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llmaster’s Manual Chapter 497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2

  第497章 全知织主亲自加更   众人纷纷looked towards 女皇,他们心里也有不完全的疑惑在燃烧。

  其实早在‘福音Ash ’slaughter all sides ,无效了后续大部分榜单的时候,他们就隐隐预料到「亚音」这个probability 。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他们也只是能接受这个结果,不代表能理解。

  无论怎么想,「亚音的出现」实在破坏了太多编织盛典的规则,而且这次编织的未来确实是乱七八糟甚至前后矛盾,墨丘利只说‘愚弄’这个词已经很客气了,他们心里都觉得福音在乱搞。

  “你们等不及新皇亲自给你们答案吗?”

  女皇坐回王座,平静说道:“不过,现在编织已经结束,瑞音也能为你们解答。”

  “首先,亚音完全满足上榜要求。”她说道:“事实上《福音榜》并没有限制性别,只是历来以少女居多所以造成了你们的错觉。以前曾经有过男性第一福音,亚音并不是孤例。”

  那「最纯洁、最天真、最善良、最美好」这几个前缀呢!?你看看福音替他提前预定的后宫,看看他的所作所为,他是不是重新定义了这几个形容词的意思?   别的不说,纯洁他肯定不是了吧?难道他现在还能是处吗!?

  但这些充满主观因素的个人品质显然难以作为攻击点,于是大家询问更令人疑惑的地方:“但Ash 不仅不是王室中人,他甚至是数十天前才来到福音的异域之人。明明历届第一福音都是依苏Princess ,为什么这次会发生这样的变化?”

  “因为依苏Princess 失去了资格。”女皇坦然说道:“所以福音只能重新挑选第一福音。”

  “为什么会挑中Ash ?他有什么特殊之处吗?”有人假装口直心快地问出来,此时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期待女皇透露出些许福音的秘密。

  “那自然是因为他符合《福音榜》的要求,纯洁、天真、善良、美好。”女皇回答得not one drop of water can leak out :“而且福音并不是直接挑中亚音,他只是备选对象。”

  这时候琴娜举起手:“既然Ash 是第一福音,那前九个榜单不就充满矛盾冲突吗?前三榜为什么在暗示未来的末日Calamity Tribulation 跟Ash 有关?后六榜的排名为什么会被Ash 无效处理?”

  “因为Ash 产生了足以影响福音判断的变化。”女皇说道:“福音只能达到‘有限的全知’,亚音作为异域之人,福音无法完全预知他的未来。”

  “在《美术榜》,亚音确实被福音视为末日Calamity Tribulation 的起源,因此纳比斯汀也对他发出了arrest warrant 。但就在《美术榜》与《家族榜》的间隙里,亚音遭遇了转折点。”

  “什么转折?”依法琳问道。

  女皇没有回答:“如果说之前的亚音只是备选对象,但从《家族榜》开始,亚音就已经是第一福音的唯一人选,只能是他,必须是他。”

  大家忍不住looked towards 森海瑟尔——在《美术榜》与《家族榜》的间隙里,Ash 一直住在森海瑟尔,因此Ash 必定是在那里遭遇重大的转折点,所以才成为第一福音的官方指定候选。

  你们森海瑟尔到底藏了什么宝贝,而且这种肥水怎么还流到外人田了?也不对,仔细想想Ash 好像已经算是她们的田了……

  诺娜looked towards 琴娜,琴娜微微蹙眉。

  她记得Ash 那几天一直在打游戏,现实里根本没有遭遇任何异常事件,那他到底是在哪遇到转折点的?   “《家族榜》和《诡计榜》,其实都是亚音为了拯救福音所造成的影响。”女皇说道:“面对天灾,活人已经不足以抗衡,所以必须全体死灵化;面对人祸,亚音提前陨落,所以才有锈鸦的复活之旅。”

  “等到了《幸福榜》,又出现了一个转折点。但这次转折与亚音无关,而是源于全知织主的干涉。”

  全知织主!?   聆听到这位至高的信息,所有人都宕机。他们didn’t expect trifling 五十年一次的编织盛典,居然引来神主的注视——this time 就连墨丘利都蔫了。

  就算Ash 是异域之人又怎样,他可是通过了全知织主的注视,没有比这更可靠的背书了。

  “干涉的缘由不得而知,干涉的结果正如大家所见。”女皇说道:“从《家族榜》开始的后续榜单,其实是亚音守护福音的‘崭新未来’,与《美术榜》里的‘悲惨未来’没有任何关系。但神主的干涉本就是最大的变量,有了全知织主的注视,福音终于成功编织出比‘崭新未来’更好的‘完美未来’。”

  “在‘完美未来’里,包括《幸福榜》的后六个榜单全都impossible 实现,所以只能作废。其实前面三个榜单也应该作废,只是因为已经公布,所以才没有撤回。”

  安菲尔muttered :“比‘崭新未来’更好的‘完美未来’?这两者有什么不同?”

  “前九个榜单都是建立在末日Calamity Tribulation 无可避免的前提下,哪怕‘崭新未来’也是如此。”女皇说道:“但在全知织主注视的‘完美未来’里,我们将会提前扼杀灾厄,与末日擦肩而过。”

  “天灾末日,死灵家族,锈鸦诡计,以及已经被亚音无效的一切……will not 发生。”

  “福音帮我们编织出至仁至善的亚音,全知织主为我们指出了祸乱众生的噪音。”

  就在这时候,本应沉寂的Gospel ,居然又自己冒了出来。

  那亮purple 的书签,与编织盛典的更新提示completely different ,令所有人心里冒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这是全知织主亲自加更的番外?

  “是时候了。”女皇翻开到书签的那一页,不知在对谁下命令:“迎回亚音,清除噪音。”

  “嗯hmph! ”

  Ash 忽然向前扑过去,直接将落地镜给撞倒。落地镜bang 摔到地面,镜片碎得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

  “father !?”

  Liz 冲过去扶起捂着脑袋跪在镜片上的Ash :“father 你怎么了,你别吓Liz 啊,father !”

  Ash 根本听不见Liz 的言语,他的手指像铁签一样深深刺入自己的头皮,试图用疼痛抗衡脑海里那些不明所以的浑沌记忆!他想喊,但所有声音都被堵在喉咙;他想发泄,但身体仿佛不听使唤!

  在他的视线里,那些碎裂的镜片在播放着他没有任何印象的记忆片段:他蛊惑了一个年轻spellmaster ,让他走到天桥上跳下去;他将一个sea monster 抽干了水分,扔到广场的喷泉里;他走到盥洗室的门外,盯着里面正在洗手的Banji ……

  这些记忆是如此的清晰,记忆里的情绪又是如此炽烈,却偏偏与他原来的记忆entirely different 。Ash 非但不能消化这些记忆,反倒感觉自己的灵魂仿佛要被这些记忆吸进去!   “father ,father !”看着状若疯狂痛苦不堪的Ash ,Liz 自己也是慌得不行。她哭咽着低头看手镜,然后表情迅速冷静下来,用袖子将脸上的眼泪鼻涕擦干净,柔顺的白发里不知何时多了几缕黑与红。

  她将Ash 身边的碎镜片全部弄走,哪怕割伤了手也只是缩了一下没有喊疼,然后引导Ash 侧躺在她的腿上,抱住Ash 的脑袋,在他耳边呢喃:“小修,我们以后要住在有花园的地方,出门要看见海,再养一只狗,一只猫……”

  “修,我们以后要再去一次欢乐world ,就我们去……”

  “阿修,快振作点。”

  “father ,我会给你介绍四个漂亮elder sister 的,你快点清醒过来好不好?”

  “Ash 。”‘Liz ’眼泪止不住地留下来:“别丢下我。”

  全身身体绷紧抽搐的Ash 突然放松下来,软成一滩烂泥摊在地上,‘Liz ’费力托起他的后背让他坐起来,紧张问道:“喂,你听到我说话吗?好点了吗?”

  “好了一点,但没完全好……”Ash 咬紧牙关,扶着旁边床脚站起来:“另外一个我也太能打了……”

  在Ash 的感知里,他的精神world 出现了两个自己,一个是他过去记忆凝聚的本体,另外一个则是那些外来记忆凝聚的‘福音Ash ’。

  ‘福音Ash ’非常凶悍,一套组合拳就打得本体躺在地上喊救护车。一旦‘福音Ash ’胜利,他可以获得所有灵魂,when the time comes 这world 就只剩下‘福音Ash ’,再无原味Ash 。

  但就当Ash 以为自己要字面意义上‘开始新的人生’,精神本体忽然泛起一阵purple light ,然后站起来继续跟‘福音Ash ’干架,打得居然有点evenly matched ,所以Ash 才勉强夺回身体的支配权。

  Ash 自然知道那阵purple light 的来源何处——秘密化身的「守秘权能」。

  虽然秘密化身平时没啥用,但在需要的时候却能发挥无可替代的作用,「mysterious 权能」可以让他自然地融入任何环境扮演任何身份,「守秘权能」提高了他的精神抗性和Spiritual God 适应力。

  如果不是有秘密化身,他现在可能就没了。

  看着担心的‘Liz ’,Ash 随手打出一道乐剑治疗她手上的割伤,挨着墙壁说道:“让我缕缕现在的情况……《福音榜》的第一名是我,所以我就是第一福音……为什么是我?怎么会是我?impossible 是我!我绝不承认!”

  Ash 心里的震惊丝毫不比其他人少——他可是记得第一福音的要求是‘最纯洁、最天真、最善良、最美好的少女’,先不提性别不符,一个工作了好几年的社畜真的还能跟这几个前缀扯上关系吗?   你用这些词表扬我,我甚至会觉得你在mystifying !

  Ash 十分肯定《福音榜》绝对不是按照正常渠道录取自己,只是不知道它时因为什么给自己开了后门。

  Four Pillar Gods ?血月?他身上也没什么东西值得福音对自己高看一眼啊!

  就在Ash 翻开Gospel 想再看一遍自己的上榜情况时,Gospel 忽然弹出一条purple 便签。

  是Anna 的消息。

  「地下室有一位Spiritual God ,Spiritual God 的相貌跟你一模一样。」

  脑海里那些怪谲的异种记忆,异种记忆里那个宛若神圣的自己……

  Spiritual God ,以凡人之躯执掌Spiritual God ……

  秘密化身,守秘权能……

  “还好吗?”‘Liz ’拉了拉他的衣角。

  Ash 愣愣地looked towards ‘Liz ’,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