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llmaster’s Manual Chapter 496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2

  第496章 Ash 凭什么能上榜   “亚音。”‘哭泣红帽’Klios 看着笼罩Azura 夜空的紫罗蛛网,诅咒之泪从眼角滑落。

  “亚音。”家好月圆事务所,堪称葬仪前期主要敌人的‘红蝉女爵’艾娜失神呢喃。

  “亚音。”六纹章patriarch 抬头,心想是不是该将全体改姓森海瑟尔的计划提上日程。

  梵牧拉、摩多拉、菲灯拉、孟斐拉……当《福音榜》颁布,蛛网烟花绽放,全福音都在低吟同一个名字。

  “亚音。”

  纳比斯汀Imperial Palace 晚宴大厅,女皇从王座上站起来,展开双手平静宣布地位的交替:“新皇已经诞生,亚音即为未来回响,依苏王朝将迎来新的圣者。”

  “怎么可能……”

  “为什么是他!怎么会是他?impossible 是他!我绝不承认!”

  “像这种事不要啊!”

  “编织盛典完了,我们也完了……”

  当《福音榜》彻底完结的时候,不少宾客直接心态炸裂,特别是是墨丘利、罗兰、凯斯瑞这几家,他们可是派人追杀过Ash ,甚至他们对Ash 的悬赏现在还挂在福音市场上!

  与其说他们无法承认Ash 是未来的依苏Saint ,还不如说他们不愿接受自己居然跟即将御极福音的最高统治者结下了生死仇怨!   如果说他们是知道后果还这么做倒也罢了,好歹还是reap what you have sown ,但就在one minute 前,执着于追杀Ash 的他们还是人人称颂的福音栋梁,而one minute 后,他们居然就变成刺王杀驾的乱臣贼子!

  一步天堂一步地狱,这种Heaven and Earth turning upside down 的委屈,换做是谁都顶不住啊!股市跌停板好歹还能熔断,加杠杆最多也就亏光本金,而现在他们居然不小心就将家族数百年的经营输个精光,哪怕是饱受风花雪月蹂躏的Sacred Domain spellmaster ,在这一瞬间也崩溃了。

  至于得罪Ash 有没有可能没事……说起来,最近几百年确实没人得罪过第一福音,毕竟Princess 在登基前都待在Imperial Palace ,登基后就是执掌福音的皇帝,只有她得罪别人,哪有别人得罪她?   不过像这种事还是可以从历史里找到答案:那些得罪过第一福音的王朝,现在都变成历史;那些囚禁第一福音的名胜,现在都变成古迹;那些试图叛逆第一福音的狂徒,甚至连事迹都无法留下。

  他们之所以这么恐惧,是因为他们跟ordinary person 不同,这些站在统治阶级顶层的家族consortium ,是最能感受到依苏王室的绝对统治力。既然依苏王室能将他们摁在各自城市,不允许他们掀起恶性竞争,那么依苏王室就绝对能摁死他们,让他们家族迅速分崩离析甚至一日寂灭!   这绝非被害者妄想,而是依苏王室曾经做过类似的事!

  约莫三百年前,有个家族出了一位Legendary spellmaster ,他不仅没进纳比斯汀,而且还自恃martial power 威逼利诱其他家族acknowledge allegiance ,势力迅速扩张蔓延诸多城市。所有重要职位他都只让最信任的bloodline 亲人担任,再通过契约辅助统治,眼看着就能打破依苏王室划下的「领土限制」。

  他们甚至建立了一座高楼,宴请各Great Family 建立威望,试图奠定自己‘福音第二’的地位。

  然后在某一天晚上,这个家族忽然就灭亡了。原因是家族内部冲突。因为Legendary spellmaster 更注重‘忠诚’而非‘能力’,那些认为自己劳苦功高的clansman 早已心生不满,而受到重用的clansman 自然不会觉得自己德不配位。

  在高速扩张的时候,bloodline 认同确实可以粘合许多现实利益冲突,但当利益的份量在天秤上彻底压过bloodline ,那些冲突就会以十倍代价backlash 。

  叛逆者瞅准Legendary spellmaster 登录Void Realm 的空隙,以爱情策反Legendary 的女儿,居然成功暗杀了Legendary spellmaster ,但紧接着发生的内战席卷了全体clansman ,几乎无人生还。

  哪怕事后回望这起灭族事件,无论怎么看都是他们自取灭亡,完全看不到外部因素的影响,然而没人会天真到以为依苏王室没动手——其他不说,Legendary spellmaster 确实有可能在登录Void Realm 时被刺杀,但overwhelming majority spellmaster 哪怕在最安心的地方,都会在进入Void Realm 前布置一两道手段来警戒外人的干扰。

  Legendary spellmaster 或许只是在那一晚粗心了偷懒了,没有布置警戒就直接潜入Void Realm 。但他这种堪称离谱的‘大意’,就足以令后来人感到脊背发凉。

  墨丘利这些家族,难道真的是铁板一块无懈可击吗?

  各家族经营几百年的城堡,在依苏王室眼里,又比沙滩上的儿童造物坚固多少?

  琴娜和依法琳的叛逆之心如此have accumulated knowledge and deliver it slowly ,不仅是出于野心,更源于恐惧。其实这两者是一体的,当她们意识到依苏利刃一直悬在她们头上,也就催生了她们的不甘与渴望。

  所以墨丘利and the others 没法眼睁睁看着Ash 登临王座——无论Ash 是否会报复都一样。

  如果Ash 报复,那么他们死得惨烈正式一点;如果Ash 没报复,他们也会终日生活在惶恐之中,稍有什么不顺就会怀疑是Ash 动手的信号,宛如钝刀子割肉般自残而亡。

  说到底,第一福音给人的压力实在太大了,大到足以压垮他们的理智防线,偏偏他们又没有抗衡第一福音的力量——他们再强大,难道还能比elf 王朝、薪火王朝更强吗?

  更重要是,依苏王室并不需要他们这些家族来辅助统治。虽然他们这些spellmaster 家族存在一定的先进性,对技术发展生产效率提高有举足轻重的影响,依苏王室邀请他们来见证皇位更迭,足以代表他们的重要性。

  但他们只是重要,而不是必要。

  哪怕这里所有人以及身后家族全灭了,依苏的统治仍旧稳如磐石,最多就是生产发展停滞,需要花费时间追回来。

  依苏王室从不接触外界是正确的,没有人能承受得起被Princess 厌弃的代价,除非是……

  想到这里,众人忍不住looked towards 刚才大闹晚宴的主角们。

  怪不得森海瑟尔和贝尔戴特都快把宫殿拆了,女皇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琴娜和诺娜就不提了,福音已经多次替Ash 宣示她们的主权,可见Ash 以后有多疼爱她们;依法琳在《幸福榜》里被无效后,转而当Ash 的秘术,表现得跟忠犬一样,仿佛被支配了似的;而安菲尔是Igor 的妻子,Igor 又是为了复活Ash 不惜颠覆整个福音的狂徒,再加上Ash 也很欣赏安菲尔的女儿蕾雅,四舍五入安菲尔算得上Ash 异父异母的亲姐妹了。

  作为新皇的后宫们,她们拆个宫殿算什么?   “依法琳……”

  “森海瑟尔patriarch ……”

  “尊敬的贝尔戴特女士……”

  “梵牧拉的纹章Guardian ……”

  当宾客们朝她们几个示好的时候,一个恼怒的声音在大厅里回荡。

  “福音愚弄了我们!”

  墨丘利目赤如血,gnashing teeth 地说道:“《福音榜》的上榜门槛明明是「只有最纯洁、最天真、最善良、最美好的少女」,Ash 凭什么能上榜!?他凭什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