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llmaster’s Manual Chapter 852

  第852章 Number One Under the Starry Sky sword spellmaster

  Vast Star Country ,Sword Flower University 。

  看着站在路中央的金发青年,Felix took a deep breath ,将车停在路边,摇下车窗。

  “无论是英俊的younger brother 还是漂亮的younger sister ,都是我自豪的家人。”帝弥走近说道:“你仍不打算表露真实身份吗?”

  “不要你管。”Felix 平静说道:“我爱穿什么穿什么。找我有什么事?”

  “那一晚你说过,伱会找我谈谈。”帝弥说道:“我一直等到今天。”

  “但你那晚后半夜又来了一趟,我们的误会也澄清了,有什么好谈的?”Felix 冷漠说道:“你难道指望我对你袒露心扉吗?”

  沉默片刻后,帝弥轻声说道:“我至少希望你会跟我面对面交谈,而不是坐在车里这么不礼貌。”

  “对不起,像我这种illegitimate child 野种,就是没什么家教。”Felix 看了他一眼,“毕竟跟你拥有一个好mother 不一样,我妈早死了。”

  “你不是illegitimate child ,更不是野种。”

  “真的吗?你问过你妈了吗?”

  又是良久且压抑的沉默,附近下课路过的学生哪怕认出Gallus 最热门的新Sacred Domain ‘小铸星’帝弥,也被他周围的悲哀气场所驱散。人群自动避开他们,就像洪流里出现了礁石。

  “我成为Substitute Patriarch 了。”帝弥忽然说道:“从此以后,不会再有针对你的刺杀,我以Vosloda 的名义保证,哪怕mother 也impossible 越过我行事。”

  “你特意来剑花一趟,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个好消息?”Felix said with a smile :“恭喜你,Vosloda Substitute Patriarch 。”

  “如果你能成为真正的patriarch ,我会更高兴,毕竟这意味着我们亲爱的Sir Father 终于回归群星的怀抱。”

  Felix 之前种种mystifying 帝弥都可以忍,因为她说的是事实,但此时帝弥终于忍不住了:“我知道我和我mother 亏欠你许多,但father 并没有对不起你,他就像爱我一样爱你。”

  “你和你mother 没有对不起我,我才是破坏你们幸福家庭的罪人,我才是Vosloda 的污点。”Felix 说道:“我并没有觉得贝弗莉做得不对,换做我是她,我肯定也会刺杀这个威胁我亲儿子地位的野种。”

  Felix 的回击很巧妙,她主动为帝弥的mother 辩驳,帝弥显然只能说Felix 也没错。但既然大家都没错,那错的是谁呢?

  帝弥张开嘴巴,最后只能发出一声叹息:“是father 对不起你们,也对不起我们。“

  “但他一直在尽力弥补过错。在群星祝福的约束下,他没法做到太多,毕竟在他成为公爵的时候,他就将自己的生命完全奉献给这个国家。”

  “他一直以他的方式,深爱着你和我。”

  “你说是就是吧。”Felix 发动引擎,“没事我先走了。”

  “我听说你最近荒废了sword technique 。”帝弥说道:“如果你继续cultivation sword technique 派系,家族可以给予你许多资源倾斜。“

  “算了吧,我没有像你那样的sword technique innate talent ,”Felix 淡淡说道:“而且我讨厌sword technique ,非常讨厌。”

  “你还记得你8岁的夏天,father 亲自教我们sword technique 吗?”

  silver high level 轿车发动,只留下一句话:

  “不记得了。”

  帝弥看着silver 轿车开远,轻轻叹息一声。

  “你是……Felix 的兄长吗?”

  帝弥转过头,看见一位文静漂亮的女生。他迟疑片刻,问道:“你是……?”

  “我是Celia ,比Felix 大两届。”文静女生说道:“Felix 最近翘了很多课程,而且在故意避开我,我很担心他。”

  “你既然担心,为什么不直接问Felix ?”帝弥问道。

  Celia 语气一滞,双手抓住衣裙下摆,低头说道:“因为……我只是他的前女友。”

  帝弥startled ,looked towards Celia 的眼神充满怜悯和歉意。

  回到别墅,Felix 抬头望了一眼天幕的璀璨Star River ,推门进去将外套挂在衣架上,松开束起来的头发,手伸进衬衣里将束胸解开扔到沙发上,衬衣的纽扣瞬间被顶得考验材料极限都快要爆开,她整个人像脱下枷锁一样relaxed 。

  懒得穿拖鞋,她赤着脚走上二楼。

  虽然impossible 有什么问题,毕竟周围四幢别墅都被Four Pillar Gods Church 成员买下,有什么风吹草动Sonia 知道得比她还快,不过还是得关注Ash 本体的情况。

  吱呀。

  当Felix 推开门的瞬间,她看见一个巨大的青铜幻影悄然消散。萌萌哒的白发小女孩瘫坐在床上,一脸天真地望着她:“Felix 你回来啦!”

  “……魔座,你在这里干什么?”

  “今天Dedarose 要在片场拍戏,我没事干就提早回来,然后Liz 说要跟father 玩,所以……”Demoness 耸耸肩,“反正他躺着也是躺着。”

  Felix :“……真的是Liz 吗?”

  “不然还有什么可能?”Demoness 歪了歪脑袋,“Felix ,你该不会跟Sword Princess 打小报告吧?”

  “当然不会。”Felix 说道:“如果魔座你不介意,我要为Viewer 擦拭身体。根据剑座要求,我工作时你不能in the vicinity 。”

  “好好好,没问题。”Demoness 跳下床,若无其事走出房间,“你要好好擦干净喔,我听说久躺的人会长出褥疮。”

  “对了。”她忽然回头提醒道:“刚才Liz 玩耍的时候不小心弄倒水杯,所以Ash 身上可能会有点湿。”

  “好。”

  “其实Liz 不仅弄倒水杯,她还——”

  “无论我发现什么异常情况我will not 说出去,魔座你放心!”Felix 都想用契约纸证明自己守口如瓶了。

  等Demoness 心满意足离开,Felix 坐在床上sighed 。她休息了一会,瞥了一眼Ash ,忍不住一脚踢过去。

  她对Ash 其实没什么意见,甚至在Demoness 来之前,她对Ash 观感还挺好的,但自从出了「双王后」,她对Ash 的观感便一路跌破到仇恨线。

  Sword Princess Demoness 越是在乎Ash ,她就越是厌恶。

  她这辈子最讨厌跟多个女人hopelessly muddled 的男人,没有人比她更明白这种混账事带来的痛苦。如果Vosloda 公爵只喜欢帝弥的mother ,或者喜欢她的mother ,那她和帝弥根本不需要这么痛苦。

  但偏偏Ash 是Four Pillar Gods Church 的最高首领,Felix 连表达自己的厌恶都没办法,甚至无法拒绝照顾他的职责,所以Felix 只能偶尔欺负一下Four Pillar Gods Church 首领来缓解心里的郁闷——欺负也不能太用力,毕竟在Sword Princess Demoness 高强度的检查下,哪怕有一点问题都会暴露。

  Felix 将Ash 身体摆整,拿出湿毛巾擦拭他的身体,而她的表情也随着工作进度推进而产生微妙的变化——

  “啊?”

  “这……”

  “魔座到底做了什么啊?”

  工作完毕后,Felix 坐在床上,将两条腿架在Ash 身上,舒服地伸了个懒腰。

  此时不会有人打扰她,于是她掏出自己的星钻项链,握在手里默默祈祷。

  如果被别人发现,那她肯定死定了。

  因为她不是向Four Pillar Gods 祈祷。

  而是在向群星祈祷。

  不要误会,她并不是叛变了Four Pillar Gods Church ,她仍然坚定地反星空反繁星,只是Four Pillar Gods Church 没法满足她的需求,而群星也不是特指繁星法主,只是一种非常朴素的向往。

  在Vast Star Country 里有一个传说,「天上的星星都是死去的人变的」,但教会从不承认这个说法,因此Felix 也不认为自己投诚教会。她只是单纯信仰群星,向化为星星的mother 祈求安宁。

  但她并没有获得安宁,帝弥的话语仍然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

  “father 以他的方式……深爱着我?”

  她喃喃道:“事到如今还能骗得到谁?”

  不过帝弥这次来访,倒是佐证他们的猜测——Vosloda 公爵,已经进入众星国度护卫ceremony ,所以才会将patriarch 之位交给eldest son !

  不仅是Vosloda 公爵,Gallus 除了剑花Principal ‘画家’外,其他Legendary 彻底销声匿迹,至少有一半是进入众星国度。在群星祝福的约束下,这些Legendary 根本无法违背繁星法主的Oracle !

  也就是说……

  Felix looked towards 旁边沉睡的Ash ,用手背轻轻蹭着他的脸颊。

  “如果你遇见那个男人,”她轻声说道:“你能不能问问他……”

  “他有没有爱过自己的女儿。”

  众星国度。

  「如果遇见以下通缉犯,请立即通知警察厅,切勿轻举妄动,这些通缉犯都是穷凶极恶的歹徒!」

  菲莉看了看手机推送过来的信息,瞥了一眼arrest warrant 里手绘的粉紫少女、black hair 小男孩、白毛男人、高挑女性便关上手机,拐过转角走进一处捷径小巷里。

  “还手啊,你怎么不还手,你刚才不是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吗!?”

  “还跑,你以为你跑得了吗?”

  前面巷道忽然传来嘈杂声,generally speaking 菲莉应该要a strategic withdrawal 才对,但今天她took a deep breath ,抱紧手里的剑袋勇敢走进去。

  只见一群混混在追打一个披着脏兮兮斗篷的流浪汉,不停用石子砸过去,流浪汉只能狼狈地东躲西跑,偏偏他还不往大街跑,而是往更里面的无人深巷躲,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家在里面。

  “躲,还躲!?”混混头子拿起砖头扔过去:“你刚才一脚将我brother 的腿踢断了,你现在不躲我就只打断你两条腿,你要是还敢躲我就打断你四肢!”

  “是那小子先踢过来的。”

  流浪汉的声音沉重、沧桑、沙哑,一听就不年轻,他肩膀被砖头拍中,砖头碎开,他身体也晃了一下。菲莉看到这里忍不了了,从剑袋拿出竹剑冲过去拦在混混前面,大喊道:“不许欺负人!”

  混混青年一愣,旋即狂喜:“看,一只小绵羊闯进来了!”

  “haha ,你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还想做架梁?”

  “brothers ,我先上了!”

  当混混头目冲上来的时候,菲莉刚想挥剑,就听到后面传来声音:“退后一步。”

  没有任何原因,她subconsciously 遵从了指导,恰好避开了混混扔出来的石灰粉,旋即准确一剑刺中混混头目的喉咙。

  “黑狼哥!”

  “别放过她!”

  “她只有一个人!我们一起上!”

  “我们……啊!”

  “她的剑断了,她死定了!”

  “别!”

  “饶,饶命……”

  等巷道躺了一地混混,地上满是血迹和牙齿,菲莉relieved ,脸蛋红扑扑的,发现自己出了一身热汗。

  对付这些混混对她来说易如反掌,她以前拿起扫把都能打一群,但拿竹剑还真是第一次。

  虽然竹剑比扫把更好用,但……

  她低头看着断了半截的竹剑,垂头丧气:“我在sword technique 课刚买的竹剑啊……怎么这么容易打断的……”

  “sword technique 课?”

  菲莉转过头,发现流浪汉居然还留在原地,她便连忙问道:“你受伤了吗?是不是不方便走?需要我扶你回家吗?”

  流浪汉indifferent expression ,反问道:“你会sword technique ?”

  “会……也不是很会。”她歪了歪脑袋:“但我觉得我好像有些innate talent ,所以报了sword technique 课,想好好学习一下。”

  “不过课上教得都是一些很简单的东西,我都感觉我不用学。”她看了看后面的一地混混,叉着腰自豪说道:“但我能打倒这么多人,看来我的sword technique 已经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了。”

  “烂,烂到爆,连剑都能打断,如果我是你我恨不得用那柄Broken Sword 自尽算了。”流浪汉毫不客气地点评道。

  菲莉被说得又是伤心又是不服,“你说得这么厉害,但你刚才怎么不打跑他们?”

  “如果你没来,我就会动手。”

  菲莉吐了吐舌头:“略略略,我也会说我sword technique Number One Under the Starry Sky ,用嘴说谁不会啊,不知羞。”

  “但我的sword technique 真的是Number One Under the Starry Sky 。”

  流浪汉掀开兜帽,露出脏兮兮的凌乱金发,“你想学吗?”

   PS:卡文,然后又写多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