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 Gate Chapter 401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Silver City 上空。

七大主城盘旋,封印伫立,三人屹立虚空。

天旋地转,Li Hao 带着他们来到了这里。

Silver City ……一切因果开始的地方。

在这,发生了一切的故事起源。

在这,他跨入了Martial Dao ,在这,他开始了复仇之路,一步又一步,走到了今日,今日,当年暗中操控Red Moon 组织杀死他父母的人,要在这授首了!

仿佛轮回一般。

Li Hao 甚至不惜暴露了时光星辰,将Three Great Powerhouses 全部困在了那边,放弃了支援Ying Hongyue 。

让这位formidable person ,不得不独自面对Li Hao 。

this time ,他们再次来到了Silver City 。

Ying Hongyue 面色沉重,looked towards 对面的Li Hao ,再看看附近的七大主城,再看看all around 那些Saint ……Li Hao 这一年多来,所有的积累都在这了。

Silver City !

一个特殊到,他此生也不会忘记的地方。

此刻的他,looked towards Li Hao ,再看看身边的Purple Moon ,忽然laughed ,仿佛回到了当年,一如既往的潇洒,轻叹一声:“我的乖女儿……”

Purple Moon 只是默默看着他。

此刻的她,仿佛比Ying Hongyue 还要平静,摇头:“到了this step ……何必呢?”

什么女儿?

正如Li Hao 所言,Red Moon 之力缠身的他,八大bloodline 不能流失的他,哪来的后代可言?

所谓数十子女……都只是他的试验品罢了!

Ying Hongyue 自嘲一笑,slightly nodded ,叹息一声:“也对……Li Hao 有过去未来现在三身,李道恒有Sword Dao Avatar ,本源Avatar ,new Way Avatar 。郑宇那家伙,也有new Way Avatar ,本源Avatar ……大家都喜欢用Avatar ,做一点见不得人的事。”

他looked towards Li Hao ,laughed :“其实,Purple Moon 不算我的Avatar ……”

Li Hao slightly nodded :“我知道,阎罗、Flying Sword Immortal 、七月中的其他六月,加上Clear Sky ,总共9人!八脉Avatar ,外加一道Red Moon Avatar ,九脉之身!每一次死其他人,Purple Moon 几乎都在旁边,都in the vicinity ……所以,其实Purple Moon 汲取了其他7 meridians Avatar 加上Red Moon Avatar ……”

Li Hao 如数家珍道:“Purple Moon 的确不算Avatar ,她应该算是红影……特殊类型的红影,就如我当初见到的那些红影,也是你自己的红影……所有Red Moon 组织成员,都有Red Moon ,唯独七月没有!唯独你们没有……因为他们本身就算是你的Blood Puppet !”

Li Hao 轻声道:“Ying Hongyue ,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Ying Hongyue 看了一眼Li Hao ,笑了:“有趣!Li Hao ,为何感觉你比我还要了解我?”

Red Moon 组织,七大首领,除了Ying Hongyue 之外,还有六人。

Three Big Organizations ,还有阎罗和Fei Tian 。

另外,加上Clear Sky 神山,除去Ying Hongyue ,刚好有9人,这9人,都没有血影伴生,而刚好符合八脉之身,以及Red Moon 之身。

Li Hao 轻声叹道:“你这家伙,说是多情剑客,实际上真正的cold blooded and emotionless !当年跟着你走的那批Martial Master ,早就被你炼成了自己的傀儡之身,也就Jade Demon 侥幸逃脱,放弃了Purple Moon 的身份,否则……就不是如今的Purple Moon 了。”

说罢,又道:“只是猜测罢了,你对Red Moon 组织其他人的死亡,好像并不放在眼里,哪怕七月中的其他几位也是如此,都不例外……但是每一次有人死亡……都好像会有人见证这一切……”

他looked towards Purple Moon :“我杀其他几位,这位好像一直都in the vicinity 。”

Li Hao laughed :“所以,我便猜测,是否有些关联,Ying Hongyue ……你说我猜的对不对?”

Ying Hongyue 笑了,摇头:“不算全对!你猜对了一些,但是也错了一些!我并未炼制Red Moon Avatar ,所以Clear Sky 并非其中之一,我只是炼制了八大Avatar ,对应Eight Great Families !我自己叫什么,你忘了?我乃Ying Hongyue ……实际上,我自己就是九大Avatar 中的一员,Red Moon 之身!”

“七月中其他几位,死的有些早……很是可惜,拜你所赐,八大家bloodline 没有完全成熟,所以我无法早早吸收,只能让Purple Moon 代劳!”

Ying Hongyue looked towards Li Hao ,有些遗憾:“其中,Li Family bloodline 最弱,这是我最为遗憾的一点!若是早点杀了你,或者一年半年前,你不反抗,被我所杀……让我八脉平衡,全部强大起来,Li Hao ,今日站在这,指点江山的,应该是我!”

他好像恢复了斗志,looked towards Li Hao ,声音冷漠:“为了强大,我忍辱负重!人人都说你Li Hao 敢搏,可你应该知道,我为了强大,付出了多少?我自愿成为封印的一份子,我利用三方powerhouse 的忌惮,谋取了最大的利益,成为他们不会杀的对象!”

“Li Hao ,若非你屡屡破坏我的计划……哪会像今日这般?你Master ,也未必会死!我从Silver Moon 走出,杀了几个Silver Moon Martial Master ?”

他冷冷looked towards Li Hao :“我比你更清楚,他们才是我们Silver Moon 的希望……所以,哪怕可以杀死他们,杀死你的老师,我都没有去做!他们的死,是你的责任!”

此刻的Ying Hongyue ,气息愈发强大起来,身旁的Purple Moon ,好像释然了,解脱了,一点点溢散,一缕缕力量被Ying Hongyue 吸收。

而Li Hao ,并未阻止。。

他只是默默看着,默默听着。

Ying Hongyue coldly said :“你以为,你走到了今日,付出了许多,是我造成的吗?不,是New Martial 那些人造成的!是Red Moon 的Emperor Venerable 造成的!不是我!我也是反抗者!”

“八大家的牺牲,是有必要的……因为,这是他们先辈造成的恶果!”

“Zhang An 这些人,是好人吗?”

他发出了嘲讽之声:“我们Silver Moon 有今日之难,便是他们造成的,你明白吗?你居然还和这些人合作……你才是Silver Moon 的叛徒,而我……本该成为Silver Moon 的英雄!八大家也好,New Martial 也罢,叛徒也好,Red Moon 也罢……都是我要杀死的目标!而你呢?”

“Li Hao ,到了今日,你除了杀死一批不太重要的a nobody ,important figure ,你杀死了谁?你倒是杀死了许多Silver Moon Martial Master !”

他声音宏大,宛如thunder !

这一刻的Ying Hongyue ,好像比Li Hao 还要理直气壮,还要正义。

人,都是你害死的!

他是反抗者,是Guardian 者,是正义的。

Silver Moon Martial Master ,他没杀几个。

必要的牺牲,都是为了将来,为了反抗!

Li Hao ,才是这人间恶徒。

Li Hao 只是默默看着,感受着,任由他汲取那溢散的八脉之力,Purple Moon 这些人,都只是他的计划一部分罢了,这人,的确很有野心,也很有能力。

早在很久之前,就开始谋划一切。

汲取八脉之力,分散八脉之身,连接封印,游走三方之间……

若是真成功杀死了Li Hao ,也许,八脉Great Accomplishment 之下,甚至可以操控八大主城,夺取血刀,成为真正的top powerhouse ,屹立Silver Moon 之巅。

可惜……Li Hao 忽然laughed ,Ying Hongyue 脸色清冷:“有何可笑的?winner is the king, loser is the villain 罢了,何况,我还没败!”

Li Hao laughed ,摇头:“没什么,只是……我在想,想我读过的书,从古至今,formidable person 也好,狗熊也罢,英雄也好,奸臣也罢……有没有谁,从头到尾,都是靠着crafty plots and machinations ,最后走到人间霸主之位的?”

Li Hao 看着他,said with a smile :“我读遍史书……一时间的蛰伏,还是有的,可从头到尾,都在装狗熊,都在演戏,都在耍弄阴谋……这样的人,好像无一人成功!”

Li Hao 感慨:“Ying Hongyue ,你要成为这Number One Person 吗?隐忍蛰伏several decades ,放弃了一切,女人,地位,名誉,面子……你什么都不要了,在Three Great Powerhouses 面前扮狗,演猪……到头来,不就是一头猪吗?”

“这世间,哪有扮猪several decades 的猪……一只虎都没吃下,那就是真猪,而非猛虎!”

Ying Hongyue 脸色略显难看。

Li Hao 轻笑一声:“playing the pig to eat the tiger ,你也得吃一头虎吧?纵然吃不了,你学狗龇牙咧嘴几句,也显得有些反抗之力,你从头到尾都在学猪,为何在我看来,你就是一头真猪呢?”

他笑的灿烂:“我虽也喜用计,可我不怕天下人知晓!郑宇也好,李道恒也好,包括这天上的Red Moon Emperor Venerable ……起码,他们不会小觑我Li Hao ,你拿你的猪头,和我来比,是不是高估你了?”

他知道,此人自信无比,哪怕到了此刻,依旧觉得,若非Li Hao ,他能操控一切!

可是……事实如此吗?

如此自信的人……若是信心被摧毁,那是多么惬意的一件事啊!

一瞬间,sword qi 冲天!

这一刻,封印好像出现了裂缝,Li Hao 笑容灿烂:“Red Moon Emperor Venerable ,你来做个凭证,这Ying Hongyue 与我,谁才是这Silver Moon 霸主?谁才是你所忌惮之人?”

这一刻的Li Hao ,好像极其的幼稚。

他居然让敌人来评判!

Ying Hongyue 脸色冷漠无比,虚空中,那Red Moon Emperor Venerable 的声音,缓缓传来,带着一些笑意,一些不屑:“Ying Hongyue ……连真名都不敢使用的clown 罢了,自以为plot against 无双,实际上,在吾等眼中……只是丑角罢了!不过,任何时代,都少不了这样的人……”

“many thanks Emperor Venerable 点判,待会,必让Emperor Venerable 多分出去一些力量!”

Li Hao 笑容灿烂,sword qi 消散,封印闭合。

Ying Hongyue 脸色冷漠无比!

Li Hao 再次一剑tearing the world ,忽然,虚道宇宙好像浮现,宇宙中,一剑斩来,好像要将Li Hao 斩杀,Li Hao 声音传荡:“别误会……我无意争夺时光星辰……二位都在,给我些许时间,我只问一句,你们眼中,Ying Hongyue ,是什么样的存在?”

Ying Hongyue 脸色变幻不定。

而虚道宇宙,两位杀的不可开交的powerhouse ,此刻,都slightly startled 。

艹!

这关键时刻,你闲得无聊,来问这个问题?

他们不想回答,也懒得回答。

而此刻,Li Hao 声音再起:“二位若是不回答我……此刻,我便彻底破碎封印,让Red Moon Emperor Venerable ,陪二位玩玩!”

郑宇笑声传荡而来:“你真够无趣的!Li Hao !Ying Hongyue ?很重要吗?believe oneself infallible 的little fellow 罢了,总觉得一切都在他计划之中,而这一切,其实只是吾等放任罢了……他也是我们削弱Red Moon Emperor Venerable 的通道……此人也算不错了,有野心,有能力,也有实力……不过……封印破碎那日,就是他的死期,他所谓的聚集八大家bloodline Avatar ,其实都在我们眼中看着,若非如此,哪有那么轻松,获得stone gate 后的inheritance ,没看我主动送他了吗?”

这一刻,李道恒那淡漠的声音也传荡而来:“自认为棋手的棋子罢了,何须多谈!Li Hao ,你要进来,分一杯羹吗?”

Li Hao laughed heartily :“那就算了,二位继续,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bang!

宇宙封闭,就在这一瞬间,一股sword qi 从封闭空间直接杀出,瞬间被Li Hao 击溃,Li Hao laughed :“真阴险,我就是问一句,还想暗杀我……”

他looked towards Ying Hongyue ,笑了:“如何?”

Ying Hongyue 身上的气息,已经涨到了极致,八条Bloodline Power ,其中七条都壮大无比!

他看着Li Hao ,眼神阴冷:“你太幼稚了!”

“Li Hao ,你觉得,their three people 的看法,能改变什么吗?能摧毁我的信心吗?你在做梦!”

“你居然让敌人来评判……他们越是贬低我,越是证明,他们忌惮!”

Li Hao 笑了起来,“行吧,看来,你是不愿承认你废物了!你现在,算是提升到了极限了吧?来,试试看,你能改变什么?你这猪演久了,不就是猪吗?你和Emperor Venerable 斗过吗?你和天王厮杀过吗?你和半帝交手过吗?你除了气息强大一点,除了嘴巴硬一点……你……什么都不是!”

一瞬间,sword qi 冲天!

long sword 纵横!

时光剑出,一剑破苍穹!

Ying Hongyue 低吼一声,这一刻,他完全汲取了Avatar 之力,八脉之力强悍,气息彪悍无比,也是一剑杀出,thunder 爆发!

Li Hao 声音再起:“你this waste ,到了今日,所谓的martial skill ,也只是八大家battle skill 勉强融合罢了!什么独有的东西都没有,你的sword intent ,在我眼中……只有虚浮!”

bang!

long sword 破窍而出,一剑洞穿Heaven and Earth ,时光蔓延,ka-cha 一声,Ying Hongyue 手臂上浮现出一道深可入骨的血痕!

血液流淌而出!

Ying Hongyue 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此刻的他,battle strength 绝对是任何时刻的Peak ,甚至他自己觉得,此刻的自己,能匹敌天王后期!

强大的battle strength ,甚至让整个Heaven and Earth 都在颤动。

可一剑之下,他long sword 断裂,手臂被伤。

Li Hao 游走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轻叹一声:“你除了耍弄小心思,一心都在这上面,其他的……你什么都没有!你进步的很快,甚至短短时间,跨入了天王层次……可你……和谁战斗过一场?真正的Life and Death Battle ,你经历过几次?”

“ka-cha !”

long sword 爆发出百Dao Jian 意,一剑击破了thunder ,Li Hao 轻笑:“你小看八大家,羞辱八大家……可你用的,还是八大家的battle skill ,不觉得可笑吗?”

他appear and disappear unpredictably ,仿佛从时光中走来。

长河环绕Heaven and Earth !

这一刻,环绕Ying Hongyue ,一剑接连一剑。

“你自认为自己才是first under the heavens 人……何其的可笑,何其的自大!”

Li Hao 再次一剑杀出,轰隆一声,杀的Ying Hongyue 不断倒退!

Li Hao 声音再起:“你还有后手,不怕我杀你……因为,你也在cultivation new Way ,今日,却是new Way 毫无动静,看样子,你还有new Way Avatar ,在这Silver Moon 之地,你以为,就算this time 败了……你还可以东山再起?”

Ying Hongyue 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迅速反击,却是依旧难以跟上Li Hao 的步伐,被他一剑刺出,oh la la 一声,血液溅射而出!

Li Hao 声音如同催命之音:“你为何总是喜欢小瞧天下人?你真以为,你能plot against the whole world ?我Li Hao 都不敢这么说,你凭什么?”

一缕血液,被long sword 汲取。

一瞬间,一条混沌长河浮现,那缕血液在长河中蔓延,很快,好像和一些Great Way 之力融合到了一起,长河翻滚,顺着这缕Great Way 之力,蔓延到了虚空中!

亿万星辰中,有几颗星辰,闪烁光辉!

这一瞬间,几颗星辰瞬间粉碎!

Ying Hongyue complexion changed !

而Li Hao ,声音带着笑意:“你忘了,我才是Great Way 之主!what thing are you ?”

星辰粉碎的瞬间,天下各地,有不少人忽然受创!

Li Hao 声音响彻Heaven and Earth :“刚刚忽然受伤之人,天下巡查、巡检,尽快缉拿!Black Panther ,顺着气息,追过去,我要杀光这群人!”

Black Panther 瞬间穿梭Heaven and Earth ,消失不见!

Ying Hongyue 脸色难看,Li Hao indifferently said :“不用如此难看,这只是实道宇宙,以你Ying Hongyue 的心思,这只是其中一部分,还有一部分,也许隐藏在了虚道宇宙!”

这一刻,Ying Hongyue 再也不沉默了,冷coldly shouted :“你能连虚道宇宙也掌控吗?你纵然杀了我,杀了这些实道Avatar ,那虚道Avatar ,迟早会成为下一个我,要你畏惧,让你忌惮,我不会就此陨落的!”

这人,也是ruthless 。

Avatar 无数!

实道宇宙有,虚道宇宙也有。

Li Hao 轻笑一声,“我一定会让你彻底绝望,才会杀死你的!Ying Hongyue ……我要你亲眼看着,你所有Avatar ,被我杀死,一个不留!断绝你的一切希望!”

“hmph! ”

coldly snorted ,他抓住了契机,陡然一拳打出,不再用剑,一拳杀出,八脉齐聚,瞬间轰中了Li Hao !

他眼中露出一抹喜色!

总算打中了!

从头到尾,他都被Li Hao 压制着,他的一切计划,好像都在Li Hao plot against 之中,可此刻,他总算打破了Li Hao 的阴霾。

可next moment ,他脸色剧变!

忽然倒退!

他眼前一花,刚刚打中的,哪是什么Li Hao ,而是一把long sword ,sword qi 纵横,瞬间爆发,轰隆一声,sword qi 刺穿了他全身,Ying Hongyue 倒飞而出,face deathly pale !

他roared towards the sky ,怒吼一声:“Li Hao ,你也只会这些crafty plots and machinations 罢了,你敢和我正面厮杀吗?”

一条混沌河,瞬间浮现。

环绕他!

大河咆哮,冲刷Heaven and Earth ,Force of Myriad Daos 汇聚,轰隆隆,撞击在他身上,一次接连一次,血肉瞬间被融化,无数能量溢散,Ying Hongyue 暴吼一声,挣脱出来,血肉恢复,face deathly pale 。

而Li Hao ,化为人形,舔了舔嘴唇,轻笑一声:“八大家bloodline 融合,血液的味道不错!”

Ying Hongyue 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

这家伙,生吞我血!

Li Hao 一步步朝他走去:“你不是喜欢融合吗?不是喜欢八大家bloodline 吗?来,今日和我融合到一起,我给你机会!Ying Hongyue ,给你机会,你不敢要吗?”

他敞开了胸襟,看着他,said with a smile :“你不是我对手,任何方面都不是,现在,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来,融合我,吞噬我……你若是成功了,你还是Ying Hongyue ,你若是失败了,我一点点地吞噬你,你看如何?”

Ying Hongyue face deathly pale ,倒退几步。

Li Hao 露出笑容:“你来!我说到做到,给你机会融合我……融合你最需要的Li Family bloodline ,如此一来,八脉彻底融合,你也许可以跳出这张棋盘,成为真正的棋手!”

Ying Hongyue 咬牙,怒吼:“你不要逼我,你以为我不敢?”

“你来啊!”

Li Hao coldly shouted :“你敢吗?你就是一只老鼠,只敢活在阴暗之中,你何时敢走出来,显露人前?”

今日的Li Hao ,话很多。

所有的一切,好像都在发泄着什么,诉说着什么。

他要摧毁眼前这人的一切信心,一切希望,在最强的领域,彻底击溃他,杀死他!

Ying Hongyue 咬牙,next moment ,厉吼一声,忽然化为一张八卦图,直奔Li Hao 而去,一瞬间,将Li Hao 笼罩,而Li Hao ,却是不躲避,任由八卦图笼罩了自己。

外面,众人大惊,Zhang An 都是厉喝一声:“那是缩小的乾坤Eight Trigrams Array ,你……”

不能让他任意封印!

他知道Li Hao 报仇心切,希望在所有领域击溃Ying Hongyue ……可在Zhang An 看来,杀死Ying Hongyue ,折磨Ying Hongyue ,已经足够了,为何非要冒险?

太过危险了!

这封印,complete volume 本的,能封印一位Emperor Venerable !

Ying Hongyue 此刻气息强悍无比,虽然不如complete volume 本的,可Li Hao ,目前来看,也只是Way Fusion 4th layer 到5th layer ,虽然处处压制Ying Hongyue ,可最后一刻被对方翻盘了,这种事,比比皆是!

反派死于话多!

Li Hao 不瞬间杀死Ying Hongyue ,一直在和他较劲,在Zhang An 看来,这是很不理智的,许多反派,都是这样falling miserably in a very easy task 的!

而这一刻,Li Hao 好像被封印了。

八卦图覆盖他全身!

Ying Hongyue cold and severe 声响起:“Li Hao ,你太自大了!”

这家伙,gained the upper hand ,自大了一个不敢置信的地步!

任由他提升,任由他封印,甚至,this time ,也许是自己的机会,真正意义上夺取Li Family bloodline ,集八大家bloodline 于一体,彻底完成八脉合一!

Li Hao 太狂了!

一股强悍的吞噬力,从八卦中传荡而来,八脉震荡,好像要将Li Hao 体内bloodline 全部吞噬一空。

而Li Hao ,盘膝而坐,任由他汲取。

gradually ,一丝丝特殊的Bloodline Power ,从Li Hao 体内溢散出来,被Eight Trigrams Array 吞噬,八卦愈加璀璨,Ying Hongyue 激动无比,这……居然吞噬成功了!

这……怎么可能?

他自己都难以置信!

真的翻盘了?

外围,那些Saint ,Way Fusion ,纷纷turned pale in fright !

Zhang An 一步跨越,好像要进入此地,可一瞬间,数位Way Fusion 浮现,阻拦了他的去路,Lin Hongyu 脸色有些沉重,looked towards Zhang An ,摇头,sound transmission :“Marquis 说了……他杀死Ying Hongyue 之前,任何人不得干扰!”

“你……”

Zhang An 有些愤怒,你们没看到情况吗?

看到了!

可是,Lin Hongyu 还是坚持:“Marquis 说了,任何时候!”

“你们这些人……”

Zhang An 简直无言以对!

都什么时候了?

而此刻的Li Hao ,体内,一丝丝Bloodline Power ,不断被汲取出来,那是一股有些特殊,夹杂着一些sword intent 之力的bloodline ,Li Hao 眼中的golden glow ,此刻都开始虚弱下去。

那是剑眼Divine Ability !

此刻,随着这些Bloodline Power 被剥离,剑眼Divine Ability 都在消散。

Ying Hongyue 狂喜!

要成功了!

Li Hao ,你太狂妄了!

越来越多的力量,被抽取了出去,Li Hao 的气息,好像微微有些削弱,脑海中,精Divine Sea 中,百道星辰,此刻,开始动荡不安!

sword intent 有些溢散!

而Li Hao ,眼神却是清明无比,只是默默看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Eight Trigrams Array 越来越璀璨,Ying Hongyue 先是狂喜,此刻,却是有些胆战心惊,这个过程中,Li Hao ……好像没有反抗!

这让他不安到了极致!

why not 反抗?

Eight Trigrams Array 虽强,可Li Hao 不弱,他why not 反抗?

可事已至此,他无法停下,只有惊恐和不安,少了一些兴奋和狂喜。

就在他汲取走了最后一丝Bloodline Power 的时候,Li Hao 忽然吐了口气:“吸完了?有一手!说实话,我早就想将Li Family Bloodline Power 全部剥离出去,李道恒显然还有一些后手,我自己却是难以剥离……谢谢了啊!”

他露出了一些笑容,眼中已经没有了之前的golden light 闪烁。

此刻的Li Hao ,仿佛Return to the Natural State 一般,露出笑意:“苍穹剑陪伴我Li Family 多年,Bloodline Power ,深入骨髓……我哪怕换了fleshy body ,都无法驱逐这些Bloodline Power 影响……我总是想剥离出来,将李道恒的一些后手解决掉……却是一直没有成功,真的要谢谢你了!”

Ying Hongyue 厉吼一声:“Li Hao ,你以为剥夺了Li Family bloodline ,你就占了便宜?今日我便八脉彻底合一……”

一瞬间,Eight Trigrams Array 幻化成人!

八条bloodline ,此刻彻底开始融合,Ying Hongyue 气息暴涨,一瞬间,彻底压制住了Li Hao 。

他脸上露出一些冷意,此刻,两人几乎是面对面,他冷冷看着Li Hao ,驱逐李道恒的后手?

不!

你就算驱逐了,你也失败了!

Li Hao ,你还是太狂了!

这一刻的Li Hao ,却是看都没看他,只是默默看着上空,忽然道:“差不多了!”

什么?

就在他产生这样的念头,那一瞬间,七座大城,忽然爆发出璀璨rays of light ,封印中,剑城也爆发出一股璀璨rays of light !

空中的封印,开始剧烈颤动!

Li Hao 头顶上方,忽然浮现出两个字——Fights Heaven !

“八脉汇聚,请Emperor Venerable 之刀!”

Li Hao shouted in a low voice ,天下颤动,忽然,Zhenxing City 下方,一把血刀,颤动了起来。

Dali !

那初武之神刚回去不久,此刻,陡然face changed ,Li Hao 声音传荡而来:“请senior ,请出血刀,以Ying Hongyue 之血,滋养Emperor Venerable 之刀!”

初武之神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next moment ,clenched the teeth ,暴喝一声,一股强悍的Qi and Blood 之力,传荡Heaven and Earth !

远处,那Zhenxing City 下方的血刀,剧烈颤动起来!

一瞬间,忽然拔地而起!

仿佛从另外一个空间冲出!

一尊强悍的存在,从北方飞出,瞬间shuttling through the void ,一把握住血刀,浑身颤抖,持刀而来,击碎虚空,瞬间抵达Silver City 上空!

这一刻,初武之神脸色有些复杂。

下方,Li Hao 平静无比:“请senior ,用刀,斩八脉!”

初武之神脸色变幻,Ying Hongyue 脸色也是剧变,咬牙,怒吼:“八脉乃是Sword Venerable 、Blood Emperor Venerable 安排下来,Guardian Silver Moon 之脉,你不管任何事,你不能出手……”

Li Hao 声音平静:“senior ,用刀,斩八脉!”

初武之神没管Ying Hongyue ,只是深深看了一眼Li Hao ,声音有些低沉:“你……早就这样准备的……你要利用我……”

“senior ,出刀!完成你的任务便是……八脉融合,最是滋补!”

初武之神叹息一声,玛德!

还是被这小子plot against 了!

用刀吗?

当然!

一瞬间,一柄血刀,斩落下来,刚刚八脉合一的Ying Hongyue ,脸色剧变,探手就朝那柄大刀抓去,可这是Emperor Venerable 之刀,不仅仅如此,此刻操刀之人,乃is a 半帝!

一刀!

八脉合一的血柱,瞬间崩溃,刀中,那只沉睡的猫,瞬间张口,所有Bloodline Power ,瞬间消失,被那只猫一口吞下!

初武之神斩出一刀,瞬间持刀消失,声音传荡而来,带着一些无奈,一些纠结:“不要指望我欠你人情,我不欠,你要说人情……你找Blood Emperor Venerable ,别找我,我就是个打杂的……该死,真该死!”

融了完整八大bloodline ,这是最大的滋补品,比他这么多年聚集信仰都要强,刀中那只猫,甚至有些睁眼的征兆!

这对Blood Emperor Venerable 而言,对他而言……都是人情债!

fuck !

好气啊!

帮Li Hao 斩了他敌人的八脉,还得倒贴一个人情……初武之神想想都觉得亏,瞬间消失不见。

而八脉被瞬间斩断!

刚刚还处于Peak 的Ying Hongyue ,忽然,一瞬间Qi and Blood 下滑,实力下滑,整个人面如死灰之色,呆呆地看着Li Hao ,看着眼前仿佛一切都在预料中的Li Hao ,muttered :“你……plot against 我?”

Li Hao 默默看着他,许久,轻声道:“plot against ?这算什么plot against ?八脉合一,对那把刀,本就最滋补,你都plot against 诸天了,还不知道这一点?若是这个都没预判到,你还plot against 什么玩意?郑宇怎么不去八脉合一?李道恒怎么不去八脉合一?就你脑子最聪明,就你能八脉合一?”

Li Hao 带着一些嘲讽:“大家都知道,八脉能合一……半Imperial Capital 不如你聪明,就你一门心思去八脉合一,瞬间成为无敌powerhouse ?Ying Hongyue ……你怎么这么聪明呢?”

Ying Hongyue 彻底面如死灰,muttered :“不,不是这样的,八脉合一,可以掌控这把刀……”

“Emperor Venerable 的刀,轮得到你来掌控?它的主人又不是死了!八脉合一,就是刀出之时,八脉合一,代表八大家被人吞噬,对Blood Emperor Venerable 而言,谁敢吞噬八大家……就是取死之道,杀同胞,还不死?”

Li Hao 继续嘲讽:“所以……你八脉合一的那一刻,或者任何人八脉合一的那一刻,就是死期到了!你……小觑那些New Martial Emperor Venerable 吗?”

Ying Hongyue face deathly pale 无比,这一刻,Essence, Qi, and Spirit 好像都彻底崩塌了。

追求了一辈子的八脉合一,若是一直没成功也就算了,当他成功的那一刻,当他甚至气息超过Li Hao ,已经无限接近半帝的那一刻……一刀下去,奋斗了一生的八脉……彻底没了!

这样的打击,已经无法用绝望来形容了。

他呆呆地看着初武之神离开的方向,muttered :“为什么……若是无法八脉合一,如何靠近那把刀……那把刀,也就八脉合一才能靠近的……”

Li Hao 叹息:“你还是如此的愚蠢,Blood Emperor Venerable 为了复活自己要复活的猫,为何要让人靠近他的刀?他留下的刀,就不是为了让人靠近的,除了他指定的那人,谁能靠近?”

那又不是机缘!

Li Hao 摇头:“那把刀,不是留给别人的机缘,愚蠢的家伙,懂了吗?”

那就不是机缘,所以,为何给你靠近呢?

它本身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别人干扰它复活那只猫,这把刀,at first 的目标就是Guardian 那只猫,任何人,除了初武之神,都无法取走的!

Ying Hongyue 脸色彻底惨白了下来,呆呆地看着Li Hao 。

不是机缘!

那把刀,被他视为最大的机缘,八脉合一之后,按照他的想法,就是他夺刀之时,有了Emperor Venerable 之刀,强悍无比,他甚至可以杀死半帝!

可今日,Li Hao 说,那就不是机缘!

他muttered :“Blood Emperor Venerable ……留下的不是机缘……”

都说Blood Emperor Venerable 仁慈,留下a saber ,怎么不是机缘呢?

Li Hao 轻笑一声:“Blood Emperor Venerable 为何要留下机缘?就算留下,也不是这种方式,他要复活自己想要复活的生物,Saint 也有reverse scale ,何况,一位从New Martial 杀出来的Emperor Venerable ,你敢动他reverse scale ?你真是个……弱智啊!”

就如我,我若是去复活我Master ,我会将复活我Master 的地方,制造成机缘之地吗?

被人随便破坏,夺取好处吗?

我会将那个地方,设置成最大的Slaughter Land ,谁敢闯入,谁死!

Blood Emperor Venerable 没有直接击杀任何闯入之人,已经算是仁慈了!

眼前这个家伙,却是当成了机缘来看……真是个白痴啊!

“impossible 的……impossible ……郑宇他们,也一直都在谋划这把刀……”

Ying Hongyue 还是不甘心,绝望道:“不止我,他们也在谋划这把刀,他father 甚至为了这把刀而死……Li Hao ,按照你所言,郑宇岂不是也是白痴?”

Li Hao 笑了,笑的灿烂:“他们和我一样,也希望养出一个你,你看,八脉合一的你,不就是血刀最好的补品吗?喂了那把刀,初武之神就欠我一个人情了……你以为,他们看中的是a saber ?”

错了!

他们,要的是初武之神!

白痴的家伙!

“郑宇,一直都在喂养你,你没看出来吗?你以为,他喂养你,是为了夺刀吗?不,他是为了养你,去喂刀!”

pu!

一口血液,喷涌而出,Ying Hongyue 有些癫狂。

养我,不是为了夺刀,而是为了喂刀!

他想到了郑宇,这些时日给他的好处,无数的好处,甚至连自己的Avatar ,都给自己吞噬了,还给自己进入stone gate 之后,获得无数inheritance 。

他原以为,对方是为了对付Red Moon Emperor Venerable ,是为了利用自己夺取那把刀……

结果,不是!

郑宇,是为了让他强大起来,八脉合一,然后去喂了那把刀,让那位初武之神,欠下一个人情,和他联手,斩杀了李道恒!

so that’s how it is !

他们,就没准备动那把刀,就算准备动,也不是现在,而是证道Emperor Venerable 之后!

Li Hao 轻轻拍着他的脸,轻笑一声:“就算refining 了Silver Moon ,也许还能遇到New Martial ……他们岂会轻易动那把刀呢?你真傻……他们其实都在考虑,如何帮着Blood Emperor Venerable 复活那只猫,然后……就算Silver Moon 人死光了,可他们只要送上那只猫,Blood Emperor Venerable 必然死保他们!这里所有人,其实都不如一只猫的……哪怕Human King 发怒,Blood Emperor Venerable 死保,也能让New Martial 不针对他们……你还是不懂!”

外围,Zhang An 都是startled ,整个人呆滞了一下。

Li Hao 声音充满了阴冷:“你以为,大家只看眼前?只看Silver Moon ?New Martial ,必然还存在!真要彻底破坏了Blood Emperor Venerable 的计划,一旦走出Silver Moon ,他们将迎来一尊无敌Emperor Venerable 的追杀!甚至New Martial Emperor Venerable ,都会追杀他们!哪怕Zhang An ,在New Martial 的地位,也不如这只死去的猫,你懂了吗?”

Ying Hongyue 痴痴傻傻地看着Li Hao ,Li Hao 幽said with a sneer :“所以,你为何觉得,你可以轻易动这把刀?八大主城也好,Silver Moon 小world 也好,这一切,都是New Martial 可以抛弃的……唯独,那把刀中之猫……是抛弃不得的!”

他looked towards Zhang An ,said with a smile :“Department Head Zhang ,您觉得我说的对吗?”

Zhang An startled ,半晌,nodded 。

哪怕是我……grandfather 毕竟不止一个孙子,真死了……那就死了吧。

grandfather 可以为了大局,放弃自己的。

可是……Blood Emperor Venerable 看起来柔和,可那只猫,是他must 复活的,一旦复活失败,甚至彻底断绝了希望,一位Fights Heaven Emperor 转世之人,一位和Human King both teacher and friend 的top powerhouse ……一旦发怒癫狂,New Martial 甚至能为此放弃对付Red Moon Great World ,而是一心去杀那位破坏复活计划的家伙!

谁敢妄动?

谁也不敢!

Blood Emperor Venerable ,到底有没有完全继承Fights Heaven Emperor 的实力?

若是完全继承了……自己的grandfather ,也不是对方的对手,Yang God 这位无敌powerhouse ,也许也只是almost on par 。

这一刻,他都有些恍惚。

这一切……好像,我也未曾想过。

Ying Hongyue 彻底绝望了,眼前只有无限的黑暗,Li Hao 轻轻探手,抓着他的脑袋,拍打着他的脸颊:“Ying Hongyue ,我说过,杀你,不过一念之间!你的后手,还有什么?你的八脉合一,我让你完成了,现在……还有吗?”

Li Hao 让他攀升到了人生的pinnacle !

完成了他一直追求的八脉合一,可是,一瞬间就没了!

这一刻的Ying Hongyue ,彻底崩溃了,带着绝望,带着战栗和疯狂:“杀了我……Li Hao ……杀了我……”

“你杀了我!”

他疯了,疯狂地怒吼着,“八脉合一,都是陷阱!陷阱……”

他追逐了多年的八脉合一,居然只是陷阱!

那他为之付出的一切,到底算什么?

他想到了当年,想到了在Silver Moon 的那段时光,想到了那些追随自己的Martial Master ……转身望去,一人都没了!

我原以为,我可以走到Peak 的。

可是,我从Peak 中衰落,只是一瞬间!

这比杀了他还要痛苦!

我的八脉合一!

“你杀了我啊!”

Ying Hongyue 凄厉吼着,彻底疯狂了,剧烈挣扎起来,七窍开始溢血。

他不甘心!

不甘心啊!

哪怕被Li Hao 击败了,击溃了,也没如此绝望。

Li Hao 一脸冷漠:“你这种老鼠,就这么崩溃绝望了?怎么会呢!你是不是觉得,我会放了你,让你承受痛苦……你这么喜欢揣摩人心吗?”

就在此刻,Li Hao 一剑杀出,远处,Black Panther 带回来了一批人,瞬间被他杀的thoroughly !

Ying Hongyue 气息不断下滑!

与此同时,Li Hao 再次撕裂苍穹,一道血液,蔓延而入,虚空中,一Dao Jian 气爆发而来,Li Hao 挥剑斩去!

“李道恒!帮我探查所有关联血液的虚道之脉!”

“Li Hao !”

冷漠声,响彻Heaven and Earth ,你过分了!

Li Hao 声音平静:“帮我this time ,我将皓月之剑,除时光剑之外,其他99sword intent ,全部赠予你一份,供你研究!”

虚空瞬间凝固!

郑宇声音也传了过来,带着一些意外:“你这疯子……为了杀一个clown ,值得吗?就算留下一些Avatar ,又能如何?”

皓月Sword Dao !

大家见过,甚至之前千Dao Jian 出,他们都见到过,很强大,这也是Li Hao 执掌Great Way 之后,感悟长生sword intent ,全部的Great Way 感悟。

李道恒也好,郑宇也好,其实都没把Ying Hongyue 放在眼里,正如Li Hao 所言,只是喂养那把刀的饲料而已。

结果,为了杀Ying Hongyue 虚道Avatar ,Li Hao 居然愿意送出Sword Dao 真谛!

哪怕两人都是半帝,也不会小觑一位半道之主的sword intent 真谛。

李道恒声音传来:“可!”

一缕血液,瞬间融入虚道宇宙,next moment ,宇宙颤动,一瞬间,天下各地,忽然爆出一声声惨叫!

Li Hao 也没说话,all around ,一位位Saint Way Fusion ,纷纷消失。

不久后,一位位修士,被他们带回。

这一刻的Ying Hongyue ,彻底沉默了。

他只是看着Li Hao ,许久,自嘲一笑:“你为了杀我……真是……让我无法相信的疯狂……我好像死了it’s worth ……”

Li Hao ,为了杀自己,真的疯了!

答应了Red Moon Emperor Venerable ,释放他的Avatar 。

答应了李道恒,送他Sword Dao 真谛。

放弃了Li Family bloodline ,送出了八脉合一……

这天下群雄,好像在Li Hao 眼中,都不如杀自己来的痛快,他连时光星辰都暴露了。

Ying Hongyue looked towards all around ,那化为齑粉的Avatar 。

这一刻,彻底死心了,叹息一声:“也许,我最大的错误……就是不该等待,等待你崛起……也许,从那一日,我就错了,我该immediately 杀死你!”

Li Hao 一脸平静:“你该上路了,为了杀你,付出再大的代价,我都觉得值得……因为……我讨厌你!”

ka-cha !

skeleton 寸断,血肉飞溅!

Li Hao 一点点地捏下,一寸寸骨头碎裂,Ying Hongyue 闷哼不断,就是不喊,他咬着牙,牙齿碎裂,眼中露出一些凶芒:“你想让我彻底绝望崩溃……我就不让你如意!Li Hao ……我哪怕死了,也要成为你的梦魇!”

“我不在乎这些了,我在乎的,只有你彻底死亡!”

ka-cha !

舌头崩碎,Ying Hongyue 再也发不出声音来了,all around 人都在看着。

看着Ying Hongyue 被Li Hao 一点点捏成了碎片,一双眼睛,却是一直存在,睁眼看着这一切!

此刻的Li Hao ,平静的好像不像活人。

空中,封印开始崩碎一角,一股Red Moon 之力涌现,一尊虚幻的silhouette 开始浮现,Li Hao 默默看着那边。

那虚幻silhouette ,越来越强悍。

越来越强大!

许久,化为Red Moon Emperor Venerable 的模样,他看着Li Hao ,好像很想此刻杀过来,解决这个家伙,因为Li Hao 给他带来了一些威胁感。

此刻,八大主城,疯狂震动!

远处,一把血刀,好像悬浮在空,一人持刀,好像锁定了这边,Red Moon Emperor Venerable 叹息一声:“不杀你,总觉得……会很麻烦!”

说罢,叹息一声,一拳smash void ,next moment ,瞬间消失在原地,钻入了虚道宇宙!

bang!

八大主城,溢散出光辉,封印再次合拢!

而Ying Hongyue 的双眼,彻底暗淡了下去,这Emperor Venerable Avatar ……终究还是没有选择杀Li Hao 。

Li Hao 却是sneered :“你在期待什么?他敢对我动手……八大bloodline ,岂不是白喂了?”

Ying Hongyue 那一双眸子,彻底暗淡,瞬间化为灰烬!

是啊!

忘了呢。

我的八脉合一,喂了那把刀,那初武之神……恐怕会出手的!

Emperor Venerable Avatar ,能匹敌那人手持血刀吗?

大概……不能吧!

Dali 之地。

初武之神一声叹息,foul-mouthed ,艹!

why not 动手?

动手,我杀了那Avatar ,咱俩death ends all one’s troubles ,我就不欠你的了!

好烦啊!

他好烦躁,我不想参与啊,可Li Hao 喂养血刀八脉合一之脉,刀中的猫,好像快复苏了,这个人情,欠大了!

……

Silver City 。

八城镇压,封印闭合。

Ying Hongyue ,彻底disappeared 。

all around ,众人默默看着Li Hao ,此刻的Li Hao ,一言不发,只是瞬间消失在了原地,落入一处山头,一缕缕飞灰,飘散在山上。

Li Hao 默默看着山上的几处空坟,心中默默说着,我……斩了罪魁祸首之一了!

Ying Hongyue ,死了!

他仰头看天,而今,我只剩下这几位强敌了,这些人,也是罪魁祸首,我一个不会放过的!

“爸,妈,Little Yuan ……不远了!”

Li Hao 喃喃一声。

距离这一天,不会太远的,这Silver Moon 之地的一切敌,我会彻底清算干净的!

这一刻,Great Way 纵横,giant dragon 翱翔。

one after another Way Channel 之气,溢散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

Li Hao 的Way Channel ,再次开启。

从原本的144条Way Channel ,疯狂开始攀升。

他露出了一缕笑容,直到今日,我才斩杀了这个让我恨了许久的家伙,我好像有点失败。

心中阴霾,这一刻,却是消散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