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vereign’s Ascension Chapter 2151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当Lin Yun 摘掉面具的刹那,一张丰神俊朗的面孔,出现在众人面前。

被Lin Yun 一剑镇压,单膝跪地的柳云澜抬头看去,神色当即愣住。

这张脸,他只在画像上看过,一眼看去极为陌生。

可那句话,却是听说过无数次。

我本Flower Burial 人,Flower Burial 亦葬人。

偌大的Kunlun ,敢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这句话的人,除却Young Master Flower Burial Lin Yun 之外,还能有谁?

“Lin Yun ……”柳云澜忍不住轻呼道。

“Young Master Flower Burial !”

“真的是他!”

“这家伙……怎么还敢现身,不怕死吗?”

当面具被摘掉的那一刻,辽阔的山谷草地,所有人都被这一幕震惊了。

无数line of sight ,齐刷刷的落在了Lin Yun 身上。

“真是他啊,和画像上一样。”

众人都被惊呆了,原以为初九之后暴露身份的Lin Yun ,会低调很长一段时间。

谁都didn’t expect ,他竟然出现在天墟废土,这个只有Saint Realm 才能来的禁地。

“真是他……”

“他实力怎么提升了这么多?”

神道阁无Young Master Shuang ,当场就dumbfounded 。

眼前这人,当初可是给了他重重一击,将他所有骄傲全部捶碎。

可要说全场谁最震惊,肯定非黎飞白莫属。

他直接愣住了!

这是半圣?

这实力,未免太夸张了点。

黄靖宇和天魁圣君对视一眼,也是感到不太置信。

“准确来说是瑶光lineage ,Young Master Flower Burial Lin Yun 。”

Lin Yun looked towards 柳云澜,嘴角勾起抹笑意:“可不是什么剑帝lineage !”

话音落下,Lin Yun 反手一剑劈出。

柳云澜反应很快,subconsciously 的横刀拦在胸前,可还是被这一剑重重击飞。

puci !

他spit a mouthful of blood ,倒飞千米,捂着胸口,脸上神情痛苦无比。

“还撑得住吧?”

Lin Yun extend the hand ,朝躺在地上的黎飞白看去。

“撑得住……”

黎飞白握着他的手,而后被对方一把拉了起来。

“答应你的,算是做到了。”

黎飞白一边说,一边将神之血果取出来。

Lin Yun 稍稍一愣,他可以明显感受到,原本落在他身上的目光,此刻全部集中在神之血果身上了。

好家伙,看来这次是真的不好走了。

Lin Yun laughed ,将神之血果拿回来,反手就放入Storage Bracelet 中。

“杀了他!”

原本对黎飞白的敌意,全部落在了Lin Yun 身上。

“courting death !”

其他人还稍稍犹豫,黄靖宇当场就没忍住,一个闪身朝Lin Yun 杀了过去。

“日月神拳!”

日月圣典催动,他轰出一道fist glow ,fist glow 日月相融,刚柔并济,日与月不断转动。

轰隆隆!

日月fist glow 在转动间,强大的圣威将空间都给扯得扭曲了。

“light of firefly !”

Lin Yun 提剑刺了过去。

砰!

fist glow 与sword light 碰撞,一声巨响日月消散,黄靖宇人在虚空被震飞好几步。

shua~ shua~ shua~ !

Lin Yun 一个转身,护住黎飞白的同时,将周围散乱的余波通通刺碎。

“月光神戒!”

黄靖宇人在虚空,手背指向Lin Yun ,手上戒指瞬间释放出一束rays of light 杀来。

sou!

Lin Yun 提着黎飞白横空而起,远远避开了这道光束。

砰!

几乎是二人刚走开的瞬间,那片区域就直接爆炸,空间崩坏,出现许多细小的碎片和裂缝。

好强的秘宝!

Lin Yun 心中暗惊,之前远远看到几眼,现在对上之后才知道formidable power 有多恐怖。

“金雷旗!”

天魁圣君也出手了,他手中圣旗猛的一挥。

刹那间就有万里Lei Yun 翻滚,一道恐怖的thunder vortex 出现,而后有golden 的lightning 从vortex 中落下。

那thunder 像是神明施展出来的一般,formidable power 达到无法想象的地步,可以轻松斩杀Second Rank 圣君。

砰!

Lin Yun 一剑劈开lightning ,依旧被雷电震伤,仓促间退后了好几步。

“救我……救……”

黎飞白话还未说完,Lin Yun 就扯着他的领子,将其拉在了自己身后。

“枯木生花!”

Lin Yun 一剑挥出,撑天古树扶摇而起,万千花瓣旋转飞出,漫天Sword Intent ,criss-crossed 。

peng peng peng!

lightning 像是暴雨般击打在花瓣上,虽说打穿了不少花瓣,可formidable power 也被降低了许多。

“来得好。”

Lin Yun 面露笑意,不等黎飞白反应,左手提着他,right hand 提着Flower Burial ,在lightning 中来回穿梭。

sword light 凌乱,silhouette 重叠。

一时间,金雷旗只能伤到Lin Yun 皮毛,完全无法真正将其重创。

砰!

但就在此时,月光神戒再次释放,Lin Yun 提着黎飞白没法完全规避,心念微动,索性以以Azure Dragon Divine Physique 硬扛了这一击。

puci !

Lin Yun 后退十步,嘴角溢出抹鲜血,伤到倒是不轻。

可他体内Azure Dragon 神骨绽放,Azure Dragon 圣气continuously 释放,本就不算严重的伤势。

就在这几个呼吸之间,恢复了bits and pieces 。

“杀!”

黄靖宇和天魁圣君见状,却是欺身靠近,准备痛打落水狗。

天三十六!

可就在两人靠近的刹那,瞬间感觉重力加倍,一层层天幕不断落下,很快就举步维艰,速度变得奇慢无比。

上当了!

二人大急,想走却发现走不了。

Lin Yun 一个转身,这片区域只剩下black and white, two colors ,sword light 如水墨般criss-crossed ,地三十六施展了出来。

砰!

他手腕轻轻一抖,Heaven and Earth 颠倒交错,两人顿时不受控制的被弹在半空。

“金雷旗!”

“月光神戒!”

黄靖宇和天魁圣君被逼的没办法,只能故技重施,想以秘宝震伤Lin Yun 。

Profound Art !

Lin Yun 轻轻一笑,Flower Burial 宛如弓弦般轻轻一震,就将两大秘宝的杀招弹了回去。

Gate of Many Wonders ,extremely mysterious and abstruse 。

puci !

黄靖宇和天魁圣君当场遭到重创,各自吐出a mouthful of blood ,倒地后又翻滚several hundred meters 。

puci !

好不容易跪地起身,又是spit a mouthful of blood 。

他们抬头看去,就见那Lin Yun 一手握剑,一手提着黎飞白,眉心purple 印记,妖娆如仙。

“走!”

Lin Yun 大笑,提着黎飞白就要charge ahead 。

“杀了他!”

山谷草地其他势力的圣君反应过来,这时候肯定不能让Lin Yun charge ahead ,神之血果可还在他手里呢。

“such insignificant ability !”

Lin Yun 眼中一抹cold glow 闪过,next moment 眼中有golden 光点绽放,却是半步神light sword 意释放。

bang!

就在须弥间,Lin Yun 身上sword light 达到了让人无法直视的地步。

那是何等bright radiance ,山谷草地每一粒尘埃都被照的熠熠生辉。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那个青年变成了唯一的主角。

“Myriad Swords Return To One !”

只见36 残影从Lin Yun 身上走出去,每道残影持剑画出一个圆,圆在重合的一刹那变成了light of firefly 。

等到三十六个圆尽数点亮的刹那,这light of firefly 变得比星辰还要璀璨。

“hahahaha !”

一声大笑,放浪Heaven and Earth 。

sword light 所过之处,人仰马翻,一众袭来的圣君全都被震飞出去。

无法靠近,也无法阻挡。

Lin Yun 就这么闲庭信步走去,谁说light of firefly ,不可与皓月争辉?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Lin Yun 大步走去,一手提黎飞白,一手挥剑。

圣音跨越时空回荡在这片山谷,江河穿越Star River ,点亮人间。

那是何等锋芒,one man one sword ,所向披靡。

“这TM怎么可能……”

远处柳云澜擦干嘴角血渍,抬头看到这一幕,直接骂出一句脏话。

不仅是他,神道阁的人也全都看傻了眼。

曲无霜觉得自己become a saint ,不说胜过Lin Yun ,起码有了和他争锋的资格。

可看着一幕,只觉得头皮发麻,无法想象。

“半步神light sword 意?他超越Star River 了?”曲无霜内心受到无法想象的冲击,身后一众神道阁的brother 也看的呆住了。

“我本Flower Burial 人,Flower Burial 亦葬人!”

Lin Yun 放声大笑,又是一剑挥出,萤火Divine Sword Second Volume 最后一剑,草木皆兵。

蹭蹭蹭!

山谷草地在一刻,全部化成了锋利的剑刃,万千Sword Intent 呼啸八方。

许多在Lin Yun 身后的人,还想着sneak attack ,率先被sword light 所刺。

一个个焦头烂额,只得原地抵挡sword light ,即便如此,还是被刺的遍体鳞伤,惨叫连连。

眼见人数实在太多,Lin Yun 眼中闪过抹怒意,索性不在保留。

龙凰Sword Manual 与Supreme Profound Sword 典同时催动,两者在融合的刹那,Sword Dao 规则、风雷规则,还有半步神light sword 意全部融合。

还没完!

Flower Burial 四曜齐开,这一剑迸发出数thousand zhang 的rays of light ,就这么从天而落劈了下去。

“开!”

Lin Yun loudly shouted ,所有人都被这一剑给吓傻了。

在他们眼中,这一剑仿佛连天都可以劈碎,非人力所能抵挡。

砰!

sword light 落下,地面裂开一道缝隙,眨眼就蔓延出去several thousands li 。

轰隆隆!

挡在前方的十道山谷,犹如天门一般,被这一剑分开两半不断撕扯。

被Lin Yun 提在手中的黎飞白,看的瞠目结舌,大脑一片空白。

平平无奇……

这就是我说的平平无奇的剑客?

这就是半圣?

这TM是半圣?

逗我吧!

黎飞白嘴角抽搐了下,感觉自己是个笑话,Supreme 星相都没有这么terrifying 。

“趴着!”

Lin Yun 用力一甩,将黎飞白扔在了自己背上。

嗯?

当即感受到不太对劲,Lin Yun laughed ,道:“黎Young Master 练过的啊,胸肌有点过于发达了。”

他大约猜到了一些什么,也不管这黎飞白什么表情,laughed heartily 冲天而起。

眼看后方还有人不甘心,随他一起横空。

Lin Yun 回眸一瞥,一剑未出,一招未动,就这一个眼神,十几道silhouette scared to the point of shivering ,各自散落。

“hahaha ,我是云中月,我是天上仙!”

Lin Yun 只觉得痛快无比,酣畅淋漓,这才是sword cultivator 风骨,他踏云而去,只留下一阵笑声回荡山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