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vereign’s Ascension Chapter 2213

时空轮回,Life and Death Reincarnation Cycle ,四季轮回,Heaven and Earth 轮回,Six Paths of Reincarnation 。

Great Dao of Reincarnation 五个realm ,每个realm 就蕴含无法想象的磅礴Profound Truth ,直指大道本质。

那一个Samsara Seal 记中蕴含的信息,如大海般浩瀚驳杂,仅仅是吸收一点边边角角。

Lin Yun 就知晓了,Great Dao of Reincarnation 为何如此恐怖了。

他现在应该是处于时空轮回的入门阶段,还仅仅只是掌握了皮毛,如果放大到五个great realm ,那就是皮毛中的皮毛。

“Saint Realm 斩Spiritual God ……”

Lin Yun 双目微凝,轻声自语。

他looked thoughtful Sword Saint Purple Iris cultivation base 之所以停留在Saint Realm ,恐怕和轮回的wide-ranging and profound 有关,时间和精力都花在轮回之上,cultivation base 自然也就落下了。

“这五个realm step by step ,见自己,见生死,见world ,见Heaven and Earth ,见起源……”

Lin Yun 总结了一番,时空轮回就equivalent to 是见自己,Life and Death Reincarnation Cycle 就是见生死,四季轮回就是见the entire world ,Heaven and Earth 轮回就是见四季之外更广阔的Heaven and Earth ,Six Paths of Reincarnation 则涉及到了创世起源。

其中蕴含的力量,简直无法想象,格局和眼界一下扩展到了world 起源。

“所谓Samsara Palm 万物,现在看来,真的是一点都不假啊。”小冰凤听完后,颇为感慨的道。

Lin Yun 点了nodded ,不枉他如此执着的追求轮回。

确实达到了,他以势破力的目的,轮回加Sword Dao 足以和圣道规则数量较多的人抗衡,甚至斩杀这些人。

Lin Yun 收回思绪,来到了梧桐Divine Tree 下方,惊喜的发现Resurrection Lily 已经诞生了花蕊。

她的花蕊是一点scarlet 的火焰,散发着身上的气息,火焰照耀之下花瓣上的纹路crystal clear and near-transparent ,那是one after another terrifying 的Divine Rune 。

“总算成功了。”

Lin Yun 面露消息,extend the hand 让Resurrection Lily 爬到了掌心,打量一番后脸上笑意渐浓。

“现在这Resurrection Lily ,足以对抗Tian Xuanzi 肩膀上的Star God 花了,不过还需要真正的实战。”小冰凤给出了自己的结论。

Lin Yun said with a smile :“走,再去会会那赤焰圣君吧。”

……

神凰山,Phoenix 台。

等Lin Yun 到来时候,神凰Holy Lord 等候已久。

“来了?”神凰Holy Lord 轻声said with a smile 。

Lin Yun 点了nodded ,looked towards 对方道:“今晚……我想请阁下全力而为。”

明Heavenly God 凰Holy Lord 就要接见自己,Lin Yun 想着when the time comes ,大概无法在来这Phoenix 台了。

神凰Holy Lord said with a smile :“我知道,明Heavenly God 凰Holy Lord 就要见你了,when the time comes 还有一位贵客,说不定我们还能再见。”

Lin Yun 眼中闪过抹异色,不过很快释然了,他早就猜到对方不是什么圣君了。

“看来你是Holy Lord 身边的人,我早就猜到你至少是一位圣尊,现在看来应该是一名Great Saint 了。”Lin Yun 说出自己的看法。

斗到现在,二人其实都有些忘记当初的赌约了。

连日来的战斗,几乎全是神凰Holy Lord 单方面的指点。

神凰Holy Lord indifferent expression ,said with a smile :“反正今夜尽力而为吧,我也想看看,你的Reincarnation Sword 法到了哪一步。”

Lin Yun 嘴角微翘,抬眸said with a smile :“今夜,不用Reincarnation Sword 法,你尽管出剑就是。”

“那就得看你的ability 了。”神凰Holy Lord said with a smile 。

除了第一晚他用到风吟剑之外,其余几晚,他都没有用到风吟剑,基本都在防守状态。

Lin Yun laughed 也没多说,只是抬眸的瞬间,双目陡然都变成了golden 。

一点Grand Virtue Qi ,千里快哉风!

神light sword 意took out ,Lin Yun 身上爆发出磅礴sword force ,sword light 直冲云霄,璀璨rays of light 照亮八方。

神凰Holy Lord calm ,双臂在面前挥舞画圈,一圈圈火光照耀,closely linked with one another ,continuously 。

“又是这招吗?”

Lin Yun 屈指一点,Flower Burial 就从心口飞了出去,而后单手结印往前一推。

砰!

Flower Burial 如惊鸿窜出,抵在了神凰Holy Lord 身前,惊天巨响绽放,火光不断消散。

同时间,Lin Yun 身后有三朵大道之花绽放,Sword Dao 、风雷之道同时加持在Flower Burial 上。

神凰Holy Lord 故技重施,左右双手时快时慢画圈,他周身空间顿时如泥潭一般。

“这招可不管用了……”

Lin Yun 心念微动,又是一朵大道之花在身后绽放,象征轮回的七彩之花出现。

轮回sword might 首次露出了它的狰狞imposing manner ,sword force 近乎咆哮般狂突猛进。

咔擦!

仅仅只是一瞬间,closely linked with one another 的诸多火圈被通通震碎。

神凰Holy Lord 眼中露出surprised look ,闪电般后退,每退一步都有Phoenix Cry of the Nine Heavens ,火光则在双手挥舞间愈发炽烈。

可是没用,仅仅只是单纯的轮回sword might ,就将这些火光不断击碎。

呼哧!

Flower Burial 飞驰而过,等重新回到Lin Yun 手上时,剑尖有鲜血滴落。

再看神凰Holy Lord ,他站在原地,脸颊上出现了一道剑痕。

这就是Great Dao of Eternal 的威能!

仅仅只是因为它是永恒,无需任何技巧和sword technique ,就震碎了困守Lin Yun 多日的烽火连天。

“轮回之下,皆是虚妄。”

神凰Holy Lord 擦了擦脸上的血渍,怅然一笑,不仅没有失落,眼中神色反而愈发兴奋。

“好小子,你总算成了。”

神凰Holy Lord said with a smile 。

Lin Yun 道:“该你出剑了。”

神凰Holy Lord 摆摆手,said with a smile :“算了。其实我只会一剑,只会一剑且听风吟。”

“何解?”

Lin Yun surprisedly said 。

“我早年以剑行走天下,三百岁时就将Sword Art 全部忘光,只记住了一剑且听风吟。”神凰Holy Lord 解释道。

Lin Yun 神色动容,这是将所有Sword Art 和Sword Dao 感悟,全都融入一剑了,是他一直在追求中的某种realm 。

同为剑客,Lin Yun 知道这有多难。

“三百岁后,我就doesn’t cultivate Sword Art 了。你应该很好奇,为何我一招烽火连天,就能挡住的神light sword 意吧?这里面不仅仅是圣道规则数量的原因……还有其他原因。”神凰Holy Lord 道。

“我早就怀疑了。无论你何等cultivation base ,你既然将cultivation base 压制在圣君之境,就不该挡得住我的神light sword 意才对。”Lin Yun 当即说道。

他的神light sword 意虽说没有took out Sword Domain ,可有Sword Dao 规则加持,绝非third rank 圣君可以挡住的。

“你有兴趣的话,就接我一指吧。”神凰Holy Lord said with a smile :“能接住我这一指,业火Divine Rune 就可以借给你。”

“好。”

Lin Yun 直接答应。

“那就看好了。”

神凰Holy Lord flicks with the finger ,一道火光凝结成束,洞碎虚空,闪电般来到Lin Yun 面前。

普普通通的一指,杀到Lin Yun 面前时,赫然爆发出媲美圣尊的威压。

轰隆隆!

Lin Yun 瞬间就感受到无比巨大的压力,眼中露出惊奇之色,对方封禁还在,确实只有third rank 圣君cultivation base 。

可这一指,又的的确确是圣尊威压。

Lin Yun 来不及多想,催动Great Dao of Reincarnation ,提着Flower Burial 朝后退去。

Shua!

他的身体在空中转动起来,转身的刹那,就回到了过去,连带着这一指也回到了过去。

一息之间,Lin Yun 连续劈砍出九十九剑,every sword 都成功削减掉对方的一部分威能。

等到这一个轮回过去,Lin Yun 面前这一指的威能,从媲美圣尊降到了sixth rank 圣君这个级别。

formidable power 依旧强悍,可已没那么terrifying 。

“破!”

Flower Burial 四曜齐开,一剑将这凝聚的火光,从中直接劈成两半。

hu hu!

等到这一切做完,Lin Yun 额头汗如雨下,只觉得精力像是被掏空,圣元接近干涸,Sword Intent 也耗尽大半。

pa pa pa !

神凰Holy Lord clapped ,称赞道:“初入轮回,就能完整挥出一剑,你当真genius 。”

Lin Yun 抬眸看去,这才发现,神凰Holy Lord 的身后,不知何时也有一朵七彩之花绽放。

他豁然开朗,猛的醒悟过来,道:“时间大道!”

刚才那一指,是对方用时间大道加持而成的。

难怪自己的神light sword 意,始终破不了烽火连天,对方一直在暗中使用时间大道。

时间大道乃是Great Dao of Eternal ,Sword Dao 只是Supreme 大道,自然无法占到便宜。

“好你个赤焰圣君,骗的我好苦。”Lin Yun 有气无力的骂道。

“你先回去好好休息吧,我答应你了。”神凰Holy Lord said with a smile 。

Lin Yun 看了眼Phoenix 台上的灰烬,倒也不怕对方renege on a debt ,拱手行礼后离开。

等到彻底走远之后,天池圣尊从暗处现身,显然受到了极大震撼。

“这就入道了,真是不可思议。”天池圣尊muttered 。

“他值得一枚小Azure Dragon 令吗?”神凰Holy Lord said with a smile 。

天池圣尊不解的道:“但我还是好奇,他为何进步的如此之快,前几天只是initial understanding ,眼下竟然入道了。就算是Heaven Blessed Genius ,也impossible 进步这么快啊。”

“因为他是那位Sword Saint Purple Iris 的传人啊。”

神凰Holy Lord 轻叹一声,神色复杂。

他已然猜到Lin Yun 和Sword Saint Purple Iris 的关系,也猜到了那位“senior ”的身份。

“这……”

天池圣尊再次受到震撼,无法想象。

“他值得吧?”

神凰Holy Lord looked towards 天池圣尊said with a smile 。

天池圣尊长叹一声,道:“不服不行啊,你是对的,当年九帝做不到的事,他真有可能做到。”

“你们Sacred Alliance 做梦都想重铸天路,希望就在他身上,别再其他人身上押注了。”神凰Holy Lord 道。

“天亮之后,我随你一起见他。”

话道此处,天池圣尊的目光已经变得无比急切。

“那小Azure Dragon 令?”神凰Holy Lord 笑吟吟的道。

天池圣尊道:“放心,就算他不要,我也得求着给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