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 Odyssey Chapter 3161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相比其它物种,人类善于创造,智慧,韧性也无可比拟,若将所有平行时空的人都集中过来,Eternal Clan 绝非对手,这也是Eternal Clan 适时发动神诫的原因,他们要确保人类不会联合,无法形成对Eternal Clan 的优势。

可惜,这第三次神诫already 晚了。

但,他转头望向远方,喃喃自语:“来了。”

帝尊,厄姬appearance ,给人类这一方再度带来了expert ,红颜Mebius 有把握对抗星蟾,Ancient God 被陆源Old Ancestor 拖住,Lu Yin 要将这场战争持续下去。

天穹,Immemorial 雷蝗转身就走,without 预兆,看的陆源与Ancient God 惊诧,怎么跑了?

星蟾正打算再劝劝Lu Yin ,忽然have one’s hair stand on end ,一种让它发寒的气息靠近。

缓缓回头,不是吧,那玩意怎么能来这?它们不是不出来的吗?

Great Heavenly Venerate 忽然抬头望向远方,紧接着,Ancient God ,陆源,雷主,红颜Mebius ,木神等皆望向远方,有什么东西接近了。

next moment ,Lu Yin 也感受到了,那是一种压迫的感觉,仿佛天边在离自己越来也近,近到触手可及。

怎么will have 这种感觉?

第一厄域寂静无声,所有人都感觉到了,simultaneously 望向远方。

星空扭曲,道道涟漪扩散,如同河流。

一只蝴蝶,飘飘起舞而来,带着美丽的rays of light ,照耀整个Dark Starry Sky ,沿途洒下的silver rays of light ,如同Star River ,璀璨美丽。

所有人呆滞,一只蝴蝶?

唯一True God 闭起双目。

Great Heavenly Venerate 紧stare 那只蝴蝶,是它?

陆源皱紧眉头,好眼熟,在哪看过。

蝴蝶缓缓飞舞,停在第一厄域上空,洒下温暖的rays of light 。

它很美丽,非常美丽,五彩斑斓,仿佛这世间最美的颜色都集中在它身上,而它带给第一厄域的温暖,驱散了所有人的敌意。

“各位,还请听我一言,这场战争,能不能停下呢?”和煦的声音,带着温暖与绵柔,荡漾在所有人心中。

Lu Yin 望着蝴蝶,很好听的声音,还是个女的,这种声音有种让人想睡觉的感觉。

“我想起来了,是你。”陆源yelled 。

“我也想起来了。”红颜Mebius 上前一步,stare 蝴蝶:“当初你路过Heavenly Sect ,给First Continent 带去灾难,是Master take action 将你喝退,是你吧。”

Great Heavenly Venerate stare 蝴蝶,她也想起来了,那只蝴蝶。

蝴蝶飞舞:“抱歉,那时候just recently breakthrough ,心智还不成熟,给各位带来麻烦了,实在抱歉。”

“你来做什么?这场战争与你有什么关系?”陆源问。

蝴蝶声音绵软细腻,让人听了很舒服:“Eternal Clan 曾帮过我,人类也曾帮过我,我希望双方可以罢手。”

陆源好笑:“既然都帮过你,就走吧,这场战争与你无关。”

“如此恢弘的战争,决出胜负,双方付出的代价都太大了,无论是Eternal Clan 还是人类,我希望可以结束这场战争,也算还了双方的恩情。”

Lu Yin 有种荒谬的感觉,他第一次听到这种理论,这只蝴蝶不是好东西。

它分明就是来停战的。

想着,Lu Yin looked towards 唯一True God ,见他很自然的闭着双目,更肯定了。

这就麻烦了,不管这只蝴蝶目的是什么,它实力绝对很强悍,当初能给First Continent 带来灾难,First Ancestor 亲自出面才逼退,可以想象。

如果它站在Eternal Clan 那一方,人类绝对讨不了好。

“如果我们执意要开战呢?”陆源直言。

蝴蝶洒下rays of light :“战争,不好,唯一能消除战争的方法,要么一方彻底消失,要么,evenly matched ,如今看来,你们人类很想持续战争,说明你们占据优势,那么很抱歉,我要站在Eternal Clan 这一方,让双方实力均等。”

“不过你们放心,如果因此导致人类战败,我也会帮你们人类回去,不会让Eternal Clan 伤害你们的,算是还你们恩情。”

蝴蝶的理论让所有人觉得ridiculous ,就好像上来给别人一刀,然后再给别人治伤,就算还了恩情same ,荒诞ridiculous ,但他们笑不出来,这只蝴蝶,很强。

星蟾现在站在一边都haven’t 说话,而且状态都变了,变成了golden ,带着草帽,握住荷叶,看起来很是无辜。

在蝴蝶出现的一刻它就变成like this ,显然,要么顾忌蝴蝶,要么,认为这场战争不太可能持续。

依照陆源的脾气,must 打,尤其蝴蝶这种理论让他恶心,但这只蝴蝶究竟什么实力,他没底。

“星蟾big brother ,你说呢?”蝴蝶忽然问星蟾。

星蟾一shivered ,眼睛眯成弯月,laughed 的:“对,你说的都对。”

“星蟾big brother ,我是在问你有什么想法,还请如实说,好吗?我很严肃的。”

星蟾眨了眨眼,一甩荷叶,很严肃的样子:“你说的都对。”

众人speechless 。

“星蟾big brother 还是这么幽默。”蝴蝶来了一句。

星蟾讪笑,幽默你grandfather 。

如果不是cannot afford to offend 你,你grandfather 早把你撕了生吞活剥,不过这只蝴蝶说的不错:“人类这一方的,我劝你们真别打,打不过了,现在Eternal Clan 这一方多了我们两个,你们那除非也多两个同层次的,否则还打什么?你说对吗?陆Big Boss ?”

星蟾认准了Lu Yin ,他对人类太了解了。

Lu Yin 望着高空,这一刻,蝴蝶转动,显然,也在看着Lu Yin 。

Lu Yin 看着蝴蝶:“可以。”

两个字,代表这场战争,结束了。

陆源不在乎多两个expert ,他就这脾气,但Lu Yin 说结束,他haven’t 反驳。

红颜Mebius ,包括雷主都haven’t 反驳。

怎么看,现在结束战争都应该,Eternal Clan forcibly 多了两个始境expert ,再加一个深cannot 测的昔祖,怎么打都没用。

“这位蝴蝶senior ,敢问名号。”Lu Yin 望着蝴蝶。

蝴蝶也在看着Lu Yin :“你可以叫我Heaven’s Grace ,人类,你很大度,我喜欢你。”

Lu Yin said with a smile :“我也喜欢你,Heaven’s Grace ,你的声音,很好听。”

“谢谢。”

Lu Yin 望向唯一True God :“第六厄域归我们人类,永恒,你没意见吧。”

唯一True God 睁开眼睛,与Lu Yin 对视:“那是你的spoils of war 。”

“Half-Ancestor 之身,却能从我这抢走一片厄域,Lu Yin ,你不愧是拥有浊宝的人,你浊宝的价值甚至更在江峰的三Divine Item 之上。”

不少人愕然,浊宝?

他们不清楚浊宝,却清楚雷主江峰拥有的三Divine Item 。

precisely 凭借三Divine Item ,江峰在极短的时间内崛起,带领白云城屹立宇宙,令Eternal Clan 都忌惮。

也precisely 因为三Divine Item ,白云城才被Eternal Clan 觊觎,唯一True God 想抢夺。

Lu Yin 居然有超越三Divine Item 价值的Supreme Treasure ?

这么一说,很多人都理解了,怪不得Lu Yin 崛起的那么快,一个Half-Ancestor ,却参与Ancestral Realm 战场,甚至来到始境战场,他经历了多少生死,一步步走过来,都是因为那件Supreme Treasure ?

人性贪婪,Lu Yin 有Supreme Treasure 一事必然会传出,引得整个宇宙关注。

但,Lu Yin already 不在乎,现在的他,背靠始境陆源Old Ancestor ,整个Heavenly Sect 有多少expert ?

谁能觊觎他的东西?

但还不够,他要真正对外展示martial power ,诏武,要尽快开始了。

第六厄域,Divine Force 湖泊被black Mother Tree 抽走,这片厄域属于人类了。

Lu Yin haven’t 将其打碎的想法,这片厄域将是进攻Eternal Clan 的前站。

在这里不仅可以看到唯一True God ,也可以让红颜Mebius 这些powerhouse ,以此为跳板,进入其它厄域。

第一厄域战争结束后,蝴蝶,星蟾,全部离去。

Lu Yin 请红颜Mebius 帮雷主对付Immemorial 雷蝗,红颜Mebius 刚好取回力量,正要熟悉一下。

同去的还有帝尊。

这场战争两个目的都reached ,唯一True God 被困,Corpse God 被杀,让红颜Mebius 取回力量,唯一的变数就是Ancient God breakthrough 始境,好在陆源Old Ancestor 同时breakthrough 始境,让双方力量平衡。

而蝴蝶appearance ,是Lu Yin 不解的。

他特意找陆源Old Ancestor 问过,得到的答案不太清晰。

只知道这只蝴蝶曾搅乱过First Continent ,被First Ancestor 喝退,而今它究竟代表什么立场,陆源Old Ancestor 他们不知道。

Great Heavenly Venerate 同样不知道。

不久后,Heavenly Sect 对外宣布,定下了诏武日期,Lu Yin 要在诏武到来之前,见一些人。

刚回到Heavenly Sect ,红颜Mebius 回来了,还带来了江清月。

Immemorial 雷蝗跑了,红颜Mebius 他们go on an errand for nothing ,白云城也暂时安宁。

“Brother Lu ,father 正式以白云城City Lord 之名,邀请你做客。”江清月告诉Lu Yin 。

Lu Yin 诧异:“现在?”

江清月nods :“father 让我告诉你,他知道有关Heaven’s Grace 的一些事。”

Lu Yin 脸色一整:“带路。”

void 裂开,Lu Yin 跟随江清月一步踏出,再出现,already 来到一片熟悉的星空。

说熟悉,因为这里赫然是太阳系,Lu Yin 看到了木星,看到了月球,看到了Earth ,这片星空他很熟悉。

白云城,就源于Earth 。

until now ,Lu Yin 都有个疑惑,六方会,真的是平行时空?

如果是,为什么没看过相同的人?

曾经有人给过答案,说是不同的平行时空,在a certain 时间节点出现偏差,发展历程就将不同,未必会出现相同的人,但,这其中有个悖论,既然不出现相同的人,或者haven’t 亲眼证实有过相同的人,如何确定那就是平行时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