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 Odyssey Chapter 326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大强有一次跟随大树来到Immemorial City ,那时候already 有了Immemorial City 战场,永恒貌似不太信任大强,还没带他来过,却不知道大强already 来了,见到了我,得知真相。”

“然而already 晚了,他被永恒控制,即便我也很难解除,木old man 他们同样impossible ,他也不想解除,想找到命数。”

Lu Yin 明白了:“Senior Gu 从始至终都想找到是谁害了First Ancestor 您,不管是Eternal Clan 还是命数,他都要找到。”

First Ancestor eye light 黯淡:“我不希望他找到,找到了,也就完了。”

“命数,是Eternal Life 境。”

Lu Yin eyes shrank ,第一次,自踏上cultivate 界,第一次真真切切得知某个存在是Eternal Life 境,第一次得知,Eternal Life 境是可以踏入的。

命数,Eternal Life 境,一个让人despair 的realm 。

连First Ancestor 与Mr. Mu 都难以对抗,can only 逃走。

Lu Yin 不解:“命数impossible 不知道Immemorial City ,可为什么还留着Immemorial City ,留着。”接下来的话他没说,意思却很明显。

First Ancestor laughed :“留着我们吗?”

Lu Yin 沉默。

First Ancestor 迷茫:“这个问题,我思考了很久很久,依然haven’t 答案,本以为可能永远haven’t 答案了,但你appearance ,给了答案。”

Lu Yin 不解。

First Ancestor 与他对视:“如果人类被Eternal Clan 击败,这个答案将永远消失,但你能赢,能带领人类走下去,那么,总有一天命数会出现,即便要杀了我们,也该让我知道这个答案吧,hehe 。”

Lu Yin 遍体生寒,First Ancestor 的话带着玩味,却如同死亡的深渊,要将他拖下去。

就好像在说,我们都会死,现在的努力只为了得到一个答案。

“柱子,怕了?”First Ancestor 带着笑意looked towards Lu Yin 。

Lu Yin 深呼吸口气:“有点。”

“别怕,要死together 死,不孤单,hehe 。”First Ancestor 笑了。

Lu Yin 失笑:“您的双手就是Funeral Garden 与Wang Family continent 吧。”

“Wang Family continent ?哦,是被第Fifth Continent Wang Family 得到了吗?”First Ancestor 似乎现在才知道。

Lu Yin 问:“四锁阵,如何帮您解除?还有,六粒初尘在我这,应该还给您了,还有First Ancestor 之剑。”

First Ancestor 阻止:“别,together 死是结果,但我现在还不想那么快迎来这个结果,一旦恢复实力,命数就盯上我了。”

“Martial Heaven senior 也因为担心被命数盯上,所以自困于Eternal Clan 第三厄域。”Lu Yin 道。

First Ancestor 叹息:“这child ,太实诚,命数盯他干什么?他连始境都没达到,更不用说渡苦厄了,不过在他的角度做的也没错,他被命数看过,那种感觉我也清楚,他就是担心将命数的eye light 带去人类,让人类连最后反抗的机会都haven’t ,所以即便耗费再大代价也自困于Eternal Clan 。”

“哪怕只是亿万分之一的机会,他也要让人类有反抗的能力,这点跟你很像,柱子,你第一眼看到Eternal Clan 六片厄域,知晓Eternal Clan 全部实力的时候也despair 过吧,却还是要与他们对决。”

Lu Yin stare First Ancestor ,忽然想明白First Ancestor just recently 是什么意思了,命数带来的压力实在太大太大,有些话要绕着弯说。

“命数居高临下,不会在意蝼蚁,但蝼蚁自身,却要想尽办法躲避哪怕亿万分之一被看到的可能,我们其实就是蝼蚁。”

First Ancestor once again 一笑:“所以千万别想着帮我恢复双手,也别给我初尘,我们这方宇宙,最it’s possible 踏足Eternal Life 境的只有我,其余像永恒,未女他们在当前宇宙impossible 踏足Eternal Life 境,绝对impossible ,这也是永恒想破坏序列之弦,让整个宇宙重新开始的原因。”

Lu Yin eye light 一闪:“果然是like this 。”

First Ancestor 惊讶:“你居然事先猜到了?厉害啊,柱子,所以你来的才及时,再晚一点,实在没办法,我can only 将Funeral Garden 那只手恢复,冒着被命数盯上,乃至插手这场战争的可能take action 了,要知道,一旦真将命数的eye light 吸引过来,这场战争再怎么样,人类都必败无疑,不到最后一刻我是不能take action 的,不是恢复不了。”

“must 知道,Old Ancestor 我不是恢复不了,Old Ancestor 我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非常厉害。”

Lu Yin 抿嘴:“知道您厉害,有些事我想问问。”

“你觉得现在是时候?柱子,解决Eternal Clan 再说吧,这可是rare opportunity ,等一切尘埃落定,咱爷俩慢慢聊,聊它的Heaven’s Desolation 地老。”

Lu Yin 莫名发寒,跟First Ancestor 慢慢聊?想想就terrifying 。

现在确实不是说话的时候,最应该知道的already 知道,他走出Immemorial City 地底,环顾整个战场,默默数着。

风伯死了?他looked towards 唯一True God ,只见唯一True God 眼前有了两粒种子,而杀死风伯的,是红颜Mebius 。

剩下因为True God 不朽决而复活的只有帝穹,墟尽,Undying God 与Witch Spirit God 四个,他们不能再死了。

apart from 他们,Lu Yin 抬头,尘世出现,于星穹之上,once again 出现一个个黑点,那是一柄柄土壤long spear ,covering the heavens, shielding the sun 。

Ancient God 仰头望去,脸色肃穆,却异常的平静。

对面,初一screams :“大强,还不觉悟?”

Ancient God looked towards 初一:“Eternal Clan ,不会败。”

初一大怒,怒其不争,竟背叛人类,背叛Master 。

箭神,Forgotten Ruins God ,帝穹and the others 皆看到了头顶covering the heavens, shielding the sun 的土壤long spear ,越来越多,还在增加。

越多,带来的那股terrifying 的寒意就越重。

Witch Spirit God 脸色发白,谁能想到当初那个little fellow 居然达到this step ,这才过去多久?凭strength of oneself 镇压战场也merely this 了吧。

远处,原起老怪捧着一道钟,发出惊天巨响,moved towards 星穹而去,他要摧毁这些土壤long spear 。

Mr. Mu 率先take action 挡住:“原起老怪,对Junior take action 有些丢人了。”

原起老怪盯向Mr. Mu ,再haven’t 之前的得意,本以为Immemorial City 必灭,局势居然逆转的这么快。

詹言与木竺相对而立,两个女子就是战场上靓丽的风景。

自从詹言加入骨舟,对手一直都是木竺,其中一个出现,另一个必然出现。

“看来这片战场就要彻底结束了。”詹言收回eye light ,looked towards 对面:“木竺,你我,依旧未分胜负。”

木竺气质孤寂,带着寒冷:“你不是Eternal Clan 的,到底来自哪里?”

詹言淡笑:“有什么意义吗?反正都会死在这。”said ,指了指头顶:“你们那位年轻的Path Lord 可没打算放过我。”

话音落下,头顶,无数土壤long spear 刺下。

目标很明显,apart from Witch Spirit God 他们四个以及原起老怪这种无法对抗的存在,其余所有Eternal Clan expert 都在攻击范围内。

黑暗,遮蔽了Immemorial City 战场,black 的雨彻底取代了golden 的雨,完全降落。

整个void 都被撕开,无之world 都难以成形。

这是Lu Yin 以尘世发出的最大power ,笼罩整个战场。

蝴蝶首当其冲,她的对手是Ancestor Ku 与Jialan 之洛,别看她是始境,但在这片战场上存在感其实不高,既haven’t 恢弘的Power of Slaughter ,也不是最招人类憎恨的,相比Eternal Clan ,关注她的人显然不多。

但四方镇守使在一定程度上比Eternal Clan 更可恨,他们是命数的爪牙,是阻止人类崛起的绊脚石,更是想取代人类的罪魁祸首。

蝴蝶扇动翅膀,头顶,数十柄土壤long spear moved towards 她刺下,Ancestor Ku 一把抓住蝴蝶翅膀,任由蝴蝶如梦致幻,他动都不动,以物极必反死扛。

Jialan 之洛施展了八星innate talent ,直接将Ancestor Ku 的物极必反嫁接给了自身,抓住蝴蝶另一边翅膀。

蝴蝶大惊,forcibly 承受土壤long spear 的刺杀,multi-colored 的光彩自她身上闪耀,那些光彩,类似人类的血液。

Ancient God 头顶,镇狱台出现,挡住土壤long spear ,发出击撞声。

Martial Heaven 退后,身前一大片地域被土壤long spear 完全撕开,Without White God ,就在这。

直到现在都没人看过Without White God 真身,但不重要了,Without White God 无法逆转战局,她的实力不sufficient 完全挡住土壤long spear ,土壤long spear 延绵不绝,加上Martial Heaven 打出的初始宇宙,Without White God 的白山Bai Shui 祖world 直接被摧毁,red ,自void 扩散,她的气息不断衰退,最后露出了silhouette ,抬头,望向远方的Lu Yin 。

this person ,是Roselle 。

Lu Yin 纵观整个战场,看到了Roselle ,并不意外。

早在很久之前他就怀疑Roselle 了,最被怀疑的一点就是,她凭什么能通过木星去Starry Sky Tree ?

木星不是谁想进入就进入的,Roselle ,仅仅Fusion Realm cultivation base ,怎么可能通过木星追着自己去Starry Sky Tree ?即便去了Starry Sky Tree ,又哪来那么巧刚好被自己救到?这个概率太低太低。

其后Lu Yin 设计引出Without White God ,并让人stare 所有人,主要就是stare Roselle 。

但Roselle haven’t 异常,Without White God 却还是出现。

那时候Lu Yin 有过动摇。

再之后,Roselle without 异常,可以说,apart from 木星那一次,Lu Yin haven’t 机会怀疑她,但,一次就够了。

虽不sufficient 完全确定Roselle 就是Without White God ,但最终发现Roselle 是Without White God 也没什么值得惊讶的。

现在想来,很多事都有了解释,比如Zi Rong 。

当初Zi Rong 要吸收Bai Xue 的innate talent ,此事之所以暴露,就因为Roselle ,是Roselle 故意让Zi Rong 暴露了此事,引来Lu Yin 抢亲,最终与Zi Rong 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