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 Odyssey Chapter 3258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First Ancestor 周边,一个个Corpse King 出现,moved towards 他杀去,都被一个男子挡住,然而男子也撑不住了。

thunder 炸响,一直被困住的Immemorial 雷蝗趁机逃了出来,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escape Immemorial City ,留在这就是courting death 。

超大巨人之祖起身,eye light 看遍Immemorial City 周边,怒吼中,一拳砸向下方,将First Ancestor 身旁大地碾成powder ,那几个Corpse King 直接被砸死。

First Ancestor 抬头:“小心。”

超大巨人之祖背后同样走来一个超大巨人,precisely Corpse God 。

超大巨人之祖挥手punched out ,Corpse God 同样punched out 。

两大巨大的拳头对撞,令Immemorial City 震荡。

“Old Ancestor ,帮人类就是自取灭亡。”Corpse God 声音响彻星穹。

超大巨人之祖怒喝:“你都already 死了,Old Ancestor 我还没死,谁自取灭亡?”

“stubborn ,超大巨人种族already 消失,你也给我消失吧。”Corpse God 体表,序列粒子全部溢散,面对始境的超大巨人之祖,规则不近身,序列规则没用,但他也不需要序列规则。

超大巨人有超大巨人的战斗method 。

两个超大巨人于Immemorial City 搏杀,每一滴血对于旁人来说都如同湖泊。

鲜血,将整个Immemorial City dyed red 。

远处,一道silhouette 缠住了风伯,风伯惊异打量:“残存的力量?”

silhouette precisely Ancestor Fu ,留在Funeral Garden 内的不是他本人,他,早已死去,唯有残存的力量还在。

所以第Fifth Continent 曾经可以出现Ancestor Fu 的力量Changing the Heaven and Switching the Earth ,让第Sixth Continent 损失惨重。

而Funeral Garden 内的力量,already 是Ancestor Fu 最后的残存之力。

“死人就不该出现。”风伯eye light 龇裂,也不知是说Ancestor Fu 还是说他自己。

Immemorial City powerhouse 一个个死去,Funeral Garden 内的游尸一个个被摧毁。

童姥,古古怪,策枭,包括曾经喜欢筑造Will Ignition Platform ,又踩碎的那个Lu Family powerhouse ,都一个个消失。

Yellow Springs 与Divine Force 河流于星空缠绕,如两条giant dragon 对撞。

black Mother Tree 之上,唯一True God 平静看着,身旁,Without Darkness God 走出。

“大人,他们来不了了。”Without Darkness God 恭敬。

唯一True God 感慨:“第三次神诫,最后一战,Heavenly Sect 那些人haven’t 参与的资格了,接下来,宇宙将会重启,你也可以在新的宇宙breakthrough 始境,走出那一步。”

Without Darkness God eye light 炙热,他不是这方宇宙的人,也不是Corpse King ,而是来自其它宇宙。

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踏足始境。

因为他所在的Universe Starry Sky ,包括他自身都被某种力量囚禁,难以breakthrough 始境。

重启宇宙是唯一的路,所以他才加入Eternal Clan 。

而今,时机终于到了。

Without Darkness God 激动:“Immemorial City 即将灭亡,这些人挣扎不了多久,让小人送他们最后一程。”说完,他一步踏出,leave black Mother Tree ,moved towards Immemorial City 杀去,black 线条covering the heavens, shielding the sun 。

任何一个三擎六昊级别的expert 都是恐怖的,原本Immemorial City 就already 濒临灭亡,当Without Darkness God 加入,Immemorial City 与Funeral Garden expert 死伤更多。

无尽的锁链要拦住Without Darkness God ,来自囚。

却被Without Darkness God 的线条洞穿。

Without Darkness God ,本就比囚强大,他出现在囚眼前:“你很想死,那我成全你。”

说完,one after another black 线条穿透囚的身体,形成黑暗燃烧,囚大吼,锁链横空,祖world –inescapable net ,将自己与Without Darkness God 全部包裹:“together 死吧。”

话音落下,拖着Without Darkness God 冲向Immemorial City 下的火焰。

尽管火焰被Divine Force 河流遏制,却依然有部分燃烧。

囚拖着Without Darkness God 冲向火焰,转眼,化为一缕青烟而上。

void 扭曲,Without Darkness God 踏出,冷漠望向下方,想带着他together 死?怎么可能?

身后,Ce Wangtian 忽然出现,一脚踹向Without Darkness God 。

Without Darkness God 身后出现无数black 线条抵挡,却竟挡不住这一脚,被fiercely 踹飞。

Ce Wangtian eye light 狰狞:“老囚死了,你也该死。”

Without Darkness God 冷笑:“时代的逃兵也you think you can kill me ?”

Ce Wangtian 周围,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足足五个Corpse King 出现,猩红竖眼stare Ce Wangtian ,杀。

曾经,Immemorial City 与骨舟内的Corpse King 激战,几乎evenly matched ,如果被三个Corpse King 包围截杀,几乎是必死的,而今,Ce Wangtian 被五个Corpse King 包围截杀。

远处,Chief Elder Sister 眼前,一个三角形脑袋的Corpse King 出现,歪着脑袋几乎趴在地上看Chief Elder Sister ,发出一阵阵怪笑,让人惊悚。

“快跑,那是骨舟内排名前五的怪物。”有Immemorial City powerhouse 嘶喊。

Chief Elder Sister stare 眼前三角形脑袋Corpse King ,星穹,Divine Force 暗red rays of light 映衬下,如一副死亡的画卷。

初一与Ancient God 激战,一道silhouette 走出,haven’t 双臂,只有legs ,legs 足有五米长,看起来极其的不协调。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人,让初一脸色完全沉了下去。

this person 在骨舟内sufficient 排入前五,拥有与超大巨人之祖一战的实力,也就是–始境。

他不是Corpse King ,也不知Eternal Clan 从哪找来的powerhouse ,借助唯一True God 植骨的能力拥有无可匹敌的combat power ,却偏偏在很多次战争中不出现。

而今这最后一战,他自骨舟内走出。

超大巨人之祖对决Corpse God ,他,则盯上了初一。

两个始境powerhouse 包围,令初一陷入绝境。

不仅他们,Ancestor Ku ,Ancestor Chen ,周边皆出现骨舟内的powerhouse ,那些powerhouse 原本可以由Immemorial City 内powerhouse 对决,却因为帝穹and the others 复生,拖住了Immemorial City 与Funeral Garden 的powerhouse ,导致骨舟内一批expert 腾take action ,围杀他们。

整个Immemorial City 陷入绝境。

First Ancestor 正上方走出了一个女子,面容精致,双目灵动而有活力,怎么看都如同一个二十左右的少女。

但就是这个少女appearance ,让守在First Ancestor 身旁的男子脸色完全苍白。

她,叫詹言,骨舟powerhouse 排名,第二,second only to 原起老怪。

“木竺,出来吧,Immemorial City 就要没了,你还想躲到什么时候?”

“詹言,你的对手是我。”守在First Ancestor 身旁的男子screams ,一跃冲了上去,忽然的,一道silhouette 以比他更快的速度出现在詹言身前,那也是个女子,与詹言same ,看起来极为年轻,不同的是此女气质冰冷,与詹言那充满活力的感觉完全相反,如一潭死水,永远不会流动。

轰的一声,void 泯灭,无之world 自地底蔓延,moved towards all around 而去。

男子无奈降落,守在First Ancestor 旁,紧stare 上方。

木竺,是守护First Ancestor 的最后一道力量,木竺一旦take action ,代表再无人守护First Ancestor ,那个男子,明显守不住。

one after another eye light looked towards 地底。

星空,骨舟动了,moved towards Immemorial City once again 撞去,先前被Ancestor Chen 推出来,这次,没人能推它,Immemorial City already haven’t powerhouse 了。

唯一True God 背着双手:“结束了,太鸿,看看Immemorial City 的最后一刻,也是太初的,最后一刻。”

Great Heavenly Venerate eye light 越过唯一True God ,望着残破的Immemorial City 在血染中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始终坚定地eye light 露出了悲哀之色。

人类的坚持,最后还是败给了Eternal Clan 。

无论Heavenly Sect 发展的多么璀璨,Lu Yin 压得Eternal Clan 有多狠,他们一直都忘记了,Eternal Clan 靠的不仅仅是绝强的martial power ,更是智慧。

他们令那个璀璨到extreme 的Heavenly Sect 崩溃,而今哪怕处于下风,依然能逆转,这才是Eternal Clan 。

Immemorial City ,太初,Heavenly Sect ,人类,一切,都要结束了。

骨舟moved towards Immemorial City 撞去,沿途,一个个人类powerhouse 阻拦,皆被拦住。

不管是Ancestor Ku ,Ancestor Chen ,初一,哪怕是Mr. Mu ,此刻都无法阻拦骨舟。

骨舟,就是摧毁Immemorial City 的最后一击。

Immemorial City 下,火焰席卷,Ancestor Chen 一掌打出,却被帝穹的Martial God 经义遏制了一瞬,风伯以Nine Heavens 上御之神笼罩Ancestor Chen ,Ancestor Chen 一掌打在塔外,将塔打穿,令风伯骇然,不愧是能一掌泯灭昔祖的Combat Technique 。

但仅仅是一掌而已,Immemorial City 下的火焰能有多少?

Ancestor Ku 冲向骨舟,蝴蝶rays of light 闪过,令他如梦致幻。

死人团The Four Chiefs 皆被骨舟内强大的Corpse King 阻拦。

就连守陵人都出现了,拼死moved towards 骨舟而去,依然被Undying God 阻拦。

Mr. Mu 望着骨舟,再一次升起无力感,曾经,他所在那方宇宙也是like this ,最终败给了宿敌,而今,这方宇宙的人还是like this 。

人类,是这个宇宙最有智慧的生物,却也是这个宇宙,最被针对的生物。

原起老怪大笑:“Old Ghost Mu ,你们的坚持就是一场笑话,我说过,没用的,hahahaha 。”

钟声回荡,在为Immemorial City 送行。

这个镇压序列之弦,守护这方宇宙无数年之地,终于迎来了Doomsday 。

骨舟fiercely 撞向Immemorial City 。

这一刻,战争都停了下来,所有人望着这一幕,如同看到Immemorial City 彻底破碎的一刻。

这时,黑暗中,巨大的力量撞了出来,将骨舟fiercely 撞向一侧,偏移了Immemorial City 而出。

唯一真God’s Eye 光一凛,那是。

Mr. Mu 松口气,总算来了。

Immemorial City 地底,First Ancestor 眼露笑意。

one after another eye light 看着。

一艘船,自无之world 而出,缓缓出现于星空,出现在所有人眼前。

船上刻着‘无疆’二字。

Without Darkness God eye light 陡缩,无疆?那艘船还在?

Eternal Clan 对这艘船不陌生,如果说Funeral Garden 是第一次神诫之战,人类为了inheritance 留下之物,那么无疆,就是第二次神诫之战,Taoist Origin Sect 时代的人留下的inheritance 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