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llmaster’s Manual Chapter 49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2

  第493章 依苏女皇   “森海瑟尔怎么跟贝尔戴特打起来了?”

  “听说贝尔戴特被骂矮子。”

  “这也太过分了吧,贝尔戴特只是高得不明显,至于这样攻击身体缺陷吗?而且森海瑟尔高她这么多,打起来简直像是从二楼打消防水龙头。”

  “虽然贝尔戴特有动手的理由,但森海瑟尔没必要跟她纠缠吧?”

  “因为森海瑟尔两姐妹都被贝尔戴特骂回去了。”

  “骂什么了?”

  “大概是骂她们前赴后继、左右开弓、上援下推、里勾外连、glib tongue 之类的话吧……”

  嗒!   依法琳姿态轻盈落到甜品桌上,Little Pi 靴急促一踏,整张桌子瞬间震为齑粉,她起跳划出一道blue 弧光,从空中接近诺娜,眨眼间right hand 已经要勾到elf 的后颈!   拳爪miracle ·邪曲!

  诺娜体表忽然泛起一阵油光,依法琳的手掌一碰到她的后颈就滑过去了,诺娜反倒是借助依法琳的力量原地旋转,修长的右腿划出一道月弧,如同云感剃刀踢向蓝毛!

  water technique miracle ·燃爆!

  bang!   随着一声黑烟滚滚的雷鸣爆响,附近的餐桌全部被掀翻震裂!   依法琳从黑烟里逃出来落到另外一处餐桌上,四肢触地姿态轻盈,眼眸已经化为竖瞳,神态极类豺狐狼狈。她湛蓝清澈的蓝发此时蒙上黑污,高贵华丽的礼服也有几处出现血污。

  诺娜挥手散去黑烟,此时elf 全身都浸泡在透明的油里,浑身湿哒哒黏糊糊,每一秒都有油滴从她的发梢指尖衣角滑落,勾出细长的油丝,连地毯都湿透了。

  随着依法琳一声恶犬低吼,贝尔戴特的elder sister 跟森海瑟尔的younger sister 再次厮打一起,爆炸声rumbling sound 不绝于耳,顷刻间晚宴大厅就被糟蹋得跟垃圾回收站一样,热闹得仿佛烟花在这里炸了。

  这种情况毫不奇怪,依法琳虽然主修拳爪派系,但她的战斗风格并非熊派而是猫派,打起来将周围弄得一团糟最正常不过。

  因为拳爪派系可以说是入门最简单的术法派系,not just in name only, but also in reality 的‘有手就行’的派系,所以拳爪派系的spell 种类是最为繁杂,风格也最为多样,拳爪派系内部战斗风格的差异之大,简直跟不同术法派系的差异一样巨大。其他spellmaster 自然不会深入了解拳爪spellmaster 的内部差别,笼统地将他们分为‘熊’、‘猫’、‘狼’、‘鹰’四个种类。

  依法琳就是典型的猫派,拒绝一切正面战斗,擅长腾挪突袭,不停寻找敌人的weak spot 和弱点,打起来自然会顺便将附近都拆了。

  然而诺娜偏偏是近战派系的天敌——她主修的是water technique 派系的衍生方向‘油’!   这是一个非常冷门却强大的water technique 方向,因为油有两大特性:润滑和可燃。将这两个特性发展到极致,诺娜凭借体表的油膜就能滑走overwhelming majority 近战攻击,短兵接触里几乎没人能真正地触碰到她的皮肤!   有人会想既然她全身都是油,那把她点燃了不就好了吗?但根本不需要敌人动手,诺娜自己就会主动引爆身上的甘油,甚至将其作为致命必杀!至于为什么她自己不受影响,那当然是因为有miracle 了。

  虽然是water spellmaster ,但诺娜却擅长爆炸、燃烧、近战搏杀,堪称water spellmaster 里的泥石流!因此她打起来也是爆炸不断,跟擅长逃跑腾挪的依法琳对上,简直就是拆家双子!   大多数宾客都taking pleasure in other people’s misfortune 地退到后面看热闹吃瓜,不过也有人感觉看不过去想出手阻止,但这时候旁边的人就会立刻过去劝他:“你管她们做什么呢,你没看到她们自己人都站在后面观战吗?”

  好事者定睛一看,发现贝尔戴特的younger sister 安菲尔,以及森海瑟尔的patriarch 琴娜都站在不远处,默许这场错误时分错误地点发生的错误冲突。至于她们两个为什么不下场,大家转念一想就懂了——琴娜是Sacred Domain spellmaster ,让她下场就是欺负人;安菲尔连spellmaster 都不是,让她下场也是欺负人。

  唯独诺娜和依法琳都是Two Wings spellmaster ,battle strength 上evenly matched ,由她们来维护家族荣誉确实再适合不过。只不过琴娜和安菲尔站在后面看自己姐妹战斗,有种summoner 看summon 物打架的既视感……

  pa!   依法琳后退一脚踩爆宏伟的火山熔岩蛋糕,她自己倒没事,反倒是溅了旁边侍仆一身蛋糕。这时候诺娜冲过来凌空一脚,高跟靴上的甘油在狭窄接触中彻底燃爆,巨大的rumbling sound 在大厅剧烈回响,震荡众人的耳膜!

  蓝毛如同山猫般跳起来挂在天花板的吊灯上,然而诺娜也迅速远离爆炸地点,顺手抱住那个卷入她们战斗中的倒霉侍仆。她随手一甩,将身上满是蛋糕和油的侍仆threw away 去,宾客们离开让出一条没有阻碍的飞行通道,好让这个倒霉蛋圆润地滚出去。

  很好。

  诺娜和依法琳对视一眼,准备将战火燃烧到其他侍仆身上。

  但就在这时候,一个沉稳清晰的脚步声传入大厅。

  她们两人忽然发现自己身体僵直了,灵魂里活跃的spell 们抱成一团shiver coldly ,空气in this brief moment 沉重得如同铅块,彻底压垮她们的脊梁。

  穿着精致童装的可爱小朋友们从两边侧门鱼贯而入,他们看见这乱糟糟的晚宴大厅也懵了一下,然后两位穿着全覆盖漆黑Battle Armor 的秘卫掀开幕帘,一位戴着面纱穿着紫彩长裙的婀娜silhouette 映入宾客们的眼眸里。

  大厅里瞬间变得absolute silence ,这些不可一世的家族Sovereign ,consortium 顶流,Sacred Domain spellmaster ,无一不单膝跪地,低下自己尊贵的头颅,用敬畏的寂静迎接圣者的到来。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虽然心里早就想反了依苏夺了鸟位,但当她真正出现在自己面前,这些人却发现自己连直视她的勇气都没有,那些飞扬的野心怦然坠地。

  灵魂?miracle ?spell ?……她们绞尽脑汁思考自己屈服的根源,试图发现什么特别之处,试图论证她的powerful existence 水分,但所有思绪最终都指向一个令人发寒的可能:那个人什么都没做。

  猫需要做什么来让老鼠逃跑吗?太阳需要做什么让人类敬畏吗?地狱需要做什么让活人恐惧吗?   虽然她看起来像人,动起来像人,但所有人都清晰意识到那个坐在主位上的东西不是人。

  她跟他们的区别,只不过是凑巧披了一张人皮罢了。

  这也正是最恐怖的地方:他们知道她不是人,却不知道她里面究竟是什么。这种暧昧的未知,最能勾起本能的颤栗。

  “免礼。”

  众人这才lifts the head ,看见她后背轻轻贴着王座,双手放在紧扣放在大腿上,purple 面纱遮住了她大部分容貌,只露出一双宛如绿宝石璀璨的眼眸。两位秘卫站在两侧,不过谁都知道她们只是摆设。

  女皇不需要守护。

  “距离新皇的诞生已经不足一小时。”她一上来就说出一个让不少人心里一紧的消息:“新旧交替之际,新皇需要花费不少时间接管福音,无暇照顾你们的需求。所以你们有什么合理诉求,可以现在提出来,瑞音会立刻处理。”

  瑞音是女皇的自称,但并不是她的真名——女皇的真名从不外传。这个习俗源于《福音榜》的奇特机制:在公布第一福音的时候,福音榜不会直接说出回响者的名字,而是取名字里的一个字加上音的后缀。

  这并非福音故意隐瞒,而是福音表达喜爱的方式,就像你会给宠物起一个昵称而不是喊它的通用名。

  再加上历代女皇上榜时都带着面纱遮挡,因此依苏王朝七百年内,没有任何人知道女皇的相貌、姓名。依苏女皇也并不是某位皇帝的代称,而是七百年内所有女皇共用的称谓。

  森海瑟尔和贝尔戴特本来打算等女皇问起她们为何搞事,就开始胡搅蛮缠起哄。然而女皇居然完全不理会大厅的骚乱,她们反倒不敢主动挑事。

  这时候忽然有个小女孩踩到烂掉的橙子,噗通一声摔到地毯上。虽然没受伤,但却分去女皇的一点注意力。

  女皇没说话,她旁边的秘卫打开Gospel ,然后大厅里所有脏污、餐品、垃圾、断裂的餐桌都自动浮到in midair ,侍仆们立刻过去收拾整齐然后退出大厅,那些雇佣来活跃晚宴气氛的儿童也鱼贯而出,又有侍仆将椅子搬进来,顷刻间晚宴变成了会议。

  “坐下吧。”女皇说道:“时间不多了。”

  琴娜看着侍仆们离开大厅,缓缓入席坐下。她刚鼓起勇气举手,但后面就有一个急哄哄的声音响起:“Your Majesty ,请问我的叔父博菲斯先生在哪?”

  说话者是墨丘利家族的Sacred Domain ,而他提及的博菲斯,琴娜多年前曾见过一面——那时候她还是Two Wings spellmaster ,而对方已经是暗影Legendary 。

  博菲斯最惊人的战绩,莫过于他将一头幼年期影邪龙包裹在暗影里带回现实,并且成功奴役——现在谁都知道墨丘利家族有一条battle strength 惊人的影邪龙,而且墨丘利家族似乎还从影邪龙研究出一些辅助Void Realm 探索的诀窍,近三十年内Two Wings spellmaster 数量激增。

  “在Imperial Palace 研cultivation 理。”女皇replied 。

  “那为什么他没出来见我一面?”墨丘利说道:“上一次他回到家族曾给我一道暗影印记,只要我激活无论他在哪都会立刻找我。现在我都来到纳比斯汀激活印记,为什么他到现在都没有出现?”

  “因为他already not in 乎家族,也不在乎你。”女皇平静说道:“这是所有纳比斯汀spellmaster 所选择的真理之路,为了在生命抵达终点之前找到属于自己的真理,他们必须轻装上阵,抛弃累赘。”

  “这是真理之路,天使之路,非人之路,更是孤独之路。”她looked towards 墨丘利:“从博菲斯离开家族的时候,你们就该有此觉悟。”

  真理……琴娜心里轻lightly sighed 。

  若不是为了家族,她现在可能也已经是纳比斯汀spellmaster 。

  ‘纳比斯汀spellmaster ’并不是一个地区统称,而是特指受到王室邀请,居住在纳比斯汀地面甚至Imperial Palace 里,通过聆听福音继续钻研术法的spellmaster 。

  基本只有Sacred Domain spellmaster 才有这个资格,但这些spellmaster 所能达到的极限也是Sacred Domain ,所以他们想要更进一步,就只能依靠福音的援助。

  数百年内,不乏Sacred Domain spellmaster 在纳比斯汀成功进阶Legendary 的例子,反倒是在外面独自成就Legendary 的少之又少。毕竟一边是自己无头绪地独自钻研,另一边是有教师全天候24小时亲切指导,在Sacred Domain 处处碰壁的spellmaster 们,很难抵抗这种诱惑。

  然而纳比斯汀spellmaster 有一个很重要的特征:断绝亲缘。

  所有Sacred Domain spellmaster 来到纳比斯汀后,很快就会拒绝跟家族联系,Legendary spellmaster 更是接受王室供奉,在Imperial Palace 深处苦修,一直到死will not 出来。

  但哪怕是这样,依然有无数Sacred Domain spellmaster 前赴后继接受王室的邀请。跟世俗的一切相比,术法的魅力实在是太大了。特别是在发现前面没有路的时候,spellmaster 们愿意付出一切代价,只为看见更高处的风景。

  除了某位泥巴种spellmaster 外,大多数Sacred Domain spellmaster 都是对术法有执着追求的理想主义者。现在仍在外界活跃的红帽Sacred Domain ,也不过是为了多赚点福音积分,等在纳比斯汀退休后,可以获得更多福音的指导。

  譬如Klios ,她对《全国红帽榜》第一如此念念不忘,便是因为以这个排名退休可以直接到Imperial Palace 聆听福音,几乎百分百能攀登Legendary !   几百年来,所有Sacred Domain Legendary 都会来到纳比斯汀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唯一的例外是梵牧拉——家族的羁绊锁死了每一位patriarch ,甚至连Legendary 死灵spellmaster 都甘愿为了家族奋斗终生,只是这个奋斗方向是正是反就不好说了。

  因此现在福音所有Legendary spellmaster 都待在Imperial Palace 深处的cluster of palaces 研修,外界已经没有任何Legendary 。

  除了红帽子外,此时还逗留在外面的Sacred Domain ,基本都是心里拥有比术法更为重要的寄托,或者暂时还没解决世俗里的纠葛。

  总而言之,墨丘利是别想抱上自家的Legendary 大腿。

  墨丘利叹息一声,恳求道:“我们墨丘利未来已经是危在旦夕,能不能让叔父跟我见一面?我只求叔父能在关键时候施以援手,挽救家族坠落的命运。”

  女皇nodded ,却没有直接回复,而是问道:“其他人还有别的诉求吗?”

  “Archibald ·哈维是极其危险的人物,放任他活着是对我们各Great Family 的威胁,为什么还不通缉追杀他?”

  “Ash Heath 明明是引发末日Calamity Tribulation 的关键人物,为什么撤销了他的通缉?”

  “福音为什么会受到Ash Heath 那么多影响,导致编织盛典后半段的未来榜单几乎全部无效了?”

  “Igor ·Bokin 未来会组建Four Pillar Gods Church ,必须尽快诛灭!”

  “为什么福音会编织出《美术榜》里出现的末日景象?那时候依苏王室在哪?”

  琴娜也举起手,提出十分尖锐的问题:“在《幸福榜》里,曾经提到未来的依苏女皇也遭到Ash Heath 的毒手,甚至连排名都被无效了,这是不是意味着下任女皇已经没资格执掌福音?”

  这个问题已经跟逼宫无疑,其他人一时间都不敢说话,然而女皇并没有反应,她等待片刻直到没人提问,才慢慢说道:“你们提到的所有问题,归根究底其实都是同一个问题——新皇有没有能力继续执掌福音,庇护众生。”

  “而这个问题,瑞音无法回答。”

  众人一时愕然。

  “因为这个答案,将由新皇亲自告诉你们。”女皇说道:“福音已经编织出最好的未来,一小时后,我们将踏入新的时代。”

  最好的未来?

  大家实在无法将末日三人组引发的各种邪恶榜单视为‘最好的未来’,但既然女皇都这么说,他们也愿意等一个小时。

  这时候依法琳忽然说道:“我听闻数十天前Imperial Palace 里曾出现过骚乱,据说是居住在高塔里的Princess ,未来的依苏女皇不见了,是真的吗?”

  女皇微微侧头looked towards 依法琳,明明她的眼眸里没有任何情绪,但依法琳却紧张得蓝发都竖起来了。

  “第一福音将会在高塔里登上皇位。”女皇说道:“福音已经编织好出最好的未来,没有人能阻止命运的安排。”

   PS:今天三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