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 Odyssey Chapter 325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曾经,第Fifth Continent 乘坐无疆与第Sixth Continent 激战,瞒过了Eternal Clan ,令Eternal Clan 以为无疆仅仅是战舟,其后他们才知道,无疆与Funeral Garden same 。

而今,自无之world 而出,将骨舟撞开的,就是无疆。

无疆,可以于无之world 穿梭,与骨舟same 。

而在无疆之上,是Lu Yin 等一众Heavenly Sect expert ,terrifying 的气息直冲星穹。

Lu Yin 望向黑暗Mother Tree :“永恒,久等了。”

杀–

杀–

杀–

Immemorial City 剩余的powerhouse 呆滞,那艘船上怎么有那么多expert ?

Without Darkness God 嘴巴张大,impossible ,他们怎么可能破了自己的路?impossible 。

不容多想,陆源,红颜Mebius ,Martial Heaven ,Jialan 之洛,一众expert 冲出,杀向Eternal Clan 。

Three Realms and Six Paths ,Three Suns 六主,内外八道,十多位序列规则expert ,加上一些Ancestral Realm ,足足二十多位expert 自无疆而出,moved towards Immemorial City 杀去。

陆源直接盯向了Ancient God :“大强交给我,我们还没分胜负。”

红颜Mebius ,Jialan 之洛,Martial Heaven 三人都望向Immemorial City 地底,Master 。

First Ancestor 看到了他们,eye light 欣慰,总算来了,没死就好,没死就好。

Immemorial City 之上,詹言与木竺都看去,竟有那么多expert ?

弃路人,叶仵他们这才发现,这里才是宇宙真正最恢宏的战场,即便第二厄域之战都比不了。

帝尊violently rushes toward Corpse God ,sword edge 斩落,如今操控帝尊的是易。

厄难eye light 凶厉,厄姬死亡,他取代厄姬,成为外八道之一。

米米娜冲向Immemorial City ,巴巴尔导师,您在哪?

Eternal Clan 一方,Witch Spirit God 都惊呆了,他死的时候,Heavenly Sect 何曾有那么多expert ?哪来那么多expert 的?

风伯stare Lu Yin ,eye light 狰狞,小子,找到你了,他放弃Ancestor Chen ,直接冲向Lu Yin 。

Lu Yin 屹立无疆船头,环顾整个Immemorial City 战场,终于赶上了。

他们被Without Darkness God 的路封住,找不到Immemorial City ,关键时刻,无疆出现了,带来无疆的,是Xi Wei ,这个Nine Mountains Eight Seas 之一的Ancestor Wu 。

Xi Wei 不仅带来了无疆,还带来了Immemorial City 方位。

无疆只是一个工具,impossible 凭无疆就能找到Immemorial City ,真正帮他们找到Immemorial City 的,是Ancestor Hui 。

Ancestor Hui 与Xi Wei 一直有联系,联系的method 是,Xi Wei 的雾气。

Xi Wei 的雾气并非真的雾气,而是微引决,任何cultivate 微引决的人,都可以凭着微引决改变雾气形态,比如形成文字,让另一个cultivate 微引决的人看到。

凭着微引决,Ancestor Hui 与Xi Wei 联系上,当然,联系的次数极其稀少,Xi Wei 当初之所以去六方会,并不仅仅因为龙二之死与始空间内斗心灰意冷,最大的原因就是要与Ancestor Hui 联系上,这是Nine Mountains Eight Seas 的默契,谁都不知道。

Xi Wei 带来无疆就是在Ancestor Hui 的指引下,所以无疆之所以能及时赶到,都在计划among 。

Without Darkness God 是假装投靠,Lu Yin 他们起初真没看出来,Without Darkness God 可以瞒过所有人,假意投靠,却没能瞒过Ancestor Hui 。

Lu Yin 一直容忍Without Darkness God 的存在,就是想看看他要做什么,Without Darkness God 必然代表了唯一True God 的plot against ,这个plot against 不出来,就一直会存在,唯有暴露的plot against 才不叫plot against ,否则即便Without Darkness God 被揪出,这个plot against 也会一直存在。

无尽的路让Lu Yin 他们确实被plot against 了一把,Lu Yin 没料到Without Darkness God 居然有这种innate talent ,能让他们所有expert 都找不到Immemorial City ,这不是实力对比,更像是将无尽平行时空的路给拉了过来,他们终究会到达Immemorial City ,但时间却already 晚了。

这就是Without Darkness God 假意投靠人类最终的plot against ,好在一切都在计划之内,无疆及时赶到。

此事着实让Lu Yin 捏了一把汗,他大意了,小看了Without Darkness God 。

不过永恒也小看了人类,Great Heavenly Venerate 送给永恒一个Six Paths of Reincarnation 界,Lu Yin ,也通过Without Darkness God ,会送给永恒一件礼物。

如今来到Immemorial City 战场,Lu Yin 第一个就要找的就是Ancestor Hui ,就在Immemorial City 战场。

Ancestor Hui 暴露了Immemorial City 方位,很容易被Eternal Clan 盯上。

忽然的,他looked towards 破碎的city wall ,姐。

Lu Yin 身体消失。

原地,风伯登上无疆,那小子呢?

Heavenly Sect expert 的及时出现逆转了局面,Eternal Clan 直接被压下,人类expert too many 了。

之前是Eternal Clan 几个打人类一个,而今,是人类几个打Eternal Clan 一个。

破碎的Immemorial City city wall 上,Chief Elder Sister 喘着粗气,冥王illusory shadow 早已消失,整个人到达极限,她杀了两个骨舟内的Corpse King ,都是序列规则powerhouse ,打的相当艰难,但骨舟内Corpse King powerhouse 源源不绝。

而今,眼前这个Triangle-face 更是排名前五的存在。

Triangle-face Corpse King 拥有破坏序列规则,盯向Chief Elder Sister 的刹那,让Chief Elder Sister 感觉自己身体都被剥离,一种无法形容的剧痛传来,明明haven’t 受伤,但这种痛苦却是真的。

这就是Triangle-face 的序列规则–身体剥离。

他可以将任何看到的生物体表剥离,以另一种形式,或者说,以他的想法,一旦在他想法内完全剥离,那个生物也等于被剥离了体表,彻底死亡。

这是极其残忍的序列规则。

Immemorial City 内有约定,一旦Triangle-face Corpse King 出现,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将他击杀。

可惜,至今为止,从未成功过,Triangle-face Corpse King 的实力放眼骨舟都排名前五,Immemorial City 内能与其一战的少之又少,反而死在他手下的有好几人。

是Immemorial City 最想要击杀的Corpse King 。

此刻,Chief Elder Sister 就承受身体剥离之苦,那种痛苦sufficient 让人灵魂颤栗。

这时,Lu Yin 出现在Triangle-face Corpse King 身后,抬手按在他肩膀上,Triangle-face Corpse King 序列粒子moved towards Lu Yin 而去,要将Lu Yin 也身体剥离,Lu Yin eye light 陡睁,难以形容的力量轰然坠落,顷刻间,将Triangle-face Corpse King 震成碎片,血洒大地。

Chief Elder Sister 呆呆望向Lu Yin ,一击?仅仅一击?

Little Seven 怎么会变得这么厉害?

他们来Immemorial City 的时候,Lu Yin 还未凭尘世破祖,而今与当初completely different 。

“姐,休息一下吧,接下来交给我。”Lu Yin 脸色低沉,头顶,封神图录出现,挥手,红颜Mebius ,Martial Heaven ,皆走出,肩膀上,力兽一跃而下,在Lu Yin 授意下冲向Corpse God 。

虚妄同时冲入Immemorial City 。

这时,风伯到来:“小子,死吧。”

塔型long sword 斩向Lu Yin ,Lu Yin 抬头:“再死一次,还会复活吗?”说完,抬手,土壤long spear 刺出,与塔型long sword 对撞,乓的一声,塔型long sword 破碎,风伯瞳孔陡缩,怎么会?

Lu Yin 脚步轻点,与风伯交错而过,风伯急忙膨胀时间以avoid Lu Yin 的打击。

但next moment ,他身体破碎,Lu Yin 看都不看他,moved towards 一个方向冲去,那里,是慧武所在,慧武身后,是Divine Force 河流。

唯一真God’s Eye 光落在慧武身上:“原来是你。”

Without Darkness God 出现的一刻,这片战场上,慧武就静止不动,他,在联系Xi Wei 。

Immemorial City 战场难以对外联系,慧武impossible ,但Ancestor Hui 可以做到。

早在很久之前,Ancestor Hui 就算到了一些情况,他plot against Witch Spirit God ,让Witch Spirit God 惨死,也plot against 过第Sixth Continent ,plot against 过Eternal Clan ,甚至因为好奇,plot against Wang Family 与Yellow Springs Water ,而Immemorial City ,更是他plot against 的重中之重。

为了在这蔓延boundless 序列粒子的Immemorial City 战场对外传递消息,他穷尽毕生精力,开创出Origin Treasure Formation ,凭着这个Origin Treasure Formation 联系上了Xi Wei ,让无疆在最后一刻赶上,撞开骨舟,救了Immemorial City 。

但他自己却暴露了。

唯一True God 纵观整个战场,怎么可能看不到慧武的异常。

慧武抬头looked towards 唯一True God 。

“永恒,我说过,如果有人能补足人类martial power 上的缺失,我就能补足智慧上的遗憾,我赢了。”

唯一True God 脸色低沉,漏算了一步,而this step ,始终在Hui Wen 掌控下。

久远之前,他拉拢过Hui Wen ,因为看中了Hui Wen 的智慧,可惜Hui Wen 拒绝了,数次的邀请,数次的拒绝,不仅拒绝,还与他打赌,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就因为这句话,他容忍慧武的存在。

哪怕在他看来慧武perhaps 是Hui Wen 的plot against ,他也愿意容忍,因为他的自信,他是唯一True God ,是宇宙至强,不管是martial power 还是智慧。

人类impossible 战胜他。

所以慧武即便暴露,也haven’t 死,而是被扔进Divine Force 湖泊改造为狂尸,这一切都是在唯一True God 指示下做的,他不能容忍Hui Wen 的狂妄,他要让Hui Wen 的儿子亲眼看到宇宙重启,所以即便escape 厄域大地,他也将慧武带着。

但他怎么都didn’t expect ,慧武,其实就是Hui Wen ,准确的说,慧武确实是Hui Wen 之子,但这个儿子,就是为了暴露而存在。

从头到尾Hui Wen 就不认为慧武真能瞒过Eternal Clan ,plot against 到Eternal Clan 什么。

即便真plot against 到了什么,对Eternal Clan ,对唯一True God 又能有多大的威胁?

他真正要plot against 的一步其实是在慧武暴露之后,他为了让唯一True God 留下慧武,特意与唯一True God 打赌,为此plot against 了一步步,这其中任何一步走错,都不will have 今天。

但他自信可以成功。

慧武果然被留下,哪怕暴露,也只是被扔去Divine Force 湖泊改造为狂尸。

当慧武被扔进Divine Force 湖泊的一刻,Hui Wen 的plot against 也就成功了,他告诉了Lu Yin 初尘所在,还in this brief moment ,将Immemorial City 位置给了无疆。

所有的plot against ,都是为了这一刻。

他成功了,唯一True God 被他plot against 的死死的,Eternal Clan 在最后一刻defeated ,而他,也功成身退。

唯一True God 惊叹:“你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放弃。”

Ancestor Hui eye light 黯淡:“我这一生对得起人类,却唯独对不起小武,从小他就没享受过peers 的快乐,他的一生都在为我的plot against 奔波,从他被扔进Divine Force 湖泊的那一刻,意识就没了,我取代了他。”

“尽管我是他father ,但这笔账,依然要还。”

说完,他looked towards 远处正赶来的Lu Yin ,笑了:“陆主,接下来,交给你了。”

———

感谢brothers 支持,随风在努力补欠下的章节,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