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llmaster’s Manual Chapter 498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3

  第498章 淋雨   夜空的紫罗蛛网燃烧殆尽,形成的上升气流将水汽凝结为积雨云,淅淅沥沥的雨滴打在窗户上,与玻璃撞出破碎的啪啪声。

  现在全福音都在降雨,这不仅是雨,更是仪轨,象征蛛网从天幕落下,蔓延到福音国度所有角落。

  当我继任第一福音,这套仪轨就会发挥作用,成为我意志的延伸,让我的命令如同命运行走在福音大地上。

  注意到外面下雨的瞬间,Ash 脑海里就冒出他不应该知道的情报。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就像是脑海里有一座冰山,当他看见任何事物,冰山对应的部分就会消融,令他瞬间clear comprehension 所有entire process of development 。

  他毫不怀疑,当这座冰山彻底融化,他就能无比接近全知全能。但冰山融化掀起的滔天巨浪,也必定会淹没他所有自我意志。

  然而,他却没有任何能阻止冰山融化的手段。那个模仿他的脸的Spiritual God ,此时正little by little 地掰开他的脑壳,搅拌他的脑髓;撕开他的胸膛,揉搓他的心脏;最终它将会披上Ash 的人皮,踏入名为‘亚音’的未来。

  现在这份最后的过渡时间,既是残忍,也是仁慈。残忍之处在于,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更伟大的意志碾碎同化,如同被凌迟处死的死刑犯;而仁慈之处在于,他不必糊里糊涂地烟消雨散,而能清晰地了解这一切并非偶然或者噩运,而是命运的必然,他死得有理有据——或许这也是另一份残忍。

  这一切的源头,便是秘密化身。

  所谓第一福音,其实就是筛选出一位最适合执掌Spiritual God 的凡人,但凡人的灵魂是impossible 完美容纳Spiritual God ,就像木桶无法承受酸蚀。所以福音只能尽可能找出‘比较适合的坚硬木桶’,尽可能延长木桶的使用lifespan 。

  「最纯洁、最天真、最善良、最美好的少女」,便是最合适的木桶。当然这样的人并非能适应所有Spiritual God ,但确实能最大程度抵抗福音Spiritual God 的腐蚀,每个Spiritual God 对适格者的要求都不一样。

  依苏王室之所以能延续七百年不绝,代代Princess 都能成为第一福音,便是因为依苏王室除了能培养出符合所有条件的Princess ,还知道一些隐藏条件,所以卷面分加附加分自然能碾压所有候选人,牢牢守住第一福音的席位。

  如果一切顺利,这一届的第一福音理应该是依苏王室的囊中之物,但在Ash 获得秘密化身后,福音忽然有了新的想法。

  它找到了更合适的人选。

  在美人鱼宫殿里,他们知道未来的哈维能执掌Spiritual God 并非偶然,而是因为哈维以后能获得与死灵相关的概念化身,凭借概念化身的缓冲,才能勉强抵挡Spiritual God 的侵蚀(不过哈维已经错过了最初的机缘)。

  概念化身就像是一层覆盖在木桶上的膜,可以大幅降低同派系Spiritual God 对灵魂的伤害,木桶的lifespan 也因此延长。像哈维以后成为Legendary 死灵spellmaster ,除了拥有Four Wings mana ,他本身应该也有强spirit transformation 魂的miracle ,所以配合概念化身才能完美容纳Spiritual God 。

  这也可以看得出,无论木桶多么坚固,都比不上有保护膜的木桶。而且Spiritual God 并不是一直保持静止,当它被催动时,对灵魂就会造成剧烈伤害,所以Spiritual God 的威能只能限制在一定程度下,不然就会提前耗尽宿主的使用lifespan 。

  而有概念化身保护的灵魂,不仅意味着更长的lifespan ,更代表Spiritual God 可以发挥出更高的威能。

  换作你是Spiritual God ,现在你要搬家,有两个选择:①跟以前一样的木质房屋,最多住五十年,而且材质不行容易腐烂,你不小心都可能踩穿楼梯;②一个精装修的小洋房,使用lifespan 更长平时使用不会破损,你偶尔在里面运动烧烤放烟花它也顶得住。

  所以Ash 在得到秘密化身的那一刻起,他就impossible 逃出福音的手掌心。依苏Princess 再纯洁天真善良,也无法媲美自带嫁妆的亚音,福音这家伙太现实太物质了。

  秘密化身是蛛楼指挥官掉落的概念,蛛楼是全知织主的势力,秘密化身与福音spell 当然有很高的相性。如果Ash 早知道福音榜选的是Spiritual God 宿主,如果他早就将秘密化身还给女皇指挥官,如果……

  Ash 忽然想起什么,这时候脑海里‘福音Ash ’再次打灭精神本体,他身体一颤沿着墙壁坐下,‘Liz ’过来紧紧抓住他的手,担忧地看着他,“你在害怕吗?”

  “不怕,我一点都不怕。”Ash 尽可能轻快地回答,伸手抱住‘Liz ’,轻抚她的后背,试图将自己放松的心情传递过去。

  与此同时,他在灵魂里找到那个宛如三角双锥六面体的‘Soul Evocation ’spell ,用mana 紧紧包裹住它,然后降下他的意志——摧毁它!

  没错,既然Spiritual God 是因为他拥有秘密化身而青睐于他,那他将秘密化身摧毁了不就得了?

  虽然秘密化身是很珍贵,但跟自己的小命比起来根本算不上什么。even more how Ash 已经偷渡到遥彼空域,秘密化身和Soul Evocation spell 的重要性大减,失去它们对Ash 而言完全没有实质影响!

  一旦失去秘密化身,那Ash 这间精致小洋房就变成狗窝级别的烂尾楼,毕竟他跟「最纯洁、最天真、最善良、最美好的少女」这几个条件一个都不搭边。无论Spiritual God 如何考量,它will not 委屈自己住Ash 这个狗窝,而是退而求其次去住依苏Princess 的小wood house ,when the time comes Ash 自然就得救了!   至于摧毁概念的后果Ash 已经顾不得了,反正他自己又没跟‘秘密’有关的spell 。不过这样一来Anna 的计划也会彻底破产,哪怕回去被Anna 惩罚他也认了,只是可惜了神主愿望……

  Ash 充满期待地等待片刻,发现Soul Evocation spell 仍然好端端地在他灵魂里畅游。

  他发现自己的mana 想伤害Soul Evocation spell 的时候,就会突然停止工作,简直就像是……

  被契约束缚了一样。

  impossible !   Ash 瞳孔骤缩,虽然女皇跟他的契约确实阻止他自行摧毁Soul Evocation spell ,但他现在已经踏入Void Realm 三层,满足了契约自动解除的条件,这个契约怎么可能还在生效?!   但现在这个情况又没有second 解释,难道女皇在契约里埋下了他根本不知道的陷阱?

  意念一起,那份契约原文便清晰地浮现在Ash 脑海里,而他也立即看出症结所在——就是契约的第一句话。

  「当天车之牛踏入蛛楼区域,乙方必须在蛛楼区域逗留超过三个小时。」

  ‘当天车之牛踏入蛛楼区域’这句话,是整张契约最高优先级的判断条件。后面所有契约条款,都得在这个判断条件生效后才能继续执行。

  也就是说,虽然Ash 已经踏入遥彼空域,但契约仍然生效,必须要等待天车之牛踏入蛛楼区域,这份契约才会自动解除。

  那么天车之牛什么时候踏入蛛楼区域呢?

  其他spellmaster 或许还真不知道,但Ash 可是有Void Realm 地图比对,所以他能清晰地计算出,天车之牛下一次踏入蛛楼区域的时间是……明天早上。

  da da da 哒——

  外面的雨越来越大,Ash 的心也越来越寒。

  相比起干脆明了的‘死刑’,这种‘只差一点点就能活下来’的戏谑,更让他如坠深渊。

  那是神主在炫技,那是命运在嘲笑。

  对啊,他抢了蛛楼的秘密化身,自己又身在福音国度,他怎么可能幸免?Void Realm 里他被蛛楼追杀,现实里他被福音plot against ,无论如何,秘密化身一样会为全知织主所用,只是用途不一样罢了。

  甚至立于天之上的全知织主可能并没有注视他,单纯只是福音跟蛛楼联动配合,就能精准而残忍地掐死了他的所有希望。他就像被蛛网黏住的insect ,simply 不存在逃走的希望。

  冰山还在融化,他的灵魂仿佛也在死去。就在这时候,一个暖烘烘的小可爱在他怀里拱来拱去,伸手捏住他的脸。

  “Ash ,我们快逃。”‘Liz ’看着他,认真说道:“离开纳比斯汀,甚至离开福音,只要逃得够远,你就不会被抓去当女巫亚音。”

  逃跑。

  这个选项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就没出现在Ash 的思考里,毕竟这里是纳比斯汀的Imperial Palace ,Spiritual God 更是直接钻入他的脑海撕咬,他逃又能逃去哪?不过是徒劳且丑陋的垂死挣扎罢了。

  但……Ash 看着殷切的‘Liz ’,nodded with a smile :“好,我们逃出去,我才不当什么第一福音!”

  Ash 根本没走楼梯,直接跳出窗户用‘奔赴’miracle 传送到雅兰湖泊外,再拿出‘Banji 空间卡片’将鸦非空摩托车掏出来——刺杀Princess 计划里当然包含逃离步骤,大家的空间卡片里都有一辆摩托车,一旦计划成功或者败漏就骑摩托尽快逃出Imperial Palace ,甚至是逃出纳比斯汀。

  bang bang! 这台机械monster 发出火焰咆哮的声音,Ash 看着眼前这densely packed 的雨幕world ,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Time Continent ,脑海里那些噪音仿佛也变得没那么刺耳。

  他从卡片里拿出他的暗红风衣,披在都快变成落汤狗的‘Liz ’身上。‘Liz ’坐在他后面,小手紧紧抱住他的腰,“我不冷,你穿吧。”

  “雨太大了。”Ash said with a smile :“我穿了也没用。”

  weng weng! 鸦非空摩托车一秒加速,在Imperial Palace 的stone pavement 上急速奔驰,穿过数重大门,居然with no difficulty 直接逃离Imperial Palace !

  忽然,Gospel 再一次浮现在他们面前,purple 流光的书签在雨幕里依旧那么炫目耀眼。因为Ash 已经有one third 变成亚音,在它更新的瞬间,Ash 就已经知道它的更新内容了。

  ‘Liz ’翻开到书签那一页,看见两个额外加更的编织番外。

  第一个番外的主角,名为「Anna ·Dolan 」。

  地下大厅里,葬仪众人看着Gospel 的内容,Banji 沉默,Igor 长叹,哈维狂喜,Anna 自己倒是很平静。

  「Anna ·Dolan 」

  「别称:敌福音、紫Demoness 、灾主」

  「与亚音的关系:奴役契约」

  「事迹:Anna 借助奴役契约成功窃取神主愿望,并许愿福音不能在现实生效。从此Gospel 消失,榜单自灭,世间再不能聆听福音,进而导致技术发展倒退三十年与内战爆发,后来更是遭遇外域入侵。终亚音一生,都在修补Anna ·Dolan 所制造的祸乱,甚至中途死了一次。」

  「处置:击杀。」

  “虽然我也想过Blood Moon Country 要是没有Blood Saint Race 或者Moonshadow Race 会不会变得更好。”Igor 说道:“但我didn’t expect 你居然真的敢这么做,而且目标还是你们文明的基石——福音。”

  “我自己也有点奇怪。”Anna 说道:“我应该是许愿福音直接消失,为什么会改成「福音不能在现实生效」……”

  “连spell 都有自我意志,even more how Spiritual God ?”哈维said with a smile :“再说了,全知织主难道会因为你的要求而诛杀自己的Spiritual God 吗?祂居然愿意尽量实现你的愿望,不知道是信守承诺,还是根本不在乎福音国度存亡。”

  “因为Spiritual God 并没有消失,而是继续寄宿在Ash 身上,所以Ash 最终被Spiritual God ‘披甲成人’,踏入名为‘亚音’的未来。”Cheating Master 叹息一声:“现在既然你知道了未来发展,你还会许下那个愿望吗?”

  “会。”Anna 回答得斩钉截铁。

  “我就不问你为什么不在乎Ash 这种屁话了——到底是什么信念支撑你的决意?”

  “福音厌弃Dolan 。”Anna 看着王座上那个Spiritual God 光影:“福音不死,Dolan 每一代人都活不过三十,我也一样。为了活下去,福音必须死。”

  “而且,我也厌弃福音。”

  这下连哈维都有点好奇:“你不是寄生在福音上的insect 吗?你经营的事务所,不就是靠钻福音漏洞为生的吗?”

  “要是福音选的第一福音是你就好了。”Anna 瞥了死灵spellmaster 一眼,说道:“正因为我了解福音的内核,所以我才这么厌恶它。”

  “福音没有给任何人自由,没有。”Purple Moth 扫视一眼王座周围的Legendary spellmaster 们:“信息,情绪,关系,教育,人能接触到的一切,都在福音的控制之下。它作为一个几近完美的system ,将所有人囚禁在他们自己的专属茧房里。不同家族主导的城市代表不同的孵化策略,蜘蛛,蚂蚁,蜜蜂……唯独无法活成一个人。”

  Igor 提醒道:“人的自由是要受到环境制约的。”

  “但如果连思想的自由都没有呢?”Anna 说道:“福音可以控制环境的一切,你所做出的一切选择都是福音为你安排的道路,你甚至连这一点都意识不到……能选择的才算人,盲从的不过是insect 罢了。”

  Cheating Master 沉默片刻,看着Gospel 的内容,muttered :“那Ash 会怎么选呢……”

  “他没得选。”哈维从空间卡片拿出爱丽丝的棺材:“我们也一样。”

  他们几个之所以留在地下大厅而没有赶紧逃跑,是因为他们早已听见地面上的动静。

  周围的侍仆不约而同躲到两侧贴着墙壁,只因为刚刚离去的秘卫回来了,而且还带了不少人。

  这些人里,Anna 他们认识几个,正是一路上遇见的Sacred Domain 卫兵Captain 。

  “Anna ·Dolan ,你被认定为干扰亚音的噪音。”秘卫用沙哑的声音询问道:“愿意自戮吗?”

  “你让Ash 过来跟我说这句话,我就愿意。”Anna replied 。

  “噪音与亚音的任何接触,都被视为祸乱未来的严重干扰行为。”秘卫说道:“现在开始,清除噪音。”

  冰呪双铳、爱丽丝、Second Young Lady 唐娜……当全体武器准备就绪,战斗即将爆发的前一瞬,Anna 心里忽然冒出一丝对Ash 的歉意。

  对不起,Ash 。

  虽然有很多地方对不起,但一想到我就算提前知道这些也不会改,只会一如既往地带着你下地狱,我就懒得道歉了,at worst 下地狱的时候你在上面,我在下面。

  不过有一个地方,我是真的觉得对不起你,因为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如果你们没有相遇。

  那你现在就不需要多心痛一次。

  「Liz 」

  「别称:亚音之女」

  「与亚音的关系:奴役契约」

  「事迹:Liz 与亚音之间存在永远的奴役契约,因此Liz 能严重干扰亚音的意志。只要Liz 活着,就存在亵渎亚音的probability 。」

  「处置:击杀」

  ‘Liz ’合上Gospel ,看见前面的城市道路里,出现了二十silhouette 。他们是如此突兀,在雨幕里形成了一个个雨打不进风吹不着的独立区域,行走在漫天wind and rain 里,他们轻松得像是在散步。

  Sacred Domain spellmaster 。

  “Liz 。”

  跟刚才压抑不住的痛苦茫然不一样,现在Ash 的声音坚定,沉稳,像雨打在地上般清脆:“你怕吗?”

  “不怕。”

  ‘Liz ’伏在Ash 的背上,声音在雨幕里清晰可见:“Liz 一点都不怕。”

  “Ash 你不怕雨,Liz 也不会怕的。”

  “抱紧我,不要松手。”Ash 从嘴里抽出口蜜腹剑,骑着鸦非空摩托,moved towards Sacred Domain spellmaster 们冲了过去。

  “我不会让你淋雨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