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 Gate Chapter 615

  昏暗的混沌,今日亮堂了起来。

  Five Elements 之光,照亮了Heaven and Earth 。

  时光仿佛被静止。

  Li Hao 也好,方平也好,仿佛并不意外对方的选择。

  时光,出现的那一刻,其实就是人性最大的欲望。

  渴求immortality 。

  渴求掌握未来,渴求改变过去。

  修道修道,修成了时光,哪怕真的无敌了,也改变不了内心对未来的探索欲,对过去的改变欲,对immortality 的贪婪。

  所以,人人都在谋求时光。

  可今日····…时光炸裂了。

  它的使命,也该完成了。

  混沌,就不该出现有人可以掌控的时光。

  Li Hao 的确不意外。

  能掌控Myriad Realms ,打破欲望的封锁,本来就能克制欲望,无敌的欲望。

  Myriad Realms 具体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

  但是他知道,自己的欲望、贪婪都被锁在了其中,只要这位能走出来,代表,他对欲望的克制,走到了极致。

  这样的人,能打破时光,Li Hao 不稀奇。

  他露出了笑容。

  此刻,在这时光爆炸的刹那,他也抓住了机会,探手入混沌,截断了Five Elements 之道,擒杀了一位ninth rank 。

  这也是混沌中,第二位战死的ninth rank 。

  比混乱,更悲哀。

  刺眼的rays of light ,照射了整个混沌。

  这一刻,一尊尊ninth rank powerhouse ,目瞪口呆,忽然间,somewhat absent-minded ,不是因为Five Elements 被杀,而是因为····忽然空落落的,时光,真的被摧毁了!

  那我们怎么办?
  混沌怎么办?
  时光没了,如何利用时光,去稳固整个混沌Great Way ,去固spirit transformation 性?
  他们,也许一辈子无法恢复Peak 了。

  不止如此,若是长期下去,spirituality 耗尽,那也代表,他们的life essence ,走到了尽头。

  至于Five Elements 之死,死一位ninth rank 不算什么。

  terrifying 的是,时光没了。

  “为什么?”

  “为何如此……”

  “我们······何去何从?”

  一位位ninth rank ,仿佛心灵上受到了摧毁的创伤。

  百万年啊!

  我们从百万年前,就开始等待,虚度百万年时光,一直都在等着时光成熟的那一天,为何··会是这样的结果?
  此刻,有人抓了一把身旁那流逝的rays of light 。

  这是时光··…对吗?
  一定是的!
  他们抓着身旁不断流逝的时光之力,仿佛瞬间有些苍老了,有人looked towards 天方,有人looked towards 劫难,有人looked towards 天空·…···

  此刻的他们,甚至顾不上那个炸掉时光的人了。

  一个个的,失魂落魄。

  “为什么啊?”

  有人roar towards the sky ,为什么啊?

  “苏宇!”

  有人怒吼,仿佛彻底疯狂了。

  有人却是laughed heartily :“时光啊时光,到头来,终究是futile ,什么immortality ,什么spirituality 汇聚,什么Great Way 永固,都只是个笑话,我们唯唯诺诺百万年,我们drag out an ignoble existence 百万年,我们等啊等,等到了今日,等到了时光毁灭···…还等什么?还有多少百万年可以等待?”

  “是他……毁了我们一切的希望!”

  有人looked towards 苏宇,顿时疯狂了,眼睛通红,Great Way 波动,仿佛要强行汇聚所有力量,恢复Peak battle strength !

  杀死他!

  “Li Hao 也是畜生,也许他早就知道……”

  “杀了他们!”

  “……”

  一位位ninth rank ,疯魔一般,此举,不易于断了他们的前途和出路,他们不年轻了。

  时光纵然还有人可以重修,可需要多少年?

  此刻,一声叹息,响彻Heaven and Earth :“二位Fellow Daoist ,何必呢?二位都曾cultivation 时光,此刻,也许还能汇聚时光,吾等也无意和诸位为敌,只求一条生路罢了,若是二位愿恢复时光,剥离时光,稳固混沌,和平共处,有何不可呢?”

  天方叹息声响彻Heaven and Earth 。

  两人都曾cultivation 过时光,此刻,虽然时光破碎了,可也未必不能重修。

  苏宇laughed ,一脸的柔和。

  你们都要,我才不给啊!

  越是要,越是不给。

  不要,我还可以考虑考虑,你们越是想,我越是要摧毁它,让你们绝望,让你们疯狂,真有趣!

  远处。

  Li Hao 消失了,并未再次浮现。

  只是声音幽幽传来:“天方,摧毁了时光,才是你的机会,你的万道,已经走到了极致,有人掌握时光,你永远也无法成就时光,而今,你有希望了,何必如此!”

  幽幽笑声,宛如魔音。

  刹那,一位位ninth rank ,瞬间醒悟,一个个looked towards 天方,露出了一抹异色,你··…·…可以吗?

  天方叹息一声。

  “Li Hao ,你明知道impossible ,为何···还要如此去说呢?你已真的成魔,时刻不忘以demonic path 影响诸帝!”

  “魔?何为魔?”

  Li Hao 笑声幽幽:“时光又非我摧毁,魔,也不是我,这混沌之乱,也非我主动挑起,魔,怎会是我?我乃江湖人,江湖只出侠客,哪有魔呢?

  远处。

  苏宇不断倒退,hearing this ,也笑了起来,笑骂一声:“Old Devil ,别装了!我只是代办罢了,摧毁时光,不是你一直怂恿我做的吗?”

  “你在时光长河之中,留下了缺口,可以随意被人汲取长河之力,将时光内部核心之力,不断流向Myriad Realms 万族万民,这可不是我做的!”

  苏宇又笑:“你将开天的理念,一直inheritance 了下来,inheritance 到了每一个万族cultivator 的心中,有ability ,就去Primal-Chaos Splitting Heaven ,现在Heaven and Earth ,算什么Heaven and Earth ?我的,才是最强的!”

  “你留下了三身之法,过去现在未来,过去不可改,未来不可追,看到了未来的,无一例外,都是悲剧收尾,所有看到的未来,都是假的,都是虚幻的……如大梦一场!”

  “这一切,别说没有你的影响?”

  他嗤笑,snort disdainfully 。

  我为何摧毁了时光?

  和你真的无关吗?
  当然,和我自己也有关系就是了。

  只是,Myriad Realms powerhouse ,真能崛起,必然都有一些自我想法,如Lord of Undead ,开死灵长河,如他,开宇宙长河,唯独没人想着,继承时光长河。

  这些理念,从开天那一日,就深入了人心。

  powerhouse ,自我开天!
  时光,终究只是外人的。

  他只是疑惑:“时光老梆子······好吧,Li Hao senior ,你要炸,自己炸就是了,为何非要多此一举,让我来呢?”

  Li Hao 不理。

  苏宇眉头跳动,好一个Li Hao ,我问话,你还敢不理!
  不是个东西!
  此人明明自己也可以做的,为何,非要让我出现呢?

  他其实,也一直在想。

  就在他思索,推测的时候,幽幽叹息声响起:“不一样的,我不是你,时光at first ,就被我所发现,我继承了时光之力,帮助很大,我是直接受惠人,你明白吗?”

  这话一出!
  苏宇瞬间clear comprehension ,忍不住笑了,又忍不住cursed :“你这人……虚伪!”

  懂了!

  this time ,他真懂了。

  明白了。

  言下之意,Li Hao 是直接受惠于战,所以,时光之力,来源于战,对方,算是他半个teacher ,半个恩人,他摧毁了时光,equivalent to 吃完了奶骂娘!

  所以……他自己不愿意这么做,只是将战的inheritance ,继续inheritance 下去。

  偏偏,又留下了一些理念。

  更是留下了自身欲望,克制时光,克制Heaven and Earth ,克制所有想崛起的powerhouse 。

  想崛起,打破欲望!

  而能打破欲望的人,必然会真的理解一些东西,从而·······若是够狠,必然会打破时光,打破限制。

  而苏宇,继承的是Li Hao 的时光,而非战的。

  这一刻,苏宇彻底明白了。

  “so that’s how it is ···你这人,真虚伪,这么说,你觉得我,ungrateful ,所以,我会打破你留下了的时光,而你不会,是吗?”

  Li Hao 笑声再次传荡而来:“那倒没有,只是我,是Silver Moon Martial Master ,Martial Master ,终究has several points of 撕不破的颜面,martial artist Martial Master ,都说,这天下,最是负心scholar ··…读的书多,还是很好的,读多了,打破心中的神!而我·····终究打不破Martial Master 的颜面,江湖客,多少在乎几分名声罢了!”

  苏宇失笑。

  远处,Human King 刀落,撇嘴,笑了。

  Li Hao !

  这家伙,虚伪到了混沌皆知。

  他自己不愿,不想,所以,开了新天,出了新人,新人破了时光,而他,可没破,不是他做的,可明眼人,都知道,就是这孙子影响的。

  还装呢!
  可是……名义上,也的确不是他做的。

  “早说啊,早说,我一刀劈了完事了!”

  Human King laughed heartily ,“何必这么麻烦!”

  “那太浪费了!”

  Li Hao 笑声再起,“好歹,利用一下,培养一位powerhouse 出来,挡枪也好,还是其他,真要白白劈了,岂不是太浪费了?苏宇Fellow Daoist ,能够崛起,也是我心中所愿……”

  苏宇则是瞬间变脸,冷笑:“我讨厌别人安排我!安排我的一切,Li Hao ,你算老几?”

  他翻脸极快,仿佛比Li Hao 翻脸还要快!

  他讨厌命运被人安排!
  而Li Hao 笑声再次传荡:“我可没安排你,我开的Heaven and Earth ,你鸠占鹊巢,怎好意思说,我安排了你呢?你若是不愿,不想,不要,没人逼你,我teacher ,才是我选定的继承人,这新天,是我开辟的基业,你夺了,我不找你,已是仁慈,你怎能说,是我安排你呢?都说scholar 是翻脸快,看样子,你要倒打一耙了?”

  两人对话,这一刻,仿佛无视了那些ninth rank Emperor Venerable !
  而那群ninth rank Emperor Venerable ,此刻,仿佛还在时光破碎中沉沦,有人默默听着他们的话,有人好像在想着什么,有人却是在尝试,时光破碎,能否此刻,cultivation 时光!

  时光唯一,也许,此刻时光破碎了,他们还有希望cultivation success 。

  那苏宇hearing this ,hehe 一笑:“我这人,gratitude and grudges are clear ,既然是你的时光,今日,破碎了,也算圆了你心意,你我两清了!以后,各走各路,我可不是你的传人······”

  “没这么想过,我也不喜欢,有什么inheritance ,我Five Beasts 门,也不再收人。

  9”

  Li Hao 声音响起。

  那边,正在吞噬Five Elements 之道的Yuan Shuo ,欲言又止。

  我都没开口呢!

  我才是正牌的Five Beasts Sect Master ,你这家伙,一句话,岂不是断了我Five Beasts inheritance 了?

  真是……算了。

  有你一个,也够了。

  此刻,甚至都遗忘了,其实,还有disciple 的,只是·……昔日,disciple 离去,只留下了Li Hao 这final disciple ,而今,在他眼中,也只有Li Hao ,才有Five Beasts 风范了。

  “hahaha ,那就好!”

  苏宇大笑:“你这人虽然可恶,不过,也算干脆!挺好,就这样,断了时光,也断了这群人念想·····”

  话落,moved towards 那群ninth rank 看去,said with a smile :“时光没了,诸位还要和我为敌吗?我也不是好惹的,现在,大家没什么利益纠葛了,倒是混Heavenly Sovereign 要证道ninth rank 了,真正的ninth rank ,比诸位都要强·····要我说,此刻,最powerhouse 才该杀,你们盯着我,一直为了时光,毫无意义,我觉得,我们可以联手,先打死混天!”

  “……”

  四方安静。

  一直往后遁的混天,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

  随着时光破碎,这群ninth rank 断了希望,而自己,继承了秩序混乱,此刻,却是在迅速强大,还真有希望,超越他们,毕竟这群人,spirituality 都不足。

  反而是他,spirituality 还算足够,主要是那苏宇,给的秩序之道,仿佛spirituality 很充裕。

  混天脸色变幻,迅速shouted :“不要上当了,此人将我当成第二个混乱利用!”

  说罢,再次shouted :“混乱愚蠢,非要不自量力,掌握时光,而我,只是修秩序,和诸位并无太大冲突……”

  此话一出,苏宇身后,一人hair stands up in anger ,一脸不爽!
  只是,很快,又撇嘴安静了下来。

  他说的是混乱,又不是我。

  我又不是混乱!

  不过····…我好像也是混乱?

  大概以前是吧!

  苏宇侧头看去,那人rolled the eyes ,一脸不爽,看什么看?

  believing or not 本皇锤你?
  好吧,打不过。

  苏宇looked thoughtful ,笑了,看了一眼Martial Sovereign ,这家伙······继承了混乱意志?

  怎么会呢?

  不算太强啊。

  听这些人的意思,混乱乃是ninth rank Emperor Venerable ,强大无比,比Li Hao Master 还强···

  Martial Sovereign 虽然在乱古时代崛起,也算是Heaven and Earth One of the Overlords ,可后来被文王他们镇压,很凄惨的,ninth rank ,怎么混到了这个地步呢?

  又looked towards all around 隐匿不出的Li Hao ,有些想法,也许·……那家伙,除了他Master ,对其他人,都做了一些手脚,真是个黑心之人。

  还说我黑心,他才黑!
  否则,一位ninth rank ,转世,也不至于混的这么惨,一到太平时期,就被镇压了起来,一到乱世,才会凄惨亮相,等到了太平了,又被镇压!

  有些哑然失笑,这位时光之主,vicious and merciless ,也好意思说scholar 负心。

  当然,那家伙,既然inheritance 了God Writing 之道,恐怕也没少读书。

  爆掉时光,并非为了杀敌。

  只是为了将ninth rank 分化罢了!
  没了时光之道,眼前的这群ninth rank ,impossible 人人都想着杀死他,有人绝望了,有人死心了,有人自己都迷茫了,这样,才是分化这群人的关键!
  而混天,才是他推出来的挡箭牌!

  就如Li Hao ,给自己推一个挡箭牌一样。

  这位年轻的宇皇,走出来的刹那,其实就知道,该如何最快去分化这群人。

  他嘴角slightly raised 。

  又朝远处看去,微微扬眉,那Li Hao ,刚刚擒拿混沌Great Way ,直接格杀了Five Elements ,实力显然也极其强悍,并未如他人所说,废掉了·……这很正常,苏宇也不相信Li Hao 废了。

  只是,这家伙一直不出现,而是在暗中游走,到底要干嘛?
  略有不解,但是对混沌的消息知道的太少,他也没法去判断猜测。

  此刻,一群powerhouse ,稍显混乱。

  一心要杀他的人,现在一部分出现了分歧。

  他也不多说什么,迅速带着人,moved towards New Martial 那边飞去,有几位ninth rank ,迅速飞起,劫难当前,怒不可遏,眼神有些cold and severe 疯狂:“想跑吗?摧毁了大家的希望,你以为,大家会放过你吗?”

  他咬着牙,又looked towards 远处的天方,厉shouted :“天方,纵然你有千万般谋划,这几人,都是大敌!那Li Hao ,废了吗?你一直放任Human King 强大,放任Li Hao 强大,甚至放任这苏宇强大······不断削弱我们这些ninth rank ,你忘了,谁才是你的老友?”

  今日,他怒了。

  将心中郁结的一些愤怒,宣泄了出来。

  天方!

  是你,造成了今日恶果。

  你到底要做什么?
  Li Hao 也好,Human King 也好,包括这苏宇,强大都有一个过程的,而在这个过程中,天方其实都提供了一些便利。

  包括Li Hao 在天方获得了一些inheritance ,包括前些天,Human King 不断吞噬world ,天方其实也可以阻拦或者拖延的。

  包括新Heaven and Earth powerhouse 强大·····…若是他不捣乱,而是让混天迅速找到,也许,也有办法,打断他们的时光流速。

  没有时间,对方怎么强大起来?

  这一切,都有天方的影子在其中!

  天方,到底要做什么?
  劫难心中升起无数念头,咬牙,怒喝:“天方,你难道想靠着我们这些ninth rank 陨落,spirituality 回归,彻底恢复Peak ?你有把握,杀死他们全部,从而由你一人,掌握混沌,对吗?”

  我们都死了,spirituality 溢散,足以支撑天方回归Peak 实力了。

  是这想法吗?
  还是说,别有用意?

  此话一出,那些ninth rank ,迅速变色,这猜测,也未必是假。

  一位位ninth rank ,此刻,迅速联合,分成了数方。

  其他人,都离开了天方。

  一部分去了劫难Emperor Venerable 那边,一部分,汇聚到了混天附近,唯独天方附近,此刻,也是空无一人,一众ninth rank ,都是心有戚戚,有些悲哀。

  我们……曾几何时,成了他人的棋子了!

  可今日,他们发现,他们就是棋子。

  天方,也许一直都在用他们落子。

  天方Emperor Venerable ,slightly frowned :“劫难兄多虑了,我早就说过,只要时光稳固,大家都可以回到Peak ,都可以恢复到当年的状态,甚至延寿长生,不死不灭!混沌虽大,也小,纵然我一人独霸混沌,老友全部死去,一代新人换旧人,独霸混沌,很有意思吗?”

  “我做一切,也不过是希望时光成长起来,能够完成我们的目标罢了
  ……”

  叹息一声,摇头:“唯一didn’t expect 的,只是······他们居然真的炸掉了时光!”

  劫难眼神cold and severe :“你万道俱全,既然他们炸裂了时光,你why cannot 修成?”

  “你不懂……”

  他摇头,叹息,“因为,时光的灵,死了。”

  灵死了?
  劫难slightly startled 。

  此刻,天方looked towards 刚刚那illusory shadow 出现的方向,轻声道:“是啊,灵死了,战是时光cultivator ,也是一代时光,同时,他也是时光的真正的灵!刚刚······他彻底死去了!昔年,他修成了时光,也许正如他所想,所言,他后悔了,想要灭绝时光,可惜,哪怕他自杀,也做不到,真正断绝时光的灵······这么多年,也许,他找的,就是一位能有狠心,灭绝他的灵的inheritance 吧。”

  此刻的他,仿佛能理解,也能明白,战,为何会自杀。

  也能明白,为何,他找的人,一个比一个狠毒无情了。

  也许,这才是他要找的人。

  找一个,能真正灭掉他时光的cultivator 。

  时光的灵,彻底死了。

  时光道,彻底消散了。

  众人都是心中一震,那时光,再也无法修成了吗?

  “战可以··…·…你不可以?”

  劫难还是保持怀疑:“你是不是担心,你修成了时光,大家也会对你出手,逼你交出时光之道,稳固混沌?天方,哪怕你交出了时光,你也是最powerhouse !”

  “而今,时光被灭,我们无法恢复Peak ,life essence 都已到了生命尽头······这么下去,大家都是死,真到了这时候,我不保证,大家会不会彻底疯狂!”

  他眼神有些发红:“真到了这地步······我死,谁也别想好过!”“你一定还有办法,对吗?”

  他咬紧牙关,你一定还有!
  Li Hao 这些人,虽然很强,也是后起之秀,崛起极快,可你天方,才是我们那个时代,最powerhouse ,最天才,最有才情的cultivator 。

  你就这么被人挫败了?
  你百万年的计划,就这么容易崩塌了?

  我不信!
  别人不了解你,我很了解,劫难之界和天方距离太近了,他知道天方的厉害。

  昔年,秩序强大,建立Ninth Heavenly Layer ,唯独避开了天方所在的四方域。

  秩序那种人,古板,强大,森严,都不敢进入四方域建立Ninth Heavenly Layer ,可想而知,对这位,也是极其忌惮的,最终秩序身死,天方,成了混沌第一,真正的Number One Pers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