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Treading the Stars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收起极冰石,Lu Yin 将另一块也提升到这种层次,一共耗费十万亿立方Star Crystal Essence 。

他想清楚了,一块给冰主,算是弥补Yan’er 进入冰心给他们带来的损失,一块就忽悠Eternal Clan 。

至于来历,speak frankly ,他already 过了需要藏头露尾的时间段,而且Eternal Clan 估计already 确定他好几种能力,提升foreign object 应该是最先被确认的。

Lu Yin 带着两块极冰石返回冰灵域,当极冰石摊开在冰主眼前的时候,冰主惊呆了。

他愣愣望着:“陆Path Lord ,这?”

Lu Yin 将其中一块递给冰主:“不知这个,可否伪装冰心?”

冰主捧起极冰石,极冰石的寒意对他不仅haven’t 影响,还帮助他cultivate ,他们cultivate 来源就是寒意,就像他曾经一个属下可以通过吃毒药增强实力same ,这种方法外人学不了。

冰主stare 极冰石看了Ban Tian ,郑重还给Lu Yin :“陆Path Lord ,这是我给你的那块divided into two 了?”

Lu Yin laughed :“不错。”

冰主虽然这么想,也问出来了,甚至得到肯定的答案,但还是有种fantasy story 的感觉。

一块极冰石,这么短时间变成了如此年份的极冰石,这不是做梦吧,虽然他们haven’t 做梦这一说。

看着冰主呆滞的样子,这种模样怎么看怎么滑稽,Lu Yin 稍微解释了一下:“我有能力缩短成长需要的时间。”

冰主speechless ,这是缩短?这是直接将时间给过渡了吧。

他实在不知道说什么了。

Lu Yin 将极冰石递给冰主:“这块极冰石当做Yan’er 给冰心造成损失的弥补,如果不够,我可以再帮Ice Spirit Race 缩短极冰石成长的时间,这种弥补,冰主senior 觉得怎么样?”

冰主深深看着极冰石,接过:“陆Path Lord ,这种缩短成长时间的能力,应该要付出不小的代价吧。”

Lu Yin exhales :“值得。”

他没说要付出什么代价,越是不说,冰主越感觉代价很大,这种代价在他看来与冰心都快接近了。

“你的人被冰封在冰心是巧合,不需要弥补,陆Path Lord 还请拿回去。”冰主推辞。

Lu Yin 执意要给:“极冰石放在我这意义不大,何况我这还有一块,senior 之前也说过,冰心喜欢吞吃极冰石,那就给它吧。”

冰主再三推辞,却还是拗不过Lu Yin ,can only 接收。

他对Lu Yin 的印象一再变化,如今already 不是赞赏的问题,他想到Lu Yin 这种能力对五Spirit Race 的巨大助力,未来,他们perhaps 都要借助此人的能力。

冰主对待Lu Yin 的态度不断变化,Lu Yin 感觉得出来,五Spirit Race 的强大他也看到了,Heavenly Sect 需要like this 的助力。

六方will have Foreign Domain powerhouse 相助,那是属于六方会的,Heavenly Sect 是Heavenly Sect 。

他既然撑起了Heavenly Sect ,就要重新走出曾经Heavenly Sect 最辉煌的路,那个时代的Heavenly Sect perhaps 不需要Foreign Domain 助力,他们本身就是最强的,强到可以压下Eternal Clan ,让轮回时空,木时空这些存在无言,而今却不同了,接触的越多,Lu Yin 越想整合一个不same 的Heavenly Sect 。

他想延续曾经Heavenly Sect 的辉煌,更想–超越。

在冰主的确认下,Lu Yin 提升过的极冰石可以以假乱真,当做冰心给Eternal Clan ,因为这种极冰石,本身already 在接近冰心,already 产生了质变,如果有问题,就说divided into two 了,反正这divided into two 的痕迹也很明显。

Lu Yin 要走了,临走前,冰主让Lu Yin 在Ice Spirit Race 留下坐标,方便随时过来,这也是Lu Yin 暴露自身秘密想要的效果,Yan’er 在这里,他必须有能力随时过来。

厄域,少Yin God 尊归来后便找到了昔祖,将happen 在Ice Spirit Race 的事说了一遍,此次任务是要让Ice Spirit Race 确认偷取冰心的人来自三月联盟,让Ice Spirit Race 与三月联盟反目。

本来在他计划中,七友与old woman 引走Ice Spirit Race Ancestral Realm powerhouse ,而他让Lu Yin 引走冰主,自己偷取冰心,应该是可以成功的,结果就是Lu Yin 死亡,七友与old woman 逃走,而他也成功偷走冰心,任务成功。

但Lu Yin 临阵反悔,导致他不得不亲自take action 。

如今结果怎么样,他都不知道。

perhaps 七友他们都死了,冰主相信了他的话,与三月联盟反目,perhaps 七友他们有人没死,将事实说出,导致任务defeated 。

不管任务成功与否,他既然无法确定,就将所有责任全推到Lu Yin 身上,而且本就是Lu Yin 的问题。

“夜泊临阵escape ?”昔祖诧异。

少Yin God 尊低沉开口,将原本的计划说了一遍:“五十年的等待,本来是可以成功的,就因为那个夜泊临阵escape ,不敢take action ,我一面要拖延冰主,一面又要抢夺冰心,时间根本来不及,冰心没能抢走,而今任务怎么样我也不知道,我不能留下,否则冰主肯定会看出我来自Eternal Clan 。”

昔Ancestral God 色平静:“夜泊,死了吗?”

少Yin God 尊道:“不知道。”

“那么,任务应该是defeated 了。”昔祖道。

少Yin God 尊不解:“未必吧,我already 暴露来自三月联盟,而且take action 的都是人类,你是担心他们被抓住,说出来自我Eternal Clan ?”

昔祖looked towards 少Yin God 尊:“夜泊面临生死,一定会用出Divine Force ,Divine Force 一出,自然知晓来自Eternal Clan 。”

少Yin God 尊大惊:“夜泊有Divine Force ?”

“你不知道?”昔祖反问。

少Yin God 尊大怒,这个混账明明告诉自己haven’t Divine Force ,早知他有Divine Force 就不会让他吸引冰主,impossible ,this child 故作聪明,却害了他自己,他死了也就that’s all ,偏偏还导致任务defeated ,这可是自己冲击Seven Heavenly Gods 位置的任务,混账。

昔祖忽然looked towards 远方,eye light 一亮:“夜泊回来了。”

少Yin God 尊惊讶:“什么?”

他回头看去,远方,Lu Yin 快速接近,face deathly pale ,浑身散发着寒气,一看就被冻得不轻,尤其right hand 臂都冻结了。

Lu Yin 来到两人身前,喘着粗气恶fiercely 瞪向少Yin God 尊:“senior ,你竟然临阵脱逃。”

少Yin God 尊一懵,都没反应过来。

昔祖看着Lu Yin 手臂:“这种伤,夜泊,谁伤你的?”

Lu Yin 咬牙:“冰心给我造成的伤势。”

昔祖诧异:“冰心?”

少Yin God 尊怒喝:“夜泊,你临阵escape ,导致任务defeated ,现在还敢回来?”

Lu Yin 呵斥:“是你临阵脱逃,面对冰主居然连三个呼吸都不敢坚持,我差点就得手了,就因为你。”

“你胡说,另外两个take action ,你却原地不动,还敢狡辩。”少Yin God 尊extremely angry 。

Lu Yin 冷笑:“狡辩?看看这是什么。”

他自Congealing Space Ring 取出了提升过的极冰石,一时间,white 雾气散开,冻结void ,moved towards all directions 蔓延。

昔祖eye light 一凛,抬手压下,将极冰石接过:“这是?”

少Yin God 尊愣住了,他虽然没看到冰心,but also take action 了,差点抢走了冰心,对于冰心的寒意有过接触,这股寒意跟他接触的差不多,莫非这是冰心?怎么可能?

“这不是冰心。”昔祖抬眼looked towards Lu Yin 。

Lu Yin 神色不变:“这就是冰心,是divided into two 的冰心。”

昔祖惊异:“divided into two ?”

Lu Yin 沉声,盯了眼少Yin God 尊:“在Ice Spirit Race ,这位senior 给我的任务是盗取冰心,但实际上他却是让我吸引冰主,而他自己盗取冰心,我事先不知道,按他说的做了,然而冰主根本ignore 我,一心返回冰灵域,以冰主的实力瞬间就能将我冻结在原地,我根本出不了手。”

“这位senior 不仅haven’t 救我,更haven’t 抢夺冰心,见冰主回来,一句话都不说,直接逃了,导致同去的七友和另一位old woman 惨死,若非我牺牲了一个avatar ,我也死了。”

“你胡说。”少Yin God 尊怒喝,忍不住想对Lu Yin take action 。

昔祖eye light looked towards 他:“少Yin God 尊,把你的经历说一遍。”

少Yin God 尊咬牙将他命令Lu Yin take action ,Lu Yin 却没反应的事说了一遍。

“你冤枉我,这种话你也说得出来?亏你还是序列规则powerhouse 。”Lu Yin 大怒。

少Yin God 尊extremely angry :“我让你take action ,你回都不回一句。”

Lu Yin 道:“我要盗取冰心,Cloud Communicating Stone 当然放在Congealing Space Ring ,哪能听到你说话,当然回不了,而且你给我的方位距离冰灵域有段距离,我要赶到那,还要concealed aura ,你告诉我一个正在偷东西的人怎么回你话?”

少Yin God 尊瞪大眼睛:“你根本没take action 。”

“我就要take action 的时候,你那边动手了,冰主出现,发现我的瞬间就将我冰冻,根本不跟我纠缠。”Lu Yin 反驳。

少Yin God 尊无话可说,他愣愣望着Lu Yin ,是like this 吗?貌似,这家伙说的没毛病。

自己联系不上他,他正在restraining aura 准备去偷冰心,他根本不知道冰心不在那,所以restraining aura 很正常,出现的瞬间就被冰主冻结也没什么问题,他的实力远非冰主的对手。

自己吸引冰主去他所在地,haven’t 发现他在那,莫非从头到尾都是自己猜错了?

少Yin God 尊愣在了原地,不断回想Lu Yin 说的话,他的话无懈可击,自己真的误会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