜双手握住刀柄横在身前,也依旧被砍得双脚发颤,掌心鲜血不断渗透。

山谷草地,在这一剑这下不停颤动,仿佛天旋地转般terrifying 。

扑通!

柳云澜咬牙支撑了片刻,再也无法强撑,spit a mouthful of blood ,单膝跪在了地上。

世间一片寂静,所有人都被这一幕震撼。

这就是sword saint 的风采吗?

柳云澜怒道:“你剑帝lineage ,为何非要找我Holy Land 麻烦?真当我Eastern Wilderness Holy Land 好欺负不成?”

他很火大,这人repeatedly 坏他们好事,之前抢他血云果也就罢了。

这次还和黎飞白联手,连神之血果也要抢。

欺负人也没这么欺负的!

“剑帝lineage ?”

面具下的Lin Yun 玩味一笑,indifferently said :“我可不是什么剑帝lineage 。”

柳云澜神色微怔:“你谁?”

“你觉得我是谁?”

Lin Yun 神色冷峻,左手将脸上面具猛的摘下,indifferently said :“我本Flower Burial 人,Flower Burial 亦葬人!”

这一刻,Young Master Flower Burial ,重回Kunlu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