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llmaster’s Manual Chapter 864

  一个也’字,足以道尽这位Demi-God 对种族消亡的漠然。

  Ash 忽然意识到,维希的永暮elf 恐怕早已灭绝,就像光阴之王那批居住在Time Continent 的远古elf ,历经岁月变迁,elf 文明早已断代,只剩下faintly discernable 的bloodline 联系。

  就连现代的血月elf 和福音elf ,都很难说是同一个物种。“Demi-God 都是像你这样的吗?没有种族,没有国家,只有欲望?
  “不是喔。”维希的回答出乎Ash 预料:“你的说法不对,无论是种族、国家还
  是欲望,都只是一个哲学上的概念。只要有人拥有相同的向往,他们就会聚集起来,形成新的种族,新的国家,将欲望包装成伟大的理想。”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Domain of God 的斗争,远比现实剧烈得多。”

  “像我这种孤狼,在Domain of God 才是少数,因为大多数Demi-God 如果不合作,恐怕连生存都困难,除非他愿意forever 都当Demi-God 里的烂泥,但这样一来所有powerhouse 都可以对他予取予求。”

  “虽然这样问好像很奇怪,”Ash 问道:“但你为什么不加入某涸势力,想办法攀登到高位,利用组织的资源增强自身,这不是比你当孤狼更有效率吗?你可是灵魂预言双系Demi-God 。

  “正因为我是双系Demi-God ,所以我才不能这么做。”维希说道:“除了神主外,根本没有Demi-God 敢利用我,没有组织敢让我加入核心层。相比敌人,他们更害怕

  我。”

  “那你还可以……”

  “自己创办组织?我第一世就试过。”维希shook the head :“尔虞我诈、合纵连横,维持一个组织的难度丝毫不亚于研究术法,我第一世就是浪费太多时间在经营组织,所以自身实力上不去,也错过许多宝贵的机会。”

  “我没有那个领导魅力。”Nether Soul 先知轻轻叹息:“不是心灵派系realm 之类的东西,那是伪装不出来的,发自in the depth of one’s soul 的,可以跟许多人理想产生共鸣的气质。凡是能维持大势力的领导者,都是靠自身魅力获得许多人的投靠,而我就只能依靠利益召集ambitious ,不仅half the results for twice the effort ,而且一旦失败就再无机会。”“所以我重生后就知道我只有两条路――投靠一个领导者给他当狗,或者当一条掠食world 的独狼。很显然,我只会选择后者。”“是吗?“Ash 哼哼said with a sneer :“那你现在是狗还是狼?”

  维希转身按住Ash 的肩膀,张开嘴巴像是要做核酸:“啊――啊一”“你干嘛?“Ash 推开她的下巴。

  “看你是将我当狗还是当狼。”维希shrugged :“你虽然努力想将我训成狗,但你打心里还是将我当狼一样畏惧。”

  “你别以为我不敢我只是怕你以后跟Sword Princess 打小报告!”“那你怕的狼还挺多的。”

  再次在与Ash 的斗争里掰回一局,维希感觉refreshed ,生理期引起的焦躁都消散了许多。她随口问道:“speaking of which ,萝丝小姐怎么不在?她偶尔对你的毒辣吐槽非常让我愉快。”

  “她今天要去公司处理公务。”Ash 说道:“毕竟我和她总得有一个干活,不然
  哪来钱给我们挥霍?”

  “而且,警察厅的通缉和Underground World 的追杀也是由她负责,她哪怕平时可以远程处理,但总得亲自去一趟检查进度。”

  谈到正事,维希也严肃了一点:“有什么发现吗?”

  “当然没有。”Ash 摇摇头:“虽然已经用「迦南市特大灾难嫌疑人」的名义通缉Igor 和哈维遇到的两个队伍,但除了一些误报外,没有太多线索-even more how ,血月squad 和福音squad 很可能伪装过自己的外貌。”

  像福音squad 的White Tiger 兽人阿米洛就绝对做过伪装,毕竟众星国度是纯人类国度,像维希这种elf projection 过来也变成耳朵稍微尖一点的人类,兽人大概就变成brawny man ,impossible 会出现兽人。

  “除了他们以外,萝丝还派Underground World 杀手去追杀几个极大概率是Legendary spellmaster 的目标,只成功了两个,但其他目标在此之前全部消失,也不知道是别人动手了,还是他们已经潜入众星国度。”

  维希睁大眼睛:“你是说Vast Star Country 的本土Legendary ?”

  “没错。”Ash 说道:“目前已知失踪人员,就包括「Duke Starcraft 」、「教宗」、

  「夜王」三名疑似Legendary 。其中Duke Starcraft 跟我还有些渊源-”

  “菲莉曾经喜欢的Senior 的father ,是吧?”维希说道:“说到这里,我们去那间店给菲莉买衣服吧!”

  Ash 看过去,顿时脸上露出黑线,“要去你自己去,我可不进去。”原因无他,那是一件女性内衣店。

  “你不去也没所谓,反正我会以你的名义给她送一套超级涩情的内衣,主人你可以尽情期待喔。”

  “我对你最大的容忍就是你只能恶心我,反正我得监管你,躲不开。”Ash coldly said :“超过边界我是不允许的。”

  “我可不是为了恶心你,我只是帮你。等收到内衣,菲莉小可爱就会明白你发出的信号,然后晚上她就会洗白白出现在你床上了,这不好吗?”

  “难道你还想自欺欺人,菲莉不喜欢你,而是喜欢那位Senior ?”维希said with a smile :“约会结束那天,她就跑过来跟你说她跟Senior 没有男女之情,然后接下来一个月她有空就跑来别墅跟你一起看书聊天,像尾巴一样跟在你后面。”

  “如果是其他人也就算了,但她可是恶魔,我们争夺天使残骸必须倚重的恶魔。

  她现在都快将心挖出来递给你,你怎么可以不接受?”

  “难道你怕我们回到现实后跟你的Sword Princess Demoness 打小报告吗?我们可以签契约啊,Igor 和哈维绝对不会阻碍你的。”

  一直沉默的Ash 缓缓摇头:“不是这些问题,而是”

  “还是说,你害怕菲莉以后会纠缠你吗?”维希轻轻按着Ash 的胸膛,“那就更不用担心了。”

  “她只是一个幻影啊。”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