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 Odyssey Chapter 336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Yan Gang 想反驳Forgotten Ruins God 的话,但想了想,确实如此,其余insect 既有无法avoid 的千璃,又有数量无尽的特点,这萤惑没什么优势。

主要是这段时间,insect nest 不断孕育新的insect ,都不怎么样,以至于稍微有点像样的就让Yan Gang 激动。

青王瞥了眼Forgotten Ruins God :“没人知道萤惑来自insect nest 。”

Forgotten Ruins God 挑眉,looked towards 青王。

与此同时,Without Darkness God ,Wang Xiaoyu 皆looked towards 青王。

不错,这才是萤惑最大的特点,没人知道它来自insect nest ,只要不主动take action ,等萤惑数量遍布星空,那时候对智慧生物的威胁就太大了。

唯一True God 声音传来:“收起来,孕育,让萤惑布满Heavenly Sect 麾下平行时空。”

Yan Gang 恭敬道:“是,大人。”

唯一真God’s Eye 光looked towards 远处:“终于找来了。”

遥远之外出现两道silhouette ,precisely 圆脸老者与暴岐,两人自天元宇宙边境一战escape 后,就一直藏匿,不敢暴露,亲眼看到了天赐被杀于Heavenly Sect ,以至于不敢找任何人,唯恐被围杀。

dignified 桑天,他们也很憋屈。

如今两年过去,他们才找到唯一True God 。

桑天的实力极其强大,当圆脸老者与暴岐来到的时候,Heavenly Dog 不断喊叫,Forgotten Ruins God 少见的严肃起来。

Without Darkness God eye light 一凛,对于these two people ,他不陌生,意识宇宙的战败与他们都有关系,而他来自意识宇宙,本就投降灵化宇宙,却被灵化宇宙送来了这天元宇宙,对于灵化宇宙的感觉很复杂。

“永恒,终于见面了。”圆脸老者与唯一True God 相隔不远,缓缓开口。

一旁, 暴岐eye light 扫过Forgotten Ruins God 几人,在Without Darkness God 身上停了一下,最后又looked towards 唯一True God 。

唯一True God 体表依然笼罩Six Paths of Reincarnation 界,数年过去,并未黯淡。

“我帮不了你们。”唯一True God 开口。

圆脸老者stare 唯一True God :“那个Great Heavenly Venerate 设下的Six Paths of Reincarnation 界还没解除?”

在天元宇宙数年,他们already 了解了很多。

唯一True God 语气平静:“苦厄境powerhouse ,她算是second only to 太初的,放在灵化宇宙equivalent to 桑天,一个桑天层次的expert ,以死亡为代价设下的封印,没那么容易解除。”

“可你是永恒。”圆脸老者声音严厉。

唯一True God 并不在意:“我还不是Eternal Life 境。”

圆脸老者看着唯一True God ,唯一True God 也看着他,对视,沉默了片刻。

暴岐开口:“原起在哪?”

唯一True God 道:“不知。”

“詹言呢?”

“我不知原起,也不知詹言,他们是你们灵化宇宙的人,自Immemorial City 一战就失踪,perhaps 死在了Heavenly Sect 手里,也perhaps ,躲起来了,就跟梦桑same 。”

圆脸老者诧异:“你知道梦桑的事?”

唯一True God 道:“虽然Eternal Clan utterly defeated ,但对于天元宇宙的消息,有时候我还是知道一些的。”

圆脸老者stare 唯一True God :“天赐为什么会被Heavenly Sect 抓住?他应该来找你了吧。”

“找过,质问我why not 帮你们。”唯一True God 答道。

圆脸老者与暴岐看着唯一True God 。

唯一True God 转头,looked towards 远处:“又来了,先avoid 再说。”

圆脸老者与暴岐simultaneously looked towards 一个方向:“who ?”

Forgotten Ruins God 头疼:“一个紧追着我们不放的家伙,天赐就是被他抓走的。”

圆脸老者眼中闪过murderous intention :“why not 解决?”

Forgotten Ruins God 娇笑:“senior ,你可以解决,没人阻止你啊。”

圆脸老者looked towards Forgotten Ruins God ,eye light 深邃:“怎么回事?”

Without Darkness God 发出低沉的声音:“来人名为Xia Shang ,可追踪到我们,是天元宇宙expert ,与他together 前来的not only 一位expert ,大人实力受限,无法take action ,那几人并not simple 。”

“避一避吧,Lu Yin 手段阴险,这几人这么明着追踪,不知道暗地里will have 多少expert 等着,随时可以过来,别忘了,这里是天元宇宙,暂时来说,是Lu Yin 的天下。”

圆脸老者haven’t 反驳,与唯一True God 他们立刻转移了方位。

如果只有Ancestor Chen 一人,他可以take action ,这里毕竟这么多expert ,就算Heavenly Sect 围杀,也不会轻易决出胜负。

但唯一True God 实力受限,来人又not only Ancestor Chen 一个,他也不想冒险。

能cultivate 到桑天之位的都不是莽夫。

而暴岐already 彻底变了,如果是未踏入苦厄之前,他什么都敢做,而今,却什么都不愿做。

苦厄,可以改变一个人。

每一个苦厄境的人都是Fengzi 。

不久后,Ancestor Chen ,Ancestor Ku and the others 踏上陨石碎片环带:“什么都haven’t ,也haven’t insect 。”

“奇怪,最近他们留下的insect 变少了,总觉得有问题。”

“小心为上,按照遗失族说的,insect nest already 开始培育奇特的insect ,这些insect 有什么特征,能力,谁也不知道,他们连青仙都能是Corpse King ,没什么impossible 的。”

“有strange life aura 。”

“很强大,应该是灵化宇宙的。”

“灵化宇宙的桑天吧,apart from 桑天,也没人有资格找唯一True God 他们。”

“他们汇合,虽然棘手,但总算没那么分散了。”

“继续追。”

换了个时空,唯一True God 将对天赐说过的话又说了一遍,圆脸老者与暴岐都无法反驳。

天元宇宙边境一战虽然死了不少灵化宇宙cultivator ,but also 都是Ancestral Realm ,真正的损失只有瑶Palace Lord ,至于天赐,是后来被抓住的,apart from this 就是那些与他们together 来的Heaven’s Chosen 精英了。

不过只要灵化宇宙的cultivate 模式存在,即便死去一些Heaven’s Chosen 也无所谓,时间就可以弥补,最多数十年。

以唯一True God 被遏制cultivation base 的实力,确实无法帮他们。

当今天元宇宙,Heavenly Sect 一家独大,Lu Yin 一直在追踪他们,而今他们与唯一True God 汇合,算是有直面Heavenly Sect 的底气。

“你可知梦桑在哪?”圆脸老者问。

唯一True God indifferent :“你们都不知,我如何知道。”

圆脸老者皱眉,很奇怪,两年了,梦桑始终haven’t 消息,当初受的伤至今都在恢复?还是被Heavenly Sect 抓了?

梦桑去stone gate 外制造跳板并未告诉圆脸老者他们,根本无法解释。

制造跳板,等于让灵化宇宙不再增派支援,然而他们现在的形势,不支援,根本赢不了,除非将御桑天的秘密公布出来。

梦桑haven’t 打算说出,御桑天要独霸小灵宇宙,孤身成就Eternal Life 境,他何尝不想独自踏入Eternal Life 境,将其余桑天压下。

他有自己的手段可以尝试跟御桑天同时重启小灵宇宙,没必要带着更多人,尤其在他掉入始境层次后,相比其它桑天,他处于劣势。

接下来一段时间,圆脸老者与暴岐跟定了唯一True God 他们,即便Forgotten Ruins God 数次嘲讽,都没能让他们leave 。

Eternal Clan 是Heavenly Sect 的宿敌,如果it’s possible ,Heavenly Sect 更愿意现在就铲除唯一True God ,毕竟唯一True God 实力受限,现在不杀,将来就难对付了,而今跟着唯一True God 最安全,他绝不会被Heavenly Sect 找到。

他们想的没错,但Heavenly Sect haven’t 找到他们,却被其他人找到。

看着突兀出现的女子,唯一True God 都惊讶:“未女。”

此刻,出现在唯一True God 他们面前的,赫然是未先生。

未先生笑眯眯看着唯一True God :“永恒,long time no see 了。”

“你怎么找到我的?”唯一True God 不解。

圆脸老者与暴岐eye light 一冷,他们居然被人找到了。

未先生淡笑,haven’t 解释,而是道:“蜃域就要出现了。”

唯一真God’s Eye light flashed 。

圆脸老者陡然向前一步,激动:“你说什么?蜃域要出现了?”

未先生looked towards 圆脸老者:“这位就是灵化宇宙的桑天吧,对于灵化宇宙而言,蜃域代表了什么?”

圆脸老者stare 未先生:“无数的可能。”

未先生背着双手,nods :“是啊,无数可能,天元宇宙与灵化宇宙有个最大的差别就是,在蜃域的干扰下,天元宇宙存在诸多Time Flow Speed 不同的平行时空,Lu Yin 掌握着进入蜃域的方法,虽然只有一次,但只要其他人进不去,那一次对他来说可以是永久。”

“时间停滞,他能在一瞬间将整个天元宇宙的资源整合,用来对付你们灵化宇宙。”

“这点我知道,蜃域在哪?你又怎么知道的?”圆脸老者问。

未先生淡笑:“蜃域出现的时间,地点,我会告诉你们,not only 你们,我也会告诉Lu Yin 他们,希望你们能在蜃域将他们解决,Lu Yin this person ,太固执。”

圆脸老者道:“在哪?”

未先生缓缓道出了蜃域即将出现的时间与地点。

圆脸老者记下,stare 未先生:“你cannot 以告诉Heavenly Sect ,我不希望出现意外。”

未先生好笑,看着他:“你想独占蜃域,打破岁月长河的截断,让岁月长河流淌到其它宇宙?”

“既然知道,就请你留下,顺便告诉我为什么你会知道蜃域出现的时间与地点。”圆脸老者毫不客气对未先生take action ,不管未先生什么身份,都属于天元宇宙,他身为灵化宇宙的桑天,本身对天元宇宙就有一种俯视的态度,若非顾忌Heavenly Sect 围杀,他impossible 躲藏。

而今对未先生take action ,不需要顾忌这些,未先生明显与Lu Yin 不是一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