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 Gate Chapter 611

  混沌并没有彻底太平下来。

  动荡,还在持续。

  New Martial 、Silver Moon 、春秋三方,还在持续出击,之前ninth rank summon 各地powerhouse 相助,虽然击杀了混乱,可也暴露了world 所在。

  这些ninth rank world ,沉寂多年。

  而今,one after another 暴露。

  混沌Great Way 动荡不平,他们又无法降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家world ,被人剿灭,也让这些ninth rank ,怒不可遏。

  混沌Great Way 深处。

  一位位ninth rank Emperor Venerable ,再也不装死了,之前化为雕塑,也只是为了自封,防止spirituality 溢散,防止life essence 消耗太大。

  而今,混沌已经到了这地步。

  再自封,也没太大意义了。

  一尊尊雕塑之下,无数Great Way 化为实质,仿佛固化了一般,浮现在众人眼前,那是他们的Great Way ,也是ninth rank 之道,真正的spirituality 之道。

  Great Way 粗壮无比,弥漫了整个混沌Great Way 。

  这时候,有人感受到了自家界域被剿灭,陡然低哼一声,忍不住开口:“天方……你Avatar 找到了新天

  地吗?若是没有……我看,不如先帮大家,阻拦New Martial 他们出击……”

  有人已经不满了。

  之前,大家一起出手的,付出的代价都不小,可现在,只有天方Avatar 还在混沌之中,可这家伙这些时日,跟着混天乱跑,也没找到新Heaven and Earth 。

  实际上,大家也不希望他找到。

  Li Hao 放弃时光,对大多数人而言,都是好事,恨不得新Heaven and Earth 直接消失拉倒……当然,他们降临后,再出现也不错。

  此刻,天方的Avatar ,也不出手阻拦,害的一家家world 被人剿灭。

  又有人道:“这么下去,New Martial 他们都会壮大,那Human King 一天比一天强悍,我看,再这么下去……第二个混天就要出现了!”

  “Li Hao 是废了,可Human King 也不是弱者,毕竟来自于那个world ,虽然没有执掌时光,可你们应该也感知到了,最近时日,这Human King ,疯狂汲取大量的World Strength 、Source Power ,再这么下去…纵然不成ninth rank ,也相差无多了!”

  不少人looked towards 天方。

  天方Avatar 在那边,却是也不阻拦,光知道去找新Heaven and Earth ……大家愈发不满了。

  天方睁眼,calmly said :“非是我不顾诸位利益,而是……目前而言,Human King impossible 轻易跨入ninth rank ,反而是混天,一旦被他找到了新Heaven and Earth ,掠夺了时光、秩序,加上当日死去了那么多powerhouse ,spirituality 充足……一旦被他所夺,他必然能瞬间成就ninth rank ,而且······还是比混乱更难缠的ninth rank !”

  “目前来说,哪怕Human King 成为了ninth rank ,对我们而言,威胁还是有限的。”

  理是这个理,可眼睁睁地看着自家world 被灭,不少人还是不爽至极。

  此刻,又有人道:“都是Li Hao 那畜生导致的…·此人就算废了,也要杀!早知今日…·早就该想办法诛杀他··……”

  马后炮一般的言论,并未得到众人附和。

  此刻,劫难倒是开口说道:“天Brother Fang ,Li Hao 开了Heaven and Earth ,却是又放弃了Heaven and Earth ……我倒是有些不安,他Li Hao ,明知上次得罪死了我们,也知道,一旦我们降临,他必死无疑……可是在这关键时刻,明明有希望更进一步,却是主动放弃······天Brother Fang 如何想的?”

  他还是有些不解。

  天方其实也不能完全理解,想了一会才道:“也许……他看到了未来的绝望!也许,时光让他迷失,无法自拔,life essence 消耗太大……也许,他本身只是一位过客,最终,时光就是不属于他。”

  一切皆有可能。

  当然,最后天方还是说道:“当然,也不排除他还能继续执拿新大地,这个定元生发可能的事,虫玩他现在放弃了,不代表……就真的会放弃,也许他任由Heaven and Earth 成长,等到强大了,他再接管回来,在Heaven and Earth 中留下了后手,这也是很正常的。”

  这话一出,不少人nodded 。

  这个猜测,还有些道理。

  也对!

  扪心自问,换成他们自己,也许也会这么做。

  劫难了然,思索一番道:“天Brother Fang 的意思是,他现在故意示弱罢了,新Heaven and Earth 自由成长了起来,他可能迅速接管,直接证道ninth rank ……是吗?”

  “有这个可能。”

  天方nodded 。

  Five Elements Dao Lord 则是忽然道:“如果里面真诞生了三代时光cultivator ,那是否会和Li Hao 产生冲突?我看,他想夺回来,也未必那么容易吧?”2
  “那就是他作茧自缚了!”

  有人笑了起来。

  此刻,不少人都赞成这样的判断,Li Hao 这人,虽然疯,可明显不是傻子。

  他现在实力下滑的厉害,可敌人这么多,他岂会真的任由实力下跌?
  最快更新

  也许……打的就是这个主意!
  先降低大家的警惕性,然后,等新Heaven and Earth 成长了起来,再瞬间夺取,证道ninth rank ,想的倒是挺好。

  劫难said solemnly :“不管如何,他既然剥离了时光,那若是有机会,第一个杀死他!完全断了他接管时光的probability ,如此一来,也能免去一些麻烦,免得我们再被他plot against !此人步步为营,绝不可小觑,之前大家都吃了亏··……”

  众人纷纷nodded 。

  这个倒是赞成。

  反正不管他plot against 多少,降临后,以强力直接击杀便是!

  此刻,受伤不轻的生死Dao Lord ,忽然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world 灭了就灭了吧,这些人杀戮不断,也是好事,混沌中,短时间内,spirituality 汇聚,对我们降临,还是有好处的!”

  说到这,想到了什么,said solemnly :“天方,当年我们进入此地,你曾说过,当时光成长了起来,我们可以自由降临,可而今……时光不算弱了,为何……我们还是无法彻底降临?”1
  “就是,当初说的是混沌spirituality 自然恢复,很快,我们就可以自由出入了……可现在呢?百万年了,混沌spirituality 根本没怎么恢复,降临下去,Great Way 还是难以支撑……”

  几次失利,让他们愈发不满。

  昔日,相信了天方,而且他们自己也不傻,也判断过,按理说,这么多年了,混沌自然修复,没了他们疯狂汲取spirituality ,按理说,也该恢复许多了。

  结果……这么多年下去了,spirituality 是恢复了一点,可是很少,连一位完整的ninth rank 都难降临。2
  此刻,不少人都有些怀疑了。

  劫难更是因为上次得罪了天方,此刻,也不客气了,将心中的一些疑惑和怀疑,直接道出口:“天Brother Fang ,你那space channel ,伫立混沌多年,这么多年了…·你天方world ,也在混沌之根,我就想问一句……这么多年下来,难道……天Brother Fang 没有汲取一些spirituality ?”

  他somewhat dreaded ,但是,也不甘心继续装聋作哑,said solemnly :“所以……我想问问,这百万年,混沌的spirituality ,真的只恢复了这么一点,还是说……谁暗中汲取走了?Power of Primordial Chaos 流动,我们还能感知一些,可spirituality 这东西,我们隔绝在这,难以感知…··若是有人暗中抽走了一些,我们也不知晓。”

  谁?
  当然是天方!
  他是和混沌联系最密切的一位ninth rank 。

  而且,本身极强,他的天方world ,还是公开伫立Heaven and Earth 之中的,apart from this ,他的space channel ,一直存在于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

  百万年,真就连一位ninth rank spare no effort 降临都不行?

  不得不怀疑!
  早些时候,其实大家也怀疑,可那时候,一切还算安静,大家又都在等待时光。

  可现在……他们很烦躁了。

  劫难说完,阴阳Dao Lord 也said solemnly :“对,混沌spirituality 恢复速度太慢了!这百万年,也没诞生新的ninth rank ,按理说……不至于恢复的如此慢!”

  “混天是继承了秩序的一些spirituality ,龙战继承了混沌的一些spirituality ,而Li Hao 、方平几人,崛起没多久,impossible 说,短短千年,就将spirituality 汲取了,春秋虽不弱,可相对而言,也不算什么了。”

  “为何…·百万年的spirituality 汇聚,还是unable to support 我们降临呢?”

  “我更好奇……昔年,那一代时光cultivator ,曾进入过天方,到底和天Brother Fang 聊了什么,让天Brother Fang 有了决定·……尘封混沌百万年?”

  “.….…”

  一位位ninth rank ,此刻,都将自己的不解,疑惑,愤怒,表现了出来。

  当年他们跟着天方来此,一方面是为了自救,一方面是为了未来,一方面也是天方联手大家推演了未来,若是ninth rank 持续下去,会让混沌彻底死寂。

  他们当年,也抱着等待的心思,等待一段时日,也许就恢复了。

  可哪知道…·这一等,就是百万年。

  而且,spirituality 还是一直在溃散,并未彻底恢复。

  到了中间,其实都被架上去了,出不来,只能认命,可现在···大家又都不想认命了,你天方,一定有所隐瞒!

  天方之主只是一直听着。

  此刻,见众人发怒,缓缓道:“当年,情况大家都知道,我也和诸位都说过,甚至让气运Dao Lord 推演过,联手了预言Dao Lord 推演过未来……若是我们不走,持续下去,spirituality 一直无法恢复,混沌迟早会彻底死寂,整个混沌,都会崩塌!”

  “战那一年穿梭时光而来,和我聊过····聊的不口旦简单道此土方市土仙动的是无尽黑暗,死寂,覆灭,绝望·也许,就和力阶消耗spirituality 有关!”

  “这一点,我也说过,并无隐瞒。”

  天方叹息:“诸位,当年都知道,为何今日旧事重提?大家损失不小,我也如此,我已经陨落一具Avatar ,而且,我天方界域,无数powerhouse 被杀……我也很难受。”

  “至于混沌百万年来,spirituality 恢复少……”

  他叹息一声:“百万年前,诞生的ninth rank 太多了,伤了根本,而且……我们一直固守混沌本源,也封锁了混沌Great Way ,我们哪怕自封,也一直都在消耗…·自然不会恢复太多……关键还是在于时光,必须要用时光稳固spirituality ,让spirituality 固化,长期不灭······这是我们一直在等的,在做的······”

  他无奈叹息道:“眼看着时光出现了,我们的机会要来了,诸位·……何必此刻向我发难?”

  劫难said solemnly :“天Brother Fang ,不是大家发难,只是……等了太多年了!而今,更是无法降临,我们想知道,到底什么时候,我们才能真正以Peak 之力降临?此事,还要天Brother Fang 给个答复,你最强,昔日,也是你邀请大家来的,大家都是信任你……可如今·…”

  天方nodded ,有些沉重,“我知道诸位着急,其实,我也着急。”

  他叹息一声,想了想道:“快了,只要时光再次出现,此次混乱陨落,大量powerhouse 陨落…·New Martial 剿灭world ,对我们而言,其实都是好事,短时间内,spirituality 会汇聚!出现一个短暂的爆发期…·等到时光再次回归混沌,那时候,混沌稳固,我们降临,问题不大!”

  “之后,只要时光提升到了ninth rank ……完成了固化,也许……不需要人来掌控,也能稳定了!
  他眼神有些变幻:“届时,就不用去管,谁掌握时光了,既然掌握时光的人不听话……那杀了对方,也没问题,前提是,时光能完成spirituality 固化!”

  “当然,若是对方愿意配合,好说话,吾等也不是滥杀之人,时光Dao Lord 若是愿意配合,对混沌而言,更有稳定作用。”

  众人思索了起来。

  还要等吗?

  “那现在,你们去找新Heaven and Earth ,找不到吗?”

  天方摇头:“很难!混沌不小,而且毕竟不是本尊,混天的秩序虽然也在其中,可没了秩序天策,他也不算秩序之主,我看……想找到,机会不大,当然,也要预防万一,所以我一直跟着混天,就是担心这家伙真找到了,也会很麻烦!”

  他one after another 解释了一阵。

  劫难却是旧话重提:“天Brother Fang ,不是我怀疑······而是大家有些疑惑,这百万年来,混沌spirituality 还是太少了……你说,会不会哪里隐藏着一部分spirituality ,或者说·…·…混沌还有隐藏的powerhouse ,spirituality 被其抽取了?”

  天方看着他,显然,在说自己呢。

  他轻笑一声:“劫难,我们之间,何必如此呢?若是我真隐藏了大量spirituality ,早就直接降临了,我本尊降临,你觉得方平、Li Hao 、混天这群人,能奈何我?何必如今日这般,进退两难?”

  众人思索了起来。

  还是有些怀疑。

  天方,到底有没有隐藏spirituality ?
  不清楚,不好说。

  至于,若是隐藏了,why not 降临……也许,还在等,等时光进入ninth rank 。或者,谋划的不止是时光,还有·……他们!
  虽然天方很强,可这么多ninth rank 在,天方也许可以打两个,三个,四个……

  可五个呢?

  十个呢?
  反正,这家伙也许还是有些隐藏的,可此刻,倒也不好再多说了,再说下去,真要翻脸了。

  天方又道:“先等混沌Great Way 稳固下来吧,稳固下来,大家本尊就算不降临,Avatar 还是可以继续降临的……总比现在强一些。”

  劫难不吭声,两次Avatar 被杀,对他而言,损耗很大,哪有那么多Avatar 不断降临。

  此刻,又抬头看了看他们上空,那里,仿佛有一颗心脏在跳动,原本其实不明显,之前被混乱self-destruct ,差点炸的混沌Great Way 都断裂了。

  现在,那混沌本源,仿佛都受到了惊吓和伤害。

  劫难Emperor Venerable 看了一会,忽然又道:“混沌本源,这些年倒是安静……也恢复了不少,我们这么多年也没怎么抽取混沌本源的能量…·天Brother Fang ,你说·…··若是我们抽取一些……”

  天方皱眉:“这是混沌的核心!劫难,一旦抽取,导致整个混沌坍塌……你觉得,我们能活下来?”

  劫难said with a smile :“不至于吧?之前龙战都吞了一小口,混乱也想试试……他们都不怕……”

  天方笑了:“那随你……当然,混沌本源,是生命的源泉,关联了混沌Great Way ,之前你也看到了,随着龙战吞了一小口,生命,是自带反击的,你一人,恐怕奈何不得……而若是大家都去,小心……本源破碎,when the time comes ,大家就有好果子吃了!”

  他眼神,略显阴沉。

  劫难!

  这家伙,现在胆子越来越大了,他居然想动用混沌本源,这对大家而言,也许短时间内很爽,可未来·……一定不是好事。

  一旦导致混沌本源溃散…·整个混沌就会瞬间死寂,再也不会诞生任何生灵,只要他们这批人死了,那world 就毁灭了。

  到头来,纵然活着,一个人,几个人…有何意义呢?

  何况,world 死寂,哪怕你还活着,迟早,你也会死的。

  更危险一些,整个混沌坍塌……Great Way 泯灭,那大家都要完蛋。

  劫难轻笑一声:“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想法是,此刻,我们难以降临……可若是抽取一些混沌本源,哪怕塑造一个Avatar ……Avatar 也强大一些,好歹,能帮点忙,这么多年的自封,大家都有些枯寂……”

  天方不耐烦道:“那你自己可以试试看!”

  劫难laughed ,“若是大家不同意,也就罢了·…··其实,我也不单纯是为了自己,比如说,能否将Li Hao 的亲人,本源抽取出来,还能威胁一下他……”1
  天方接话:“他已失去时光,何必如此?”

  “可若是按照之前所想,他能继续执掌时光,也是巨大的威胁,他一心想着复活几个凡俗之人,我们不如提前抽取出米·威慑字暗,具要出了事,还有一些底牌!”

  天方slightly frowned ,此刻倒是陷入了沉思。

  值得吗?
  劫难当然不单单只是为了这个,这只是理由之一,他还是想抽取一些本源,稳固他自己的realm 和实力,另外……也许,还带着一些别的心思。

  混沌本源……equivalent to world 之心。

  甚至equivalent to Great Way 之源。

  其实,ninth rank 也想掌控,当然,机会不大,没这个能力,一旦强行掌控,反而容易被同化,化为本源的一部分。

  可劫难……也许是觉得,之前龙战都能咬一口,他一个ninth rank ,也许也有机会。

  许久,天方之主摇头:“我不建议这么做,你若是非要坚持,你可以只是去试试看!”

  劫难之主laughed 没再继续说下去。

  天方不答应,虽说让他去试试……可是……

  他抬头看了看那颗隐约浮现的巨大心脏,没再说什么,很危险的,危险只是其一,他更担心……其中隐藏着一些秘密,比如……天方这家伙,有没有在本源中做点什么。

  谁知道呢!

  此刻的他,很怀疑,spirituality 还是被天方抽取了一些,这家伙,也许……隐藏的厉害,Li Hao 能想到天方有些敷衍,他也能想到。

  别人未必会在意,他很在乎。

  因为四方域和他的劫难之域,几乎就在一起,他其实也知道一些情况的,这么多年来,spirituality 其实一直都在恢复,可不见增长。

  天方world ,早些时日,其实也一直在汲取spirituality 的。

  可一直没啥动静。

  天方……你到底想做什么呢?

  他也不再去想,而今的混沌,有些人,很难看透,比如那Li Hao ,这家伙,也真如大家所想,等待着Heaven and Earth 成长之后,再去接收?
  有必要吗?

  真要直接掌控,天方Avatar 肯定不是对手,混天虽强,可联手其他几人,有希望灭了混天……那混沌,反而让Li Hao 几人独霸了。

  Li Hao 却是没有这么做!
  这一点,也让人意外。

  此外……最近混沌中,虽然不断有人吞噬大量Power of Primordial Chaos ,但是都没有Li Hao 的行踪,这家伙,真的放弃了吗?
  不解!

  ……

  黑暗的混沌之中。

  而今,Heaven and Earth 动荡,混沌不安,诸Heavenly Dao 场破灭,导致无数Emperor Venerable ,不敢出行,一个个的,都只能乖乖躲在界域之中,shiver coldly 。

  每天,都会感受到一些动荡,world 破灭。

  而且,都是强悍的world 。

  兰键旱他们也无法知更多的消自口能被动去等待结果,这样的日子,让许多Emperor Venerable ,都很难受,可也没办法。

  而就在此刻,混沌中。

  一方Small World 边缘。

  一人一狗,瞬间浮现。

  无声无息。

  安静的诡异。

  Li Hao 看着面前的Small World ,盘算了一下,掐指算了算,片刻后,从自己right hand 上,捏下了一块血肉,那血肉crystal clear and near-transparent ,仿佛有一个小小的Li Hao ,伫立其中。

  格外的诡异!
  仿佛细胞分裂一般,其中核心,居然是一个Li Hao ,一股依附之力,从血肉上蔓延而出。

  gradually ,血肉moved towards 远处的Small World 飘去。

  片刻后……血肉贴合到了world 之上,gradually ,开始融入其中。

  此刻的Li Hao 和Black Panther ,宛如暗中行事的盗匪、杀手一般,极其的低调,极其的诡异,整个人都被黑暗所遮掩。

  “第627个······”

  Li Hao 喃喃一声:“右臂部分,已经完成了十分之一了……”

  说罢,看了一眼自己的right hand 。

  整个right hand ……短了十分之一。

  看起来其实也不突开,可若是双臂对比一下,就很突了。

  Black Panther 也看着他的手,twitched his lips ,长短手,少了一部分胳膊。

  当然,Li Hao 穿着长袍,倒也遮掩住了,不仔细看,看不出来太多。

  Li Hao 继续盘算一下,回想着什么,推演着什么,said with a smile :“整个东方,应该可以容纳下我的双臂!”

  Black Panther 摇了摇尾巴,到也没说啥。

  这也是Li Hao 多次下来,积累的经验。

  昔日融Great Way 长河,后来融雷域,再后来,融新Heaven and Earth ……

  今日,他将自己的血肉,进行重铸!

  以细胞为虚界,融入混沌Myriad Realms 之中,Chaos Realm 域无数,large and small ,不说多,恐怕有数十万之多,多的terrifying 。

  而今日,Li Hao 以他观摩到的,Ninth Heavenly Layer 的排序,进行自己的自我组合,将血肉融入Chaos Realm 域之中。

  一方面,汲取其中的spirituality ,意志,生存之力,一方面,也是蕴养自己的fleshy body 。

  “woof! ”

  Black Panther 小声叫唤一声。

  分裂成这样,真能收回来吗?

  收不回来,岂不是完蛋了?
  “放心吧,每一块血肉之中,都有一个我在演化!以God Writing 组合之法,进行血肉组合,一滴血,也是一条道,也是一枚God Writing ···不吞力量,只是蕴养血肉,关键在于意志!”

  Li Hao 龇牙一笑:“Black Panther ,等着吧,when the time comes ,整个山能从工地中市次让起
  来……届时,我一出,便是无敌!”

  “”

  你狠,你说了算。

  Black Panther 也是无言。

  最快更新

  就怕when the time comes ,出现无数Little Li Hao ,还有……你现在这情况,迟早也会被人发现问题的。

  Li Hao 血肉丢失,都没办法重新浮现。

  根本上丢失了!

  这才terrifying 。

  到了他这个层次,Rebirth from a drop of Blood 都不是问题,可现在,短了一截就真短了,居然没办法恢复!
  Li Hao said with a smile :“不用担心……没那么容易看出来什么,等我完成了计划,找到二猫,复制一下,然后让Hu Qingfeng summon 一个影子出来,融入我身……和真的没啥区别!”

  Black Panther 默默无言。

  这也行?
  好吧,你说了算。

  而今,大家都在争分夺秒,夺取能量,他俩倒好,imitate the dog and steal chicken 一般,四处隐藏,一个个地方,洒下Li Hao 的血肉,也不知道要洒到哪天才行。

  “Black Panther ……”

  “woof! ”

  Black Panther 疑惑,看着Li Hao 。

  Li Hao said with a smile :“通知一下Silver Moon 诸位,最近…·制造一点混乱,此外,让凌月再次行动起来,到处宣扬她的Divine Kingdom 理念······将信仰核心,换成我!”

  Black Panther 茫然,啥意思?
  Li Hao patted 他的狗脑袋:“愚蠢,我一直闲着,大家未必放心我,不如让女王搞点事出来,让大家觉得··……我在汲取Power of Faith ,准备以信仰重新恢复实力!”

  顺带着,也能安慰一下那些powerhouse ,别想着我了,我也在自救中!
  “另外……”

  Li Hao paused 道:“动荡和混乱,有利于让Chaos Creature ,求存之心更重!”

  这一刻的他,仿佛真成了大反派。

  利用动荡和混乱,激发生灵的求生之意,on the surface 又开始汲取Power of Faith ··……如此一来,外人就算发现了什么,也不会多想。

  Black Panther nodded ,他是Silver Moon 之灵,倒也可以联系一下Silver Moon 那边,问题不大。

  而Li Hao ,带着它,继续moved towards 下一个界域进发。

  Black Panther 环顾all around ,倒也警惕无比,生怕被人发现,此刻的它,宛如当初给Li Hao 看门放风一般,都快忘了,自己也是一位seventh rank Emperor Venerable 了。

  一人一狗,偷偷摸摸的,四处游荡。

  Li Hao 也不是胡乱去扔血肉,而是根据Ninth Heavenly Layer 的一些排布,world 的分布,进行血肉的贴合重组。

  gradually ,右臂都快秃了!

  再这么下去,都要成独臂侠了。

  一方方world 内,此刻,都贴合上了一块微不可见

  一方方world 内,此刻,都贴合上了一块微不可见的小小血肉,血肉中,一个个Li Hao ,盘膝而坐,仿佛在汲取什么。

  微不可见!

  几乎没人察觉到什么,每一块血肉,Li Hao 都以匿天之法,进行了伪装隐匿,这道,来自于黎渚,昔日,Li Hao 还弱小,连混沌Thunder Tribulation 都可以屏蔽,何况现在。

  那些Emperor Venerable ,别说弱小无比,寻常eighth rank Emperor Venerable ,也几乎无法察觉丝毫。

  每一块血肉,最终,都会和world 之源进行融合,贴合。

  直到Li Hao summon 而回!

  就在Li Hao 行动的同时。

  新Heaven and Earth ,时光也在疯狂流逝。

  原本的长河附近,此刻,内部仿佛出现了一条黑暗长河,Death Qi 弥漫,一人浮现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带着一些得意,有些欣喜。

  “我就说······当年,我没看错!”

  那人喃喃自语,我就说,没看错的,果然,长河之中,掉落的是死亡之道。!
  而今,我开死灵长河,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我阴,也有了立足之地,不弱于昔年那些开创界域的始祖了。

  今日起,我便是…··…Lord of Undead 了!

  这一刻,Heaven and Earth 震荡,仿佛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又有new Way 开辟,Death Aura 弥漫,无数死去之人,本源融入死灵长河之中。

  与此同时,长河之外。

  却是多了两道门户!

  high, middle and low ,足足三道门户浮现。

  不再是Li Hao 昔日只留下一道门户的模样。

  时光长河深处,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波动,一道silhouette ,隐约间浮现,和Li Hao 有三分相似,却是有些怨愤之意。

  “你抛弃了我们······”

  喃喃身响起,looked towards 长河,长河涛涛,那silhouette gnashing teeth 一般:“既如此……今日起,我便不再是苍,我乃……长河之灵!”

  吞噬这条长河,掌控这条长河。

  吞噬这条长河,掌控这条长河。

  为他征战无数岁月,开天之日,却是被抛弃了,他不甘心!
  ……

  另外一处。

  一座大山浮现,宛如剑形,一人有些呆萌憨厚,许久,抓了抓脑袋,“吾乃穹剑…··今日,开天穹山,广纳天下sword cultivator ·····”3
  脑海中,隐约有些记忆,很少很少,但是……仿佛有一道silhouette 挥之不去。

  时光开天?
  哦,我好像……便是那把开天之剑!
  只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不管了,我也要cultivation .
  ·.···
  整个新Heaven and Earth ,时光疯狂运转,时代不断更替。

  同一时间。

  一处略显虚幻之地。

  一群人,都在secluded cultivation ,苏宇睁眼,看着眼前的Yang God ,laughed :“你可以回去了,这些年,该教你的,都教你了!”

  “many thanks 宇皇成全!”

  Yang God 此刻,倒是欣喜无比,这些时日,在这人这边听道,倒是收获巨大!

  此刻,对方赶人,他也不敢打扰,只是有些忐忑:“不知何日,能再见宇皇····今日传道之恩…··终生难忘!”

  这一刻Yang God ,还是很憨厚,很老实的。

  苏宇一笑:“有机会,翌日再见·…也许你会很惊讶的!”

  Yang God 有些疑惑,也不敢多问。

  很快,转身离去,再次moved towards 原本world 飞去。

  而那world ,仿佛一颗种子一般,伫立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

  苏宇默默看着,也不多说,只是感悟着一些东西,陷入了沉思之中,Interesting ,这就是一代时光cultivator 所在的world 。

  自己之前看到的,认识的,那位时光之主,自己眼中的老梆子…·可能是二代时光cultivator ?

  那自己,算三代?
  呸!
  我才不是!

  到底何时,时间才能一致?
  他心中想着,眼中,仿佛浮现出一条长河,简单判断了一下,looked thoughtful ,也许……快了。

  正想着,忽然眼神一动。

  前方那world ,仿佛出现了一些变故。

  没多久……一股熟悉的气息动荡而出!

  “en? ”

  苏宇一惊,死了?

  怎么会!
  他迅速走出原本所在地,刹那间,仿佛跨越了时光,浮现在that world 上空,此刻,昔日看到的that silhouette ,正在崩塌!
  这……怎么会!
  他··……怎么会被人杀死?
  不对··不是被人杀死,是……自杀了?
  “该死!”

  苏宇slightly frowned ,凝眉不语,至于吗?
  一颗星辰,在他面前渐渐浮现,仿佛要朝他飘来,苏宇slightly frowned ,这家伙…·真的放弃了时光,为什么啊?

  有些头疼!

  许久,感知到了什么,lightly exclaimed :“咦······这是
  ……”

  眼前,那星辰转动,仿佛出现了一些东西,仿佛··…是一些过去的记忆。

  苏宇看了一会,slightly startled 。

  许久,叹息一声,不再说什么,只是一挥手,那星辰……疯狂开始盘旋,眨眼间,仿佛Heaven and Earth 重生一般,刹那间,一方新Heaven and Earth 浮现。

  仿佛固定在了a certain 时刻……无数宫廷浮现。

  one after another silhouette 浮现,一人带着一只猫,也浮现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那人looked towards 天空,looked towards 苏宇,面色温和,笑了一声:“生亦何欢,死亦何惧…···何苦呢?”

  “无趣之人!”

  苏宇摇头,“只是··看你主道有灵,并非为了见你,也懒得听你絮叨,让这道灵,成长一番罢了,日后,也许可以和我毛球做个伴!”

  头顶,浮现一个white 毛球,有些好奇地看了一眼眼前的world 。

  看到了一直肥猫,又看到了第二只······

  有些好奇,有些疑惑。

  这些……是什么?
  苏宇揉了揉头顶毛球,laughed :“这也是道灵···…只是还不成熟,等成长了起来,也有了spiritual wisdom ,也和你一般,掌握Great Way !”

  说罢,不再多看一眼。

  有些不爽。

  真是···让人不开心的一次旅途。

  何必如此?

  平生,最讨厌你们这种人,干活不负责,给后人留下无数麻烦!
  这一刻,苏宇不再去管,只是在远处天外旁观,宛如Spiritual God ,俯瞰一切,看着此方Heaven and Earth 不断变化,不断成长,最终·……他看到了一人崛起……

  有些眼熟,眼神微动,这……好像是当日那人,原来,这就是Yang God 日后追随的那位。

  这么说···…时间快了!
  他露出了一抹笑意,这么说,我Myriad Realms ,时间也快了……三方流速,若是达到一致,就真正合三唯一了!
  “此方Heaven and Earth ,进展到后期……我Myriad Realms 进展到我出现的那一刻··过去、现在、未来就彻底合一了,那时候,我便可走出去了!”

  他已彻底clear comprehension !

  此刻,倒是有了几分期待。

  虽说不愿招惹麻烦,可是……麻烦找我,我也不会不管,先把所有麻烦全部解决,打死了全部对手,再暴打时光老梆子一顿……那就差不多了!
  “原来·······这是New Martial !”

  他喃喃一声,New Martial 时代。

  这么说,New Martial 时代,便是自己上次看到的那群人,时光之主,算是New Martial 之后?
  又有些疑惑,New Martial 时代如此强悍,后来···怎会被时光崛起呢?

  真奇怪!
  就in this brief moment ,看到了一艘airship 一样的东西,从界域中飞出,他心中微动,忽然一笑,hand grasps ,原本都无法冲出界域的airship ,瞬间落入他手!
  刹那,all around 浮现出一方world 。

  他露出一些笑意,Interesting ……

  “干活了,蓝天,靠你了,制造无数生灵出来,
  Avatar 亿万··给New Martial 人,见识见识我Myriad Realms 之强!”

  后方,一人laughed :“Brother Yu 哥····你真坏!”

  苏宇打了个冷颤,不寒而栗,这Avatar 道,真恶心。

  又looked towards New Martial 内部一人,微微有些皱眉……这位,也一直喜欢Avatar ,不知道和蓝天是否有些关联,我Myriad Realms 之道,应该都有一些inheritance 。

  不过,是时光开天,和他无关吧?
  当然,最好无关,要不然……锤不死你!
  蓝天,愈发变态了!

  最近,我都受不了了。

  希望无关,否则……先打你一顿再说!
  刹那,后方那world ,浮现无数生灵,栩栩如生,宛如一方world 瞬间浮现,而这无数生灵……其实,只是一人所化,极其恐怖!
  happy laughter and cheerful voices ,悲欢离合,在这虚幻界域中,纷纷上演。

  而那被称作蓝天的cultivator ,此刻,主体浮现在苏宇身边,laughed ,宛如孩童,“Brother Yu 哥,真好玩,我都迫不及待要进入混沌了…·…你说,我化身千万,能否和时光之主,来一场荡气回肠的爱情?”

  “.…”

  苏宇无言,许久,轻声一笑:“我支持你,可以!”

  你去恶心他,别恶心我就好。

  想到这,笑了,一定··很有趣。

  时光,我总算要见到你了,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有用帮我点赞(顶)breakthrough 30,谢谢您的支持是我们更新的动力。点的越多更新的越快。

  他扭头looked towards 原本时光星辰所在,微微扬眉,又looked towards 那迅速崛起的Human King ,此刻,时光还在疯狂流逝,他笑了,I understand !
  这人……也许……不会要时光!

  so that’s how it is !

  这么说·····…时光,诞生于New World ?

  真有意思!
  又looked towards 界域中,还在大战的Human King ,陷入了沉思中,此人的Blade Technique ……都是有些眼熟呢。

  扭头看了一眼后方众人,此刻,不少人正在观摩,looked thoughtful ,他们的道,好像有一些……和这New Martial 世,looked thoughtful ,他们的道,好像有一些……和这New Martial world ,有些类似。

  界,有些类似。

  看样子,也算是有些inheritance lineage 了。

  so that’s how it is !

  三位一体吗?

  苏宇有些了然,这一刻,倒是彻底明晰了其中的关系,而关系,就如时光,过去、现在、未来,三位一体,而他们Myriad Realms ,也许,源头也在这。

  扭头看了一眼world ,苏宇said with a smile :“再等一段时日,我们就可以回归了……诸位,真正的混沌,吾等即将降临!”

  众人都有些兴奋,也有些忐忑。

  要降临了吗?
  真期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