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 Odyssey Chapter 315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红颜Mebius 脸色凝重:“序列规则的反扑,遍布整个时空,这是破镜入始的劫难,要想规则不近身,can only 先压制规则,三步入始,指的就是这个。”

“1st Step ,当前时空所存在的序列规则几乎都会出现,Second Step 便是压制这些规则,第三步,便是驱散规则,达到规则不近身。”

“如果古亦之成功踏入始境,当前时空所有人都无法以序列规则对他take action ,他,却可以动用序列规则,等于说将所有敌人,强行压下一个realm 。”

Lu Yin 震撼望向第一厄域,能让所有人规则无法近身,这,就是始境。

三步入始吗?

他haven’t 跟始境交过手,并不清楚这规则不近身有多terrifying ,但却体会过被规则强压的感觉,每一战都要想尽办法摸索对方的规则,找到对方规则的漏洞,相当难打。

Ancient God 一旦踏入始境,陆源Old Ancestor 他们的序列规则将without 用处,when the time comes 所有人都会被Ancient God 的序列规则强压,这还怎么打?Ancient God 本就强大。

Lu Yin 能想到,其他人自然也能想到。

凡了解始境的,此刻脸色都沉了下来。

虽说Ancestral Realm 对抗始境也可以打,但那是双方差距很大,一方breakthrough 始境的前提下,Ancient God 本就不比任何人弱,此刻breakthrough 始境,陆源,红颜Mebius 两人联手都不一定撑得住。

红颜Mebius 松开手:“看来,我也要尝试breakthrough 一下了。”

Lu Yin looked towards 红颜Mebius :“senior 要breakthrough 始境?”

红颜Mebius 苦涩:“breakthrough 的可能不足百分之一,但总要有人尝试挡住古亦之,不然,别说横推Eternal Clan ,人类能否自保都未可知。”

Lu Yin 心一沉,Ancient God 其实是被唯一True God 控制了,但有什么区别?不管什么原因,他现在帮的就是Eternal Clan ,如果人类这边haven’t 始境挡住他,那就麻烦了,不知道会死多少人。

始境,不在Lu Yin 预料之内,他没想过此战中,Ancient God 会breakthrough 始境,谁也无法将所有的情况都预料到,难道预料到Ancient God it’s possible breakthrough 始境,这一战就不打了吗?

再艰难,战争都要打下去,这是所有人的选择,别说Ancient God breakthrough 始境,就算三擎六昊都breakthrough 始境,人类也impossible 放弃,他们impossible 甘心被Eternal Clan 圈养。

红颜Mebius 体表出现实质化的力量,唯有打破void ,出现那宇宙之初,呼吸那一口气,才能真正尝试踏入始境。

忽然的,她停下了,望着第一厄域。

只见第一厄域golden shines ,传来陆源的声音:“大强,你breakthrough ,老子就不能breakthrough 吗?你以为就你可以?看谁更狠。”

Lu Yin 呆呆望向第一厄域,那是封神图录的rays of light ,陆源Old Ancestor ,要breakthrough 始境了。

Three Realms and Six Paths the foundation 之深,很难想象。

红颜Mebius 只有百分之一的机会成功breakthrough 始境,是因为她失去力量太久了,她的力量都变得陌生。

陆源Old Ancestor 不同,他始终沉睡于陆天境,尽管是因为Second Continent 之战受伤要恢复,但他的力量可haven’t 失去。

此刻,Ancient God 能breakthrough ,他也必须breakthrough 。

第一厄域彻底颠覆,Lu Yin 远在第六厄域,都能看到第一厄域上空那恢弘的序列规则反扑,以及璀璨的golden rays of light ,Old Ancestor ,must breakthrough 成功。

此刻,第一厄域所有人都后退,远离陆源与Ancient God ,这才是ruthless 。

虚主惊叹,他经历过璀璨的Heavenly Sect 时代,对陆源的所作所为居然一点不惊讶,如果其他Three Realms and Six Paths 都在,perhaps 都能breakthrough 吧,这些monster 。

帝穹早已从单古Great Elder 卡片中出来,脸色难看至极。

他们三擎六昊一直对标Three Realms and Six Paths ,但如今,Ancient God 与陆源都在breakthrough 始境,他们呢?他们根本无法breakthrough 。

帝穹很清楚,自己打不开那最primordial 的Universe Starry Sky ,无法呼吸到那一口气。

墟尽,箭神他们都impossible 。

Three Realms and Six Paths 却能做到,这就是差距。

black Mother Tree 之上,唯一True God 赞叹:“太初创建六片continent ,建立Heavenly Sect ,这些我都不在意,真正让我佩服的,是他教导出来的dísciple ,一个比一个厉害,haven’t 一个让他失望,可惜,他做的太过了,有些行为,不能做。”

Great Heavenly Venerate 看着远方,此刻,Ancient God 与陆源屹立天穹,一个正在踏Second Step ,要强压序列规则的反扑,一个,要呼吸那一口气,他们,都成长到this step 了。

遥想当初,这些little fellow 看她gnashing teeth ,恨不得给她一棍子的模样,时光如梭,一转眼,过去那么久了。

Ancient God 完全被无尽的序列规则掩盖,看不清里面。

陆源凭着封神图录与Will Ignition Platform ,生生破开void ,呼吸到了那一口气,双目同时失去焦距,周边,序列规则不稳。

两个人breakthrough 始境,将第一厄域彻底淹没在序列规则among 。

随着Ancient God 第三步踏下,周边淹没他的序列规则忽然消散,他looked towards 远处,陆源eye light 也in this brief moment 恢复焦距,与Ancient God 对视。

“你又何必like this 。”

“你敢做,我为什么不能?”

“我只想让此战,罢休。”

“废话,Eternal Clan 不倒,我人类岂会罢休。”说完,陆源一步踏出,瞬间被无尽的序列规则淹没。

这些序列规则与淹没Ancient God 的又不同。

淹没Ancient God 的序列规则如同坍塌的void ,而淹没陆源的序列规则,却如七彩的云。

但面临的危险,两人都same 。

昔祖平静看着,breakthrough 始境,并不容易,但对于积累深厚的Three Realms and Six Paths 而言,却是where water flows, a canal is formed 。

众人本以为也会等着陆源breakthrough 始境的结果,但Ancient God 却突然take action 了,以空间追逐时间的速度,降临Lu Tianyi 身前,抬手压向Lu Tianyi 。

谁也didn’t expect Ancient God 突然take action ,Lu Tianyi 同样didn’t expect 。

但有一人想到了,precisely 木神。

Lu Tianyi 头顶出现一块木头,Ancient God 一掌压在木头上,将木头粉碎,而此刻,Lu Tianyi 反应了过来,急忙后退。

Ancient God looked towards 远处的木神。

木神stare 他:“古亦之,没人比我更了解你,当初Third Continent 遭难,我数次支援,对你的行为了如指掌。”

Ancient God 赞叹:“你不take action ,我都忘了,放心,我会留你一命,当做曾经的报酬。”

眼前,Lu Tianyi 一指击出,天一之道。

Ancient God all directions 皆被封锁,唯有眼前的天一之道才是必须走的路,他抬手,一把抓向Lu Tianyi 。

Lu Tianyi 与Ancient God 交战过not only 一次,他的实力也够资格与Ancient God 一战,但从未有一次,Ancient God 这般儿戏,仅仅掌中出现黑purple 物质,便抓住了Lu Tianyi 一指,令天一之道崩溃于无形,而Lu Tianyi 的破之序列规则更是直接消散,无法成形。

Lu Tianyi 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这就是,规则不近身?

Ancient God 抓住Lu Tianyi 手指,掌心用力下压,Lu Tianyi 半个身体被压入大地,无法反抗,他side of the body Will Ignition Platform 出现,撞向Ancient God ,与此同时,封神图录出现,golden rays of light 闪耀,Ancestor Chen ,Ancestor Ku simultaneously 走出,一左一右对Ancient God take action 。

当初第一厄域之战,Lu Tianyi 尽管被厄域大地削弱实力,但凭着他自己联手Ancestor Chen 与Ancestor Ku ,sufficient 对战Ancient God 。

然而这一刻,Ancient God 完全变了,他的气息与之前不同,黑purple 形成的lance 自手中成形,一矛刺穿Lu Tianyi 手臂,直刺头颅。

Lu Tianyi 在关键时刻消失,还是天一之道,能看到旁人看不到的路。

即便Ancient God 抓住Lu Tianyi ,都被Lu Tianyi 逃开。

Ancestor Ku 拼死一般撞向Ancient God ,整个身体干枯,Ancestor Chen take action ,施展从未出现过的力量,令void 不断转动,如同一个活着的生命,打向Ancient God 。

Ancient God lance 横推,抵住Ancestor Chen 与Ancestor Ku ,showing off one’s ability ,一掌打在lance 之上,将Ancestor Chen 与Ancestor Ku 直接打退。

另一个方向,斗胜Heavenly Venerable 手持golden 长棍砸落。

all directions 聚拢虚Power of God ,形成生命的体温计。

这一刻,人类一方绝顶expert 全部围剿Ancient God ,而Eternal Clan ,帝穹,箭神等竟无一人take action ,他们也都好奇,此刻的Ancient God ,究竟有多强。

Ancient God 掌中,黑purple 物质逐渐变化,形成了另一个色泽,黑灰色。

难以形容,这不应该是一种颜色,更像是一种生机,一种万物初始的感觉,仿佛宇宙之初,就应该是这种颜色。

天穹之上,江峰警惕Immemorial 雷蝗,eye light 落在Ancient God 身上,stare 那种色泽,没错,就是那种感觉,那就是走出人类极限之路后的可能,原本他以为自己所走的already 到极限,this person 打破了这个极限,那种色泽,才是极限,或者说,通往极限的路。

Ancient God 手臂完全被黑灰色物质凝聚,单臂一挥,void 定格,紧接着,完全破碎,整个void 被切断了,削出巨大的无之world 平面要将斗胜Heavenly Venerable 他们全部吞噬。

恐怖的power 让所有人骇然。

人类Peak expert ,in this brief moment 全部被巨大的无之world 席卷,推向远方。

帝穹and the others 震撼,这就是Ancient God breakthrough 始境后的实力,这也too terrifying 了,他们自问也根本挡不住。

如果说breakthrough 之前,他们尚且有与Ancient God 一争之心,现在,完全haven’t 了。

this person 应该参与唯一True God 还有Great Heavenly Venerate 之战,不应该参与他们的战争。

—-

感谢 [email protected]百度 brother 的打赏。

在外出差,太累了,加更有些伤,但今天是brother 的生日,所以,加更奉上,谢谢brother 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