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llmaster’s Manual Chapter 49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2

  第495章 第一福音(三更)   随着看见的岗哨越来越多,Anna 的心也越来越沉。

  如果Princess 真的不在高塔,而是在她们正在前进的Imperial Palace 深处,那Ash 基本impossible 过来——路上太多守卫岗哨,Ash 过来必定会触发警报。而且如果她没感觉错的话,刚才至少经过了两名Sacred Domain 。

  虽然早知道纳比斯汀Sacred Domain 多如狗,Legendary 遍地走,但didn’t expect 高位spellmaster 的聚集密度真的这么高!

  Purple Moth 已经有些后悔让Ash 按原计划行动。但按照当时的情况,兵分两路毫无疑问是最好的选择,如果Princess 还在高塔里,那Ash 可以直接完成任务;如果Princess 在她们这边,她也可以通知Ash 过来补刀。

  然而这边守卫如此严密,好消息是里面肯定在保护important figure ,大概率就是新皇了;坏消息是她们必须自己来完成任务。

  Anna 微微侧头,跟Banji 、Igor 、哈维对视一眼,无言中完成计划的更迭。哈维和Banji 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握着一张卡片,一旦需要战斗,他们的卡片就会summon 出棺材和冰呪双铳。

  Imperial Palace 显然是没法将Banji 的手提箱带进来,然而先不提哈维的棺材,他们撤离时总impossible 靠双腿跑出去,总得使用交通工具,有没有Space Dao Equipment ,对他们的生还率有至关重要的影响。

  因此Banji 将手提箱拆了,花费大量福音积分将其变成六张拥有空间存储功能的卡片,而且任何spellmaster 都能使用,但代价是内部空间缩小了90%,而且存在耐久lifespan 。

  在穿过第六个岗哨后,他们终于到达目的地:一处被紫罗兰包围的象牙白小型宫殿。

  宫殿里有一条通往地下的通道,侍仆们跟随秘卫鱼贯而下。在跨过某一层台阶,仿佛穿过透明的屏障后,葬仪众人脸色剧变——spell 为之慑服,Void Wing 为之收敛,这是跟女皇登场时一模一样的位格威压!

  这一刻,他们无比确信新皇就在下面!但他们didn’t expect ,女皇居然已经将大部分力量都转移过去了——他们真的有办法击杀下一任执掌五十年福音的圣者吗?

  Purple Moth 用决然的目光瞥了一眼众人。

  既然走到this step ,那就没有任何退缩的余地!

  无论如何,这次都会是葬仪的最后一次任务!   Igor 脸色极为难看,显然没兴趣跟Anna 送死;Banji 表情平静,他早就做好觉悟。唯有Banji 嘴角微微上翘,赫然是兴奋起来。

  “啧。”前面传来秘卫嫌弃的声音:“噫,你们快搞干净。”

  Anna and the others 踏入宫殿下方的地下大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死相极为惨烈的尸体:脑袋如同蜜瓜炸开,浆液流满一地,难怪秘卫这么大反应。

  然而如果说刚才Anna and the others 刚才的心情是沉重忐忑,那她们现在的心情简直就是惊恐!   因为她们看见这个无头尸体的Void Wing 正在溢散,而溢散的Void Wing 分别为Silver Wings 、Golden Wings 、七彩之翼,以及……暗黑之翼!   暗黑之翼正在continuously 散播黑暗,所有被席卷进黑暗的物质都被迅速腐蚀同化!

  这是一位凝聚了自己4th ‘无色之翼’的Legendary spellmaster ,主修术法是暗影派系,所以才能将无色之翼染上他的专属颜色!

  这尸体,赫然是刚刚死了不久的暗影Legendary spellmaster !

  哪怕是对尸体最感兴趣的哈维,此时心里也没有任何好奇的余裕。目睹一位实力realm 远超自己的伟大spellmaster 像个蜜瓜一样碎在地上,对任何spellmaster 都是极大的冲击。

  然而当他们lifts the head ,更震撼的一幕彻底冲垮了他们的理智。

  地下大厅里只有中间一处光源,spellmaster 们围绕着光源盘腿坐着,双手合十,宛如祈祷。仅仅是一眼,Anna 就认出这些spellmaster 里的不少人:伊观、蒙达拉、波耶西亚、亚博力……全都是近百年来成功攀登红宝stone mountain 的Legendary spellmaster !

  但他们也只能吸引Anna 的一瞬注意力,因为光源中央的存在,将葬仪众人的目光彻底黏住。

  那位一处王座,王座上有一个人。

  但这个说法并不正确,因为这个‘人’是由透明流光组成,他就是大厅唯一的光源,purple golden silver 的光辉在他身上流动,组成他的外表。

  而且他也不是‘一个’,他就像是两个人拼在一起,一边是穿着暗红风衣的男性,另外一边却是穿着宫廷衣裙的美丽女性。

  如此怪异的存在,端坐在王座之上,竟然让人令人有种顶礼膜拜的冲动。

  最令葬仪惊讶的,自然是因为他们认识那‘一半’的男性。

  Ash Heath 。

  这尊由流光组成的silhouette ,有一半居然是Ash 的相貌!   这时候哈维跟Igor 对视一眼,Igor 轻轻shook the head 。

  他们不仅认识‘一半’的男性,还认识‘另一半’的女性——他们impossible 忘记她,因为在Void Realm 斗技场里,就是她跟女sword spellmaster 将他们打杀了,让他们彻底错过击杀英魂指挥官的机会!

  不过相貌相似是很正常的事,而且时间过去这么久,他们也不肯定是不是同一个人,没必要说出来。

  此时侍仆们已经开始清理地上的尸体痕迹,Anna and the others 自然也不敢摸鱼赶紧干活——此时她们已经没有在这里搞事的念头了。

  “明明都快要结束了,怎么突然就维持不住心神……”秘卫嘟囔一声,忽然打开Gospel :“en? ”

  似乎外面出了什么事,秘卫直接离开地下大厅,将侍仆们留在里面。等秘卫的脚步声消失,Igor 忽然急促地喘气——刚才他紧张到忘记呼吸了。

  虽然旁边还围着十几位Legendary spellmaster ,但Anna and the others 有一种强烈的直觉:这些Legendary spellmaster 跟那些侍仆一样,都是福音操控的躯壳,不用在意他们。

  哈维眼馋地看了一眼无头尸体:“这个尸体……”

  “你别想了。”Anna 压着声音警告,凝望着王座上流光silhouette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连你都不知道吗?”Igor 已经按捺不住怨气:“我跟你没这么大仇吧?想自杀找哈维帮忙不就得了,至于拉着我们执行这种充满各种意外的危险任务吗?”

  “那是Spiritual God 。”

  Banji 合上Gospel :“至于是什么Spiritual God ,福音没说。”

  “为什么Spiritual God 长着Ash 的脸?”哈维奇怪问道:“这也太恶心了……哎你们仔细看,属于Ash 的部分是不是越来越多了?”

  众人定睛一看,发现确实如此。如果说刚才光影的身体是Ash 60%女性40%,那现在已经是Ash 70%女性30%了,而且Ash 的‘侵占’速度越来越快!

  这时候Anna 露出奇怪的表情:“No way ……”

  “你是要我求你才肯说出情报吗?”Igor coldly said 。

  Anna 说道:“我也不确定……我以前从家族资料里看到一种久远的summon ceremony ,名为「披甲成圣」。原理是spellmaster 模仿Spiritual God 的行为、仪态、外表,从而将Spiritual God summon 到身上,甚至彻底与Spiritual God 同化,达到以凡人之躯执掌Spiritual God 的壮举。”

  “不过这种summon ceremony 早已式微,毕竟现实里已经不存在Spiritual God 。”

  “这又跟Spiritual God 长了Ash 的脸又有什么关——”Igor 骂到一半忽然卡壳了,他仿佛意识到什么,彻底愣住了。

  “人模仿Spiritual God ,是为了跟Spiritual God 融合。”Anna muttered :“那么Spiritual God 模仿人,会发生什么事呢?”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光影里的‘Ash ’已经成功侵占领地,达到100%的完全体!

  与此同时,所有人的Gospel 都自动弹了出来。

  吱呀。

  门框响起充满年代感的矫情呻吟,Ash 跟Liz 踏入Princess 的房间,发现里面亮着灯。

  柔软床铺铺着洁白的床单,樱粉色的书架放着封装精美的童话绘本,地毯舒适整洁,小熊图案的茶杯倒扣在茶几上,这一切无一不在诉说有一位young girl 正住在此处。

  但房间里出现了一个极其突兀的家具,不仅Liz 姐妹觉得突兀,就连Ash 也是如此认为。

  在房间的正中央,多了一面精致华丽的落地镜,而且正对着门口。当Ash 和Liz 走进来,便看见落地镜里的自己。

  正当他们惊讶失神的时候,他们的Gospel 忽然自己弹了出来。

  结束了,一切都晚了,他们心想。

  然而Liz 非但没有沮丧,反而感觉自己放下了心头大石,身体变得轻盈起来,心情甚至变好了许多。既然来不及了,那她们也没必要执着于妮娜,她们已经尽力了。

  接下来的人生,她们要为自己和Ash 而活。

  但这份对未来充满憧憬的好心情,只维持一瞬就消失了。

  「《福音榜》第十名,美术魁首。」

  「《福音榜》第九名,家族之影。」

  「《福音榜》第八名,诡计源头。」

  「《福音榜》第七名,幸福彼端。」

  「《福音榜》第六名,邪法克星。」

  「《福音榜》第五名,刺杀噩梦。」

  「《福音榜》第四名,ruthless ……」

  《福音榜》飞快地更新,Ash 的心在飞快地下坠。当《福音榜》更新到最后一页,Ash 已经失去掀开它的力气了。

  pa!   就在这时候,五十朵烟花在纳比斯汀的天空绽放,剧烈的共鸣撕开了空间的距离,亮purple 的蛛网烟花刹那间铺满全福音的夜空,全福音都笼罩在蛛网的统治下。

  「《福音榜》第一名,亚音。」

   PS:欢迎新Alliance Leader ‘qiu’!     三更万字,终于小小爆发一次了!

    毕竟这段剧情是连着的,必须要一次写完才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