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llmaster’s Manual Chapter 863

  先在指甲上涂底油,底油干透再涂上薄荷蓝的指甲油,涂完立即将磁板放置在指甲右侧,几秒后移开,干透后的磁板微粒会像星星一样散开,再涂上指甲油,复刻前面的磁板操作,刷顶油,再用磁板放置一two minutes ,这样指甲就会出现Star River 般的色彩。

  这还没完,美甲师在雪花印花板涂指甲油,刮开后用印章滚过,再盖在干透的指甲上,最后涂上顶油,这样一片雪花Star River 暗花指甲就做好啦!
  在旁边等待许久的Ash 迫不及待站起来:“终于做完了吗!?”

  “别急。”

  维希展开双手食指,欣赏指甲上绽放的色彩魔术,悠悠说道:“我除了指甲,

  还有脚甲呢。我最近刚好想穿凉鞋,这里的镭射银脚甲据说非常显白。”

  “是的这位客人。”美甲师said with a smile :“除了镭射银以外,店长最近还研究出一款璨钻蓝,在自然starlight 下会折射出流光的色泽,非常多人都喜欢。”
  Ash 有气无力坐回去:“不是吧?”

  “当然不是。”维希朝他吐了吐舌头:“就知道你没耐心。“美甲师said with a smile :“你们两位感情真好。”

  他们一起做了呕吐的表情,Ash 挥挥手:“你误会了,我们不是你想象中的关系”哦?那你们是siblings 姐弟吗?”美甲师说道:”很少有big brother 或者younger brother 会愿意进店等待呢,这位先生连去洗手间都那么快回来,看得出他很紧张你。”

  ”他只是怕我跑掉。”维希没好气说道:“我要是跑掉的话,他就得用锁链拷我回去了。”

  美甲师听得laughed heartily ,“我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用锁链来比喻亲密关系。”

  然而Ash 与维希并没有笑,只是露出互相厌弃的表情。美甲师的笑容逐渐变得僵硬:“刚才是在比喻,对吧?”

  结账后回到众星照耀的步行街,Ash 双手插着裤袋:“接下来去哪?““去~哪~好~呢~?“

  维希大踏步往前走,忽然身体一转,歪着脑袋说道:”有了,我们去水族馆吧!
  这附近就有一间水族馆!”

  你一个几千岁的Demi-God 去水族馆不嫌无聊吗?还是你想看看这里会不会出现你还没吃过的新物种?“

  “只要你很无聊,那我就不无聊了。”维希摊手说道:“我放假唯一的娱乐就是要看你受难。走吧,我亲爱的主人,还是说你要抛下我,又或者提前结束我的假期?
  “Ash snorted :“反正你也只是在浪掷自己的假期,你不在乎,我又怎么会在意”是吗?那去完水族馆我要去商场试衣服。”
  “你上午不是去过了一次吗?而且试完连一件都不买,店员看我的expressions all 怪怪的!”
  “所以我们等下要去另外一个商场。那边服装店史多,我保证我们可以在那里至少待到商场关门,直接跳过晚餐时间。”

  “你”

  看着维希一副’来啊黑心slave 主快剥寺我假期啊’的挑衅脸,Ash forcibly 将怒气压下去:“随便你!“

  他有点后悔一个月前为什么随口许下那样的福利了。

  在夺走维希第七Void Wing 的那天,维希情绪极度不稳定,哭得眼晴都肿了,虽然不知道这位半种是否真的被凡人躯壳的生理期影响,但出于补偿的念头(Ash 回忆到这里已经觉得自己脑抽了),Ash 非常慷慨地宣布给维希放一天女仆假,允许她在这一天自由活动尽快调整状态。

  上烟月的女仆假维希整天都躺在别墅里,除了需要萝丝些许照顾外倒也没啥动静,因此Ash 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但这个月的女仆假,维希要求外出,Ash 才突然发现一个巨大的漏洞一他根本impossible 放任维希独自行动!
  哪怕维希每12小时就必须返回Ash 处打卡,但光是让这只恶魔在外面游荡12小时,就足以让Ash 焦虑值爆炸。

  至于派别人监视也不行,Igor 是善泳者易溺,哈维是三观太混沌容易被扭曲,萝丝是凡人,菲莉简血就是给恶魔上供的祭品.思来想去Ash 还是只能亲自跟着。

  结果维希今天早上六点就打电话让Ash 起床给她开门—一维希的房门有且只有Ash 可以开――然后开车到市中心喝咖啡,拿出一台相机街拍路人,到这里Ash 还没发现维希的险恶用心,直到商场开门,恶Demoness 仆才露出她的獠牙。一旦Ash 有丝亳抱怨,维希就立刻跳到他面前一副deserves a beating 的表情,仿佛让亚憾收回许诺剥夺她的假期,就是她反抗Ash 的巨大胜利,彻底证明Ash 也不是什么好人。

  但问题是从血月到繁星,Ash 就没试过拿过好人牌啊。

  他既不是什么upright gentleman ,也不是有头有脸的great character ,不过是a trifling Legendary spellmaster ,将说过的话当放屁又怎么了?
  even more how 对维希这种heretical path of the devils ,不需要讲什么仁义道德,就算违背跟她的承诺也仍然可以继续站在道德高地撇尿!
  但是,凡事总有但是:
  Ash 认为这极有可能是Nether Soul 先知诡计的一环,当他选择撤销自己的诺言.就equivalent to 某种程度屈服于圜魂先知,说不定维希会通过这个心灵漏洞进一步污染亚憾。

  更重要是,今天的维希实在是太气人了,她这份宁愿放弃娱乐也要思心亚惚的恶态,与她前面29天对Ash 的flattering and fawning 形成鲜明对比,越加让Ash 明白自己在与poisonous snake 作伴。

  很难形容Ash 对服行这项承诺的执著——与其说是好人向坏人证明this world 并不全是跟你一样的垃圾,还不如说这是倒数第二名向倒数第一名宣告我哪怕赢你一分也是大赢。

  就算只是为了不向维希认输,Ash 也愿意忍一天。决定了、只要忍过12点就让Nether Soul 先知给我洗脚!
  Ash 气岐岐地盯着前面昂头挺胸的女仆小姐,虽然他也知道这种差辱根本恶心不了维希,但好歹能让他的心情变好以及舒缓他小腿的疲劳路过甜品店,维希去买了两个冰激凌,主动递给亚惨一个。等Ash 舔了几口后,她忽然说道:“其实我刚才舔过你那个了。”

  impossible ,我的冰激凌形状很完整,没有被舔过的痕迹。”

  维希仲出长长的舌头,在她没动过的冰激凌边缘舔舐一圈。舌尖变白些许。冰激凌只缩小一点点。完全看不出被舔过的痕迹。

  Ash 嘴角抽动。眼晴都瞪圆了。维希直接一大口吃掉冰激凌。凑近Ash 呼出一口带着牛奶味的寒气:“别浪费峨one after another 反正我舔过的部分你都已经吃掉了。”

  “在我家乡有句谚语,叫不要得罪递给你食物的人,学到了吗主人?“

  “你是不是忘记你的假期只到今晚12点?“

  “不用到12点,你现在往我嘴里吐口水都行,啊one after another 啊一―”维希迥张地张开嘴巴,Ash 直接将剩下的冰激凌塞进去,维希也不介意,边吃边说道:“主人你真好,特意只吃掉我舔过的部分,本女仆真是受宠若惊。”
  Ash 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段位确实差维希几千年,直接转移话题:“既然要买衣服,不如给Igor 他们买几套吧。我以前想给他们买衣服,结果Igor 说信不过我的审美,真是的我又不是哈维..””
  维希问道:“那你觉得Igor 适合什么风格的衣服?“

  “那种吧。”

  顺着Ash 的手指,维希看见远处在街头演奏音乐的街头艺人,他穿着一套充满夜店风格的闪粉衣服,仿佛下一秒就要脱掉衣服抱着钢管扭屁殷热舞。”你想恶搞Igor ?”

  “没啊,你不觉得很适合他吗?“Ash 说道:”他一个金发媚娃搭配这套衣服,肯定会成为全场最瞩目的巨星!“

  “嗯,或许是Igor 和哈维遮蔽了你的光辉,但其实主人你也是一个deeply hidden 的怪胎呢。”维希没好气说道:“好吧,等下我帮他们挑几套衣服吧。”

  “你还好意思说我?你一位Demi-God 居然喜欢做美甲,说出去怕不是要成为Domain of God 的笑话。”

  ”你这个可真说错了,我们永薯elf 有一项技术,可以将术式铭刻在指甲上,后来为了美观,才逐渐形成美甲文化,所以我的喜好非但不是笑话,而是证明我已经存在了漫长的时间。”维希悠悠说道:“在Domain of God .你要是看见elf 美甲和矮人戒指,都得提高几层戒备。”

  “矮人戒指?”Ash 问道:”有矮人这个种族吗?““以前还是有的,现在嘛”维希淡淡说道:“既然没听过,那就是也消失了。”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