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 Gate Chapter 613

                    “就在这一片了!”

  就in this brief moment ,混天Emperor Venerable 眼神一喜,他感受到了,越来越强的秩序之力。

  甚至,比他建立的秩序,还要强烈的感觉。

  就在这一小片了!
  如此强烈的秩序之力,让他欣喜,自从秩序被Li Hao 打破,他失去了秩序之力,实力虽然没下滑多少,可黑暗侵袭,让他很难受。

  未来的前途,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而今,秩序仿佛更强大了,对他而言,哪怕夺取不了时光,此刻,只要再次重建秩序,也能让他强悍起来。

  混乱之道更强。

  秩序之力更强。

  一旦融合……混天露出了一些笑意,那样一来,他会比之前更强大,Li Hao ,也许·…我还要感谢你。!
  当然,前提是,可以夺回来。

  此刻,他感应了一下混沌Great Way ,几个月下来,混沌Great Way 的波动,已经渐渐开始平息,混沌Great Way 的自我恢复能力还是极强的!

  这时候,天方也仿佛感知到了什么。

  眼神微动。

  新Heaven and Earth ,要浮现了吗?
  时光之道,到底走到了哪个地步?

  eighth rank Peak ?

  还是如何?

  他眼神looked towards 一个方向,有些闪烁,好像·…就在那边。

  他朝混天看了一眼,果然,混天也朝他看来,这一刻,两人眼中,都露出了一抹冷光。

  混天忽然消失。

  天方之主,也刹那间disappeared ,声音传荡而来,带着一些笑意

  “混天小友,这么着急做什么?”

  黑暗笼罩!

  混天仿佛从无尽黑暗中走出,一脚踏裂了混沌!

  此刻,眼神极其的冷酷:“senior 的Avatar ,在这混沌停留大久了,我建议……senior 还是先回归吧,免得Avatar 陨落,本体受到了一些影响!”

  “那就不劳小友费心了!”

  天方Emperor Venerable ,声音四处飘荡而来。

  此刻,混沌Great Way ,仿佛也有些波动。

  混天Emperor Venerable face turned cold ,瞬间Power of Darkness 爆发,席卷四方,space fluctuation 刹那,天方Avatar 出现,笑了一声:“小友真急躁!”

  刚找到,这家伙就迫不及待了!
  “内里情况不明,Li Hao 可能随时能收走,Human King 、春秋也都not to be trifled with 的,何况,这新天到底过了多久,谁也不清楚,此刻,混天你对我下手,若是出来一位更强的……纵然没有,Human King 、春秋他们联手,你能对付吗?”

  混天不理。

  不能对付,也不关你事!

  出拳!

  宛如giant dragon 席卷Heaven and Earth ,all directions ,空间都在震荡,imposing manner 锁定,天方叹息一声,“真是·…···急不可耐啊!’

  一个刹那,虚空波动。

  好像凭空浮现出了一道门户,天方disappeared ,再出现,已经是混沌边缘,all around one after another space fluctuation 传荡而来,将黑暗挤压!

  “我这Avatar ,自不是你对手·····不过,你再乱来,我可就将这新Heaven and Earth 传送消失了,你要找到,还得耗费一些时间!”…

  混天slightly frowned ,很快laughed :“和senior 开个玩笑罢了,senior 无需如此。”

  天方也笑:“玩笑吗?那我也只是开个玩笑,别介意。”

  两人说话间,all around 虚空,Power of Primordial Chaos ,仿佛被抽取一空,gradually ,一方world ,从无形中渐渐浮现出来,at first 只是宛如一个小球,可gradually ,开始膨胀,疯狂膨胀起来。

  滔天河流之声,crash-bang 响起。

  两人都是心中一动!
  迅速避开。

  此刻这一方新干地仿佛西彻底动冰一般刚列工私脚胀,眨眼间,那圆球膨胀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宛如一轮血月,照亮了整个东方!
  这一刹那,one after another 强悍的气息,开始浮现。

  已经回归东方的Human King ,迅速带着人直奔这边而来,气息狂暴无比,隔着老远,声如thunder ,laughed heartily :“好戏,开场了啊!”

  首发
  更远处,一道快如虚幻的silhouette ,也带着多道silhouette 穿梭而来。“岁月如梭,混沌无情,一岁枯荣,我又要换个身体了,我···…厌倦了!”

  那illusory shadow ,闪烁而来。

  在这过程中,旧体渐渐枯萎,那小女孩,渐渐开始苍老,瞬间枯寂。

  在那原本的躯体之下,一只小小的春秋蝉,浮现出来。

  一声蝉鸣声响起。

  仿佛All Living Things to Recover ,又恍如春天到来,Primordial Chaos Void 之中,忽然,birdsong and fragrant flowers ,宛如world 新生,远处,空寂看了一眼,眼神变幻不定!

  really strong !

  春秋蝉鸣,一声蝉鸣,混沌复苏,这……也许才是真正的复苏之道。

  另一边。

  thunder 爆发,棋盘浮现,六道神拳破空·…··

  一位位Silver Moon cultivator ,也迅速moved towards 远处进发。

  “那是我Silver Moon 王创造的world ,谁也别想夺走!”

  一位位cultivator ,凝重无比,也愤怒无比。

  Li Hao 半废,Silver Moon 无扛鼎之人,他们虽然最近时日进步很大,可在这一群top powerhouse 之间,他们·····无法逆转什么。

  无论如何,他们也不能坐视他人,夺取Silver Moon 创造的新Heaven and Earth !
  何况,其中还有Yuan Shuo 之灵存在。

  刹那,一群Emperor Venerable ,powerhouse 不多,和数量极多,超过百位Emperor Venerable ,跟随几位eighth rank ,直奔东方尽头飞去。”

  同一时间。

  Primal Chaos Abyss 。

  一位位ninth rank Emperor Venerable ,睁开双眼,意外的石雕之状,此刻已经全部崩碎,不再自我封印,到了这地步,也无需再自我封印了。

  有人轻笑:“混沌Great Way 已经平复!”

  “本尊可以降临·…·…只是,无法恢复Peak ,spirituality 不足。”

  “真要齐心,spirituality 不足又如何?就算不足,吾等降临,也不弱于混天他们,怕就怕……有人隐藏spirituality ,随时爆发Peak ,将吾等一网打尽!”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looked towards 劫难。

  此话,也只有劫难敢说。

  以前,劫难和天方关系最好,可如今……自从劫难降临Avatar ,被Li Hao 所杀,劫难对天方一直都很不满意。…

  当然,天方给他们的感觉……也的确好像隐藏了一点什么。

  此刻,天方侧头看去,这声音,不像劫难的。

  果然,事实上,也不是劫难开口,只是劫难Emperor Venerable ,faint smile ,众人这才恍然,不是他,瞬间moved towards 之前声音来源看去。

  接着,都是slightly startled 。

  是他!

  “生死,你在说我吗?”

  天方看着他。

  生死Dao Lord !

  生死Dao Lord 一脸冷漠,显得很不爽,“没说天Brother Fang ,天Brother Fang 误会了,清者自清!”

  他最近,很不爽。

  所有ninth rank 当中,不说他人,他和劫难最倒霉。

  劫难死了两次Avatar ,而他,直接本体Great Way 被混乱截断了一截,这样的伤害,可不比一具Avatar 被杀更好,反而更惨重,Life and Death Reincarnation Cycle 都差点被打破了。

  而上次……那么多ninth rank Emperor Venerable 阻拦混乱,明知混乱you think you can kill me ,这些人居然都在藏力,这才是他倒霉的关键。

  他岂能不恨!
  都快恨不得杀死这群混蛋了。

  天方slightly frowned :“新Heaven and Earth 即将浮现,你的死亡之道,也在其中,还是可以收回的,这么多天下来,这新天,哪怕时光流速慢一些,恐怕也要过去万年了,甚至更多!”

  “你的死亡之道,应该会更强大,对你而言,夺回来,反而是机会……有何不满的呢?”

  生死Emperor Venerable 沉默一会,这才没多说什么。

  也是。

  只是,他还是提醒一句:“这死亡之道,乃是我Great Way 分割出去的,诸位··…···可不要惦记!”

  劫难轻笑:“生死,死亡之道,你主修,谁会夺你所爱?只是·····大家确定,今日,本尊降临吗?咱们人多,若是齐心,别说混天,就是混沌中所有powerhouse 联手,我们也能全部打死······…”

  哪怕不是Peak ,那也无妨。

  怕就怕……有人要出幺蛾子啊!
  一群ninth rank ,真都这么听话,他们也成不了ninth rank 了。

  有人轻笑:“不降临,难道一直被困在这?虽然无法恢复Peak ,可降临了,才有机会,不降临,spirituality 无法恢复,谁若是在混沌中,做点什么,想阻拦都难……这日子,我过的有些腻歪了!也不指望能在Primal Chaos Abyss 恢复了,走吧,一起下去,百万年时光都过了,再持续下去,还有机会活着走出去吗?”

  一个个ninth rank ,都是意有所指。

  仿佛都笃信,某人暗中汲取了spirituality 之力,有可能恢复到Peak 。

  当然,这群人也not to be trifled with 的。

  此刻,一个个目光对视,仿佛达成了什么协议,谁恢复Peak ···…谁就是公敌!

  必杀之!
  除非大家一起恢复。

  否则,哪怕天方,想要恢复Peak ,众人也会联手杀了他,一个不行,那就十个!

  你天方是强,可若是有把握杀死大家,早就做了。

  何必等到今日!…

  天方Emperor Venerable 也不说什么,他知道大家的心思,laughed ,也不言语什么。

  “诸位都决定了…···那就·…···降临吧!”

  天方感慨一声:“百万年时光,对吾等而言··…也是漫长无比的岁月了,忘了说了,今日·…是我两百万年life essence 。”

  众人心中一动!
  两百万年了!
  天方,两百万岁了。

  古老无比!
  在场的ninth rank ,没有比天方更古老的了,就算其他人年岁也不小,但是都不如天方。

  混沌,到底存在多少岁月了?

  他们其实不知道。

  ninth rank ,正常活,能活多久?
  他们也不知道。

  而今,天方让他们知道了,最少两百万年,看这样子,还能继续活下去。

  “恭喜了!”

  劫难Emperor Venerable 笑了:“didn’t expect ,眨眼间,真的过了百万年了,两百万life essence ……真漫长啊,遥想百万年前……”

  说到这,又失笑:“好像不是太愉快!”

  天方倒是不太在意,said with a smile :“只是一场小插曲罢了,走吧。”“混沌本源,需要让人看守吗?”

  “无需如此,本源本身就具备反击之力,混乱都无法破坏,何况··…谁愿意留下呢?”

  天方摇头。

  没人会愿意留下的,除非大家一起留下来。

  何况,混沌本源,也不是真的没有任何反击之力,之前龙战咬下一小口,已经惊醒了本源,要不然,混乱也impossible 被打了个倒栽葱。

  混乱当时,可是真正的ninth rank 了。

  “那就······降临吧!不,回归······混沌,本就是我们的地盘!

  ,

  有人大笑出声。

  混沌,本就是他们的,他们只是回来了,并非降临。

  一位位Emperor Venerable ,起身,面前,浮现出一条条Great Way ,那一条条Great Way ,宛如实质,这一刻,纷纷融入他们体内,定睛看去,一个个强悍无比,imposing manner 狂暴无双!
  天方也不多说什么,一马当先,直接moved towards 混沌Great Way ,跨越而去,混沌Great Way 震荡!
  首发
  众人体内Great Way ,也不断震荡。

  spirituality 开始削弱。

  进入混沌,混沌而今污浊的很,spirituality 不够浓郁,这也是他们昔日避入Primal Chaos Abyss 的原因。

  这一刻,整个混沌好像裂开了一般。

  一股滔天气息,从四方域方向浮现。

  是的,降临之地……就在四方域。

  一股,两股,三股··…···

  one after another 气息,瞬间浮动而起,all directions ,无数Great Way 之力,无数Power of Primordial Chaos ,刹那间被吞噬一空,整个混沌,仿佛瞬间进入了真空地带!

  这一刻,四方域一些world ,无数Emperor Venerable ,shiver coldly 。

  来了
  “就在这一片了!”

  就in this brief moment ,混天Emperor Venerable 眼神一喜,他感受到了,越来越强的秩序之力。

  甚至,比他建立的秩序,还要强烈的感觉。…

  就在这一小片了!
  如此强烈的秩序之力,让他欣喜,自从秩序被Li Hao 打破,他失去了秩序之力,实力虽然没下滑多少,可黑暗侵袭,让他很难受。

  未来的前途,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而今,秩序仿佛更强大了,对他而言,哪怕夺取不了时光,此刻,只要再次重建秩序,也能让他强悍起来。

  混乱之道更强。

  秩序之力更强。

  一旦融合……混天露出了一些笑意,那样一来,他会比之前更强大,Li Hao ,也许·…我还要感谢你。!
  当然,前提是,可以夺回来。

  此刻,他感应了一下混沌Great Way ,几个月下来,混沌Great Way 的波动,已经渐渐开始平息,混沌Great Way 的自我恢复能力还是极强的!

  这时候,天方也仿佛感知到了什么。

  眼神微动。

  新Heaven and Earth ,要浮现了吗?
  时光之道,到底走到了哪个地步?

  eighth rank Peak ?

  还是如何?

  他眼神looked towards 一个方向,有些闪烁,好像·…就在那边。

  他朝混天看了一眼,果然,混天也朝他看来,这一刻,两人眼中,都露出了一抹冷光。

  混天忽然消失。

  天方之主,也刹那间disappeared ,声音传荡而来,带着一些笑意

  “混天小友,这么着急做什么?”

  黑暗笼罩!

  混天仿佛从无尽黑暗中走出,一脚踏裂了混沌!

  此刻,眼神极其的冷酷:“senior 的Avatar ,在这混沌停留大久了,我建议……senior 还是先回归吧,免得Avatar 陨落,本体受到了一些影响!”

  “那就不劳小友费心了!”

  天方Emperor Venerable ,声音四处飘荡而来。

  此刻,混沌Great Way ,仿佛也有些波动。

  混天Emperor Venerable face turned cold ,瞬间Power of Darkness 爆发,席卷四方,space fluctuation 刹那,天方Avatar 出现,笑了一声:“小友真急躁!”

  刚找到,这家伙就迫不及待了!
  “内里情况不明,Li Hao 可能随时能收走,Human King 、春秋也都not to be trifled with 的,何况,这新天到底过了多久,谁也不清楚,此刻,混天你对我下手,若是出来一位更强的……纵然没有,Human King 、春秋他们联手,你能对付吗?”

  混天不理。

  不能对付,也不关你事!

  出拳!

  宛如giant dragon 席卷Heaven and Earth ,all directions ,空间都在震荡,imposing manner 锁定,天方叹息一声,“真是·…···急不可耐啊!’

  一个刹那,虚空波动。

  好像凭空浮现出了一道门户,天方disappeared ,再出现,已经是混沌边缘,all around one after another space fluctuation 传荡而来,将黑暗挤压!

  首发
  “我这Avatar ,自不是你对手·····不过,你再乱来,我可就将这新Heaven and Earth 传送消失了,你要找到,还得耗费一些时间!”

  混天slightly frowned ,很快laughed :“和senior 开个玩笑罢了,senior 无需如此。”

  天方也笑:“玩笑吗?那我也只是开个玩笑,别介意。”1…

  两人说话间,all around 虚空,Power of Primordial Chaos ,仿佛被抽取一空,gradually ,一方world ,从无形中渐渐浮现出来,at first 只是宛如一个小球,可gradually ,开始膨胀,疯狂膨胀起来。

  滔天河流之声,crash-bang 响起。

  两人都是心中一动!
  迅速避开。

  此刻这一方新干地仿佛西彻底动冰一般刚列工私脚胀,眨眼间,那圆球膨胀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宛如一轮血月,照亮了整个东方!
  这一刹那,one after another 强悍的气息,开始浮现。

  已经回归东方的Human King ,迅速带着人直奔这边而来,气息狂暴无比,隔着老远,声如thunder ,laughed heartily :“好戏,开场了啊!”

  更远处,一道快如虚幻的silhouette ,也带着多道silhouette 穿梭而来。“岁月如梭,混沌无情,一岁枯荣,我又要换个身体了,我···…厌倦了!”

  那illusory shadow ,闪烁而来。

  在这过程中,旧体渐渐枯萎,那小女孩,渐渐开始苍老,瞬间枯寂。

  在那原本的躯体之下,一只小小的春秋蝉,浮现出来。

  一声蝉鸣声响起。

  仿佛All Living Things to Recover ,又恍如春天到来,Primordial Chaos Void 之中,忽然,birdsong and fragrant flowers ,宛如world 新生,远处,空寂看了一眼,眼神变幻不定!

  really strong !

  春秋蝉鸣,一声蝉鸣,混沌复苏,这……也许才是真正的复苏之道。

  另一边。

  thunder 爆发,棋盘浮现,六道神拳破空·…··

  一位位Silver Moon cultivator ,也迅速moved towards 远处进发。

  “那是我Silver Moon 王创造的world ,谁也别想夺走!”

  一位位cultivator ,凝重无比,也愤怒无比。

  Li Hao 半废,Silver Moon 无扛鼎之人,他们虽然最近时日进步很大,可在这一群top powerhouse 之间,他们·····无法逆转什么。

  无论如何,他们也不能坐视他人,夺取Silver Moon 创造的新Heaven and Earth !
  何况,其中还有Yuan Shuo 之灵存在。

  刹那,一群Emperor Venerable ,powerhouse 不多,和数量极多,超过百位Emperor Venerable ,跟随几位eighth rank ,直奔东方尽头飞去。”

  同一时间。

  Primal Chaos Abyss 。

  一位位ninth rank Emperor Venerable ,睁开双眼,意外的石雕之状,此刻已经全部崩碎,不再自我封印,到了这地步,也无需再自我封印了。

  有人轻笑:“混沌Great Way 已经平复!”

  “本尊可以降临·…·…只是,无法恢复Peak ,spirituality 不足。”

  “真要齐心,spirituality 不足又如何?就算不足,吾等降临,也不弱于混天他们,怕就怕……有人隐藏spirituality ,随时爆发Peak ,将吾等一网打尽!”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looked towards 劫难。

  此话,也只有劫难敢说。

  以前,劫难和天方关系最好,可如今……自从劫难降临Avatar ,被Li Hao 所杀,劫难对天方一直都很不满意。

  当然,天方给他们的感觉……也的确好像隐藏了一点什么。

  此刻,天方侧头看去,这声音,不像劫难的。…

  果然,事实上,也不是劫难开口,只是劫难Emperor Venerable ,faint smile ,众人这才恍然,不是他,瞬间moved towards 之前声音来源看去。

  接着,都是slightly startled 。

  是他!

  “生死,你在说我吗?”

  天方看着他。

  生死Dao Lord !

  生死Dao Lord 一脸冷漠,显得很不爽,“没说天Brother Fang ,天Brother Fang 误会了,清者自清!”

  他最近,很不爽。

  所有ninth rank 当中,不说他人,他和劫难最倒霉。

  劫难死了两次Avatar ,而他,直接本体Great Way 被混乱截断了一截,这样的伤害,可不比一具Avatar 被杀更好,反而更惨重,Life and Death Reincarnation Cycle 都差点被打破了。

  而上次……那么多ninth rank Emperor Venerable 阻拦混乱,明知混乱you think you can kill me ,这些人居然都在藏力,这才是他倒霉的关键。

  他岂能不恨!
  都快恨不得杀死这群混蛋了。

  天方slightly frowned :“新Heaven and Earth 即将浮现,你的死亡之道,也在其中,还是可以收回的,这么多天下来,这新天,哪怕时光流速慢一些,恐怕也要过去万年了,甚至更多!”

  “你的死亡之道,应该会更强大,对你而言,夺回来,反而是机会……有何不满的呢?”

  生死Emperor Venerable 沉默一会,这才没多说什么。

  也是。

  只是,他还是提醒一句:“这死亡之道,乃是我Great Way 分割出去的,诸位··…···可不要惦记!”

  劫难轻笑:“生死,死亡之道,你主修,谁会夺你所爱?只是·····大家确定,今日,本尊降临吗?咱们人多,若是齐心,别说混天,就是混沌中所有powerhouse 联手,我们也能全部打死······…”

  哪怕不是Peak ,那也无妨。

  怕就怕……有人要出幺蛾子啊!
  一群ninth rank ,真都这么听话,他们也成不了ninth rank 了。

  有人轻笑:“不降临,难道一直被困在这?虽然无法恢复Peak ,可降临了,才有机会,不降临,spirituality 无法恢复,谁若是在混沌中,做点什么,想阻拦都难……这日子,我过的有些腻歪了!也不指望能在Primal Chaos Abyss 恢复了,走吧,一起下去,百万年时光都过了,再持续下去,还有机会活着走出去吗?”

  一个个ninth rank ,都是意有所指。

  仿佛都笃信,某人暗中汲取了spirituality 之力,有可能恢复到Peak 。

  当然,这群人也not to be trifled with 的。

  此刻,一个个目光对视,仿佛达成了什么协议,谁恢复Peak ···…谁就是公敌!

  必杀之!
  除非大家一起恢复。

  否则,哪怕天方,想要恢复Peak ,众人也会联手杀了他,一个不行,那就十个!

  你天方是强,可若是有把握杀死大家,早就做了。

  何必等到今日!

  天方Emperor Venerable 也不说什么,他知道大家的心思,laughed ,也不言语什么。

  “诸位都决定了…···那就·…···降临吧!”…

  天方感慨一声:“百万年时光,对吾等而言··…也是漫长无比的岁月了,忘了说了,今日·…是我两百万年life essence 。”

  众人心中一动!
  两百万年了!
  天方,两百万岁了。

  古老无比!
  在场的ninth rank ,没有比天方更古老的了,就算其他人年岁也不小,但是都不如天方。

  混沌,到底存在多少岁月了?

  他们其实不知道。

  ninth rank ,正常活,能活多久?
  首发他们也不知道。

  而今,天方让他们知道了,最少两百万年,看这样子,还能继续活下去。

  “恭喜了!”

  劫难Emperor Venerable 笑了:“didn’t expect ,眨眼间,真的过了百万年了,两百万life essence ……真漫长啊,遥想百万年前……”

  说到这,又失笑:“好像不是太愉快!”

  天方倒是不太在意,said with a smile :“只是一场小插曲罢了,走吧。”“混沌本源,需要让人看守吗?”

  “无需如此,本源本身就具备反击之力,混乱都无法破坏,何况··…谁愿意留下呢?”

  天方摇头。

  没人会愿意留下的,除非大家一起留下来。

  何况,混沌本源,也不是真的没有任何反击之力,之前龙战咬下一小口,已经惊醒了本源,要不然,混乱也impossible 被打了个倒栽葱。

  混乱当时,可是真正的ninth rank 了。

  “那就······降临吧!不,回归······混沌,本就是我们的地盘!

  ,

  有人大笑出声。

  混沌,本就是他们的,他们只是回来了,并非降临。

  一位位Emperor Venerable ,起身,面前,浮现出一条条Great Way ,那一条条Great Way ,宛如实质,这一刻,纷纷融入他们体内,定睛看去,一个个强悍无比,imposing manner 狂暴无双!
  天方也不多说什么,一马当先,直接moved towards 混沌Great Way ,跨越而去,混沌Great Way 震荡!
  众人体内Great Way ,也不断震荡。

  spirituality 开始削弱。

  进入混沌,混沌而今污浊的很,spirituality 不够浓郁,这也是他们昔日避入Primal Chaos Abyss 的原因。

  这一刻,整个混沌好像裂开了一般。

  一股滔天气息,从四方域方向浮现。

  是的,降临之地……就在四方域。

  一股,两股,三股··…···

  one after another 气息,瞬间浮动而起,all directions ,无数Great Way 之力,无数Power of Primordial Chaos ,刹那间被吞噬一空,整个混沌,仿佛瞬间进入了真空地带!

  这一刻,四方域一些world ,无数Emperor Venerable ,shiver coldly 。

  而ordinary person ,根本不知发生了什么,只觉得……惶惶不可终日!
  ……

  混沌四方。

  一些大World Lord ,此刻,也纷纷moved towards 一个方向看去,那些seventh rank eighth rank Emperor Venerable ,还活着的,此刻,都眼神复杂无比。

  百万年前的Emperor Venerable 们·…·…回归了!

  首发
  “天方,生死,阴阳,Five Elements ,光暗,劫难,命运,预言,腐朽,阴暗,飓风,吞噬…·”…

  首发一些岁数很大的Emperor Venerable ,仿佛感知到了什么,默默念叨。

  这些,都是他们小时候的传说。

  这些百万年前的ninth rank ,虽然消失了,可还是在这混沌之中,留下了无尽的传说。

  而今,他们回来了。

  混乱死了,可还有大量的ninth rank 活着。

  他们气息彪悍无比,吞噬虚空,整个四方域的Power of Primordial Chaos ,几乎是眨眼间,被他们抽取一空,本尊降临的他们,远比Avatar 强悍。

  几乎equivalent to 每个人,此刻都能比肩混天。

  不再是之前那般,数十Avatar ,都无法匹敌混乱Emperor Venerable ,被人反杀许多,龙战都能杀死数位。

  今日的他们,气息动荡,整个混沌仿佛都要被掀翻一般!
  四方域。

  劫难Emperor Venerable ,视线直接moved towards 一个方向看去,Li Hao ,之前一直都在那边,此刻,劫难Emperor Venerable 眼神cold and severe ,轻笑一声:“新Heaven and Earth 内部如何,还不知晓,我只知道,Li Hao ,可能有手段收回新天,诸位……此地距离他藏身之地不远,有人愿意和我一起走一遭吗?”

  之所以喊人一起,也是in order to guard against the unexpected ,当然,更是为了不被大家丢下,最好,大家一起走。

  反正不远!

  先去把Li Hao 杀了再说!
  杀死了Li Hao ,什么混天Human King ,will not 是他们的对手,最终,还需要他们彼此争夺时光,那才是真正的ninth rank 之战。

  天方slightly frowned :“新Heaven and Earth 要彻底浮现了·…”

  劫难也皱眉:“天Brother Fang ,Li Hao 不死,隐患极大!”

  他不死,自己不安心。

  先杀Li Hao ,哪怕新Heaven and Earth 真走出了powerhouse ,他也不在乎,新Heaven and Earth 毕竟局限极大,此刻,是走不出ninth rank 的,再强,也最多是下一个混天。

  可Li Hao ……弱是弱了点,可隐患太大了。

  “crash-bang ·…·”

  就在此刻,宛如江河奔涛,宛如苍穹碎裂,宛如瀑布砸落声一般,整个混沌,忽然都响起了流水声。

  这一刻,远处,那巨大的red world 中。

  一道门户,仿佛开启了一般。

  一条长河,在那门户中,开始朝外蔓延,所到之处,仿佛时光凝滞了一般。

  新天之外。

  混天slightly frowned ,天方Avatar 也是眼神闪烁了一下,这是……时光

  首发
  one after another 有些虚幻的silhouette ,仿佛浮现在了长河之上,领头之人,white clothed 如雪,手中并无兵器,只有灿烂笑容,和Li Hao 几人一样,仿佛,也极其爱笑。

  身后,一尊尊强悍的silhouette ,也在浮现。

  有Death Aura ,有责任之道的气息,有Avatar 之道的气息,有各种Great Way 气息环绕,甚至还有monster clan ,Primal Chaos Race 的气息。

  整个Heaven and Earth ,仿佛刹那间,成为了对方的主场。

  “好一个混沌!”

  一声轻叹,一声轻笑,传荡四方。

  斯文人。

  是的,只看外表,只看举止,就是斯文人,斯斯文文,清爽无比,看起来,也很和善,此刻,那人屹立长河之上,脚下,仿佛一颗星辰托起了他!…

  刹那……众人心中一震!
  那是····…时光!
  时光,在他脚下。

  “鄙人introduce myself ,吾乃Myriad Realms 之主,苏宇!”

  声音传荡,如清泉流水,笑声柔和,宛如邻家little brother ,脸上笑意溢散:“初来乍到,不知此地规矩如何,Myriad Realms 之人,守规矩,重规矩,若有不周之处,还请诸位多多指教!”

  规矩!

  这两字一出,仿佛Heaven and Earth 固化,Great Way stand in great numbers ,thunder 闪烁。

  我乃苏宇,我最重规矩!
  无规不成矩!
  without rules, nothing can be done 。

  无规矩,world 不稳,Myriad Realms 不稳。

  这混沌,乱。

  略有嫌弃,仿佛,感受到了昔日Myriad Realms 混乱之时,让人厌恶,他轻轻遮掩了一下鼻子,轻笑一声:“此地,谁为主?群龙不可无首,Myriad Realms cannot be masterless ,there cannot be two suns in the sky ,地无二皇,请此地之主,为我Myriad Realms cultivator ,讲解规矩,以免冲突!”

  时光长河,蔓延四方。

  Heaven and Earth 变色,恍如大日降临。

  这一刻,甚至之前那些ninth rank 降临之声势,都被其掩盖。

  明明只是新生Lord of Heaven and Earth ,在混沌看来,也只是一方World Lord 罢了,在this world 四方,world 无数,World Lord 无数,却是无一人,有如此从容,如此威势,出道即Peak 。

  deter all directions !

  脚踩时光,身后,诸帝环绕,威风凛凛,宛如帝王巡查天下。

  这一刻,他身后,随着一群人走出Heaven and Earth ,这一刹那,仿佛有些变化,有人眼神开始变幻起来,spirituality ,仿佛开始觉醒。

  只是……不管此刻想起了什么,记起了什么,都没有动弹,依旧站立在其后方。

  规矩!

  所谓宇宙,上下四方,since ancient times ,都是宇宙!
  上下四方为宇,since ancient times 为宙。

  四方域边缘。

  一人何伴任冲之刀之甲,脸上,浮现出一些关息,对一个办宇,未来之皇,不,而今,对方已经时光一致,不再是未来之人了。

  而是·……现在!
  过去已逝,未来不可追,唯有现在,才是活人,才是daoist 。

  “你总算出来了。”

  Li Hao 轻声呢喃,笑意盎然。

  好一个霸道之主。

  一出Heaven and Earth ,便谈规矩,since ancient times ,规矩……只有powerhouse ,才能建立。

  谁能在这混沌之中,立下规矩?
  ……

  另一边。

  Human King 撇嘴,嗤笑一声,好一个嚣张的家伙。

  不过一Junior ,也敢如此张狂!
  而这一刻,有人却是微微变色,Yang God 看着那边,somewhat absent-minded ,除了Yang God 之外,有人也somewhat absent-minded ,Sword Venerable 看着远处,陷入了沉思,looked towards 那人身后一些人,有些恍惚。

  首发
  有些人……他总觉得,有些眼熟。

  可是……这群人,都是从未来走出来的,都是新Heaven and Earth 中诞生的,他以前,是从未接触过的,此刻·····为何,有些……眼熟呢?

  他陷入了沉思之中,许久,联系到Yang God 的情况,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心中微动。…

  不至于吧?

  而Human King 撇嘴一阵,再次朝那边看去,忽然,眼神微动,微微凝眉,moved towards Supreme 看了一眼,Supreme 仿佛早有预料一般,此刻见Human King 看来,slightly nodded 。

  Human King 挑眉,snorted !
  此刻,仿佛有些不满。

  好一个苏宇!
  这么说,当年······你骗了我?

  好吧,看在你救下了一群人的份上,不和你计较,只是想到那world 之中,无数生灵,又想到了什么,再次有向全尊,Supreme 再次slightly nodded 。

  你……可能没猜错,都是一人。

  首发Human King 眼神瞬间出现了一些变化。

  so that’s how it is !

  next moment ……又有些异样,看了一眼Supreme 。

  Supreme laughed ,摇头,sound transmission :“青出于蓝吧,我没那么变态,男男女女都有,老少都有,甚至彼此……那什么,我是做不到的,我一直觉得,我够······够无聊的了,结果,遇到了一个更变态的,你可不要多想,我的Avatar ,都是我,从未变过。”

  我可没那么变态。

  那个world ,那个魔法world ,甚至有正常的Life and Death Reincarnation Cycle ,人人娶妻生子,夫妻之间,彼此交配…··

  这事,不是一人也就罢了。

  真要是一人··…··…Supreme 都有些咋舌,这还是人?
  Avatar 也是自己!

  你自己……和自己……

  好吧!

  他算是服气了,这辈子,就没遇到这么变态的,Li Hao 也好,Human King 也罢,包括这苏宇,都是人杰,可能很疯狂,可·····疯狂不代表变态。

  这Myriad Realms 之地,居然培养出了如此变态之辈,希望不要认出我,不要觉得,和我有关,和我也不算一个体系,我不认识这种人,丢不起这人。

  我只是留下了一些Avatar 道,可不是变态道。

  这一刻,四方域中,那一尊尊ninth rank Emperor Venerable ,已经遗忘了Li Hao 。

  天方之主微微扬眉,劫难Emperor Venerable 几人,纷纷朝远处看去,此刻,有人said solemnly :“看出来了吗?”

  “不弱……起码不比之前的Li Hao 弱,Li Hao 只有五千道则,堪比八千道则cultivator ,此人·····最少也是这个水平!”

  “那还好……”

  Li Hao 的五千道则,堪比寻常eighth rank 的八千道则,算是eighth rank 中的顶level existence 了。

  此人,单纯此刻来看,气息不弱于当日的Li Hao ,而且,脚踩时光星辰,也许也掌握了时光之力,成为了三代时光,算是真正的三代了,也算是Li Hao 的翻版。

  还好!

  众人心中浮现出这样的念头,Li Hao 是难缠,可Li Hao 难缠的是脑子,是疯狂程度,是那种无情到了极致的冷血和冷酷。

  此人,若是只是第二个Li Hao ……大家不怕。

  当然,比起Li Hao ,众人slightly frowned ,朝对方身后众人看去,有些不可思议,这边,eighth rank Emperor Venerable ·····好像不少,不止一位,而是很多。…

  虽然都不如那苏宇……可粗看过去,eighth rank Emperor Venerable ,最少十位以上。

  这倒是有些出乎预料!

  一个小小的新Heaven and Earth ,诞生了一位顶级eighth rank 不说,还有这么多eighth rank 新帝··…·

  不过转头一想,又正常。

  上次死了多少eighth rank Emperor Venerable ?

  很多!

  死了那么多eighth rank Emperor Venerable ,不少人的一切都融入了新Heaven and Earth ,诞生这么多powerhouse ,仿佛也正常。

  “走,去看看!”

  “那Li Hao ··……”

  首发“三代已出,看这样子,Li Hao 真放弃了,随时杀他都行,劫难,不要再纠结这些了!”

  这苏宇走出,脚踩时光,长河环绕,powerhouse like forests 。

  此刻,不去找苏宇,还要去找Li Hao ……闲得慌?

  没事干了?

  没了时光的Li Hao ,就是渣,也就这苏宇身后随意一位eighth rank cultivator 的实力,还用特意去杀他的?

  首发劫难有些不满!

  可此刻,的确,这新出的Myriad Realms 之主,更麻烦。

  他没再多说,迅速跟着其他人,直奔远处而去!

  与此同时。

  混天Emperor Venerable ,脸色变幻,他感受到了秩序的力量,居然……分散在了整个长河之中,好像无人单独去修秩序,而是秩序……彻底化为了规矩,化为了规则,融入了整个长河。

  长河的基础,仿佛就是秩序打造。

  他slightly frowned 。

  麻烦了!
  如果秩序之道,是一人cultivation ,杀死那人,夺回来就是。

  可现在……好像是一群人,都在分摊了秩序。

  这让他瞬间有些头大!
  难怪,我感受到了秩序的变强,所有人,仿佛都在cultivation 秩序,自然让秩序更强了。

  他looked towards 那长河之上的众人,这时候,said solemnly :“吾乃混天……

  “你是此地混沌之主吗?”

  苏宇笑容谦和“原来是混Heavenly Sovereign ,失礼!”

  声音震荡,笑声爽朗:“苏某初来乍到,劳烦Sovereign 亲自相迎,实在是太客气!”

  混天slightly frowned ,很快,恢复平静:“你这Myriad Realms world ,开辟之日,吾等皆知!有些事,也许你不知,当日,那Li Hao 屠杀无数生灵,铸造Myriad Realms world ,夺了我一件Supreme Treasure ,名为秩序天策,此次,我前来,只为拿回秩序天策!那Li Hao ,混沌之魔,杀戮无数……”

  “Li Hao ?时光之主?”

  苏宇仿佛有些恍然,“他··……是魔?”

  “是魔!”

  混天nodded ,此刻,好言好语,也只是觉得……眼前这些人不弱,而且,秩序井然,看起来······也是讲规矩的,若是能顺利拿回秩序天策……自然是最好的事。

  先把秩序天策拿回来再说。

  “魔头,人人得而诛之!”

  苏宇slightly nodded :“平生最厌恶滥杀无辜之辈,Myriad Realms 动荡多年,死伤无数,demonic path 纵横,这时光之主,在我Myriad Realms ,也有一些传说,还以为是正道人士,哪曾想,居然是魔头……真是可惜了。”…

  说罢,said with a smile :“混Heavenly Sovereign 所谓秩序天策,我从未见过,不知···何为秩序天策?”

  混天开口:“秩序之道,融入长河,我观你们之道,人人都有一些规则之道···…若能抽取一些出来,必然可以凝聚成秩序天策··…·”

  苏宇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这······我好像有些明白了,可这,乃是我Myriad Realms 规则之源,若是抽取出来,Myriad Realms 规则不存……”

  他仿佛有些意外,有些头疼的样子。

  looked towards 身后众人,有些郁闷的样子:“Myriad Realms 之规则····…仿佛是这位senior 口中所谓秩序天策所化,时光之主,真乃Human World 第一恶人,夺人Supreme Treasure ,居然只为了满足一己之私,着实可恶!”

  “可恶!”

  “确实可恶!”

  “别人的东西,不可偷,不可抢!”

  “我Myriad Realms ,路不拾遗,居然是此人开辟?”

  “.….…”

  一位位cultivator ,都有些不满的样子。

  此刻,那苏宇,取出一本书,其他人见状,很多人,纷纷手中浮现一本书,看的混天startled ,远处,天方Avatar 也是微微闪烁了一下眼神。

  一群……scholar ?

  真有意思!
  那书上,仿佛规则丛生,仿佛Great Way 成林。

  那苏宇,看着混天,感慨一声:“吾辈读书之人,向来重规矩,讲规矩,时光之主,居然夺人Supreme Treasure ,开辟长河,此举,与吾辈理念,严重不合!魔头,当人人诛之……既然是senior 之宝,当还给senior !”

  说罢,一声叹息:“虽会削弱我们一些,破坏一些Myriad Realms 规则··…··…可诸位,要记住,有主之物,他人财物,不可取,取,便是偷,便是窃!”

  “诸位,剥掉规则,凝聚成书,还给senior ,再建秩序天策······”

  “宇皇,规则剥夺,Myriad Realms 动荡,不可·…··”

  有老臣子仿佛有些不愿,那宇皇厉喝:“我辈cultivator ,读书成文,岂可夺人财物?此举,有违本心,除非senior 赠送之宝,否则,哪能不问自取?”

  有人looked towards 混天,仿佛在祈求,不如送我们吧!

  此刻,混天有些难受的感觉。

  一时间·首发·…·…有些不太适应。

  他只是一说,这宇皇……真要还给他?

  他didn’t expect 会这么简单,此刻,怀疑有诈,并未吭声。

  而宇皇,也不多说什么,从他自己那书中,渐渐提取出两枚文字,化为秩序!

  只是刹那,长河动荡了一下。

  其他人书中,纷纷有秩序之力浮现,gradually ,虑空之中,一木书,有些凝聚而成,此刻,远外。群人迅速赶到。

  有人低喝:“不可!”

  劫难众人都疯了!
  还有这种白痴?

  怎么可能!

  真·……给了?
  他们刚刚以为,这苏宇,只是随口说说罢了,哪知道,此刻真的在剥离他们长河之中的规则之力,这是疯了吗?…

  还是读书读傻了?
  可一个读书读傻了的家伙,能成为Myriad Realms 之主?
  他们有些恍惚!

  何况,此人若是当日抵御劫难Thunder Tribulation 之人,也不太像傻子啊!
  怎么回事?

  而那苏宇,slightly frowned ,轻声道:“那些是?”

  “算了,混Heavenly Sovereign ,你要重视一些规矩,你乃此地之皇,你我交谈,岂能让他人插话?without rules, nothing can be done !”

  宇皇说着,又道:“你体内strength of Chaos ,有些浓郁,大概是规则消散导致,我Myriad Realms 之人,愿和混沌,和平共处,Sovereign 混乱,不可取!”

  “我也非迂腐之人,还你秩序,建立规则,混沌和平,否则,混乱当道,国之不国,妖孽丛生!”他说罢,手中浮现出了一本新书。

  秩序!

  两字摇曳生辉,仿佛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秩序,规则,都在这两字其中蕴含。

  他将书本,缓缓送出,moved towards 混天飞去,满脸诚心:“还请senior Sovereign ,收下此物,未必和原本一样,毕竟,吾等也不知秩序天策,本为何样,还望senior ,汲取规则,完善秩序,国无主必乱,混沌无主必亡!”

  混天有些惊呆了!
  是的,他惊呆了。

  此刻,一本书,朝他飞来,他警惕无比,这…·太轻松了,真的,太轻松了,他觉得不敢相信,甚至有些restless 。

  怎么可能!

  这些人走出,威势不弱,这宇皇,纵然不如自己,也不比当日Li Hao 差,也算是top powerhouse 了。

  我就那么一说!
  结果…·

  他感受到了,那强悍无比的秩序之力,那仿佛历经一代代cultivator 完善,填充,修补,建立起来的强大规则之力,强大的秩序之力!

  此刻,就弥漫在这本书中。

  若是……吞噬了,和自己体内强大的混乱Power of Darkness 融合,也许……自己可以瞬间登顶ninth rank !
  不可思议的感觉!
  一切,宛如梦幻一般,那么的不真实。

  他有些迟疑,不敢轻易接下,但是,还是伸手,一股Great Way 之力弥漫而出,直奔那本书而去,一直盯着苏宇,而苏宇,仿佛很是诚恳,只是默默看着。

  远处,天方Avatar 也惊了一下。

  真给?

  +!

  next moment ,一个闪烁,直奔这边而来,这可不行!
  混天体内strength of Chaos ,本就强大了许多,此刻,若是真汲取了这些规则之力,混乱和秩序平衡,也许瞬间跨入ninth rank ,甚至要超越今日降临的这些ninth rank 。

  开什么玩笑!
  大家等待的三代时光,有人觉得,就算不如Li Hao 疯狂,一定也not simple ,毕竟,能在新Heaven and Earth 中崛起的,哪有几个简单的。

  现在,首发什么情况?
  天方Avatar 刚要闪烁而来,那苏宇,忽然眼神一变,厉喝一声:“大胆!”

  “两界外交,居然有人敢行刺杀之事,混账!”

  他暴怒。

  身后,一位位powerhouse ,也瞬间暴怒。…

  “诛杀assassin !”

  刹那,数十Great Way 之力,蜂拥而出,直奔天方而去,天方变色,shuttling through the void ,可那宇皇手中,文明手册,仿佛颤动了一下。

  虚空瞬间凝固!

  空间仿佛被冻结。

  上下四方,since ancient times ,我之所及,皆是我土!

  刹那,空间冻结了。

  bang!
  空间颤动,瞬间炸裂开,天方Avatar 却是有些狼狈,有些不可思议,Dao of Space !
  此人,会Dao of Space !

  怎么会?
  他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Li Hao 开天,并未掌握Dao of Space ,为何·……此人会?

  Li Hao 只有五千道则而已,是无法汇聚成空间的,这不对……

  他complexion changed 再变。

  而远处,天方本尊,也迅速带人赶到,心中微动,空间!
  忽然侧头looked towards 远处一尊棋盘,slightly frowned ,是道棋残余Power of Space ,融入了其中,所以···…完善了新Heaven and Earth 中的空间Great Way ?
  他瞬间有些皱眉。

  这,不是什么太好的消息。

  而这一刹那,混天将秩序之书,接入了手中,狂喜!
  天方阻拦,也没用,他都没出手,居然被对方挡下了。

  而他,迅速感知了一下,的确是秩序之道,只是……和以前稍有不同,可的确是秩序之力,他顿时大喜过望,只是·…·…还是有些忐忑,我……能吸收吗?
  他有些担心,实在是来的太简单了!

  一下子……居然有些迟疑了起来。

  “混天,必有阴谋!”

  远处,有ninth rank Emperor Venerable 暴喝:“哪有那么简单给你,不要汲取,否则,你必死无疑!”

  此刻,众人都是暗骂!
  玛德,最好有问题。

  最好吓的混天不敢汲取!
  否则……这三代时光还没解决,混天真瞬间跨入了真正ninth rank ,反而麻烦了。

  这家伙,不会是为了让他们互相残杀,给了真的秩序天策吧?

  若是如此·……他们都要郁闷死了。

  学那Li Hao ,将时光给了混乱,让他们互相残杀吗?
  已经经历了一次的他们,可不会再次上当!

  而这一刻,混天却是忐忑,激动,欣喜······
  他·首发……觉得是真的!

  也许,对方也和Li Hao 一样,想让自己成为第二个混乱,可此人,初来乍到,根本不知,这不是时光,ninth rank ,要的是时光,而不是秩序!
  自己就算真的成为了ninth rank ,拿到的是秩序,天方他们不会和自己拼命的。

  若是此人,想的是这个……他想错了,大家要的,是你的时光之道!

  cautiously ,汲取了一些秩序之力,融enter the body 内,一喜……是真的,好像也没任何问题。

  next moment ,混天开始汲取秩序之力。

  而那苏宇,轻叹一声:“怎么这么多没规矩的人……”

  环顾all around ,仿佛有些无奈。

  实际上……真的有些无奈,,我知道了,时光老梆子为啥将时光丢了,这old bastard ,好坑,我刚出来,这他么好多powerhouse !
  一个,两个,三个·…·

  一瞬间,浮现的powerhouse ,二十多人,居然个个不比自己弱,甚至感觉比自己更强,而且……感觉,这些人还不在Peak !

  真+!

  时光,你心太黑了吧!
  他有些无语,再看看混天,暗暗nodded ,嗯,虽然强,脑子不太好使,大概没怎么读书,若是如此···…也不见得不能solving one by one 。

  我们Myriad Realms 之人,不夺有主之宝,可若是……treasure 无主,自然是有缘者得之了!

  这秩序天策,你的?

  你若是死了··……那就是我的了。

  苏宇想着,再看all around ·…··仿佛想等谁,可看了一圈,却是没看到,最终叹息一声,时光老梆子··…··躲哪去了?
  还是个人吗?
  畜生啊!
  好歹上次我还帮了你,真是·……恶魔,难怪被人围杀,活该!
  这一刻,露出一抹笑容,不如Human King 狂妄,不如Li Hao 冷血,只有一些从容,一群老梆子,强是强,本皇不怕!本文来源:www.123ds.org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