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 Odyssey Chapter 337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暴岐实在想不通,两个序列规则cultivator 是怎么越级与他一战的。

Lu Yin 望着总会长深入禁地,吐出口气,回望,暴岐already 倒在地上,鼎钟掉落一旁。

此战,暴岐被抓。

远处,星蟾早跑没影了。

若非星蟾,总会长与暴岐就逃了,以双方的距离,他们完全可以撕裂void 离去,也不需要深入禁地。

正因为星蟾突然出现,踹飞暴岐,也打乱了总会长的take action ,拖延到Lu Yin 他们到来,说起来,他还要感谢星蟾,虽然这只蛤蟆也溜了。

Lu Yin 来到暴岐身前,俯视着他。

暴岐咳血,全身大半skeleton 粉碎,嘴角撕裂开,看起来很是凄惨。

“这算是我们第一次正式见面,暴岐桑天,是吧。”Lu Yin 缓缓开口。

暴岐望着Lu Yin ,咧嘴一笑:“佩服,陆,陆Path Lord ,是吧。”

“杀了我吧。”

“一个活着的桑天远比死去的桑天更有价值。”Lu Yin 道。

暴岐嗤笑:“我,跟其他人,不同,你不会从我,这里,得到任何,情报。”

Lu Yin 眼睛眯起。

原起,瑶Palace Lord ,天赐,他们都想活,因为他们有未来,而暴岐却不在乎生死,始境already 是他的未来,他从苦厄境跌入始境,already impossible 再进一步了,他与梦桑不同,梦桑不甘心,还想搏一搏,而他,连博得想法都haven’t 。

perhaps 也因为梦桑知晓小灵宇宙的存在,想博那重启的可能,

“虽然你cultivation base 不会提升,但就不想活下去?怎么说都走到了桑天之位。”Lu Yin 缓缓道。

暴岐仰面望着蜃域高空:“如果我活下去,依然是桑天,即便还在始境。”

Lu Yin haven’t 说话,就这么看着他。

暴岐转头,looked towards 远处缩小一些的鼎钟:“前提是,它还属于我。”

超大巨人之祖站在鼎钟旁,抬手,轰然落地,挡住暴岐的视线。

暴岐惨笑:“你们知道Heaven Beyond the Heaven 有多少人stare 桑天之位?too many 了,Heaven Beyond the Heaven 有着too many 的powerhouse ,虽然他们未达到苦厄境,在我眼里是废物,但有些人与我same 想走捷径,我在始境借助鼎钟,稳坐桑天之位,而有些人,同样希望借助序列之基走上桑天之位。”

“失去鼎钟的我,将会沦为那些人晋升之路的阶梯,这还是我能活着回到灵化宇宙的前提下。”

said ,他looked towards Lu Yin :“你会放我回去吗?”

Lu Yin 与暴岐对视:“未必不能。”

暴岐大笑,笑的咳血,脸色涨红:“想让我当你们天元宇宙的狗?hahahaha ,我可是桑天,我是暴岐。”

“原起说过,天元宇宙肯定会重启,一个注定defeated 的宇宙,不值得为它陪葬,你就想死在我们手下?”Lu Yin 喝问。

暴岐不屑:“越老越怕死,时代already 不同了,原起那Old Guy 在灵化宇宙时,外天外还不是现在的Heaven Beyond the Heaven ,现在的Heaven Beyond the Heaven 都是觊觎桑天之位的疯狗。”他盯向Lu Yin :“我死,桑天之位空缺,这些疯狗会想尽一切办法登上桑天之位,瑶Palace Lord 号称桑天之下Number One Person ,她真有能力压住那些疯狗?”

“任何阻挡那群疯狗登上桑天之位的都会被撕碎,我already 败了,就不该活着,原起也same ,他占着桑天之位想回去灵化宇宙,他那个位置早就被盯上了。”

“有些人走的捷径比我还短。”

cough cough

暴岐咳血,喘着粗气:“不要以为给疯狗食物就能从它嘴里再拿走,死去一个桑天,你面对将是一群争夺桑天之位的疯狗。”

Lu Yin 直起身,Heaven Beyond the Heaven ,看来真有一大群expert ,那些expert 相当一部分应该来自小灵宇宙吧。

等于说那里有一整个宇宙的expert 。

桑天还在,无碍,一旦桑天之位空缺,盯上那个位置的人,都将是敌人。

其实Lu Yin 宁愿面对一个桑天,也不想面对一群争夺桑天之位的敌人。

桑天再怎么厉害,他有把握接下,但一群竞争桑天之位的疯狗,数量那么多,分散开来,对天元宇宙压力就太大了。

暴岐陡然take action ,一把抓住Lu Yin 的腿,体内,multi-colored 的rays of light 闪耀,一种令heaven and earth 失色的压抑感出现,destroying heaven extinguishing earth 。

Lu Yin 周边,流光小船穿梭,逆转一秒,他在暴岐despair 的eye light 下avoid ,一掌打下,拍在暴岐脑袋上,将暴岐整个身体压入地底,生机全无。

陆源后怕:“他将自身序列粒子全都压缩在体内,想在一瞬间爆发出来,幸亏你反应快。”

Lu Yin 声音低沉:“不是我反应快,他是在求死。”

初一感慨:“一个身居高位,自傲自负的人不屑求饶,更不愿被当做攀升的阶梯,任由疯狗撕扯,此人虽是敌人,却也可敬。”

“每个人选择不同,有人活着有使命,有人为了使命活着。”Ancestor Chen 道。

Lu Yin 缓缓走到鼎钟旁,这个灵化宇宙Ranked 8th 的鼎钟也属于他。

目前为止,灵化宇宙already 被他抢走四个鼎钟,不是灵化宇宙不厉害,这就是宇宙间的战争。

参与战争的都是双方宇宙最绝顶之人,任何一点损失流出去都sufficient 震撼时代。

Lu Yin 若不是如今的实力,别说面对暴岐,就算面对一个普通Ancestral Realm 拿着噬Heavenly Net Umbrella ,他都impossible 是对手。

第一个碰到的序列规则expert 是墨商,以墨商的实力,如果碰到噬Heavenly Net Umbrella ,几乎没什么还手之力,他的黑暗序列规则会被吞噬殆尽,任人宰割。

灵化宇宙cannot 谓不强,只是Lu Yin 他们准备了太久。

即便如此,也牺牲了很多很多人。

他们败就败在太小看天元宇宙了。

天元宇宙没他们看得那么简单。

指挥整个战争的Lu Yin ,压下灵化宇宙桑天的First Ancestor ,可以在绝境中翻盘的Ancestor Chen ,Ancestor Ku 等等,还有打开蜃域的未女,背叛他们的唯一True God ,这才是天元宇宙,这一切的一切才是组成整个天元宇宙的元素,而不仅仅是一场战争就可以体现。

灵化宇宙如果依旧小看天元宇宙,除非Grandmaster Qing Cao 那位Eternal Life 境take action ,否则任何绝境,天元宇宙都可以应对。

“另一个怎么办?他逃去禁地,It shouldn’t be 死吧。”超大巨人之祖stare 禁地问。

禁地与其它地域分割明显,其它地域有竹林,有雾化的时间,而眼前的禁地清澈透明,一眼就能看出不同。

Lu Yin 收起鼎钟,压在心脏处陆地,分解序列粒子,同时走到禁地入口,看了一会,回头:“Old Ancestor ,你们可知这禁地内有什么?”

自从Destiny 在禁地走出,并改变cultivate 之法,透露因果后,Master 就告诫Three Realms and Six Paths 不要进入禁地,以至于Three Realms and Six Paths 中没几个进入过禁地的。

蜃域内禁地not only 一个,初一进去过一个,陆源没进去过。

初一道:“眼前这个禁地没去过,我曾去过一个禁地,内有无尽锁链,很奇异,不是实体,又是实体,锁的不单是人,更是情。”

Lu Yin 听不懂,looked towards Lu Yin Old Ancestor 。

陆源Old Ancestor 摇头:“不知道。”

Lu Yin 道:“找星蟾,这蛤蟆从禁地出来,肯定知道什么。”

很快,众人分散开来找星蟾。

外界,呼和时空,清丽双眸睁开,望向蜃域消失的方位:“怎么知道的?他不应该知道才对,为什么会逃?”

“他take action 了吗?impossible ,在蜃域,即便是他也瞒不过我,他到底用什么手段take action ?怎么让他知道的?”

Dark Starry Sky ,只有远方星辰点点。

清丽双眸缓缓闭起:“不管怎么让他知道,躲得过一次也躲不过第二次,迟早能找到你。”

蜃域,星蟾极为滑溜,从禁地出来后见暴岐与总会长挡路,subconsciously 就take action ,根本haven’t 商量的余地,它看似奸猾,实则very ruthless ,否则也cultivate 不到苦厄境层次。

发觉Lu Yin and the others 与暴岐他们不是一伙的后,它就直接溜了,根本没打算插手。

不过蜃域就这么大,它想逃也逃不掉。

不久后,竹林内,星蟾还是被找到了。

Ancestor Chen ,初一两人将它围住。

星蟾露出讨好的笑容,带着草帽,握紧荷叶,人性化行礼:“两位,不知拦住在下有何指教?”

初一怪异:“我说星蟾,突然这么礼貌让人不习惯。”

星蟾举止尽量儒雅:“都是old friend ,礼貌谈不上,还请两位让开路,今日有事,明日我去找你们。”

“蜃域里有日子的说法?”Lu Yin 到来,笑眯眯看着星蟾。

星蟾看到Lu Yin 笑,整个不好了,舔了舔嘴唇,故作高兴:“这不是陆Path Lord 吗?什么风把你吹来了?陆Path Lord ,近来可安好?”

Lu Yin 一步步走向星蟾,笑眯眯的不说话。

星蟾见Lu Yin 不断接近,笑的很勉强了:“那个什么,陆Path Lord ,不知有何指教?尽管说来,都是朋友,能帮的一定帮。”

Lu Yin 依然一步步接近它。

星蟾毛了,退后,Ancestor Chen 适时走到它后面,星蟾眼中闪过凶光,它忌惮初一,因为初一breakthrough 始境了,但Ancestor Chen 还未breakthrough ,它在想着闯过去。

这时,超大巨人之祖来了,轰的一声砸在不远处,对着它一笑。

星蟾speechless ,这是被包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