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llmaster’s Manual Chapter 50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4

  第500章 别离   “so that’s how it is ,福音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就在警告我离开Ash 。”

  Igor 退到Legendary spellmaster 的人墙后面,听见Anna 换弹夹时的喃喃低语,皱眉问道:“怎么警告你的?”

  “你还记得我《美术榜》的奖励吗?”

  娇羞的Second Young Lady 唐娜泛起红晕,矜持地喷吐金属铳弹,如同春风般掠过Legendary spellmaster 的肩膀,在追求者的Sacred Domain 屏障上泛起涟漪。

  Anna 的声音夹杂在沸腾的铳音里,像是考试结束后忽然醒悟正确的解法:“一个是「灾厄Divine Vision 」,另一个是「解脱之舌」。”

  “你好像没怎么用过这两个奖励。”Igor 打开Gospel ,消耗福音积分迅速恢复自己的mana 。为了驱动Triple-Wings spell ,他连白银mana 和黄金mana 都当做燃料,但不过是走投无路的stake all on one throw ,反倒是mana 急速消耗令他头昏脑涨,灵魂甚至虚弱到让他产生‘好想要抱抱’这种软弱念头。

  “「灾厄Divine Vision 」可以识别别人身上的灾厄,「解脱之舌」可以在双方都愿意的情况下以口头方式终止任何契约。”Anna 轻快说道:“再加上《美术榜》第一的作品,福音的建议其实很明显——这个人很麻烦,你赶紧跟他断了关系离开他。。。”

  “是很明显,你怎么没看出来?”

  “我看出来了。”Anna 说道:“但我不接受福音的建议。我最爱做的事,就是跟福音逆着来。”

  “完全无法反驳。”Cheating Master 嘲弄道:“在我们血月,像你这么意志坚定的梦想家,都是要上紧急名单甚至单独为你开一场Blood Moon Trial 。”

  “不过,在这一点上福音不愧是比血月更先进的国度,居然派了十位Sacred Domain 过来围剿我们,这份排场比起Blood Moon Trial 也丝毫不逊色。”

  砰!   在他们谈话的时候,一颗铳弹轰爆了爱丽丝的脑袋。deep green 的火焰从脖子断裂处燃起,凝聚出哈维的脸容。

  此身虽冰冷流火,却仍期待燃尽之时。

  skeleton 、神经、肌肉、皮肤……如同缝纫师在即兴创作,顷刻间爱丽丝就恢复原状,肌肤吹弹可破,瞳孔闪亮有神,嘴唇晶莹水润,发丝柔顺飒爽!   但葬仪众人都知道这份美丽下面潜藏着是多么惨重的代价:与爱丽丝合二为一的哈维,在用自己活人的身体,去修复死人的尸体!

  他在抽取自己的骨头、骨髓、肌肉、神经、皮肤、血液,填入爱丽丝的空虚里!虽然死灵spellmaster 肯定有办法恢复自己的损耗,但现在可是战斗中,万一哈维将‘自己’用过头,那他就只能反过来靠爱丽丝包养他了。

  说到底,用活人修复死人这种想法本就是异常,怪诞,可怖,正常人根本不会有这种念头,就像你也不会用自己的血喂养刚买的人偶娃娃,就算牺牲也应该为更重要的事物牺牲。

  所以就像爱丽丝正在长出的苍白骨茬,他们能非常直白入骨地感受到哈维的想法——并不是爱丽丝比他更有价值,而是他觉得this world 根本没有价值。

  至于可能自我灭亡的后果……这就像是你让一个吃方便面的人要注意营养搭配,但他都吃方便面了,哪里还会在乎营养?

  爱丽丝right hand 一推,地下大厅的阴影便如同洪流swept away 。哈维悄无声息间已经解锁了「Ghost King 枷锁」的第四兵种‘影灵’,哪怕没有相关spell ,也能直接操控阴影之力,束缚敌人的影子,甚至from virtual became real 淹没敌人!   这才是《家族榜》第一奖励「Ghost King 枷锁」的真正恐怖之处——它让死灵spellmaster 无视术法派系的壁垒,通过转换死spiritual weapon 种掌握其他术法派系的力量,而且还不需要搜集其他spell 辅助就能发挥出miracle 效果,堪称丐版的全派系spellmaster !   地下大厅里除了王座外,其他地方都幽邃黑暗,爱丽丝能利用的阴影everywhere ,再加上overwhelming majority miracle 都难以防御暗影,哈维此时的攻伐battle strength 堪称葬仪第一。

  但这份地利,在绝对实力的碾压下依旧not worth mentioning 。

  密集的铳响,炽白的烈焰,Sacred Domain spellmaster 们的攻击瞬间湮灭了暗影洪流。再普通的攻击,在空间Sacred Domain 的加持下,也一样具备miracle 般的destructive power 。

  在他们还击的瞬间,爱丽丝潜入阴影躲避反击,与此同时另外一侧响起铳声,俊美的蓝发青年在Legendary spellmaster 之中奔跑跳跃,双铳如同音乐盒般奏鸣,冰霜铳弹哪怕无法击破Sacred Domain ,但绽放的白雾还是能阻挡他们的视野。

  Banji 的自创miracle ,也是他的专属miracle ——融化!   他外貌年龄越大,他就能获得越多冰霜mana ,将battle strength 提高到Triple-Wings 级别!

  Igor 忽然looked towards 正在拔剑的sword technique Sacred Domain ,然后sword technique Sacred Domain 对准Anna 远远一斩,他自己后方的Sacred Domain 却忽然崩碎,就像他斩杀了自己一样!   “瞬间扭转Sacred Domain spellmaster 的攻击目标……是Triple-Wings 心灵spell 。”Anna 惊叹道:“你应该只去了一次遥彼空域,居然就有这种收获?”

  “得到一位sword spellmaster 的帮助,侥幸在fortuitous encounter 里有所收获。”Igor 虚弱得不得不靠着墙壁,“didn’t expect spellmaster 里居然还有好人。”

  “第一次去遥彼空域就得到帮助,你运气真好。”

  “我也不是白占便宜,他问我要怎么跟闹别扭的younger brother 搞好关系,我提供了许多不错的建议。”Igor 说道:“而且,如果我good luck 的话,就不会沦落到在这里陪你堕入地狱。”

  别看葬仪entire group 好像能勉强抵抗Sacred Domain spellmaster 们的袭攻,但这是因为他们借助人质的保护——那些坐着不动的Legendary spellmaster 们。

  Legendary spellmaster 对外界几乎毫无反应,但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他们与Spiritual God 有密切关系,而且这个关系几乎是obvious at a glance ——他们是Spiritual God 的能量槽。

  以前,所有人都以为福音是全知织主亲自运作的system ,然而看到地下大厅这一幕后,葬仪他们便知道原来福音国度根本没有靠什么神主皇帝,全都是劳动人民缔造的Divine Vestige 。

  福音,这个笼罩全国度,普及所有人,堪称文明基石的伟大Divine Vestige ,是古来今往所有作为燃料的Legendary spellmaster 的共同成果!正是他们日以继夜燃尽自己驱动Spiritual God ,福音才能行走大地,光耀众生!

  至于这些Legendary spellmaster 是不是受到逼迫或者洗脑,大家各有猜想,而Igor 认为不是,他们是资源的。

  对于这些屹立在凡人Peak 的Legendary spellmaster 来说,研修Spiritual God 知识建造天使阶梯,恐怕是唯一能填补他们心中空虚的诱惑。

  增其所欲,赠其所需,这是双赢的买卖,Spiritual God 因为他们的奉献而得以运作,他们因为Spiritual God 而窥探更高层的风景。然而就算是作为能量槽,他们也冒着极大的风险——Spiritual God 是如此浩瀚,近距离接近Spiritual God 的他们,意志早已被同化溶解。

  在Igor 眼里,哪怕外貌不同年龄不同,但这些Legendary spellmaster 的思维里没有任何称得上‘个性’杂音,只剩下同一个声音:福音。

  顺带一提,现在正在跟葬仪战斗的Sacred Domain spellmaster ,也有这种‘杂音降噪’的征兆——他们的情绪波动低得可怜,就像是原本all kinds of strange things 的石头,逐渐被雕琢成一样的工艺品。当他们成为Legendary spellmaster ,也必定会成为下一代能量槽。

  不过,如果说他们是被福音欺骗,那也未免太看不起spellmaster 了。先不提他们从福音里得到多少帮助,假如没有福音,那这里大多数人根本没有进阶Legendary 的希望。

  而且他们可以选不来纳比斯汀,他们肯定也猜得出福音的真相,但既然他们来了,就要承担做出选择的后果。

  这时候Igor 忽然想起Anna 的话:「你所做出的一切选择都是福音为你安排的道路,你甚至连这一点都意识不到……能选择的才算人,盲从的不过是insect 罢了。」

  Cheating Master 摇摇头,将视线看回地下大厅的战场。

  无论如何,正是因为这些Legendary spellmaster 牌能量棒,所以葬仪他们才能周旋到现在。Sacred Domain spellmaster 们不敢攻击Legendary spellmaster ,倒不是说Legendary spellmaster 都是易碎品——事实上如果能挟持伤害Legendary ,Anna 他们早就这么做了——Sacred Domain 们更像是不想‘打扰’正在专注工作的Legendary 们。

  而Anna 他们也只能借助Legendary spellmaster 建立防线,无法进一步利用这些战略兵器。Legendary 体表都有一层完全贴着身躯的Sacred Domain ,除非耗尽Legendary 的mana ,否则根本无法触及Legendary 的本体。

  但他们也仅能做到this step 。

  Sacred Domain spellmaster 堵住了唯一的通道,十位Sacred Domain spellmaster 根本不着急,慢慢跟他们虚耗时间。而Banji 的融化有时间限制,哈维的‘冰冷流火’状态持续久了更是无法奋力,Igor 用了一次Triple-Wings spell 后mana 再次枯竭,而Anna 本身battle strength 仅有Two Wings ——以她这个年龄,Two Wings spellmaster 已经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了,Igor 和哈维若不是得到了Seven Colored Tail 尾羽,他们的battle strength 根本追不上Anna !   他们的伤势也越来越多,败亡只是时间问题。

  “说起来,”Igor 说道:“他们的目标只有Anna 一个吧?”

  “没错,”Anna 平静说道:“所以你们要为了保护我而死。”

  “如果是Ash ,肯定不会连累我们。”

  “是的,所以我才喜欢他。”Anna 说道:“不过如果是Ash ,你们也不会放弃他。”

  “Banji ——”

  “你如果能劝Banji 独活,我愿意放过你们。”Purple Moth said with a smile :“只有我和Banji 下地狱的话,还是有点寂寞。而且换作是你,明知道自己要死,你是拖着其他人下地狱多struggling on whilst at death’s door 一会,还是干脆利落去死?”

  Cheating Master suddenly asked :“假如在这里的人是Ash 呢?”

  “你会怎么选,我就怎么选。”

  Igor 无奈地sighed ,硬撑着站起来,“临死前最后一个问题——如果一切都能重来,你会聆听福音的警告吗?”

  “周围已经是无边黑暗,飞蛾又怎么能不扑火?”Anna 一边换弹夹一边说道:“不过,我至少会用「解脱之舌」,提前帮他解脱一份烦恼。”

  “这样的话,他现在就不需要去面对——”

  ——别离。

  Ash 伸手去抱,只抱住一半的Liz 。

  Sacred Domain 的狙击铳弹,从中间撕裂了这副幼小身躯。

  他的心,也随之被撕裂。

  divided into two 。

  Liz 被风吹了出去,她伸手穿过雨幕,像在跟Ash 撒娇要抱抱。

  Ash 直接舍了剑,没有理会all directions 的打击,手伸长得近乎脱臼,仿佛这只手之所以留到现在就是为了挽留她的离开。

  别离。

  别离开。

  别离开我。

  水疗、重燃、重铸、情有独钟·乐剑、机械化、超再生、百年树人、泥胎……Ash 脑海里冒出几十个不同派系的治疗miracle ,每一个都能治疗身体断裂的伤势,每一个都能挽留Liz 的生命。他在Broken Lake Prison 的时候受过比这更严重的伤,只要治疗及时,皮肤甚至会比之前更好。

  这是一个充满miracle 的world ,一切都来得及,miracle 的意义就在于填补遗憾!

  他的视线随着手掌一起穿过雨幕,他看见Liz 的嘴唇嗡动,似乎在说‘不怕’。

  然后,他看见Liz 周围的空间在塌陷,就像是出现了一个vortex 。

  Liz 被吸进去了。

  他的手掌抓了个空,因为他的动作过于扭曲,他直接被鸦非空摩托甩了出去。摩托飞入这场旅途的终点,连接天青车道的停车坪,跟其他浮空车撞到一起;而Ash 则是停留在桥上,被甩回到Spiritual God 的都市里,永远地止步在终点线之前。

  雨水铺积的冰冷地面,只有1.5个家人。

  Spatial Teleportation 。

  他认出来了。

  Sacred Domain spellmaster 虽然能精通空间开辟领域,但想进行活体的临时Spatial Teleportation 还是很难,要么借助其他spell 辅助,譬如long spear Sacred Domain 的cold glow ;要么干脆只传送死物,譬如铳弹。

  如果没有指定坐标,那么活物要么被space turbulence 撕碎,要么被传送到任何可能的位置,譬如百米以上的天空,地底夹层里的土壤。

  Spatial Teleportation 的感觉比被滚筒洗衣机洗一遍还恐怖,Liz 她肯定会难受得想哭吧?

  不知为何,Ash 心里忽然冒出这么一个不合时宜的想法。

  他挣扎着爬起来,Sacred Domain 们无声地围在他周围。那半截正在被雨淋、如同冒出棉花的玩偶残躯,被long spear 枪杆一拄,棉花四散,玩偶破碎。

  “不要害怕,噪音已经消除。”Sacred Domain 说道:“现在开始迎接亚音回宫。”

  “不怕。”

  雨里传出Ash 的呢喃:“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他蓦地伸手切向long spear Sacred Domain 的脖子,左手拉住long spear ,替身忽然从上空出现一脚剃下去,同时三个方向的极速攻击让long spear Sacred Domain 只来得及张开Sacred Domain ,但居然被Ash 手刀切开,甚至喉管也被沸腾的怒意割开!

  拳爪派系。

  怒剑。

  当long spear Sacred Domain 捂住脖子退出战场治疗,其他Sacred Domain 也毫无迟疑发动围攻。Ash 抓住左边sword technique Sacred Domain 的手腕,控制他的long sword 去切开正捆住Ash 双腿的土垒。然后发动‘剑体壁垒’挡了数下铳弹和近战攻击,在壁垒破碎的瞬间成功夺剑,划出一道空间墨痕。

  sword technique 派系。

  心笔。

  剑体壁垒。

  袭向Ash 的拳爪Sacred Domain 忽然凝滞了一秒,被Ash 轻轻带到铳术Sacred Domain 的射击区,六颗铳弹全部超满足地绽放出属于它们的价值,打入一位Sacred Domain 的身体。

  时间派系。

  夺秒spell 。

  Ash 一剑点破水瀑miracle 的核心,崩散的水流如同铳弹般射击周围Sacred Domain ,彻底破坏他们的围攻阵型;诱导破坏之光的攻击方向,摧毁地面那些试图囚禁他的锁链藤蔓。

  water technique 派系。

  光术派系。

  一番in a flash 的鏖战后,Ash 回过头,看见Sacred Domain spellmaster 们仍旧densely packed 地堵在他面前。他们仿佛比天上的雨还要多,彻底遮蔽了Ash 的天空。

  路灯的rays of light 已经不再温暖,雨水下的地面只有嘲笑般的激光指引文字:【】。

  “没关系,我一点都不怕。”他说。

  在他放开心神接纳亚音的入住后,他终于再次获得抗衡命运的力量,但全身上下唯一属于他的东西却也在急速衰竭。

  那里面包含了他的过去,自我,Sword Princess ,Liz ,Igor ,Anna ……亚音会掏空里面所有噪音,只留下一副完美干净的六星躯壳。

  如果我能保护你,那我就会忘记你。

  如果我能拥抱你,那我就会失去你。

  Anna ,Igor ,哈维,Banji ,你们也在苦战吗?在抱怨吗?在害怕吗?

  不要怕。

  我会来的。

  夜雨死了,空气死了,Ash 也快要死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