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 Odyssey Chapter 326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其实Zi Rong cultivate Corpse King Transformation 应该也是Roselle 安排,所有的事都在Roselle 掌控之下。

还有她当初为自己挡灾,不断向自己靠近,还有,Feng Mo 袭击Nalan 妖精,为什么偏偏是自己在Cosmos Shield planet 的时候?那时候如果自己不在Cosmos Shield planet ,Feng Mo 就成功了,这一切应该也是Roselle 主导。

Roselle 做的一切都是想拉近与自己的关系。

相隔遥远的战场,Lu Yin 与Roselle 对视。

Roselle 嘴角含血,望着Lu Yin ,eye light 极为复杂,一时间,Lu Yin 看不懂那个eye light 。

Roselle ,真的喜欢自己?怎么可能?她是Without White God ,活了悠久岁月,与自己见面才几次?Lu Yin 不会自恋到认为Without White God 会爱上自己,一切都是假的。

土壤long spear 刺穿Roselle 身体,插入大地,带起鲜血。

Roselle 望着Lu Yin ,说了什么。

Lu Yin eye light 一缩,眼看着她被数十柄土壤long spear 刺穿,身体支离破碎。

Lu Yin 站在原地愣神,just recently ,Roselle 说的话彻底让他迷茫了。

‘我知道你是Long Qi ,你,欠我一命。’

Long Qi ,是他第一次去Starry Sky Tree 用的假名,那时候化名Long Qi 确实遭遇过不少危险,背面战场,Dragon Mountain ,杀回第Fifth Continent 等等,自己欠了她哪一次?Without White God ,帮过自己吗?

那时候她以Roselle 的身份通过木星来了Starry Sky Tree 与自己汇合,可很多时候她都在Supreme Mountain 内?什么时候救过自己?

black 的雨还在下,不断刺穿Immemorial City 战场。

Without White God 被杀不过是其中一角。

骨舟内走出一个个Corpse King ,要么被超大巨人之祖与帝尊拍死,要么死在土壤long spear 之下。

骨舟排名前五的powerhouse ,Lu Yin 杀了一个Triangle-face ,那个长腿的生物一直被Rune Word Principle Number 笼罩,不断抹消身体,但Rune Word Principle Number 毕竟不是Ancestor Fu ,仅仅是残存的力量,想要杀死长腿生物根本impossible 。

土壤long spear 自头顶贯穿长腿生物,将其抹杀。

箭神挡住了土壤long spear ,却没能挡住叶仵,弃路人与Ce Wangtian 的围杀,被Ce Wangtian 以拖鞋fiercely 拍在脑门上,不得已用里innate talent 逃过一死,身体下坠。

叶仵与弃路人急忙追杀上去。

Ce Wangtian 不知道箭神拥有里innate talent ,慢了一步,好在Lu Yin 知道。

土壤long spear 贯穿而出,moved towards 箭神杀去,将箭神淹没在black 的long spear 雨中。

木季双目通红,死stare Life and Death Wheel 盘,看都不看头顶,转,转呐,转呐,next moment ,土壤long spear 落下。

不远处,Wang Xiaoyu 呆呆看着头顶坠落的土壤long spear ,要死了吗?

Lu Yin eye light looked towards Wang Xiaoyu ,各种迹象表明她haven’t 背叛人类,但若不对她take action ,Eternal Clan 便会察觉。

最好的办法是。

Ancestor Chen 出现在Wang Xiaoyu 身旁,搂过她腰肢,一掌打向高空,将土壤long spear 震开,身体被压得下坠了一些,转头looked towards Lu Yin :“陆主,放了她。”

Lu Yin eye light 冷冽:“她是挑起第Fifth Continent 与第Sixth Continent 之战的罪魁祸首,是我第Fifth Continent 有史以来最大的Red Back ,放过她,我怎么像死去的先辈们交代,那一战死去了多少人?Ancestor Fu 都死于那一战,如今出现的只有残存的Rune Word Principle Number 。”

Ancestor Chen 深呼吸口气:“她haven’t 背叛,是Eternal Clan 利用她让我挑起战争,那场战争的代价,我来付。”

Lu Yin 眼睛眯起,Ancestor Chen 保她是最好的办法,是否表明身份看Wang Xiaoyu 自己。

Ancestor Chen 怀中,Wang Xiaoyu 一掌打在他胸口,脱离Ancestor Chen 怀抱,Ancestor Chen 愣愣望着她。

他信任Wang Xiaoyu 不是因为任何原因,就是信任,without 理由的信任,不需要调查。

“小雨。”

Wang Xiaoyu 缓缓退向black Mother Tree ,忽然的,Forgotten Ruins God 掠过,带着她朝black Mother Tree 冲去。

Ancestor Chen haven’t 追,就这么看着。

Forgotten Ruins God 回望Ancestor Chen :“Xia Shang ,小雨是我Wang Family 的人,当初你在我脸上留下的伤,注定永远换不回她,hehe 。”

远处,Lu Yin 皱眉,Forgotten Ruins God 怎么可能脱离尘世的刺杀?

他looked towards 一个方向,那里原本是Forgotten Ruins God 与天一Old Ancestor 的战场。

此刻,Lu Tianyi 看着自己双手,陷入迷茫,他,不知道Forgotten Ruins God 如何脱离的。

Forgotten Ruins God 是最早暴露身份的Seven Heavenly Gods 之一,她的实力按理说早就被摸透了才对,Lu Tianyi 完全可以压制她,凭着土壤long spear ,杀她没问题,可,为什么她居然没事?不仅脱离Lu Tianyi 与土壤long spear 的刺杀,还无声无息接近Ancestor Chen ,带走了Wang Xiaoyu 。

这不应该是Forgotten Ruins God 的实力。

Lu Yin 忽然想起Forgotten Ruins God just recently 的话,Ancestor Chen 在她脸上留下的伤,应该就是那朵花。

Ancestor Chen 想杀她吗?当然想,但Forgotten Ruins God 还活着,脸上只是留下了一朵花,这意味着,Ancestor Chen 也未能杀了她。

Ancestor Chen 是何等实力?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至强。

古老的Heavenly Sect 时代,First Ancestor ,Three Realms and Six Paths ,就代表了至强。

近代的Taoist Origin Sect 时代,Nine Mountains Eight Seas 只是一个称号,这种称号放在Heavenly Sect 时代根本不算最强,但Ancestor Chen ,Ancestor Ku 都不同,他们代表了Taoist Origin Sect 时代combat power 的顶点。

Ancestor Ku 杀入厄域直面唯一True God undying 。

Ancestor Chen 有信心开创出对决唯一True God 的Combat Technique ,一掌泯灭昔祖。

他们,都是绝顶expert 。

即便like this ,Ancestor Chen 都没能杀了Forgotten Ruins God ,他们显然一直低估了Forgotten Ruins God ,这个女人从来haven’t 真正出力过,或者说,有着极强的保命能力。

不过就算去了black Mother Tree 又如何,陆源Old Ancestor 还挡在前面。

black Mother Tree 之上,陆源looked towards 战场,Forgotten Ruins God 带着Wang Xiaoyu 朝这边而来。

另一个方向,詹言也moved towards 这边而来。

还有Ancient God 与原起老怪。

更远处还有被Ancestor Ku 与Jialan 之洛死死拖住的蝴蝶。

当前战场,Eternal Clan 一方只剩这么几个powerhouse 了。

还有一只狗。

唯一True God 睁开双目,golden 的Six Paths of Reincarnation 界流转光华,看似美丽,于他而言,却是囚笼。

这个囚笼不仅困住了他,也困住了整个Eternal Clan 。

当前形势下,如果haven’t 意外,Eternal Clan apart from 他,将无一人可以活下来。

人类expert too many too many 了。

想到这里,他起身。

陆源同时起身,stare 唯一True God 。

唯一True God 看都不看陆源,他与陆源都在Six Paths of Reincarnation 界内,而他周身还笼罩True God substitutes the heavens 功,若非这个cultivation techniques ,他都撑不住人类expert 围杀。

“永恒,你们输了,dignified 正正一战,好过当coward 。”陆源警惕。

唯一True God 嘴角含血:“如果不是太鸿,你们早就输了。”

“胜负未定,不用这么急着下结论。”

他eye light 越过陆源,looked towards Undying God ,墟尽,帝穹,Witch Spirit God ,额头前,两粒True God 不朽决的种子悬浮。

Undying God 他们simultaneously looked towards 唯一True God ,然后,爆。

void 震颤,无尽的裂缝moved towards all directions 蔓延,一声接着一声。

Seven Heavenly Gods 层次powerhouse self-destruct 的power 差点掀翻了战场,令black 的土壤long spear 之雨都被遏制。

Lu Yin 大惊,不好。

一粒粒种子moved towards 唯一真Shenfei 去。

木神,虚主他们想阻拦,种子却穿透他们手掌,于void 飞行。

Lu Yin 脚踩Backstep ,瞬间出现在一粒种子前方,抬手抓去,种子同样穿透他手掌,仿佛并非实体。

Lu Yin 挥手一拳打出,恐怖的力量粉碎void ,直接打出了初始宇宙,这是Three Realms and Six Paths 层次的destructive power ,是够资格踏入始境的destructive power 。

然而this fist ,依然没能留下种子。

种子根本不是实体,而是唯一真Divine Force 量的projection 。

一粒粒种子出现在唯一True God 眼前,陆源也尝试阻拦,依旧没用。

六粒种子悬浮于唯一True God 眼前,随后印入他脑门,于他额头正中央,刻印出六粒种子图案。

一刹那,golden 的Six Paths of Reincarnation 界陡然缩小,掠过陆源,最终如同golden 外衣,附着于唯一True God 体表。

Six Paths of Reincarnation 界也无法将唯一True God 的力量限制在更大的范围,这already 是其能做到的极限。

好在唯一True God 依旧无法破开Six Paths of Reincarnation 界,只要Six Paths of Reincarnation 界还存在,他的力量都会被限制,从而无法真正take action 。

陆源一掌打向唯一True God 。

palm force 穿透Six Paths of Reincarnation 界,却还是被True God substitutes the heavens 功hindrance 。

唯一True God 体表最接近自身的一层是True God substitutes the heavens 功,用于抵挡外在攻击,Second Layer 就是Six Paths of Reincarnation 界,困住了他的力量。

他笼罩在red 与golden rays of light 下,缓缓抬头,一步掠过陆源,出现在Forgotten Ruins God 与Wang Xiaoyu 身边:“走。”

唯一True God 放弃了black Mother Tree 。

black Mother Tree 被虚妄与力兽顶住,以他当前的力量根本impossible 带走,can only 放弃。

明明此战是因为black Mother Tree 而起,唯一True God 此举,等于被逼到绝路,他是真的到极限了。

Forgotten Ruins God 与Wang Xiaoyu 被唯一True God 带着,行走战场,如履平地。

所有人simultaneously 对他们take action ,一个个Eternal Clan 强敌死亡,人类腾take action 的powerhouse too many 了,却无一能击中唯一True God 。

他就像行走在岁月之上,任由所有人take action 都无碍。

Lu Yin 脚踩Backstep 平行时间,唯一True God 自身前走过,完全不受影响,Lu Yin 对于时间的理解与唯一True God 差太远了。

唯一True God 出现在蝴蝶旁,撞退Ancestor Ku ,带着蝴蝶就走。

他出现在詹言旁,木竺take action ,难以撼动,转瞬消失。

他出现在Ancient God 旁,望向初一,如同幻影般掠过。

他出现在Without Darkness God 旁,black 线条缠绕,直接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