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 Odyssey Chapter 3368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帮天元宇宙围杀灵化宇宙的人?如果是like this ,她也该take action 了。

如果不是like this ,她的目的又是什么?

Lu Yin 时刻警惕未女,未女必然有她自己的目的。

岁月长河滚滚而过。

初一and the others 围攻总会长与暴岐,在序列之基守护下,他们没那么容易被击败。

序列粒子too many too many 了,配合序列之基,不小心还可能被反杀。

而Without Darkness God 则与超大巨人之祖周旋,超大巨人之祖憋屈,他dignified 始境powerhouse ,居然拿不下Without Darkness God 。

Immemorial City 之战,Seven Heavenly Gods 几乎都去过,但超大巨人之祖并未太在意他们,他们是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却还没到始境。

谁曾想,这个Without Darkness God 滑溜的连他都拿不下,又不好落下脸面找别人帮忙。

Without Darkness God 一直在找机会leave ,他的意识是最后的底牌,一定可以leave 。

蜃域从未经历过如此大战,岁月长河边,昔祖矗立的stone tablet 早已粉碎。

Lu Yin 看着无声之力守护的总会长与暴岐,擦了下嘴角,这暴岐的力量源源不绝,看不到底,再等下去也是枉然。

既然如此,就先破解一个。

Lu Yin 张嘴,对初一,陆源Old Ancestor 他们说了什么。

几人startled ,彼此对视,居然是like this 。

总会长以印之界对准周边,配合无声之力,防御的not one drop of water can leak out 。

“暴岐,还能撑多久?”

“我的声音本就是innate talent 加序列之法,配合序列之基,如果是我一个人,压力太大,撑不了多久,但加上你的印之界与金笔,跟他们拼消耗,他们占不了便宜。”暴岐道。

总会长安心:“我们impossible leave 蜃域,只要坚持住,再有增援到来,他们必须leave 。”

暴岐不解:“蜃域Time Freeze ,他们会leave ?”

总会长嗤笑:“只要有生物进来,蜃域的时间就会跟随那个生物而变,他们不敢赌,赌输了,天元宇宙就没了。”

“在这蜃域内,外界到底过去多久没人知道,下一个进入蜃域的来自哪个时间段也没人知道,他们不会撑太久,蜃域终归属于我们。”

说完,他looked towards Lu Yin :“小辈,old man 看你能在这里待多久。”

Lu Yin 看着总会长,嘴角弯起:“比你久。”

总会长一惊,本能感觉不对。

忽然的,无声之力外,初一,陆源,Ancestor Chen 还有Ancestor Ku 皆同时以速度分化两道影子,simultaneously 对无声之力take action 。

总会长大惊:“impossible 。”

印之界,以印象天人倒转,对印象造成伤害即可对本尊造成伤害,看似厉害,也确实厉害,令初一他们忌惮,但有个最大的弊端。

印象,是很模糊的,不受本人控制。

一个人看另一个人,如果同时看到那个人的正面与侧面,印象will have 所不同,唯有经过时间累积,这份不同的印象才会消除。

印之界也是如此。

印象序列之法来源于cultivate 之人,初一他们同时以速度分化两人,一个正面,一个侧面,对于印之界而言,其印象就不同了。

虽然印之界不限数量,可以将敌人正面与侧面的印象同时天人倒转,总会长可以伤害到他们,但总will have 前后,总会长对正面的印象take action ,初一他们就以侧面进攻,总会长对侧面的印象take action ,初一他们就以正面进攻。

这,就是印之界的弊端。

其实也不算弊端,如果初一他们实力不高,总会长可以轻易将他们所有面的印象heavy wounds 乃至杀死,之所以成为弊端,那要在双方实力几乎均等的前提下。

望着不断以速度分化更多面的初一and the others ,总会长心下沉,急忙take action 。

然而初一,陆源他们是始境,即便Ancestor Chen ,Ancestor Ku 都有不会轻易被heavy wounds 的能力,岂是总会长strength of oneself 可破解。

所有人attack 一下子降临到无声之力上。

暴岐压力陡增,他can only 增强鼎钟power ,消耗急剧加大。

“怎么回事?”暴岐低喝。

总会长咬牙:“有人背叛了灵化宇宙,印之界弊端被发现了。”

“谁?”

总会长咬牙盯向Lu Yin ,Lu Yin 的自信才是他确定有人背叛的原因,其实这个弊端可以被发现,未必需要有人背叛透露,但Lu Yin just recently 的笑容让总会长肯定有人背叛了。

谁,谁会背叛?

瑶Palace Lord ?impossible ,她不知道印之界的弊端。

天赐?也impossible ,他同样不知道。

apart from 他们,还有谁?

陡然的,一个名字划过脑海,原起。

总会长望向Lu Yin :“原起在你手里。”

Lu Yin eye light 森寒:“你猜。”

总会长咬牙:“是原起,他背叛了灵化宇宙。”

暴岐惊异:“为什么是原起?”

“因为原起,掌握过印之界,他知道印之界的弊端,而且我们杀入天元宇宙那么久,原起都未出现,连Eternal Clan 都不知道他在哪,他被Heavenly Sect 抓住了,背叛了灵化宇宙。”总会长barely 。

说完,looked towards Lu Yin :“詹言呢?江山社稷图又在哪?”

“怎么,不打算施展印象转身?”Lu Yin 反问。

总会长脸色低沉:“连印象转身都知道,肯定是原起那个叛徒告诉你的。”

他低声对暴岐道:“事cannot 为就走。”

无声之力压力陡增,Lu Yin take action 了,脚踩Backstep ,one after another silhouette 出现,让总会长无法同时对这些silhouette take action 。

Lu Yin 挥手,土壤long spear 如雨点般thrusts at 无声之力,恐怖的力量裹挟着尘世祖world ,令暴岐后退。

暴岐脸色沉寂,嘴角弯起更大弧度,双手压在鼎钟之上,而总会长也从印之界内牵引出无尽磅礴的序列粒子。

next moment ,两股磅礴的序列粒子出现,如游龙升天,covering the heavens, shielding the sun ,化为天幕。

Lu Yin and the others 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何曾见过如此磅礴的序列粒子,already 遮蔽整个蜃域,像一片由序列粒子构成的天穹。

这才是序列之基蕴含的序列粒子,印之界由古今三百五十九位印象序列规则cultivator 凝聚,鼎钟由一百零五位因之序列规则cultivator 凝聚。

两个序列之基加起来足有四百多位序列规则powerhouse ,这是何等恐怖的数字。

Immemorial City 之战,从古至今才出现多少序列规则powerhouse ?远远haven’t 这么多。

Lu Yin 第一次看到磅礴的序列粒子是在Great Heavenly Venerate 茶会,但Great Heavenly Venerate 茶会的序列粒子与此刻出现的序列粒子相比,太渺小了。

光轮数量,这是Lu Yin 见过最多的一次。

印之界与鼎钟彻底爆发了序列粒子,遮盖整个蜃域,压向Lu Yin and the others 。

此刻,谁都会被这股磅礴的序列粒子震撼。

随着暴岐张嘴怒吼,鼎钟震荡,天幕般的序列粒子轰然下压,黑暗取代了白天,所有人以自身序列对抗,唯有两道silhouette 越过天幕般的序列粒子,冲向总会长与暴岐,precisely Lu Yin 与Ancestor Chen 。

两人靠跳过时间,越过了那磅礴的序列粒子,让总会长与暴岐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

两人同时出掌,连掌。

周边序列粒子化为旋涡被牵引,两道旋涡下,连掌同时打出。

暴岐横推鼎钟撞向两人。

一声巨响,暴岐spit blood flying upside down ,连带着鼎钟被撞飞,一旁,总会长印之界笼罩,金笔点向Lu Yin 。

Lu Yin 眉心滚烫,周边,流光小船穿梭,逆转一秒,身体avoid 原地,一指击出,天一之道。

一指击中总会长,总会长身体破裂,Lu Yin eye light 一凛,这是印象转身。

印象转身是印之界的能力,印象,可以是印之Domain Lord 人对别人的印象,也可以是印之Domain Lord 人对自身的印象,印象转身即为将自己对自己的印象转身而出,类似External Body Incarnation ,不限距离,是sneak attack 最好用的一招,也是原起特意提醒Lu Yin 的一招。

这招用得好sufficient 逆转。

好在Lu Yin 一直防备着。

远处,面对如此磅礴浩瀚attack ,超大巨人之祖都忌惮,双拳轰向压迫而来的序列粒子,Without Darkness God 趁此机会要escape ,超大巨人之祖一手抓去,Without Darkness God 转头,不见他做什么,超大巨人之祖只感觉看到了Without Darkness God ,明明很近,却又很遥远。

precisely Without Darkness God 曾经让Lu Yin 他们都找不到Immemorial City 的力量–无尽的路。

无尽的路,代表的不是Without Darkness God 在天元宇宙的实力,而是他本体意识宇宙生命的能力,对应苦厄境,尤其是意识的力量,放眼天元宇宙,曾经拥有最强意识力量的墟尽都远远达不到。

最终,Without Darkness God 还是逃了,他对蜃域丝毫不留恋。

超大巨人之祖extremely angry ,被Without Darkness God 逃跑让他不甘,更让他embarrassed ,不知如何对Lu Yin 交代。

Lu Yin 没时间在乎超大巨人之祖这边,总会长身后出现white 尖脸面具,被他称作Death God 的神照,手持long spear 圆锥thrusts at Ancestor Chen ,相比Lu Yin ,Ancestor Chen 更容易被击溃。

但他太小看Ancestor Chen 了,作为一个时代pinnacle 的expert ,Ancestor Chen 尽管haven’t breakthrough 始境,缺少的也只是规则不近身而已,当Lu Yin 以心脏处星空帮Ancestor Chen 规则不近身后,Ancestor Chen 与始境还有苦厄境的差距没那么大。

long spear 圆锥刺来,Ancestor Chen 几乎贴着枪锋而过,脚踩Backstep ,逆乱时间。

神照以序列粒子构成,此刻忽然模糊。

总会长瞪大双目,又是时间伟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