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 Odyssey Chapter 336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未先生看着圆脸老者五指化为golden ,神色不变,手中出现剪刀与剪纸:“haven’t 蜃域的你们,永远无法在时间领域上达到某种高度,Lu Yin 如果能看透这点,未必不能击败灵化宇宙。”

说完,将剪纸divided into two 。

“this person ,名为-农易。”

当剪纸被剪断的刹那,圆脸老者仿佛听到长河咆哮,湖泊倒卷,无法形容也根本看不见的力量以cannot 理解的method 降临,他一口血吐出,骇然望向未先生,这是,时间伟力?

虽说灵化宇宙因为haven’t 蜃域,无法在时间伟力一道上走多远,但身为桑天,他也不是对时间伟力without 办法,Lu Yin 的平行时间就奈何他不得,他可以看破时间,乃至平行时间。

但未先生的手段却让他迷茫了。

这到底是什么力量?来自时间,来自岁月。

Forgotten Ruins God ,Wang Xiaoyu ,Without Darkness God 他们皆忌惮望向未先生,那张剪纸,他们也看不懂。

“想要改变岁月的因果,却因为岁月长河无法逆转而改变不了,can only 形成波涛。”唯一True God 声音传出。

圆脸老者震撼,还能做到这种事?

未先生嘴角弯起,看着圆脸老者,又取出一张剪纸:“每一个曾经与你交集过的人,都是岁月长河可以逆流的波涛,如果这股波涛真的逆流,可改变过去,但如果无法逆流,岁月长河倾泻而下的力量,便sufficient 让你heavy wounds 。”

“农易,是第一个被你杀死的天元宇宙Ancestral Realm powerhouse ,他的死,Lu Yin 可是很在意的。”

said ,她晃了晃另一张剪纸:“this person ,名为–少尘。”said ,looked towards 暴岐:“是他助你踏入苦厄。”

暴岐eye light 一缩,深深looked towards 剪纸,这张剪纸如果被剪断,他的下场会跟总会长same 。

圆脸老者充满murderous intention 的看着未先生,未先生的手段必然来自蜃域,与岁月长河有关,this method ,他must 得到。

尽管被heavy wounds ,但不代表他会败给未先生,未先生just recently 的take action can only 算sneak attack 。

此人,同样在渡苦厄,天元宇宙居然还有这等expert 。

未先生eye light 扫过总会长与暴岐:“我理解两位对于蜃域的desire ,告诉Lu Yin ,也是给你们一次在蜃域击杀他的机会,去或者不去,在你们自己。”说完,她silhouette 渐渐消失。

总会长想take action ,唯一True God 开口:“你拦不住她,她可以看到未来,如果这份过去可以被拦住,她也就不会出现了。”

“还能做到这种事?”总会长eye light 炙热。

Forgotten Ruins God 娇笑:“是时候会一会小Lu Yin 了,this person 与Heavenly Sect 并非一路,她告诉Lu Yin ,Lu Yin 可未必信,就算蜃域真appearance ,Lu Yin 也不会带too many 人去,他毕竟要防备灵化宇宙与我们,诸位,蜃域,可是杀Lu Yin 的大好时机哦。”

“just recently 那个人到底什么来历?”暴岐问。

唯一True God indifferent :“不知,曾经的Heavenly Sect 时代就存在,如果天赐还活着,perhaps 知道。”

“她是怎么找到这里的?”总会长圆圆的脸上遍布寒霜。

唯一True God haven’t 说话。

他eye light 陡然盯向Without Darkness God ,眼底带着murderous intention :“是你。”

Without Darkness God complexion changed ,瞳孔,black 线条转动:“我与未女haven’t 交集。”

总会长眼睛眯起:“意识宇宙的生命根本cannot 信。”

Without Darkness God 语气低沉:“所以我们被带到天元宇宙,在这里,我们从未背叛过Eternal Clan 。”

唯一True God looked towards 总会长:“未女不是找到我们,而是找到太鸿。”

“那个Great Heavenly Venerate ?”暴岐惊奇。

Forgotten Ruins God 惊呼:“我想起来了,未女与太鸿是旧识,以她在时间一道上的能力,perhaps 对太鸿做了什么,也就能找到Six Paths of Reincarnation 界。”

总会长皱眉:“如此人物,你们竟然放任到现在,怪不得即便有我们支持,Eternal Clan 还会败。”

Forgotten Ruins God 娇笑:“小心了,我们Eternal Clan 会败,你们灵化宇宙未必不会。”

总会长瞥了眼Forgotten Ruins God :“蜃域是否真的会出现?会不会是那个Lu Yin 的阴谋?”

唯一True God 摇头:“不会,未女有未女的打算,我也看不透她,但她与Lu Yin impossible 联手,Eternal Life 之路太窄,容不得too many 人跨越。”

总会长手指一动,太窄吗?他looked towards 天元Universe Starry Sky ,这方宇宙最终必然会被重启,那么,能走上那条路的又有几人?御桑天什么时候会到?

Heavenly Sect ,Lu Yin 也得到消息,蜃域即将开启,来自未女。

未女为什么突然开蜃域?Lu Yin 不解,但他并不怀疑未女有打开蜃域的能力,她,本就是岁月长河摆渡人。

只希望她进入蜃域不要发现被Destiny sneak attack ,现在还不是重新开始的时候。

蜃域开启,自己会得到消息,其他人呢?比如Eternal Clan ,比如灵化宇宙的。

Lu Yin 可不信未女单独为他打开蜃域,这个岁月长河的摆渡人最终目的也是渡过苦厄,每一个渡苦厄的人都是Fengzi ,尤其这个Fengzi 并不属于天元宇宙。

证据自然是未女并未告诉Lu Yin 蜃域出现的地点与时间,只是告诉他蜃域会出现,明显防备他带人围杀其他进入蜃域的人,应该就是Eternal Clan 与灵化宇宙那些。

Lu Yin 走出Heavenly Sect ,前往Immemorial City ,面见Mr. Mu 。

“未女要打开蜃域?为师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Mr. Mu 道。

Lu Yin 好奇:“Master ,当初蜃域固定,岁月长河被截断,未女有haven’t 能力破掉?”

“肯定有。”Mr. Mu 面色肃穆:“未女是岁月长河摆渡人,不管为师的cultivation techniques 如何厉害,都impossible 超过岁月长河本身,只要那时候她还是岁月长河摆渡人,就可以完全控制岁月长河。”

“Destiny 说给你重新选择的机会,皆建立在未女身上,其余任何人都impossible ,包括为师。”

Lu Yin 不解:“既然like this ,她为什么任由蜃域被固定?就因为想摆脱岁月长河?还是说,摆脱岁月长河与固定蜃域有关?”

Mr. Mu 摇头:“不做摆渡人,不知其中事,未女的打算,为师无法看透,若要寻找,can only 在蜃域之内。”

“Eternal Life 境的路上皆是敌人,所有人都在想方设法踏入Eternal Life 境,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一个人。”

Lu Yin nods :“明白。”

此次蜃域之行,Lu Yin 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就是会碰到唯一True God 他们还有灵化宇宙的expert ,那么,带谁去蜃域就很讲究了。

既要在蜃域与敌人周旋,甚至围杀敌人,又要防备外界。

尽管蜃域时间固定,但未女是个变数,她随时可以让人进入蜃域,将蜃域的时间改变。

Lu Yin 可不想出来后看到被摧毁的Heavenly Sect 。

大half a month 后,无边战场,Lu Yin 进入,蜃域,将在无边战场的一个平行时空打开,他already 得到具体消息了。

与此同时,与之相反的方向,唯一True God and the others 踏入,接近蜃域会出现的地域。

他们很谨慎,出现的一刻就遍查整个平行时空,防止被Heavenly Sect 围杀。

不过他们多虑了,Lu Yin 根本无法提前得知消息,也就不存在围杀。

无边战场有一个名为呼和的平行时空,只是一个普通的平行时空,Lu Yin 尚未接触六方会的时候,这里出现最厉害的expert 也不过是Half-Ancestor 。

谁也想不到,蜃域会在这里出现。

Lu Yin 与唯一True God and the others 几乎是同时到达呼和时空。

彼此皆是绝顶expert ,出现的一刻都察觉到了对方。

Lu Yin eye light 陡睁:“杀。”

对面,总会长complexion changed ,首先想到上当了,但突然地,双方中间出现了奇异Celestial Phenomenon ,岁月长河faintly discernible ,那是–蜃域。

蜃域真appearance 了。

面对蜃域的诱惑,即便Lu Yin and the others 都在,总会长与暴岐都要冲进去。

他们对于蜃域的渴求太强烈了。

唯一真God’s Eye 光穿过平行时空,落在Lu Yin 他们身上。

Lu Yin 也看到了唯一True God :“永恒,你抢走天赐的浊宝灵种,把天赐扔给我,this person 情,我记下了。”

说完,土壤覆盖星空,moved towards 唯一True God and the others 压去。

Lu Yin 身旁,力兽与虚妄悍然冲出,初一,陆源皆take action ,另一边,Ancestor Chen 与Ancestor Ku 追踪Forgotten Ruins God 他们也赶来,all directions 都好似被Heavenly Sect 包围。

总会长听到Lu Yin 的话,subconsciously 想looked towards 唯一True God ,但forcibly 忍住,screams :“小辈,这种时候挑拨without 意义,你hindrance 我灵化宇宙大计,old man 必杀你。”

暴岐取出鼎钟,无声的力量爆发,顷刻席卷整个星空,令呼和时空颤栗。

无尽土壤化作long spear ,如雨点般落下,thrusts at 唯一True God and the others 。

Forgotten Ruins God ,Wang Xiaoyu 他们忌惮,但总会长与暴岐并不在乎,他们眼前,初一,陆源皆至。

远方,Ancestor Chen 相隔遥远,借用Lu Yin 的土壤打出一掌。

Ancestor Ku 直接冲向唯一True God ,当初他敢一个人冲进厄域,而今更不会放过唯一True God 。

两方宇宙最绝顶expert 的大战令呼和时空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好在这片时空在Eternal Clan 战败后就没人了,全都迁徙了出去,否则此次交战,不will have 任何生命可以存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