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llmaster’s Manual Chapter 860

  第860章 剑侍miracle ·遥远幻影
  当看见三位Sacred Domain spellmaster 冲过来的时候,幽魔欢呼一声,舞起焰戟直接冲了出去。

  然而超解先锋、激昂剑爵、迅风舞者三人配合默契,先是激昂剑爵angry roar ,凭借miracle 挡住了幽魔的第一下攻击,然后迅风舞者舞动long spear 封锁住幽魔所有回避方向,最后超解先锋起跳,盾斧旋转不停lightning 闪烁,从空中对准幽魔发动超属***攻击,像电锯一样锯下去!

  bang!
  超解攻击的强烈空间震荡直接将幽魔打进地底里,虽然有Sacred Domain 防御,但她还是气得大骂:“可恶,要不是我只有一个spell ……”

  “垃圾。”

  幽魔转头looked towards 冲出来的黑魔,咬牙骂道:“你要是不能一下将他们全秒了你也是垃圾!”

  “很难吗?”

  黑魔冲向Sacred Domain 三人,脸上忽然露出甜美的笑容,问道:“你们的表为什么不走了?”

  超解先锋三人警惕地看着黑魔,并没有理会她的问题。黑魔继续说道:“是伱们的表坏了吗?还是说……”

  “你们表里的时间,已经用完了?”

  随着黑魔的十seventh layer 奏声音响起,一头钟鸣Bronze Dragon 出现在她身后。钟鸣Bronze Dragon 展开双翼,整条龙幻化出一个巨大的钟表,钟表有三根秒针,并且都在进行一秒的倒计时。

  在倒计时的一秒内,三名Sacred Domain 的时间完全停止,他们停留在in midair ,哪怕被黑魔的丝线缠绕也没有任何反应。

  咔擦。

  当钟鸣Bronze Dragon 的倒计时结束,黑魔穿过Sacred Domain 三人,只留下数十块血腥碎肢。三名赫赫有名的老牌Sacred Domain ,在一秒内被黑魔屠杀殆尽,尸体残骸与泥土弹壳混作一团。

  黑魔飘然落地,走到幽魔面前,吐舌拉长声音说道:“垃~圾~”

  “可恶……”幽demonic energy 得gnashing teeth ,相比起被黑魔打脸,她其实更生气自己这么弱——弱小就是她最厌恶的罪孽!
  而且连黑魔都能骑到她头上,她在这个杀人放火小团体里还有没有面子了?

  幽魔忽然过去抱住镜主,“镜魔你帮帮我,我的黄昏霞光龙不是杀伤型Guardian Spirit ,用你无敌的轮回幻镜龙强化我吧!”

  “这……”

  “我刚才到现在没喝过水没吃过东西,你可以在我嘴里品尝到Viewer 的原味,怎么样?”

  镜主无语地瞥了她一眼,sighed ,唤出一只仿佛由无数碎裂镜片组成的幻影giant dragon 。当幻镜龙的镜片纷纷倒映出幽魔的silhouette 时,幽魔发出一声愉悦的呻吟,然后抓稳焰戟,宛如烈焰流星冲向第二要塞的city gate !
  bang!
  焰戟重重砸在city gate 上,激起一阵涟漪。

  白塔spellmaster 吓了一跳,但看见要塞安然无恙便relaxed ——第二要塞的屏障强度比最外墙还要高得多,她们就算能打破最外墙,也未必能打破第二要塞!
  但这时候,许多白塔spellmaster 发现,那个砸city gate 的elf spellmaster 忽然消失了,她又出现在入侵者旁边,仿佛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

  bang!
  bang!
  bang!
  elf spellmaster 一次又一次用焰戟strikes city gate ,一次又一次消失回到远处,而她造成的涟漪也一次比一次激荡,攻击频率也越来越快!
  白塔spellmaster 们意识到什么,喃喃道:“impossible ,怎么可能有这种miracle ——”

  bang!
  当第三十二下strikes 声响起,幽魔终于一戟轰爆了整座城楼,数千spellmaster 加固构筑的城楼在三十二次加压的力量下崩碎飞散,积累了三十二次的烈焰如同洪流冲刷通道,将里面还没撤退的spellmaster 尽数烧为灰烬!
  幽魔被轮回幻镜龙强化后,她前面所有没有成功的攻击,居然会一直累积到她能forcibly 打破Formation miracle 为止!
  “啊~终于爽了。”

  幽魔长长吐了一口气,脸上泛起潮红:“虽然我主修预言派系,但我还是喜欢这种毫不做作的暴力美学。”

  Viewer 越过她,随意说道:“你刚刚说喜欢看人自相残杀,现在又说喜欢暴力美学,你到底还喜欢什么?”

  “poison to death ,饿死,抑郁死,淹死,烧死,腐蚀死……所有杀人方式我都喜欢!”幽魔歪了歪脑袋,said with a smile :“我尊重一切杀戮行为,我很博爱的。”

  “我还是喜欢将人撕成很多块。”黑魔蹦蹦跳跳:“这样他们看起来就像我们姐妹一样多了。”

  “啊,对了!”幽魔忽然想起什么,冲过去抱住镜主一顿湿吻,还特意展开黑翼挡住视线。

  Viewer disinclined to pay attention to 她们,他穿过第二要塞,现在他们距离流金河就只剩下最后的内堡。

  但这也意味着,他们彻底陷入了白塔spellmaster 的包围圈,现在其他方向的堡垒Legion 、狮鹫连队都已经赶过来,接下来这段步行街才是最热闹的路程。

  堡垒Legion 迅速部署在道路两侧,狮鹫连队在天空行注目礼,所有铳炮都调整完毕,所有miracle 都拟好术式。虽然因为银灯的缘故,白塔spellmaster 都不敢直视Viewer 五人,但这种从地下到天上的全方位包围,足以让人感受到什么叫「与全world 为敌」。

  “……他们不动手吗?”死狂suddenly asked 。

  “主持这场ceremony 的spellmaster 是一位很冷静的人。”Viewer 说道:“他意识到凭借繁星的力量是impossible 解决我们,所以干脆放弃消耗战,试图用spellmaster Legion 来对我们造成心理压力。”

  “好想将他们眼睛挖出来。”幽魔说道,“我们去杀光他们吧。”

  “附议。”黑魔举手。

  “不用急。”Viewer 淡淡说道:“等我们摧毁内堡,他们自然会一茬一茬冲过来送死。在摧毁内堡到破坏ceremony 的间隙,你们想怎样就怎样。”

  “好耶!”幽魔和黑魔一起欢呼。

  “所以现在的问题就只剩下打破内堡屏障。”

  死狂看着不远处的内堡,slightly frowned :“凭借我们现在的spell 体系,就算有Guardian Spirit 加持,恐怕……”

  就在这时候,道路两侧忽然出现许多敌spellmaster 铳的black 涟漪——他们知道死狂可以通过神威反弹敌spellmaster 铳弹,但他们现在分布在各个方向,死狂再怎么厉害也只能反弹一部分铳弹,其他铳弹足以射穿她的同伴!
  这是白塔spellmaster 最后的努力,这是Vast Star Country 最后的尊严!

  peng~ peng~ peng~ ——

  Viewer 仿若不觉,依旧径直往前走。死狂拔剑、镜主提灯、幽魔焰戟、黑魔丝线,她们守在Viewer all around ,无效反弹了所有敌spellmaster 铳弹!

  炼金王sighed ,最后一丝侥幸也彻底破灭——除了sword spellmaster 外,其他人也能反弹miracle !
  走到内堡城前,Viewer 抬起头,正好与city wall 上的炼金王对视。

  此时炼金王已经站起来,那台轮椅化为装甲武装到他身上,因此他此时的外貌不再是垂垂老朽,而是幻想感十足的白银未来warrior 。

  “你们是我见过最厉害的Legendary spellmaster ,我不知道哪个国度能诞生出你们这些powerhouse ,但可惜你们终究也只是Legendary spellmaster 。”炼金王的声音传遍白塔要塞:“我们留不住你们,你们可以随时离开,但如果你们想破坏ceremony ,恐怕也只能无功而返。”

  “内堡由教会spellmaster 亲自构筑,与群星相连,由繁星法主亲自加持。你们确实能轻易击败我们这些凡人,但现在你们的对手,是拥有destroying heaven extinguishing earth 力量的神主。”

  “就算你们无限逼近Demi-God 之威,”炼金王自信说道:“也必然要在繁星之下折戟!”

  “哪怕你们现在就成为Demi-God ,也impossible 击破最后的内堡!”

  “放弃吧,mysterious 的spellmaster 们。神主的尊严,不容凡人挑衅!”

  炼金王的话语让白塔spellmaster 都振奋起来,纷纷握紧手中的铳械。他们齐齐抬头looked towards 流金河贯通的天幕,那闪烁的群星仿佛就是他们的荣耀,就是繁星法主深爱他们的证明。

  死狂、镜主、幽魔、黑魔都looked towards Viewer ,她们自然看得出内堡屏障确实与天幕相连,而天幕是繁星法主可以直接影响的现实奇观,所以炼金王说得没错,内堡屏障的防御强度已经超越Demi-God Level 别。

  而她们虽然有Spiritual God 也有Guardian Spirit ,但受限于只有Four Wings mana ,她们顶多只能无限逼近Demi-God ,远远达不到神主层次。

  如果Viewer 没办法的话,这次行动失败倒是其次,重点是他会丧失在队伍里的话语权。别说幽魔和黑魔,就算是支持他的死狂与镜主,也不是真心愿意听从他的指挥——只是他一直都是正确的,所以才不得不服从。

  她们每个人都有过Only I Am Supreme 的煊赫人生,怎么可能wholeheartedly acknowledge allegiance 别人?只有服从powerhouse 就更好笑了,她们都是不愿意服从神主,所以才会走到被世人称为Demon King 的地步。

  even more how ,随着Ash and the others 达到Legendary ,有很多禁止事项是可以稍微试探一下……除了幽魔和黑魔这两个明狼人外,死狂是真的没兴趣拥抱幸福吗?镜主是真的不想破镜重圆吗?

  “我一直很不喜欢他,他比我软弱得多。”

  Viewer 忽然说起无关的话题:“从他主修的术法派系就看得出来,他完全是因为懒,所以才跟着一起主修sword technique 。但他真正的innate talent ,根本不是sword technique 。”

  “sword technique 只是我的辅修,现在这套spell 体系跟我契合度太低了,我根本发挥不出多少实力。”

  甩锅给Ash 吗……幽魔嘴角上翘,黑魔懵懵懂懂,镜主sighed ,死狂有点生气。

  “特别是他最近创造的miracle ,浪掷大半年的积累,但居然连miracle 的底层理念都软弱得令人厌烦。”Viewer 说道:“summon 一个幻影与自己一起战斗……这是得多怕孤独的spellmaster ,才会为了获得一丁点温暖,也要去拥抱幻影?”

  “但不知道他是有心还是无意,”Viewer 转头looked towards 四人,“他最新一版改进的miracle 术式,恰好是以情感为起,时间承接,错觉转动,幻影结束。”

  “更有趣的是,这里恰好有一条流金河。”

  四人startled ,纷纷抬起头looked towards 内堡里面的流金天河。

  “我didn’t expect 我居然还会再说一次这句话,希望没有第三次了。”

  Viewer 平静说道:“将你们的力量借给我吧。”

  灭尽Wrathful Dragon 。

  钟鸣Bronze Dragon 。

  轮回幻镜龙。

  黄昏霞光龙。

  Guardian Spirit 浮现在死狂四人后面,它们注视着最前方的Viewer ,将超越尘世的力量continuously 注入他体内。

  Viewer 握紧双剑,轻轻spat out 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

  “miracle ·剑侍。”

  铮zheng!

  他拔剑挥斩,在内堡屏障上斩出浅浅的涟漪。

  炼金王死死盯着内堡屏障,所有白塔spellmaster 都屏住了呼吸。

  但一秒,两秒,三秒,十秒过去了,内堡屏障什么事都没发生。

  大家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随着第一个人憋不住笑,faintly discernable 的嘲笑声便在星空下萦绕不息。

  炼金王心里也relaxed ,毕竟面对一群Demi-God Level 别战力,他也没看起来那么镇定。他said with a smile :“看来还是繁星更胜一筹,各位请离开吧。”

  “别急,他还没到。”Viewer 平静说道。

  “什么?”

  “毕竟是来自遥远未来的幻影,”Viewer 说道:“在路上是要多花一点时间。”

  就在这时候,内堡响起此起彼伏的惊呼声,炼金王旁边的副官更是大喊道:“炼金王阁下,流金河,流金河——”

  炼金王回头一看,也愣住了。

  只见刚才足足有百米宽的流金河,此时已经缩小到不到一半,而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进一步缩小,仿佛有什么在里面吸取流金河水!

  居然存在直接攻击流金河的miracle ?

  炼金王心念急转,loudly said :“不用担忧,流金河只是材料,真正的仪轨在内堡之中,只要保护好内堡,ceremony 就不会有失,哪怕他将流金河断流也只能断流一时,于事无补!”

  “我可不是将流金河断流,”Viewer 悠悠说道:“我刚才做的事,跟繁星法主没有区别。”

  “都只是在正确使用流金河罢了。”

  就在这时候,一个black silhouette ,非常突兀地出现在流金河中。再璀璨再激荡的golden 河水,都无法遮掩这个silhouette 的漆黑暗辉。

  当黑影展开第一道翅膀时,Viewer 嘴角上翘,露出一个微妙的笑容:

  “Single-Wing 。”

   PS:好歹维持了一天荣光……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