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 Iron Guard Chapter 21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云间市公安总局,一间陈设华丽的办公室内。

田国庆brow beaded with sweat 地站在原地,模样局促地手脚都不知道如何摆放。

在他的对面,一个样貌富态的男子端坐在大办公桌后,上半身微微前倾,双臂屈肘支在桌面上,两掌虚合、十指交错置于面前,两眼半眯着,正用一种玩味的眼神打量着他。

度秒如年地安静了不知多久,田国庆听到了对方的声音:“国庆同志啊,事情呢,我已经大致上清楚了,应该说你的处理没有太大的问题,客观情况是一直处在变化中的,impossible 有什么万无一失的事情,不要有心理负担嘛!”

听到this remark ,田国庆松了半口气,然后继续提心吊胆地等着下文。

“不过呢,事情既然发展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大家总是要想办法把问题给解决的,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啊?”

“您说的是,您说的是!”田国庆连replied ,额头上的汗都快滴到地板上了。

“所以说啊,组织上决定,后续的工作还是交由你来处理,还是按照我们一贯的原则,在确保人质安全的前提下,尽量将犯罪嫌疑人绳之以法。”

“在这个大前提下,一切都可以谈的嘛!”

“你要知道,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一直是被我们公安system 所有人放在头一位的,这次的伤害事件,就已经是一个很严重的信号了!”

“希望你能够知耻而后勇,让这个案件能有一个可以接受的结果,有信心吗?”

“有、有、有……”田国庆机械地回答着。

“那么就这样吧!我也不影响你工作了,去忙吧!有什么需要可以去各部门协调。”

田国庆such as the amnesty ,trembling with fear 地退出了门外。

整个过程都低着头,极少抬眼的他没有看到,在谈话的最后一点时间里,办公桌后的胡必成,额头上已经隐约绽出了青筋。

“pa 嚓”一声,办公桌上一件精美的青花瓷摆件,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不过由于房门隔音性能良好,仅仅一门之隔的田国庆硬是没有听到半点动静。

“废物,蠢货!平时说得比唱得还好听,一到了见真章的时候,居然就给我送了这么一份‘大礼’啊!”

胡必成此刻因为愤怒而扭曲的面容,绝对足以让看到的人当晚就做个噩梦。

“didn’t expect 啊didn’t expect ,那帮子只会剖腹自焚的疯子里,居然还有这么聪明大胆的monster ,倒是小看他们了!”一想起那封信里的内容和措辞,胡必成就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几乎要烧起来了。

“用那帮邪教徒来exchanging people 质,真亏他敢开这个口!”

在胡必成眼里,那些已经被忽悠瘸了的傻子,当然连自己侄女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even more how 还是自己子侄辈里cultivation 天资最好的那个。

但是自己是相关人员,按照规定只好回避,连说句话都不合适。

“要是抓到那个家伙,我一定让他想死都难!”

gnashing teeth 的诅咒,从牙关里挤出,满是怨念和killing intent 。

可若是他知道,令他进退两难的局面,实际上只是别人转移视线的烟幕弹,不知会作何感想?

阴杰明明好好地坐着,忽然冷不丁打了个寒噤。

“着凉了?”对面那人笑着问道,同时还像模像样地给他倒了杯热茶。

谁都知道这是个笑话,不说现在季节上已经入夏,就算是数九严寒,已经transformed into Lich 的阴杰也不会感到有半点不适。也正是因为这样,他这个寒噤才会显得那么稀奇。

“看来是信和东西已经送到了,估计是胡必成在那‘惦记’着我吧?”阴杰同样said with a smile ,只不过他的笑不论是从表情上还是声音上都着实很难体现。

“那他恐怕是要惦记上好一阵子了,毕竟谁也不会想到,你这只是虚晃一枪。”对面的人语气里带着obvious at a glance 的得意。

阴杰nodded :“这倒是没错,谁能料到你们居然possess great magical power 到这个地步,连这种高干疗养所都能渗透进来,那帮警察被一吼就缩了,根本连门都进不来。”

说着,他把视线投向了窗外。

窗外,一派绿树成荫小桥流水的景象,蝉噪鸟鸣催得人昏昏欲睡,俨然一派富贵闲适的景致。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阴杰对面的人戴着一张卡通面具,声音也明显是变过了的:“云间这地方监控太严,要是跑得越远,就越容易露出马脚,倒不如反其道而行之,成功的机会反倒还大些。”

“高,实在是高!”阴杰给他竖了个大拇指。

一声意味不明的低笑,面具人站起了身:“你先在这耐心等一段时间,等风头不那么紧了的时候,组织上会有所安排,只要你通过了考验,大家就是真正的自己人了。”

“我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还是那句话,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病房里,听了卫天辰的分析,姬晓飞感觉自己的牙都开始疼了。

“这帮家伙……”他一时间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去形容这些恶心人的家伙了。

在一旁,席超和卫天明也是如出一辙的满脸纠结,他们在被卫天辰叫过来的时候还有些unfathomable mystery ,但是在听了事情的the whole sequence of events 之后,全都被恶心到了。

拿对面的人没什么好办法,惦记自己这边的人身上倒是心思一套一套的,出息呢?

“不用太在意。”卫天辰反过来安慰他:“这种充其量就是些上不得台面的小花招,连阴谋都算不上,一见光就没戏,我们自己心里有数就好。”

“说的没错。”一旁的卫天明nodded 称是,这些天下来,他渐渐融入了进来,毕竟大家一起并肩战斗过的关系,是很容易拉近彼此之间距离的。

而且经过这件事,他也算领教了自己这个堂弟有多猛,倒是基本上没了之前的那点傲气,有了那么点马首是瞻的意思。

席超也表示同意:“咱们自己把一切摊开来说,什么问题will not 有。”

见大家都达成了一致意见,卫天辰眼睛一转,忽然起了a single thought ,于是趁势道:“既然这样,我提个建议,这次修士协会那边给的收益咱们就摊开来分,要是有什么需要调整的地方,我来给出补偿。”

他这话一出口,另外三人的脸色都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