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 Odyssey Chapter 3366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总会长金笔所向,印之界moved towards 初一笼罩。

初一施展天一之道avoid 印之界与金笔,Heaven Supporting Pillar fiercely 砸落。

暴岐张嘴,怒吼而出,星空化为斑点沸腾,对面,陆源头顶封神图录,横推Will Ignition Platform 撞去。

一声巨响,Will Ignition Platform 轰鸣,陆源咳血,他面对的不仅仅是渡苦厄的expert ,更是掌握序列之基鼎钟的expert 。

陆源,初一,皆挡不住桑天。

好在有力兽与虚妄从旁策应,尤其当一只大手笼罩而来,即便总会长与暴岐都忌惮。

超大巨人之祖take action ,天元宇宙边境战争,Lu Yin 并未请他take action ,就是在等这一刻,他impossible 将天元宇宙所有力量暴露。

Lu Yin 盯准了唯一True God ,在场,他最忌惮的还是唯一True God 。

唯一True God 体表,golden rays of light 流转,只身笼罩于True God substitutes the heavens 功之下。

土壤遮蔽星空,Lu Yin 单手下压,壤于天上–Overturning Heaven Palm 。

意境Combat Technique 强压星空,not only 唯一True God ,包括总会长在内,所有敌人都被这一掌囊括。

总会长骇然:“意境Combat Technique ?”

暴岐eye light 一凛,瑶Palace Lord 就是被Lu Yin 的意境Combat Technique heavy wounds ,此刻Lu Yin 又施展一门意境Combat Technique ,此人究竟会多少意境Combat Technique ?

Overturning Heaven Palm 下,Forgotten Ruins God ,Wang Xiaoyu ,Without Darkness God simultaneously 吐血,总会长,暴岐皆以序列之基硬抗,若非序列之基,凭他们本身的序列粒子只会被Lu Yin 的心脏处星空驱散,而且与他们交战的都是始境powerhouse ,规则不近身。

Heavenly Dog 哀嚎,被一掌打飞。

Ancestor Chen 与Ancestor Ku 趁机对唯一True God take action 。

black 线条刺穿void ,来自Without Darkness God 。

Forgotten Ruins God 手托坐忘之墟,推向Ancestor Chen 与Ancestor Ku 。

Ancestor Ku 一步踏出,身体干枯,fiercely 撞向坐忘之墟。

这时,一个个灯笼出现,来自Forgotten Ruins God 的True God 自在法,其中一个灯笼就写着“Ku Jie ”,Forgotten Ruins God 随手一挥,灯笼被撕开,Ancestor Ku 体表,身体不断恢复,Ancestor Ku 抬手,一掌打向Forgotten Ruins God 。

Forgotten Ruins God 同时抬手,对掌。

星空扭曲,Forgotten Ruins God 步步倒退。

Ancestor Chen 越过Ancestor Ku ,连掌借用坐忘之墟,打向唯一True God 。

唯一True God 抬眼,手中出现一柄剑,一剑斩过,仿佛什么都没happen ,然而Ancestor Chen 却莫名出现在遥远之外,那是Power of Time ,而那柄剑,是First Ancestor 之剑。

暴岐借助鼎钟,不断发出覆盖星空的无声之威,鼎钟与印之界的序列粒子遍布星空。

力兽与虚妄fiercely 撞向鼎钟,沿途被序列粒子抗住,紧接着,无声之力将它们掀翻,天旋地转,差点晕过去。

Lu Yin 抬手,挥舞palm force ,连掌,覆盖周边的序列粒子如同水流被缠绕而来,顺着他一掌打向唯一True God ,这一掌不仅拥有连掌借用序列粒子之威,更有他本身达到生物力量极限的power 。

一掌之下,万籁俱寂,时间都在定格。

唯一True God stare Lu Yin 一掌,横剑于身前,两指平行moved towards Lu Yin 挥动,one after another sword shadow thrusts at Lu Yin 。

sword shadow 在Lu Yin 一掌之下道道破碎,与之相应的,唯一True God 身体随着每一道破碎的sword shadow 都后退一些,无论Lu Yin 如何接近,都难以接近唯一True God 。

那one after another sword shadow 并非Slaughter Technique ,而是时间,以sword shadow 化作时间,每一道sword shadow 都代表了唯一True God 的一道时间。

当sword shadow 的时间破碎,在那破碎的时间内,唯一True God 可以选择take action ,也可以选择退后。

Lu Yin 望着唯一True God 轻易avoid 自己attack ,周边,流光小船出现,化作长虹追去,那每一道被破碎的sword shadow 时间will not 被岁月长河融入,你能逃,我就能追。

寻古溯源。

Lu Yin 脚踩流光小船,以不融入岁月长河的时间为坐标,moved towards 唯一True God 接近,身体似虚似幻,时而出现,时而消失,mysterious and unfathomable ,看的总会长,暴岐都呆滞了。

这就是时间伟力的运用,在这一块,他们太陌生了,而时间伟力,恰恰是这宇宙最mysterious ,也最厉害的力量。

他们迫切需要掌握时间伟力。

以桑天之能,只要得到蜃域,触碰岁月长河,他们可以掌握无数时间伟力的运用,不会在这些人之下。

现在不是鏖战的时候。

总会长looked towards 暴岐:“去蜃域。”

暴岐双手拍打鼎钟,无声之力化作涟漪蔓延,即便初一等始境expert 都忌惮这道涟漪,超大巨人之祖punched out ,击中涟漪的刹那,手臂骨折,自身序列粒子溃散,体内skeleton 都发出震动之响,步步后退。

“这就是序列之基?”

以始境规则不近身都无法逼退序列之基的序列粒子,这股力量就是灵化宇宙强压天元宇宙的代表。

暴岐靠着鼎钟,发出的实力不断拔高,当初天元宇宙边境一战,若非First Ancestor 无敌强大,天元宇宙真没几个人可以扛得住如此combat power 。

以鼎钟发挥无声之力,暴岐与总会长moved towards 蜃域冲去。

初一,陆源,超大巨人之祖皆moved towards 蜃域而去。

Lu Yin 不断接近唯一True God ,唯一True God 的sword shadow 不断增加,也增加了Lu Yin 的坐标。

有时候坐标不是the more the better ,就像方向,一个方向,无论对错,都必须走下去,若方向too many ,就走不了了。

唯一True God 赞叹:“每一次见你都有飞跃,陆Path Lord ,我保证,当太鸿的Six Paths of Reincarnation 界消失,我第一个去杀你。”

Lu Yin stare 唯一True God :“到现在都没看清你的底,如果it’s possible ,我也会尽快杀了你。”

Ancestor Chen ,Ancestor Ku 都moved towards 唯一True God 杀去。

Forgotten Ruins God ,Without Darkness God and the others 并未阻拦。

唯一True God 随手一挥,无尽sword shadow 朝all directions 而去:“万道归剑。”

Lu Yin eye light 一凛,this move ,Immemorial City 一战时唯一True God 用出来过,那一刻,Lu Yin 依旧相当无力,他与唯一True God 还有很大差距,就像First Ancestor 凭strength of oneself 就压制总会长与暴岐same 。

这才是一方宇宙真正站在绝顶的combat power ,是现在的他依旧达不到的。

他虽被称为天元Lord of Universe ,但不代表他有天元Lord of Universe 的实力。

Peak 时期的First Ancestor ,Mr. Mu ,才是Lord of Universe 的实力,他还差一些。

无尽sword shadow 扫向all directions ,与Immemorial City 一战时不同,此次haven’t murderous intention ,依旧还是sword shadow 时间。

“陆Path Lord ,与其追着我,你不如去找灵化宇宙的麻烦,他们可是就要进入蜃域了。”

Lu Yin 转头,总会长,暴岐刚好进入蜃域。

而眼前,唯一True God 反而越来越远。

“Master ,交给你了。”Lu Yin shouted ,转身moved towards 蜃域而去。

另一个方向,Mr. Mu 走出,moved towards 唯一True God 而去。

唯一True God 看到Mr. Mu 出现,缓缓开口:“你应该知道留不下我,太鸿的力量从根本上不是我对手,能遏制我这么长时间already 是极限。”

Mr. Mu 手中出现木萧,转动,一句话未说,萧声扬起。

唯一True God 皱眉,抬起First Ancestor 之剑,屈指轻弹,sword edge 轻鸣,one after another sword shadow moved towards Mr. Mu 而去,却在萧声之下破碎。

同样的一幕once again 出现,破碎的sword shadow 给了唯一True God 时间,让他带着Forgotten Ruins God ,Without Darkness God and the others moved towards 蜃域而去。

Mr. Mu 虽然厉害,在绝对实力上尚且要超过此刻的Lu Yin ,但在时间伟力上却压不住唯一True God ,他的寻古溯源截断岁月长河,can only 看着唯一True God 靠时间碎片接近蜃域。

最前方,总会长与暴岐回望,见唯一True God 他们赶来,对视,加速冲向蜃域。

初一,陆源and the others follow closely from behind 。

Lu Yin 以平行时间的速度不断接近,另一个方向,Ancestor Chen 与Ancestor Ku 追了过来。

Mr. Mu 拦不住唯一True God 进入蜃域,那就can only 自己进入蜃域。

接下来happen 在蜃域的一战,他只要确保不will have 多长时间就可以。

现如今,除非灵化宇宙second wave 增援到达,否则天元宇宙不will have 大问题。

岁月长河贯通古今,流淌在每一个时间段,在这呼和平行时空faintly discernible ,竹林,wood house ,雾化的时间渐渐淡去。

总会长与暴岐第一个冲入蜃域,掉落在雾化的时间内。

这种时间不定的雾化对他们没什么威胁,却让当初的Lu Yin 惊悚。

初一,陆源,超大巨人之祖simultaneously 进入,迎面就是总会长的印之界,天人倒转,取代本尊。

被印之界sneak attack ,即便初一他们三位始境都措不及防。

印之界出现三人印象,总会长一支金笔轻点,想要将三点点成golden 。

但他太高看印之界的威能了,印之界虽然有磅礴的序列粒子,近乎无视始境的规则不近身,给予始境威胁,却很难同时对三个始境take action 。

怎么说都是三个始境powerhouse ,而非Ancestral Realm 。

超大巨人之祖以绝对的力量一拳打出,轰散了雾化的时间,迎面撞向印之界。

总会长金笔点在三人身上,三人体表出现朦胧golden ,但在超大巨人之祖一拳strikes 下,golden 溃散。

暴岐震荡鼎钟,无声的力量掀翻雾化时间,令岁月长河都在沸腾,不仅将超大巨人之祖一拳震开,更震断void ,如同给这蜃域的heaven and earth 加了一个横截面。

初一环抱Heaven Supporting Pillar ,艰难顶住无声的力量,仿佛heaven and earth 都在倒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