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 Iron Guard Chapter 21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你瞎讲什么呢?”姬晓飞第一个开了腔。

“这次大家能活下来,你的功劳最大,本身你拿最多那份都不是问题,现在还要你来给我们补偿?你愿意给,我还没面孔要呢!”

卫天明也跟着表了态:“我也一样,不需要什么额外补偿,大家开诚布公一下就可以了,让出力最多冒险最多的你再额外出血,没这个道理。”

席超没有说话,只是微微摇头。

看着他们的反应,卫天辰心中暗自nodded ,其实他this remark 虽然的确是出自真心,but also not 没有别的考量。

两世为人的经历,让他对于人情世故多了几分认知,不再是原先那样率性和随意。虽然席超和姬晓飞玉自己可以说是私交甚笃,卫天明更是和自己有着不远的血缘关系,可是他更知道越是这样,就越是要在利益上尽量做到公平合理。

biological brother 明算账,只有将利益扯清楚了,感情才不至于受损,彼此之间的关系也才能愈加稳固,否则就算是再铁的关系,也终将有闹掰的一天。

自己的修士之路才刚刚起步,一味的单打独斗肯定不行,所以拥有几个在关键的时候可以指望的伙伴就很有必要,卫天辰的这番表态,其实就是他对大家关系进行维系的考量。

现在看来,他的判断没有问题,眼前的三人至少现在是可靠的,也值得自己这样去做。

“没关系,我这边你们大可不必担心,有些东西放在我身上也是麻烦,倒不如你们帮我一起处理掉,大家的实力提升才是我想要看到的。”

姬晓飞见状,就欲再度开口,却不想一边的席超忽然发声:“辰子,你是不是瞒着那些人,自己偷偷藏了点什么?”

“聪明!”卫天辰给他竖了个大拇指。

正如席超所料,卫天辰那时候的确是趁乱私藏了一些东西,因为他知道,即便在场的有不止一方人手,但是自己这边四个人怎么看都是最弱势的一方。

真要有了什么好东西来不及收好,人家只要互相之间通好气,将好处昧下那是轻车熟路的基本操作,when the time comes 自己这些人根本没处说理!

现在可不是记忆中后来那几年,从上到下玩了命反腐的时候,一大群老虎现在可都还趴在位子上呢!

退一步说,就算没有那些大老虎,光那帮子苍蝇就够一般人受的了。

再者,这样做也可以适时地向某些人释放一种信号:你们那点小把戏我们已经看穿,别再做无用功了。

卫天辰in the bones 其实是个怕麻烦的人,有些不必要的麻烦都是能免则免,这样的考量不足为奇。

“如果你们实在是心里过不去,那么等找到人帮我处理星器的死气问题后,这部分支出你们替我承担了,怎么样?”

最后,卫天辰给出了这么一个建议,算是彻底堵上了三人的嘴,把事情敲定了下来。

经过商量,火种雏形归了姬晓飞,由于乌鸦座本身也有极高的火属相性,卫天辰又已经有了英灵长明火,这个选择无疑考虑到了整体利益的最大化。

“送来的人有没有说,这玩意儿如果培养起来,会是个什么火种?”端详着那朵有些微弱的小火苗,卫天辰这样问道。

姬晓飞挠了挠头:“他们说最有可能会是……煞磷狱火。”

听到这个名称,三人的面色都稍稍有点不自然。

煞磷狱火,这个名字他们倒是听说过,但也仅仅只是听说。据说这种火焰的形成有两个条件必须满足,然后才能有较小的概率现世。

一是有相当数量的人violent death ,二就是还要有很多死者本身就心有不甘,说白了就是大量的横死加冤死,只有这两大因素俱全,才会有煞磷狱火生成的土壤,其生成条件倒是和万肋颇有些common ground ,也难怪这次会被发现。

通常来说,这种火焰往往出现在一些战乱地区,还有就是某些极其隐秘的黑狱,其背后积累着不知多少的冤魂baleful aura ,是一种不怎么好驾驭的Yin Fire 。

这一类的火种,收服起来就比较麻烦,而且一个不小心还容易backlash 主人,但formidable power 还是不错的,并且还能有一些特别的诡异能力,颇受某些人的欢迎。

卫天辰揉了揉额角:“你暂时先养伤,别急着收取,这火有点邪门,需要充分准备再动手。”

姬晓飞有些为难:“可是它这个样子继续放下去,我生怕会影响火种的生成。”

火种雏形并不是火种,只是有很大的机会成长为火种,但如果耽搁时间过长,且没有合适的培养方法,的确会有失败的可能。

“这你不用担心。”卫天辰一边说着,一边随手召出一团火焰,然后另一只手直接伸进去,就那么空手从里面拈出了一朵蓝绿色的小火苗。

分明和火种灯里的火苗exactly similar 的特征,让现场的人都看傻了眼。

“这些天在用英灵长明火祛除体内死气的时候,无意中发现裹了这么一丝,反正我也用不上,就送你了!”

while speaking ,卫天辰手指轻弹,那朵小火苗轻飘飘地飞出,准确落在火种灯内,与那一朵小火苗毫无阻滞地融合成了一体。

时间像是停止了一般地过了几秒。

忽然,本来外形上和一般烛火没有什么差别的火苗一阵跃动扭曲,继而居然在火焰表面生出了一张扭曲的人脸状图案。

一股阴森、凶戾的气息,骤然间扩散开来。

煞磷狱火,成了。

“糟糕!”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所有人都有些completely unprepared 。

眼看着火种的波动就要肆无忌惮地逸散出去,卫天辰赶忙抬raised hand ,英灵长明火迅速汹涌而出,在火种灯周围布下了一个厚实的火焰护罩,生生锁住了this aura 。

“呼!”每个人都擦了下头上的冷汗,一个个心有余悸。

要是让煞磷狱火的火种气息就这么逸出,绝对是一件不小的事故,when the time comes 如果造成什么后果,四人全都没好果子吃!

要知道,医院里多的是身体虚弱疾病缠身的患者,这些人一个个抵抗力连常人都somewhat not up to par ,要是让他们被影响到了……不堪设想!

卫天辰cautiously 地维持了一会儿,等到火种稳定下来之后,方才撤掉了护罩。

此时的煞磷狱火火种,已经彻底稳定了下来,虽然近距离依然可以感受到它的恐怖,但至少不会有失控之虞。

“发生了什么事?”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忽然从门口方向传来。

在门口的位置,两个silhouette 正惊诧地立在那里,当先一人头上的一双长耳朵几乎撩到了门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