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llmaster’s Manual Chapter 712

  第712章 world 是不是不喜欢我呢
  鸦杀尽试炼!?

  Igor 还没发问,黑鸦就coldly said :“鸦杀尽大法已经死了。”

  “是的,鸦杀尽大法已经死了。”水银木马说道:“但人人都可以成为鸦杀尽大法。”

  黑鸦startled ,旋即反应过来,喃喃问道:“是谁?”

  “‘辩论者’阿诺伊。”水银木马说道:“他from start to finish 都没acknowledge allegiance Four Pillar Gods ,假装加入Four Pillar Gods Church ,跟你一样试图找机会刺杀我,甚至在生前晋升到Sacred Domain spellmaster ……真的很可惜。”

  “相比起一个新的鸦杀尽大法,我更想要一个真心帮助我的阿诺伊。”

  黑鸦沉默片刻,失真的声音有些许颤抖:“我还以为……他真的投降了……”

  “真相总是会令人遍体鳞伤。”水银木马说道:“真相给我们留下的伤痕,便是信仰寄生的裂缝。”

  她laughed :“我本来还想过,如果我真被你杀了,我就将鸦杀尽大法交给你……可惜银灯后来将它偷走了。”

  “叙旧等你们到了地狱再慢慢说。”Igor 示意格温照看Ash ,coldly said :“鸦杀尽试炼的主旋律是什么,诅咒又是什么?”

  “你看看墙壁。”

  这时候Igor 才注意到,墙壁一直在浮现各种画面。他仔细一看,发现都是各种杀戮甚至是虐杀画面:血鹰(从后背抽出肺叶)、梳洗(给身体浇上热血然后用铁梳子刮肉)、琵琶(用尖刀弹拨肋骨)、点灯(浸泡油然后挂在木架上点燃)、血鸦展翅(四肢与脑袋分别固定然后只旋转四肢)等等。

  有的黑鸦介绍过,有的没介绍过,但光是看影像也知道有多残忍。

  至于受刑者有不同种族不同性别不同年龄段,他们唯一相同的,就是受死时的哀嚎以及惨不忍睹的死状!但光幕里也会列出他们的罪状,来说明他们罪有应得。

  “很有趣吧。”水银木马平静说道:“鸦杀尽试炼非常简单——欣赏这里的画面,理解并学习,并且始终信仰坚定,毫无动摇。”

  “这里的主旋律就是,对自己的行为不后悔,对自己的决断不怀疑。只要你怀疑了,后悔了,就会触发鸦杀尽的诅咒。”

  “Ash 阁下心里的血鸦,既是诅咒,也是他的罪恶感。那颗三尖八角的心脏,是Ash 阁下的良心。”

  水银木马的声音露出一丝笑意:“他一旦开始后悔自己的行为,怀疑自己的决断,就会感到良心不安。不安的良心,是罪恶感最喜欢的食物。”

  “鸦杀尽认为,只有罪犯才会良心不安,才会有多余的罪恶感。鸦杀尽信徒的信仰澄如明镜,行为皆为正义,哪怕虐杀罪犯也绝不可以良心不安。”

  “解决方法也很简单。”她悠悠说道:“只要他做出能让自己良心安稳的抉择就能解除诅咒。”

  Igor looked towards 浑身颤抖的Ash ,后者汗如雨下,格温帮忙擦汗的手帕都变得湿漉漉的。

  Cheating Master 转头looked towards 黑鸦,冷声said with a smile :“如你所愿,黑鸦。这次做得不错,至少Ash 这个傻子是中计了。”

  Ash 为什么会良心不安?因为他想留下来帮黑鸦,但内心却知道阻止银灯才是更关键的major event 。

  更重要是,他自认为自己有阻止银灯的能力,甚至有阻止银灯的义务!

  如果为了帮助黑鸦,而晚了一步阻止银灯,让森罗千万人因此scattered ashes and dispersed smoke ,他的担心滋生了庞大的罪恶感,也触发了鸦杀尽试炼的诅咒。

  怎么说呢,真是一個专门针对好人的试炼啊。

  像水银木马和Igor ,就屁事没有。

  “我——”

  黑鸦浑身颤抖,clenching one’s teeth and said :“真的!不知道!我绝对不会!害你们!”

  Igor 立刻闭上嘴,因为他看见塔玛希体内,也出现一只啄食心脏的血鸦。

  Ash 因此疼得跪在地上,但黑鸦除了说话不太流畅外,身体没有丝毫颤抖,仍然稳稳挟持着查尔林这个人质。

  忽然,Ash 心里的血鸦消失了。

  他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站起来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看来我只能先去找银灯了——不然我留下来也只是累赘。”

  被鸦杀尽诅咒纠缠的Ash ,根本impossible 参与围杀水银木马。从知道银灯在最底层的那一刻起,他就impossible 留下来了。

  然而Ash 没事了,黑鸦的良心仍然在被罪恶感啄食。

  Ash 见状无奈地sighed ,他走到黑鸦后面,patted 后者的肩膀,对着不安的黑鸦说道:“你做得很好,你的决定是正确的,幸好有你在,我们才能有机会挽救这场不幸。我以审判官的名义,宣布你没有错。”

  “你说你看见我们来的时候流泪了。”Ash 忍不住said with a smile :“我看见你这张又丑又帅的乌鸦面具还活着的时候,眼眶也有点湿了。”

  随着Ash 的安抚,塔玛希内心的血鸦逐渐消散。水银木马见状轻轻叹息,放弃让黑羽spellmaster 趁机攻击。

  “那么,水银木马就交给你看管了。”Ash 说道:“阻止银灯,杀了水银木马,然后我们一起离开,这趟森罗之旅就能完满结束。”

  “好。”黑鸦nodded ,paused 又说道:“如果你失败了,或者我失败了,伱们记得要在Spellmaster’s Manual 记录我的故事,好不好?”

  Ash 没有纠正他‘spellmaster 无法影响Spellmaster’s Manual ’这个知识点,nodded 答应道:“好——但我们不会失败的。你会成功复仇,我们会成功回家,森罗国度会安然无恙,水银木马会死得无比凄惨,大家都有美好的未来。”

  “回头见,塔玛希。”

  “嗯。”

  整个过程里,Ash 连一眼都吝啬给水银木马,但水银木马却也没有任何动作,静静看着Ash 、Igor 、格温三人穿过雾门,进入沉默螺旋Sixteenth Layer 。

  *
  “谢谢你。”黑鸦忽然说道。

  水银木马startled ,心里很想大声嘲笑,但不知为何又有点想哭,最后所有复杂的心情都化成一句疑问:“为什么要谢我?”

  “谢谢你没有阻止Ash 他们。”黑鸦真诚说道:“如果他们被你们拖在这里……我在地狱偿还一万年都不足以弥补我的悔恨,无论是对森罗,还是对他们。”

  “是因为你选择对我复仇,而不是去阻止银灯吗?”

  水银木马耸耸肩,说道:“相比起我这种‘小恶’,明显是银灯这种‘大恶’更为重要。而且你知道我即将离开,我不能再危害森罗,而银灯却想将森罗拖入地狱。”

  “你明明知道所有得失,但仍然放弃了正义,选择了仇恨。”

  “不过,我也不奇怪,鸦杀尽本来就是这样。”水银木马环视一周墙壁上的画面:“虽然说是为了正义,但鸦杀尽的源头其实是仇恨。”

  “阅读罪恶,追逐罪恶,浸泡罪恶,先培养出对罪恶的仇恨,再通过杀戮宣泄仇恨,从而获得道德上的快感。”

  “所谓正义,只是鸦杀尽用来修饰仇恨与欲望的名词。”她said with a sneer :“杀尽恶鸦,也不过是鸦杀尽杀完人后的精神自淫。”

  “塔玛希,从你对我挥刀的那一刻,你就已经放弃了正义。你将复仇凌驾于千万人的生死之上,你的正义是狭隘的、血腥的、冲动的,你甚至过不了你内心的审判,只是Ash 他们恰好出现,可以弥补你的过错。”

  水银木马的话语没有起伏,但她对鸦杀尽教义的解构无疑是精准且残酷的。被血鸦啄食良心都仍然completely motionless 的塔玛希,此时手终于微微颤抖起来,在查尔林脖子上划出一道细细的血痕。

  就是这样。

  怀疑自己。

  后悔决定。

  被庞大的罪恶感压垮吧,我亲爱的塔玛希。

  但很快,黑鸦的手不再颤抖,他平静说道:“塔诺慕你说的没错。”

  “我为了你,背叛了我一直坚持的公义与真理。”黑鸦说道:“你分析问题总是这么准确,你的话总是对的,所以我也总是听你的……”

  “因此我也知道,对付你的最好办法,就是什么都不要听。”

  咔擦!

  查尔林的人头冲天飞起,黑鸦踏前一步,将他的尸体也切成十几块,确保他没有任何活下来的机会!
  与此同时,被黑羽spellmaster 守着的空门通道,也开始崩溃消散。

  黑鸦不知道塔诺慕为什么愿意让Ash 他们过去,也不知道塔诺慕为什么愿意跟他继续对峙。或许塔诺慕有办法夺回人质,或许有办法将那个最重要的空门spell 偷出来……但他也不需要知道。

  只要把人质杀了,那塔诺慕所有谋划都是as if dreams and visions in a bubble 。

  他从未想过等Ash 他们回来,塔诺慕想用‘Ash 他们会回来’这件事来稳住黑鸦,但黑鸦何尝又不是想稳住塔诺慕,让Ash 他们安全穿过这一层?
  抱歉,Ash 。

  在淋漓血雨里,黑鸦将灰狐利刃横在前方,平静宣告:
  “在我面前有两条路,一条是我杀了你,然后我就可以为了世间的正义而活。”

  “另外一条路是,我为了我的正义而死!”

  水银木马此时complexion ashen ,coldly said :“那你就去死吧。”

  早就按捺不住的黑羽spellmaster ,此刻解开约束,立刻将准备好的miracle 扔出来!
  黑鸦脚步一震,化为一道残影撞入一名黑羽spellmaster 的怀里,以后者为肉盾继续冲锋。

  “鸦杀尽!”黑鸦怒吼着冲入人群,以凡人之躯迎战spellmaster :“杀尽恶鸦,填满地狱!”

  烈焰、冰霜、风暴、铳械、sword technique 、拳爪……黑鸦虽然能免疫虚幻的spell 效果,但这些直接扭曲现实造成物理效果的miracle ,仍然直接伤害他。

  “拦住他!”

  “杀了他!”

  “他死定了!”

  哪怕黑鸦用最好的movement method 避开最多的伤害,但身上的伤痕依然在不断增加,鲜血浸满他的衣袍,划过他的面具。但他仍然在前进,几乎没有spellmaster 能拦在他面前,他的灰狐利刃像切黄油一样掠过无数miracle 与肉体!

  “塔玛希·鸦杀尽。”

  这时,一个具有Sacred Domain 的黑羽spellmaster 拦在他面前,正是那位冷脸青年:“我道琼,会记住你这位凡人。”

  ”fuck off! ”

  灰狐利刃fiercely 插入Sacred Domain ,但却未能伤到道琼分毫。道琼拿出灰狐铳械瞄准他,射出一发闪电铳弹。在at the crucial moment 之际,黑鸦发动movement method ,跟旁边的人交换位置,后者眨眼间被铳弹炸成一团血沫。

  趁这个机会,黑鸦直接越过了道琼,借助其他黑羽spellmaster 的掩护,继续moved towards 水银木马冲锋!

  道琼的冷脸顿时露出羞怒,他没有瞄准黑鸦,直接对准一整片区域射出铳弹!

  轰的一声,铳弹爆开的无数尖刃刺穿了区域所有人。虽然其他黑羽spellmaster 也遭殃了,但确实fiercely 重伤了黑鸦。他的后背插着数把尖刃,那些尖刃还极其恶毒地不停往肉里面钻,宛如疯狂的insect 。

  黑鸦随之在地上翻滚了一圈,但立刻爬起来继续冲锋,舞动灰狐利刃杀向黑羽spellmaster !
  spellmaster 真的好厉害啊。

  哈维和奇卡拉不在,他们应该是遇到强敌所以留在上面了吧?
  银灯那么强,Ash 、Igor 和格温等下肯定会遭遇一场苦战。

  我们都在战斗呢。

  黑鸦举起手臂挡住旁边斩过来的致命一击,剑刃造成的伤痕深可见骨,但他下一秒就挥手将黑羽spellmaster 的long sword 拍断。他抬起头,看见躲在黑羽spellmaster 后面的水银木马。

  我,塔玛希·鸦杀尽,鸦杀尽sect 的裁决武侍。

  正要进行人生的最后一次裁决。

  切修,卡兰,阿诺伊,夜露……塔诺慕已经就在我面前了。

  可能是毫无意义,可能是自我满足,但请你们将力量借给我,让我再杀她一次。

  这样我也心满意足下地狱。

  鸦杀尽的诸位,

  请注视塔玛希,only one 次也是最后一次的群鸦乱舞。

  黑鸦的silhouette 忽然变得诡谲起来,黑羽spellmaster 几乎抓不住他的silhouette ,任由他穿过无数silhouette 。他就像是在战场上起舞,一路掀起鲜血的花雨!
  水银木马平静地看着他,轻轻抬起手,示意普通spellmaster 远离,只剩下三名spellmaster 站在她身前。

  那三名spellmaster 展开Sacred Domain ,将水银木马护在里面。他们各自准备好Sacred Domain miracle ,瞄准冲锋而来的黑鸦舞者。

  “先去地狱等我吧。”

  水银木马说道:“鸦杀尽最后的裁决武侍。”

  鸦杀尽最后的余孽。

  鸦杀尽最后的圣徒。

  鸦杀尽最后的英雄!

  为了表示对他的尊敬,Sacred Domain spellmaster 用出了自己最强的miracle !

  thunder 、烈焰、水柱从三个方向moved towards 黑鸦咆哮!

  但不仅仅是他们,其他黑羽spellmaster 也同时发动远程攻击,为Sacred Domain spellmaster 创造机会!黑鸦不得不先避开格挡其他攻击,但这样一来,他的silhouette 就彻底暴露在Sacred Domain miracle 前方。

  咻!
  第一道的高速水柱riptide ,黑鸦就没挡住,全身盔甲直接粉碎,肋骨碎了好几根,直接被击飞到in midair ,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

  second 烈焰、third thunder follow closely from behind ,即将将他彻底湮灭成碎片。

  或许是肾上腺素的缘故,最后的这段时间变得很慢很慢,让黑鸦有时间回顾短暂的一生。

  黑鸦忽然思考一个奇怪的问题:他是不是运气很不好?

  虽然有一点点拳脚innate talent ,但却被Void Realm 厌恶,无法成为spellmaster ,甚至不认识字。

  唯一的家园鸦杀尽sect ,被覆灭了。

  最好的朋友塔诺慕,背叛了。

  好不容易下定决心重新开始,却又遇到这么多意外。甚至连森罗国度,都可能要毁灭了……

  到终了,回头看,他得到的都会失去,欠人的偿还不了,除了失望,就是遗憾。

  “world ……是不是不喜欢我呢?”

  bang! bang!
  巨大的爆炸声,几乎像是在耳边响起。

  但也只是几乎。

  黑鸦摔到冰冷的地面,然后迅速被人抱起来。他睁开眼睛,发现是格温扶起自己,一个Sacred Domain 将他们庇护在里面,抵挡住黑羽spellmaster 的狂暴miracle 。

  “world 喜不喜欢你,取决于你的朋友喜欢不喜欢你。”

  Igor 站在前面,回头看了黑鸦一眼:“你有喜欢你的朋友,world 就喜欢你了。”

   PS:晚了很多,但是8000字爆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