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llmaster’s Manual Chapter 49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2

  第494章 顺利登塔   晚宴大厅外,侍仆们将垃圾残余处理好后,便纷纷就近坐下休息。

  Ash and the others 对视一眼,尝试活动身子,意识到身上的岗位枷锁真的没了。

  这个计划堪称简单粗暴——既然他们被约束在岗位上,那么只要把岗位弄没了不就不用打工了吗?你把公司干倒闭了,难道还能继续上班吗?   所以依法琳和诺娜便贡献了一场精彩的打戏,直接将晚宴现场变成凶案现场。对于她们而言也没风险,除了名誉上的损失,at worst 赔钱呗,贝尔戴特和森海瑟尔什么都缺,但唯独不缺钱。

  而事情发展也如计划般顺利:女皇选择直接撤了晚宴,那他们这些专门负责晚宴的侍仆,自然就从‘工作中’转为‘待命’,暂时实现了摸鱼自由。

  没有岗位约束,而他们又身处Imperial Palace ,接下来终于可以去高塔拐带Princess ——

  “刚好,你们跟我来。”

  经过扭曲的沙哑声音从后面传来,Ash and the others 心里一惊,回头看见一位黑甲秘卫出现在他们后面的stone pavement 上,似乎是要去哪里干活,看见路边有一群野生的打工人便拉入自己的工作组。

  眼看着这个错漏百出的计划跌跌撞撞即将抵达成功的终点,却在最后关头遭遇这unfathomable mystery 的意外,Banji 已经顾不得暴露,尽可能压抑情绪问道:“要去做什么?需要我们这么多人吗?”

  “en? ”

  秘卫奇怪地瞥了这个蓝发侍仆一眼,葬仪众人心里一紧。

  然而秘卫似乎并没有怀疑言听计从的侍仆为何会提出疑问,反倒主动解释道:“当然要这么多人,毕竟要去清理新皇的房间,走吧。”

  新皇!?   Anna and the others 对视一眼——秘卫要带他们去见Princess ?   但按照Imperial Palace 地图,秘卫这个方向根本不是去高塔的啊,难道依苏王室忽然转移了Princess 的位置?还是说在正式登基之前,Princess 需要在新房间里着装打扮,等《福音榜》一公开就出现在晚宴里?   in a flash 间,Anna 想到了许多可能,然而他们的身体已经听从秘卫的命令站起来。这时候Anna and the others stared wide-eyed ,看着仍旧坐在椅子上的Ash 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你按照原计划行事。

  Anna 用眼神发出信号后,便和其他人跟随秘卫离开。

  Ash 动都不敢动,直到她们的silhouette 彻底消失在角落才站起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加入秘卫的队伍,难道是白银祝福「观察者之貌」的影响,秘卫刚才匆匆扫了一眼并没有看到他?难道是黄金祝福「聆听者之殇」的威能,秘卫想打断他摸鱼属于‘恶意加班’,所以这个念头被消除了?就还是「mysterious 权能」再次立功,因为Ash 坐得离垃圾桶比较近,再加上又是油和蛋糕,所以秘卫把他也当成垃圾了?   不管如何,现在Ash 是自由了。他刚走两步,就看见Liz 躲在墙角stick one’s head around to look for ,两父女成功汇合。

  跟Ash 他们相比,Liz 的潜入简单得令人发指——宫廷晚宴本就会雇佣小朋友来活跃气氛,她们就负责吃吃喝喝给晚宴增添happy laughter and cheerful voices ,而且因为不算是工作(被福音操控eating and drinking merrily 也太怪了),所以Liz 并没有进入‘福音员工’状态。

  在晚宴提前结束后,其他小朋友都被提前送回去了,这时候Liz 便找准机会溜过来找Ash 。

  说起来当Ash 提出让Liz 加入行动,Banji 和Igor 毫无疑问都提出反对,哈维弃权,Anna indifferent expression ,选择找Ash 单独交流。

  那时候Ash 都做好牺牲色相贿赂上司的准备,然而Anna 只是认真问了问他想好了没有。当Ash 给了肯定的回答后,Anna 让Ash 命令Liz 不许泄密暴露,就允许Liz 的加入。

  Ash 事后才意识到,他之所以觉得Anna 会反对,是觉得Anna 会像他那样在乎Liz 的安危。但事实上只要保证Liz 不破坏计划,Anna 并不介意Liz 陪他们走完葬仪最后的冒险之旅——当然,这里她肯定是考虑到Ash 的感觉。

  像哈维腆着脸希望爱丽丝也兼职侍仆随时在旁边待命,Anna 直接一票否决。

  Ash 牵着Liz 鬼鬼祟祟沿着cluster of palaces 的小路前进,简单说了一下刚才发生的事,speculated :“你的妮娜elder sister 会不会already not in 高塔了?”

  Liz 迟疑了一下,看了一下手镜,有些紧张地说道:“妮娜elder sister 在住进高塔之前,一直住在地下室里。或许Anna Aunt 她们现在是去清理地下室,那确实也属于妮娜elder sister 的房间。”

  地下室?   依苏王室的教育策略原来是穷养吗……不过地下室的少女,这个设定听起来怎么有点耳熟?

  两人踩着阴影走,一路上居然幸运地没有遇见任何侍仆卫兵,数分钟后就看见目标高塔。

  这时候Liz 轻轻Aiya 一声,“白塔底部有卫兵站岗!”

  “我会搞定的。”Ash 信心十足,“trifling 几个卫兵我还是对付得来,除非——”

  “说不定是Sacred Domain 。”Liz 紧紧抓住Ash 的衣角:“卫兵Captain 就是Sacred Domain spellmaster ,今晚这么重要,卫兵Captain 亲自守护也不是impossible 。”

  Sacred Domain ……Ash 扯了扯嘴角,虽然他也算半个Sacred Domain spellmaster ,但他也明白自己跟正式Sacred Domain 差距有多大。

  别说击败,如果遇到精通空间派系的Sacred Domain ,Ash 直接被秒杀都有可能。许多术法派系跟空间派系都能产生质变,battle method 变得更加诡谲难防,譬如Sword Princess 说过的一个例子:拳爪Sacred Domain 有招miracle 可以远距离将心脏掏出来。

  只有张开Sacred Domain 才能抵挡这些you can’t guard against it 的空间miracle ,Sacred Domain spellmaster 打非Sacred Domain 实在是太简单了。

  “我会想办法将卫兵勾引出去,when the time comes 你想办法上去将elder sister 带出来。”

  “father 你打得过Sacred Domain 吗?”

  “没把握。”

  “那你怎么办?”

  Ash 摸了摸Liz 的脑袋:“如果人生做什么事都要有把握的话,那我现在肯定还待在监狱里跟Igor 讨论拉拉肥怎么做才好吃。不用担心,我又不是傻子,才不会正面硬拼,将卫兵勾引出去我就会跑了。”

  “真的吗?”Liz 哀愁地看着他:“你真的不是傻子吗?”

  “……我记住了,等下就让Anna 打你屁屁。”

  “但你如果不是傻子的话,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好?”越是接近目的地,Liz 心里就越难受:“为了我的elder sister 拼命,为了我的愿望努力……”

  “先不说这一切都是Anna 的任务。”Ash 蹲下来,轻轻抱了一下这个忧郁的白发小女孩:“但我对你好,是因为你值得。”

  “我真的有这么好吗?是最好的小女孩吗?”

  “说实话,榜单里的蕾雅还是比你好一点。”

  Liz 伸手扯住Ash 的脸,snorted :“不许喜欢其他小女孩!”

  “你别说得我好像在犯罪一样。”Ash 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我只是把你当成家人而已。走吧,时间不多了,别让你的elder sister 久等。”

  很奇怪,虽然只是说了一些没营养的话,但Liz 心里的阴霾一扫而空,甚至产生些许希冀。

  或许当初Liz 在Four Pillar Gods Church 大厅一眼就选中Ash ,也是因为他身上这种hard to describe 的安心感。

  等他们接近雅兰湖泊,才发现刚才那番讨论纯属浪费时间——高塔底下并没有卫兵。湖泊并没有船,但Ash 有sword technique 移动miracle ‘奔赴’,便抱着Liz 直接传送过去。

  Lake Heart Island 周围的白鸽们好奇地看着这对不速之客,Ash 和Liz cautiously 来到高塔门口。虽然外面没卫兵,但里面肯定有——总impossible 没有人守卫Princess 。

  然而当Ash 猛地推开大门准备大开杀戒,却看见高塔里面也空无一人。长明灯很亮,地面也一尘不染,但就是没有人生活的迹象。

  难道卫兵都躲在通道里?Ash 看着贴着塔壁螺旋上升的通道,试图寻觅敌人的踪迹。这时候他看见Liz 盯着通往下面的通道,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Liz 看了一眼手镜,说道:“只是以前不知道高塔原来还有地下室……”

  “为了提高容积率,有地下室也很正常。”Ash warned repeatedly :“你跟我保持距离,说不定在通道里就发生战斗了。”

  Liz nodded ,两人cautiously 地攀登高塔。

  one minute 后,Ash 跟Liz 在最高房间门外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这么顺利?   没有卫兵,没有警报,没有阻扰,他们with no difficulty 就抵达终点。

  “难道妮娜elder sister 真的不在高塔里?”Liz muttered 。

  这种完全不设防的状态,只能证明高塔里根本没有需要守护的对象。

  “如果真的在另一边,Anna 他们肯定会想办法让我过去的,毕竟我是无效排名的必需品。”Ash comforted :“我们还有机会。”

  Liz nodded ,转头looked towards 房门。虽然她是第一次来,但她的其他姐妹可是在这里被关押了多年,身体泛起一阵陌生的熟悉感。

  虽然可以确定里面肯定没人,但来到这里不查看一下未免也太蠢了,于是Ash 扭开房门,推门而入。

   PS:还有一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