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 Odyssey Chapter 3371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Lu Yin 越来越接近星蟾,星蟾心里也越来越慌,此刻的Lu Yin 给它压力极大。

这家伙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这股压力与上次在蜃域见他完全不同。

星蟾眼睛直溜溜的转,这家伙破祖了,可破祖有这么厉害?初一也是,什么时候breakthrough 始境的?还有那超大巨人,不应该在Immemorial City 吗?莫非?

Lu Yin 来到星蟾身前,打量着它:“上次去禁地,出来后说看见你太姥姥,这次又从禁地出来,还是看到你太姥姥了?”

星蟾苦涩,荷叶都垂了下去:“太姥姥soul of a deceased has not yet dispersed 了。”

“为什么又去禁地?”Lu Yin 忽然screams ,上一次星蟾从禁地出来极为凄惨,看那架势是没打算再进去,如果不是Lu Yin 将heavenly punishment 之死栽到它头上,它都leave 蜃域了,而今居然又从禁地出来,这就不对了。

星蟾咬牙,脖子上铜钱叮当响:“不甘心。”

“Eternal Life 之路?”

“你们明明说禁地里有Eternal Life 之路,上次那个禁地可能走错了,所以我纠结了好久,决定再进一个禁地。”

“结果呢?”

“太姥姥–”

“闭嘴。”Lu Yin 蹲下身,stare 星蟾。

星蟾为了躲避Lu Yin and the others ,缩小到只有巴掌大,而今被Lu Yin stare ,心里更毛了,露出讨好的笑容:“恭喜陆主,贺喜陆主,陆主breakthrough Ancestral Realm ,必然Ancestral Realm 无敌,恭喜恭喜。”

Lu Yin 嘴角弯起:“我要谢谢你,不是你,那两个家伙就跑了。”

星蟾fiercely 晃动荷叶:“跑?他们敢跑?陆主要他们死,他们活不过三刻,陆主放心,他们跑不了。”

Lu Yin nods :“是啊,暂时跑不了,禁地无法直接leave 蜃域吧。”

“这我不知道,貌似有的禁地可以,但这个禁地不行。”星蟾道。

“你尝试着出去过?”

“试过,在里面太难受了。”

“待了多久?”

“不知道啊,这里没时间概念。”

“待了多久?”Lu Yin 重复问了一遍,脸色沉下。

星蟾swallowed saliva and said ,觉得憋屈,dignified 渡苦厄层次的powerhouse ,曾经也叱咤风云,与人类First Ancestor ,Eternal Clan 唯一True God 做生意,而今居然被这么个Junior 威胁,它很想跳起来给Lu Yin 一脚,但想了想还是算了,不敢。

“按照外面时间算,应该有十年了吧。”

Lu Yin 算了算,距离当初杀heavenly punishment ,过去差不多二十年左右,也就是说距离当初星蟾从上一个禁地逃出来过去了十年,它就又进入一个禁地,这个时间不上不下,能看出的就是它确实不甘心。

“你在禁地里遭遇了什么?”这是所有人好奇的。

初一,陆源他们都看着星蟾。

蜃域禁地,每个禁地应该都不同,First Ancestor 都没走过几个,警告他们也别去。

星蟾悲哀:“太残忍了,我看到了我自己,也不知真假,我看到了太姥姥,看到了族群,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还有长大后的自己,看到了各种自己,茫茫无际,什么都有,太姥姥…”

Lu Yin 皱眉听着,听不明白,但看得出,星蟾haven’t 撒谎。

他looked towards 初一and the others 。

初一摇头:“每个禁地都不同,这里仿佛代表了生物因果循环,这里就像是创造了宇宙的起始,在这里很容易迷失自我。”

“这是Master 说的。”

陆源叹息:“当初妞妞从禁地出来,整个人都变了。”

他们并不知道未女的事,未女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个突然出现的powerhouse 。

为了不让未女提前察觉被Destiny sneak attack ,Lu Yin 也没告诉他们。

First Ancestor 的话让Lu Yin 沉思,生物的因果循环吗?这里本就有岁月长河,岁月长河代表的不是天元宇宙,而是整个宇宙,失去了岁月长河,灵化宇宙难以在时间一道上走的更远。

岁月长河如此,他looked towards 远处,这禁地,是否也跟岁月长河same ,代表了Human World 某种最根本的力量?

看似是因果,而今星蟾说的更像是它的自我。

Lu Yin 对禁地越来越好奇了,他想进去Exploration 一番。

星蟾还在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said ,它说了什么外人很难听懂,全是它自己的事,其中有不少做生意的例子。

Lu Yin 一手压在星蟾身上,星蟾subconsciously 要take action ,但在Lu Yin 力量下竟无法抗拒。

它瞪圆了眼睛,骇然望着Lu Yin 。

Lu Yin 确实给了它压力,但didn’t expect 压力这么大,这是人类应该有的力量?

“陆主,你,你的力量?”

Lu Yin 对着它一笑:“我敌人逃入禁地了,要不要帮我追他?”

星蟾跟被踩了尾巴的猫same ,差点跳起来:“不去,坚决不去,那鬼禁地永远不去了。”

Lu Yin complexion sank ,手掌开始用力:“你说什么?”

星蟾龇牙,眼底露凶光,体表颜色都在改变,很想一叉子刺死Lu Yin 。

它活到现在,别看对谁都笑眯眯的,然而死在它手下的生物不知有多少。

若非Lu Yin 成长的太快,它没来得及,早就利用大恒先生对Lu Yin 下手了,也不至于被Lu Yin 反过来利用。

它可不是善茬。

周围,超大巨人之祖一拳砸在地上。

初一身后,Heaven Supporting Pillar faintly discernible 。

陆源头顶冒出golden rays of light 。

更远处,Ancestor Chen ,Ancestor Ku eye light 扫来。

星蟾顿时怂了,颜色再度变为golden ,不自觉又缩小了一圈,憨态可掬。

“那个,陆主,不是我不带你进去,进了禁地,我们都会分散,我进去也没用。”

Lu Yin 好笑:“你怎么知道会分散?”

星蟾张了张嘴,说不出来。

它一直是自己呆在蜃域,又没别人跟它together ,去禁地也same ,这话分明是编的。

“Little Seven ,你真要去禁地?”陆源开口。

Lu Yin 起身,望向远处禁地:“追杀总会长是一个原因,更大的原因,我真想探探这禁地究竟有什么。”

陆源道:“以你的实力确实够资格去探一探,但现在不是时候。”

初一道:“灵化宇宙随时可能杀来,梦桑那边也快了。”

Lu Yin nods ,确实,现在不适合去禁地。

去了禁地,会遭遇什么谁也不知道,星蟾在里面被困了十年,自己去也未必能好多少,星蟾毕竟还是渡苦厄层次。

有些情况与combat power 无关,realm 也很重要。

如果自己被困several decades ,途中有生物进入蜃域,外界同样会过去several decades ,梦桑那边先不说,肯定跑了,灵化宇宙会如何,insect 会如何,还真不知道。

没人能确定蜃域不will have 别的生物进入。

尤其未女一直stare ,这才是大麻烦。

星蟾急忙劝道:“陆主,禁地不能去,那里面乱七八糟的,根本看不懂什么玩意,haven’t Eternal Life 之路,什么都haven’t ,我什么都没得到,却两次看到太姥姥,太姥姥–”

“闭嘴。”超大巨人之祖screams 。

星蟾很想踹他一脚,Lu Yin 喝骂它就算了,cannot afford to offend ,这巨人也敢喝骂它,它可不怕巨人,又不是没打过。

它很想问问这巨人怎么在这,不应该在Immemorial City 跟Eternal Clan 厮杀?但现在什么都没问,尽可能低调。

禁地现在不适合去,Lu Yin 也不知道总会长什么时候出来,他们can only 留下人在这stare 。

蜃域的利用很微妙,用得好,可以蜕变,用得不好,外界有生物进入,代表了外界时间流逝,那就麻烦了,很it’s possible 出去后看到的是天元宇宙的utterly defeated ,或者insect 遍布星空。

haven’t 安稳下来之前,Lu Yin 不会留在蜃域。

他的cultivate ,蜃域也给不了太大帮助,Time Freeze 对他意义already 不是很大,他需要序列之基,需要摸索自己走的路。

最终,Ancestor Ku 留了下来,等在禁地外,只要总会长出现,他就leave 蜃域,那时候就是Lu Yin 他们once again 进入蜃域的时间。

而Lu Yin and the others 则leave 了蜃域。

星蟾同样leave 了蜃域。

Lu Yin 跟它做了一笔交易,找到唯一True God ,星蟾答应了。

做生意是星蟾的苦厄,Lu Yin 不担心它会违背,而且天元宇宙如今already 是Lu Yin 的天下,星蟾但凡不傻,也不会帮唯一True God 。

当初Eternal Clan 势大,星蟾也跟人类做过生意。

它也不想留在蜃域了,两次禁地之行让它都有psychological trauma 。

星蟾并不知道灵化宇宙的事,Lu Yin 怕告诉它,它就不敢出去。

两个宇宙大战,渡苦厄层次都决定不了战局,它出去其实很危险,容易被灵化宇宙针对,留在蜃域还好一些。

但Lu Yin 不希望蜃域这边出意外,Ancestor Ku 一个人可以撑得住总会长,如果星蟾被总会长威逼利诱,联手起来就麻烦了,虽然这个probability 很小。

总之,天元宇宙的生物就得全部take action ,对抗灵化宇宙,不管愿不愿意。

身处Lu Yin 的位置,有时候自己都involuntarily ,更不用说旁人。

leave 蜃域,Lu Yin 返回Heavenly Sect ,找到了瑶Palace Lord 。

瑶Palace Lord 看了眼Lu Yin ,沉默。

Lu Yin 心脏处星空释放,鼎钟出现。

瑶Palace Lord 震惊:“你抢了鼎钟?”

“我杀了暴岐。”Lu Yin indifferently said 。

瑶Palace Lord complexion changed ,尽管之前Lu Yin 杀了天赐,杀了众多灵化宇宙的expert ,but also 远远haven’t 杀了暴岐震撼。

暴岐可是桑天,以鼎钟take action ,绝顶强大,竟然就这么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