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llmaster’s Manual Chapter 779

  
  福音国度,纳比斯汀的依苏Imperial Palace 。”摩多拉全城停电。

  ”Azura 无人机大骚乱,已造成七十八人受伤。”无人驾驶system 频繁出错,本日全国车祸数量已经超越一万例,远超过去十年总数……

  Deia 本来还担心今晚Ash 与Sword Princess 的约会会不会搞出who 命,现在好了,她已经不需要担心这种小事了。如果不能尽快补救福音国度今天出现的各种Disaster Level 意外,她自己都快要出意外了。福音system ,崩了。

  从基础的物资调配system 到复杂的人际关系处理,福音国度的一切都建立在福音system 的运转之上。

  现在全国出现那么多问题。根本原因就是福音system 实然无法正常运转,所有依赖福音system 底层服务的社会机制陪间爆炸,熄灭的城市是献礼,互撞的无人机是烟花,彻底瘫痪的城市主要运输干道是庆典现场,整个福音国度都在狂欢。要知道编织盛典刚过去不久,大家都还记得编织盛典里出现的末日前兆正是从福音system 崩坏开始。

  本来这一届编织盛典就乱七八糖,许多排名更是被那几个外乡人包揽,大家便以为这一届编织盛典既是胡编更是戏说.自然不会将未日预言放在心里。

  但彼时彼刻,却这么像此时此刻,瞬间击穿福音人的心理防线——居然是来真的啊!?
  各大集团家族都快疯了,社会秩序崩溃对他们而言影响最大,所有人家族都在疯狂联系依苏Imperial Family 希望尽快解决问题,但明里暗里其实就一个意思-福音system 以前从未出过意外,偏偏是在这一任女皇任期里出意外,恰好现任女皇与过去女皇都不一样,是具有强烈自我意识的第一福音.…女皇Your Majesty 你有什么头绪吗?
  除了琴娜、依法琳两位patriarch 外,其他家族几乎全都站在Deia 的对立面,要求Deia 成为完全的第一福音,彻底掌控福音国度。

  琴娜和依法琳也并非真的跟Deia 那么亲,只是森海瑟尔和贝尔藏持跟Deia 绑定太深,而目她们都认识Anna ,Anna 曾经跟她们说过,新丝Deia 会创造新时代。

  Anna 是琴娜的女儿,是依法琳的闺蜜,她们不相信Liz Deia ,但她们愿意相信Purple Moth Anna 。

  更重要是,就算站在Deia 的对立面,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延续福音in the last ages 的格局,但如果紧紧跟着Deia ,却有可能获得千百倍的收益。

  虽然琴娜与依法琳性格the difference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但有两点她们是一样的——她们都对Ash 抱有性趣,以及她们都是赌徒。有什么赌局比押注一位皇更值得stake all on one throw ?
  正因为有Two Great Families 的捣乱干扰,Deia 还能安静待在Imperial Palace 里,而不是被迫直面各Great Family 的质询。她此时正躺在Anna 怀里,发色纷乱,赫然是所有姐妹同时附体。

  持有福音Spiritual God 的依苏女皇,有权限调阅福音system 的底层信息,必要时甚至能修补漏洞。这个时候就连Liz 也不敢捣乱,乖乖帮elder sister 们看资弦。…

  不知过了多久,Deia 紧皱的眉头缓缓舒开,说道;”在笛音宫召开远程会议,联系所有荣誉顾问。”Anna 一证,”有解决办法了吗?””没有办法,但能解决。””你要不先跟我们讨论—__
  ”抱我去笛音宫召开会,”Deia 揉着眼眶,软绵绵靠着Anna 的柔软女体,慵懒说道∶”我不想说两遍。”是不想解释两遍,还是不想说两遍命令?
  虽然听上去像是小child 撒娇,但Anna 心里却咯噔一下,忽然意识到自己怀里抱着的,是统驭福音亿万众生的Sovereign 。哪怕出了这么大的乱. 子,纳比斯汀仍然平静如常,笛音女皇仍拥有无限的权力。

  Deia 的命令很快得到执行,她坐在新笛音宫的干座上,面前出现几十个光幕,里面有的人严肃,有的人平静,有的人甚至面带笑意,但既然能成为Imperial Family 的荣营顾问,他们无一例外都是能影响福音未来的上位者。

  ”四位Legendary spellmaster ,除了一名因为在千愿inheritance 里受伤仍旧养病,另外三名死了一人,伤了一人,走了一人。”没有任何预热,Deia 直接砸下一个重磅炸弹。什么! ?”
  三声大喊在光幕里响起,正是那三名Legendary spellmaster 出身的家族。

  Deia 打了个哈欠,调整了一下姿势,慵懒地靠着王座,”是全知织主的命令。”
  笛音宫瞬间变得absolute silence ,光幕里所有人仿佛都失去言语能力,甚至连气都不敢喘,以免不礼貌的呼吸被全知织主误会是心怀不满。”那三位Legendary spellmaster ,被全知织主派去执行任务。”Deia 揉着太阳穴,slowly said ;”执行任务的途径,就是通过空门到达其他国度。至干去哪,执行什么任务,我一概不知,但福音system 留下了他们的痕迹——全知织主调用了全国95%的运算资源,甚至还预支了未来的运算资源,特意为他们开辟定向空门。”
  ”这并不是今天才发生的事,从一个月前,全知织主就让福音调用所有字闲资源来分析计算空门…….但今天似平是最后期限,所以福音system 不惜以社会瘫痪为代价,也要完成织主的任务。”
  ”就算是这样,三个空门也有两个出错,暗之诗阁下被space turbulence 绞碎。”
  暗之诗正是墨丘利的Legendary ,墨丘利patriarch 脸色难看得像一团墨水,但仍旧挤出满是皱纹的笑容,十分艰难地说道∶”为织主办事,是墨丘利家族的荣幸。”
  这些对Deia 都敢mystifying 通宫的上位者们,此时都乖I巧安静地消化信息,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人小声问道∶”那福音system 什么时候才会恢复?”‘逼下
  其实明天就能恢复了,Deia 刚想说话,但黑deacon 和White Queen 忽然有了新的想法。

  ”三天后才能恢复。”依苏女皇慵懒说道∶”不过明天能稍微分出一点资源辅助最低限度的社会运作。”众人relaxed ,却下一秒血压又被女皇拉起来,”不过,这种事或许会成为常态。””什么!?”…

  ”空门诞生,连通六国,此乃无法阻挡的历史潮流,更是千年未有之变局。”Deia 说道∶”过去1668年,无论福音大地发生什么事,全知织主都没有主动干涉过众生的命运,唯独现在却破例了。”
  ”连神主都开始下场,你觉得你们能安稳度日?今天,或许会成为划分田园牧歌时代与新时代的分界点!”众人脸色gloomy and uncertain ,依法琳suddenly asked ∶”但我们这些凡人,又能做什么呢?””注视我,仰慕我,追随我!”
  Deia 睁开眼睛,扫视光幕里每一双眼腈;”最伟大的神主也只能Sovereign 天堂,不能肆意插手尘世。执掌福音的我,才是人间之神!唯有我,才能在未来保护福音国度,甚至是·…统一六国!”蓬的一声,Deia 展开三道Void Wing ,表现Sacred Domain spellmaster 的身份!别忘了,她此时还是幼女状态!
  这一幕对于顾问来说无疑是极大冲击,要知道overwhelming majority patriarch 都只是二罪spellmaster ,看着这个白发幼女都是已经完全Triple-Wings ,他们快要感觉自己一把年纪活到拉拉肥上了。

  ”荣耀归于笛音Your Majesty !”琴娜率先高呼表明姿态,随后六纹章家族也纷纷表态。”荣耀归于笛音Your Majesty !””荣耀归于笛音Your Majesty !
  到了最后,笛音宫里已经溢满对新丝Deia 的商媚之音。Deia 知道他们大多数人都是顺势而为,并非是真心acknowledge allegiance ,但无所谓,她也只是想收拢权力,进一步推进她的下克上计划,彻底征服福音Spiritual God 。福音system 崩溃,既是危机也是机会!
  经过这次大灾变,各势力领导者发现自己的社会秩序居然就是建立在一盘散沙之上,他们怎么可能没有想法?要知道全知织主连恶意都没有,他只是稍微动一动,整个福音国度就要散了,他们怎么可能没有危机感?
  相比起天国里的全知织主,Imperial Palace 里的Liz Deia 无疑是更值得他们追随的对象,至少整个福音国度崩溃的时候,Imperial Palace 肯定也逃不掉——他们相信Liz Deia 至少在福音国度走下坡的时候不会猛踩油门。

  本来他们对Liz Deia ”减少福音干涉增加计划调节的新政颇有不满,但现在出了这么一档事,哪怕Liz Deia 不提,他们也会主动要求提高政府权力界限,至少再遇上这种福音system 崩溃的大灾难,Imperial Family 有办法维持社会稳定。旁边的Anna 有些讶异地looked towards Deia ,but soon after 也向Deia 献上敬礼。

  虽然悄无声息进一步完成中央集权,但Deia 心里却没多高兴,反而加重了几分忧虑。刚才查询福音system 底层信息的时候,Deia 还发现一件新情报,并且已经亲自验证过了—福音国度的spellmaster ,无法进入红宝stone mountain 。”这是你要的spell 。”
  Kaimon 市综合大学附属医院里,Shivlin 看着眼前穿着修女服却暴露得浑身都是罪恶的血眸修女,cautiously 接过盒子;”谢谢Senior Sister 。”
  ”不用谢,这是你应得的。”
  血泣副所长塞蕾翘起腿,开到大腿根的高叉露出faintly discernible 的幽暗∶”淮叫总部那边乱怀疑你。”Shivlin 检查了一下,微微挑眉∶”Senior Sister ,我好像需求了五个spell ”…

  ”我知道。”塞蕾又拿出一个盒子∶”Senior Sister 知道junior sister 你一片心意,特意为Senior Sister 需求了一个Triple-Wings 心灵spell ,Senior Sister 很感激你呢,等下我好好报答你好不好嘛?你看是在办公室,还是去旁边诊疗间?”Shivlin 脸上一僵∶”我,那个,不用了.…”
  ”哎?难道这不是送给Senior Sister 的礼物吗?”赛董一脸惊讶;”但你主修water technique 与血术,之前从未接触过心灵派系。你为什么会需求三理心灵spell ?”
  黑发少女一脸憋屈,想不出任何反驳的理由,最后只能无可奈何说道∶”……·没错,这确实是准备送给Senior Sister 的礼物。”
  ”噗哇。

  塞蕾直接越过办公桌扑过去,用力抱着Shivlin 蹭来蹭去,仿佛想将后者揉进身体内,嬉said with a smile ∶”junior sister 你太可爱了,好想把你吃掉吃掉吃掉!Shivlin 听不出任何旖旎的感觉,反而全身僵硬,就像是被poisonous spider 抓住的small insect 。

  她的Senior Sister 在Blood Saint Race 里也算是赫赫有名,毕竟都1668年了,Blood Saint Race 连传统喝血都准备抛弃,选择吃血冻之类的,唯独她的Senior Sister 却是不折不扣的美食复ancient sect ,甚至还加入至爱教会,找远古Moonshadow Race 学习怎么更好地吃人。

  ”不逗你了,但我不会将这个spell 给你,只会给它真正的主人。”塞蕾戳了戳Shivlin 的脸蛋,”将你的助理喊过来吧。”
  Shivlin complexion changed ,手刚抬起来,就被塞莆fiercely 抓住手腕。后者伸出接近十厘米的血色长舌,轻轻舔舐junior sister 的脸蛋,”放心,我不喜欢媚娃,吃起来像棉花糖,我最喜欢的……只有同族。

  Shivlin 沉默片刻按了一下桌面上的按钮,很快媚娃急匆匆开门进来,你那个痴女Senior Sister 走血泣副所长你好子。我还是第一个够辑娃感独女。寒莆pu chi 一笑,将盒子扔过去,”这是junior sister 祝贺你晋升Sacred Domain spellmaster 的礼物。””谢谢!”Freya 打开一看,顿时眉眼一喜,甜甜道谢一句。但她很快反应过来∶”你怎么知道我晋升子域?
  媚娃合上盒子,在塞董与Shivlin 之间扫视,警惕问道;”Shivlin ,你该不会被她威胁了吧? 譬如junior sister ,你也不想Freya 的实力暴露之类的”
  ”对喔,原来还能这样。”塞蕾如梦初醒,用脸蛋蹭着Shivlin 刚刚被舔的脸蛋∶”junior sister ,你也不想Freya 的实力暴露吧?”
  ”塞蕾。”Shivlin 没有反抗,也没有迎合,只是平静说道∶”你到底想怎样?”
  血眸修女眯起眼睛,”生气的junior sister 也很可爱呢……但你可别怨我,这其实是teacher 的主意。她要我敲打一下你和你的小女朋友,希望你们注意点影响。

  ”虽然不是保不住你们,但最近局势有些奇怪,万一你们被抓了典型。引了更上一层的视线,那就很难说了。

  Shivlin 睁大眼睛她们的teacher 本就是Blood Moon Country 最上层的Blood Saint Race ,哪怕是远古复苏的血皇也顶多只能跟teacher mention on equal terms ,连teacher 都害怕的更上一层,似乎也只有…….…

  ”你再怎么张扬都行,但你的小女朋友必须要低调。”塞蕾说道∶”盯着你们的人可太多了。”Shivlin 沉默片刻,缓缓nodded ∶”我明白了,谢谢Senior Sister 。但我要澄清一下,Freya 不是我的女朋友。”没错没错! “n
  媚娃大步走过来,将Shivlin 从塞蕾怀里拉出来,反手抱在自己怀里,”小希芙才是我的女朋友!
  Shivlin 面无表情,fiercely 掐了一把媚娃的翘馨。媚娃委屈地看了她一眼,仿佛在说【我帮你从痴女Senior Sister 里挑离,你居然还不掐我|?
  ”哎?棉花糖也会咬人?”
  塞蕾said with a smile ∶”我还以为Freya 你是那种忠犬类型,一旦喜欢谁就死不悔改,无论隔多远都非要追过去.……原来我看错了?”不,你看得可太对了,小蝙蝠和媚娃心想。

  但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扰你们了,这张椅子质量不太好,你们换一张可以躺的吧。”血眸修女站起来,”我要去拜访一下old friend 。””Senior Sister 。

  Shivlin suddenly asked ∶”为什么不是teacher 来警告我们,而是要派你走一程?”
  teacher 对我们很严格,唯独对你很温柔,你又不是不知道,她不想当坏人呗。”赛黄耸首肩,”另外一个原因是.她前不久差点死了,正在体养。””什么!?”
  Shivlin 顾不得Senior Sister 有多恶心,冲过去按住塞蕾的肩膀着急问道∶”teacher 没事吧?”
  ”没事,我们血子族的恢复力你又不是不知道,所以你们可以挑战一些比较刺激的玩法。”睾莆说道;”她也就是被字间刮流绞了一下,好歹留下一条手,过几天就能跟你聊天了。”
  ”相比起来,你们有没有听说弥迦所长差点在Void Realm 死了?”血眸修女想到这里也笑起来∶”明明这次都不用他出任务,didn’t expect 他却是伤得最重的一个。

  Shivlin ∶”任务,什么任务?
  ”具体内容我也不知道,就是派Legendary spellmaster 通过空门去其他国度办事。为此,总部和教会甚至将一些Ancient One 也刨出来,但成功穿越空门的不多。”塞蓄shrugged ∶”我们对空门的研究还是太少了,只有那些将空间派系提升到Sacred Domain 级别的spellmaster ,才有一定可能利用空门进行定向穿越。”
  塞蕾刚走两步,但又忽然回头∶”虽然不太可能,但还是要提醒一下——you two 最近可别晋升Legendary 。”Shivlin 和Freya 对视一眼,也没答应,反问道∶”为什么?
  ”你们这个态度,会让我以为你们真的能很快就能超越Senior Sister 喔…”塞莆嘟嗪一句,接着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红宝stone mountain 被封锁了。

  但这个解释让媚娃和小蝙蝠更加迷茫,”被封锁是什么意思?
  ”就是,进不去了。”塞蕾说道∶”teacher 说现在的红宝stone mountain ,外面已经被星空屏障彻底笼罩。overwhelming majority 国度的spellmaster ,都无法连接红宝stone mountain 。

  整整一层Void Realm ,都被封锁了?
  而且还是凡人的顶端,spellmaster 的Holy Land ,红宝stone mountain !?
  这可不是什么包干区,或者私人领地,而是千万年来无数spellmaster 共同探索的无垠Void Realm 啊!这种事的fantasy story 程度,就像是有人说可以垄断知识,可以禁止好奇,可以阻止学习一样无稽。

  两位小Sacred Domain spellmaster 听得震惊莫名,但媚娃注意一点∶”overwhelming majority 国度.…也就是说还有国度能进入红宝stone mountain ?””虽然teacher 没说,但基本能猜出来了。”塞蕾说道∶ “肯定就是teacher 和其他Legendary spellmaster 想要穿越的国度——”Vast Star Country 。”欢迎光临!
  众星国度,一间烧烤餐厅里,Ash 刚进门就受到开幕雷击。

  一位黑皮卷毛的烧烤master 正在摆动烤串,露出闪亮的白牙,非常阳光响亮地朝Ash 打招呼。他的围裙一尘不染,浑身洋溢着香料的味道。”欢迎Heath 阁下礼品本餐厅,你们订的位置是烧烤前座,厨师烤完立刻就送到你面前!”黑皮厨师指着他烧烤炉前面的座位.说道∶”请享受接下来一个小时的烧烤盛宴!
  ”等等等等·”Ash 扶着额头,”你让我有点混乱,我只想问一个问题·.….”他指着烧烤厨师哈维面前的烤串,问道∶”你们烤的是什么肉?”
  喜欢Spellmaster’s Manual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