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 Odyssey Chapter 3367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陆源掌心朝下,随手threw away ,Earth Concealing Needle 刺穿无声力量的横截面,thrusts at 暴岐。

暴岐咧嘴,借助鼎钟,无声的力量威能once again 暴涨,仿佛有无穷无尽的序列粒子蔓延,头顶出现更大的鼎钟,发出震天响。

Lu Yin ,Ancestor Chen ,Ancestor Ku 几乎同时进入。

一眼看到巨great cauldron 钟。

Ancestor Chen 与Ancestor Ku 同时take action ,尽管两人并未breakthrough 始境,但他们的combat power 本就逆天,属于一个时代的至强。

一个凭着连掌可以对战任何强敌。

一个靠物极必反,几乎undying 。

面对these two people 不会比面对始境容易对付。

Lu Yin 回身,唯一True God ,来吧,他心脏处星空蔓延,覆盖向蜃域,不断驱散印之界与鼎钟的序列粒子,同时,身体干枯,黑purple 物质覆盖,手持土壤long spear ,黑white 之气盘旋,力量星象横扫all around ,这一刻的Lu Yin combat power 全开。

蜃域越来越模糊。

唯一True God 带着Forgotten Ruins God ,Wang Xiaoyu ,Without Darkness God 不断接近,更后方是Mr. Mu 。

Lu Yin 抬起long spear ,pointed finger towards 唯一True God 。

唯一True God 与Lu Yin 对视,转瞬进入蜃域,同一时间,Forgotten Ruins God a finger pointed ,身后,灯笼破碎,赫然代表着Lu Yin ,来自Forgotten Ruins God 的True God 自在法。

Lu Yin 只感觉无形的力量要将自身破碎,这种感觉类似未女剪纸,却又不同。

剪纸,以岁月长河覆盖逆流,形成波涛。

而True God 自在法,以过往思维斩断情感,断绝所想,所欲,所愿。

当Forgotten Ruins God 斩断灯笼的一刻,灯笼所代表的人因为其所想,所欲,所愿得到的一切都会形成矛盾。

Lu Yin 一口血吐出,Without Darkness God 瞳孔转动,线条moved towards Lu Yin 而去。

唯一True God once again 敲击剑身,sword shadow 飞掠,时光无尽。

Lu Yin 陡然抬头,握紧long spear ,一把刺出,long spear moved towards 唯一True God 刺去,沿途不断破碎sword shadow ,而Lu Yin 本人脚踩Backstep ,抬掌打出,掌心如同旋涡,将周边一切吸纳,连掌,越战越强。

Forgotten Ruins God 骇然,他没受伤,怎么会?True God 自在法无效?

唯一True God 眼前,long spear 不断刺来,sword shadow without hindrance 的能力,side of the body ,Forgotten Ruins God 凝聚坐忘之墟抵挡,同样被a spear thrust 穿,这一枪包含Lu Yin 生物极限的力量,还有尘世的土壤。

唯一True God 忽然后退,迎着long spear ,退出蜃域。

Mr. Mu 恰好到来,木萧转动,指点void 。

Heavenly Dog 突然出现,挡在唯一True God 与Mr. Mu 之间,被木萧点中,哀嚎一声,身体几乎贯穿,fiercely 砸向唯一True God 。

Wang Xiaoyu 接住Heavenly Dog ,余威将Wang Xiaoyu 震伤。

唯一True God 看了眼Mr. Mu ,朝另一个方向而去。

Forgotten Ruins God 抓住Wang Xiaoyu ,拖着Heavenly Dog ,对Lu Yin 做了个再见的手势。

Lu Yin didn’t expect 唯一True God 突然退去,他不在乎蜃域了?

Without Darkness God 也想退去,Lu Yin subconsciously 收手,Without Darkness God 是留给唯一True God 的礼物,留在蜃域杀了太可惜。

就在这时,蜃域忽然消失于呼和时空。

Without Darkness God 望着蜃域的天,再也看不到呼和时空的星空,心一沉,被困在蜃域了。

Lu Yin looked towards Without Darkness God 。

Without Darkness God 也looked towards Lu Yin 。

彼此皆停手。

Without Darkness God 现在只想逃,Lu Yin 也希望他逃,但不能做的太明显,Without Darkness God 自己本身不知道被plot against ,一旦做的太明显,他就会怀疑。

当初少Yin God 尊被Great Heavenly Venerate plot against ,为了让少Yin God 尊不被怀疑,硬是开启了一场战争,请木刻Senior Brother 他们配合逼迫少Yin God 尊去black Mother Tree ,然而还是出现了意外,中途被少Yin God 尊发现,若非慧武take action ,那场plot against 未必能成。

此刻如果被Without Darkness God 发现他自己被plot against ,即便plot against 还在,对唯一True God 也没用了。

Without Darkness God 想逃,但他猜测不会那么容易。

Lu Yin 希望他逃,不希望被他看出来。

以至于竟一时停手,彼此对视,场面古怪。

“一个都别想逃。”超大巨人之祖怒喝,一把抓向Without Darkness God 。

Lu Yin speechless ,要他插什么手?

Without Darkness God 脸色难看,果然没那么容易逃掉。

他瞳孔转动,black 条线自void 而出,形成诡牢困住Lu Yin ,燃烧black flame 。

同时,一根根black 线条蔓延向蜃域,顺着超大巨人之祖手臂而去。

这是innate talent ,并非序列规则。

超大巨人之祖coldly snorted ,猛地握拳,力道震散black 线条,刚要继续take action ,身体忽然动不了,又是印之界。

远处,总会长以印之界遏制超大巨人之祖,金笔所向,不断逼近初一。

暴岐疯狂震荡鼎钟,沸腾蜃域。

蜃域并非cannot leave ,直接撕裂void 就行,但他们不愿离去,这里是蜃域,是他们灵化宇宙找了无数年的地方,是他们窥探时间伟力的地方。

不接触岁月长河,永远达不到某种高度。

灵化宇宙在这一道上太稀缺了。

can only 说First Ancestor 他们做的太过,逼的灵化宇宙对蜃域,对岁月长河的desire 达到极限。

Lu Yin 抓住诡牢,撕开:“senior ,Without Darkness God 交给你了。”他moved towards 暴岐而去。

如果他也对Without Darkness God take action ,Without Darkness God 绝对haven’t 活路。

超大巨人之祖虽然是始境powerhouse ,可以强压Without Darkness God ,但Lu Yin 可没忘记,Without Darkness God 属于意识宇宙生命,他的意识在意识宇宙中属于星象级,对应的就是始境,真要拼命,超大巨人之祖未必能耐他如何。

超大巨人之祖的combat power method 太过单一,对上Without Darkness God haven’t 优势。

Lu Yin moved towards 暴岐杀去,迎面就是无声的力量。

暴岐修音之序列之法,获得灵化innate talent 拟音,得到序列之基鼎钟,三者配合,成就桑天。

他是only one 个并未渡苦厄却能成就桑天之人,在天元宇宙边境战场横扫无敌,若非疯Chairman 以红尘之路强行让他踏上苦厄之境,如今的边境之战不会是那种结果。

踏入苦厄的暴岐性格大变,不再张扬,变得内敛。

虽说实力未有多大提升,但这种突然改变的性格却让人不安。

好在暂时来说对天元宇宙有利,等于废了一个桑天。

但那是正常情况下, 而今他自己被围杀,无论性格如何变,他都impossible courting death 。

此刻的暴岐借助鼎钟,发出恐怖实力,无声的力量如墨水染黑了蜃域heaven and earth ,雾化的时间生生被排斥开,鼎钟将暴岐的声音化为无可比拟的杀器,moved towards all directions 扩散。

Lu Yin 抬手,土壤long spear 刺去,皆被无声的力量粉碎。

他punched out ,生物极限的力量也未能打穿那染Hei Xu 空的无声之力。

暴岐嘴巴撕开,眼底深处带着寒意与凶残,苦厄不断在压制他的本性,但面临this battle ,他的本性也在释放,若本性完全释放,perhaps 会掉落始境,终生无法踏足苦厄,也就成就不了Eternal Life ,与梦桑same 。

但始境的暴岐,same 是桑天,same 有着terrifying 的实力。

借助鼎钟,暴岐将无声的力量覆盖周边,一切打击都无法穿透,令他立于不败之地。

总会长同样被无声的力量护住。

他多次庆幸,暴岐来了天元宇宙,声音这种力量看似平凡,一旦完全发挥是恐怖的,这也是灵化宇宙为什么must 制造鼎钟的原因。

无数年来,无人可以使用鼎钟,但鼎钟依旧是十大序列之基之一,这就是原因。

Lu Yin 望着被无声之力守护的总会长与暴岐,对准他们,挥手,残阳。

一式残阳落,天涯共余晖!

燃烧你的武。

“意境Combat Technique ,小心。”总会长提醒,金笔悬空。

stare 金笔,他eye light 痴迷到了极限,这是他的苦厄。

残阳,可以燃烧武,也就是燃烧cultivate 之路上带来的一切,而苦厄却刚好相反,人之初,cultivate 之始所经历的,执着的,都是苦厄。

总会长以苦厄对抗残阳,不仅无视了残阳,更令残阳余晖重现,backlash Lu Yin 。

Lu Yin 吐血,惊异望向总会长。

总会长圆脸笑了:“小辈,old man cultivate 之路有多久,光凭一个意境Combat Technique 就想抹杀old man 的路,你太小看苦厄境了。”

Lu Yin 擦了下嘴角血液,确实小看了这些Old Guy 。

残阳对瑶Palace Lord 无往不利,却在总会长这吃了瘪,这就是苦厄境的powerhouse 。

Lu Yin 自认几乎无敌天元宇宙,唯有那么几人可以超越他,他忘了,总会长,暴岐,同样是苦厄境,是可以超越他的存在。

暴岐对着Lu Yin ,张嘴,无声的黑暗化为利刃斩去。

陆源挡在Lu Yin 身前,粉碎无声利刃:“Little Seven ,没事吧。”

Lu Yin 摇头:“小看他们了。”

陆源失笑:“这是好事,那Old Guy 只是让你backlash ,不严重,算是提醒吧,毕竟苦厄境没那么容易达到,你的意境Combat Technique 不是无敌的。”

Lu Yin 看着陆源背影:“Old Ancestor ,你也可以无视我的残阳吧。”

陆源nods :“可以。”

Lu Yin exhales :“意境Combat Technique 在始境层次中效果奇好,让我忘了我本身与苦厄境的差距,不过残阳还能增强。”

“haha ,这是当然,意境Combat Technique 重意不重境,你的意越强,对这门Combat Technique 理解越深,发挥的power 就越强。”陆源道。

Lu Yin looked towards 总会长与暴岐,他们不想放弃蜃域,自己and the others 又何尝想放弃。

未女到底想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