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 Odyssey Chapter 337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多少年来,灵化宇宙七大桑天apart from 在意识宇宙损失两个,其余再也haven’t 过损失。

原起在Immemorial City 帮Eternal Clan 厮杀那么多年都无碍。

桑天是很难杀的,尤其拥有序列之基的桑天。

暴岐以鼎钟take action ,即便还是始境,也拥有comparable 桑天的实力,竟然就这么被杀了。

“总会长呢?”瑶Palace Lord 问,stare Lu Yin 。

Lu Yin 收起鼎钟:“他跑了,不过跑不了多久,只要在我天元宇宙,same 得死。”

瑶Palace Lord 收回eye light ,有些愣神。

桑天死亡的消息一旦传回灵化宇宙,必然引起震动。

整个灵化宇宙只有七位桑天,尤其序列之基还被抢走,对于灵化宇宙而言,这是难以弥补的损失。

每一个序列之基都要耗费久远的岁月才能制作。

当初噬Heavenly Net Umbrella 被抢,总会长以天元宇宙无数生命威胁,才逼的Lu Yin 还回噬Heavenly Net Umbrella 。

序列之基极其重要。

鼎钟虽然不适合大部分人,但只要出现适合鼎钟的cultivator ,一跃就能成为桑天。

暴岐成为桑天算是取巧,但他的实力却是实打实的。

“你既杀了暴岐,来找我做什么?我找不到总会长。”瑶Palace Lord 语气平静,压下了暴岐之死的震惊。

Lu Yin 道:“我很好奇,桑天死了,will have 多少人竞争桑天之位。”

瑶Palace Lord 诧异:“谁说的?”

Lu Yin 与瑶Palace Lord 对视:“我更好奇,原起era 与现今era ,灵化宇宙出现了什么变化。”

瑶Palace Lord 深深看着Lu Yin :“暴岐很骄傲,与原起还有我都不同,我们有活下去的理由,他却可以直面生死,因为他是从那些人中杀出来的。”

“走了捷径,却又不算捷径,掌握鼎钟的暴岐压下了一批人的疯狂,但现在他死了,那批人又要疯了。”

Lu Yin stare 瑶Palace Lord :“那批人,是谁?”

“御神山,众法之门。”

“什么意思?”

“御神山是御桑天cultivate 之地,对于那里,我们不是很了解,就连桑天都未必了解,但那里总能出现expert 。”

“那些expert 独属于御神山,灵化宇宙很多人都想知道那些expert 在哪cultivate 的,却找不到来源。”

“一个人,从ordinary people cultivate 到序列之法层次,其消耗的资源,经历的过程都可以算作Legendary ,然而御神山的cultivator 却完全找不到踪迹。”

“很多人说御桑天可以赐予他人强大的力量,这perhaps 是唯一的解释,就像你们的Great Heavenly Venerate …”瑶Palace Lord 缓缓开口。

Lu Yin eye light 一闪,御神山,找不到来源的expert ,必然是小灵宇宙了,那可是一整个宇宙,虽然比不上灵化宇宙,但一整个宇宙从古至今,必然可以诞生绝顶powerhouse 。

天元宇宙很大,始空间只是天元宇宙其中一个平行时空,却诞生了Heavenly Sect ,存在First Ancestor ,Three Realms and Six Paths 层次,要不是First Ancestor 压制,Three Realms and Six Paths 此刻都能breakthrough 始境。

御桑天为了重启小灵宇宙,不断将资源倾斜过去,只为了诞生expert ,expert 越多,小灵宇宙的平行时空就越多。

之前Lu Yin 就奇怪,虽然灵化宇宙来的这批人中有小灵宇宙的,但都很普通,haven’t 一个达到瑶Palace Lord ,天赐的程度,而今他明白了,真正小灵宇宙的expert 在御神山。

那些expert 肯定知道自己不属于灵化宇宙,御桑天将他们控制在御神山,防止消息泄露。

而能走出御神山的都是一般powerhouse 。

“暴岐是出自御神山?”Lu Yin 问。

瑶Palace Lord 摇头:“御神山有可以争夺桑天之位的powerhouse ,那里具体有哪些powerhouse 我也不清楚,but also 不会很夸张,他们毕竟defeated 了,haven’t 能成就桑天,实力最强的perhaps 与我差不多。”

Lu Yin 皱眉,是like this 吗?更it’s possible 是,御桑天不让那里的人成就桑天之位。

原起知晓小灵宇宙,御桑天因为顾忌他是桑天,haven’t take action ,显然,御桑天不是绝对的Sovereign ,至少无法Sovereign 桑天的生死。

如果小灵宇宙有人成就桑天之位,御桑天就头疼了。

御神山未必没人能成就桑天之位,毕竟是一整个宇宙的expert ,他们是被御桑天压下了,这点,瑶Palace Lord 并不知道。

“暴岐来自众法之门。”瑶Palace Lord 声音平淡:“众法之门就是制造序列之基的地方。”

“要制造序列之基,必须有序列之法powerhouse ,众法之门内存在不属于十基序列的序列之基,有多少我也不知道,Heaven Beyond the Heaven 能知晓的人太少了,暴岐自众法之门而出,专修音之序列之法,走了这条捷径才击败其余expert ,否则他没那么容易成就桑天。”

瑶Palace Lord looked towards Lu Yin :“御神山,众法之门,是竞争桑天之位最激烈的两个地方,其余还有,但威胁不大。”

“如果暴岐死亡的消息传入灵化宇宙,这两个地方肯定will have 人走出,我们第一批进攻天元宇宙的人中,haven’t 出自这两个地方的绝对powerhouse ,倒是詹言,出自众法之门。”

Lu Yin 问:“你的碧水The Heavenly Palace 呢?”

瑶Palace Lord 自嘲:“碧水The Heavenly Palace 是我的,里面的expert 也是我培养,御神山属于御桑天,我与御桑天完全不是一个层次,众法之门属于整个灵化宇宙,如果有一天,Heaven Beyond the Heaven 分裂,御神山,众法之门都可与Heaven Beyond the Heaven 并列,我的碧水The Heavenly Palace 都要选择一方加入。”

“不过Heaven Beyond the Heaven impossible 分裂,整个Heaven Beyond the Heaven 属于Supreme 之极,Supreme 之极,才是我灵化宇宙真正的Sovereign ,一言可决桑天生死,甚至,御桑天的生死。”

Lu Yin 发现自己还是小看了Heaven Beyond the Heaven 。

灵化宇宙以其统一的cultivate 模式,培养无数年,expert 规模让人惊叹。

天元宇宙以各种资源堆积,借助Time Flow Speed 不同的平行时空,尚且能在短时间凑齐众多Ancestral Realm powerhouse ,灵化宇宙虽然haven’t Time Flow Speed 不同的时空,但人家不需要,从古至今积累下来的expert 就足够了。

而且还not only 灵化宇宙,还有一个被御桑天资源倾斜的小灵宇宙。

Heaven Beyond the Heaven expert 数量too many 了,难怪有上极下御Heaven Beyond the Heaven 的说法,如Heaven Beyond the Heaven 不靠质量,而是靠数量。

那里有too many too many 的cultivator 。

“虽然Heaven Beyond the Heaven expert 众多,但却impossible 超越桑天。”瑶Palace Lord 道。

她看了眼原起的方向:“你抓了原起,杀死暴岐,绝对拥有压制这些expert 的实力。”

Lu Yin eye light 凛冽:“麻烦就麻烦在他们数量too many 。”

瑶Palace Lord haven’t 反驳,这两个地方可以冒出众多竞争桑天之位的cultivator ,这些cultivator 单独一个必然不是Lu Yin 对手,Lu Yin 可是能与掌握序列之基的总会长对决的,但数量too many ,一旦分散,天元宇宙就麻烦了。

空缺桑天之位的消息一旦传出,必然will have 众多灵化宇宙cultivator 将天元宇宙当做晋升桑天之位的阶梯,前来瓜分,谁都拦不住。

Lu Yin 明白暴岐死去的意义了,他以自己的死,换一群疯狗出现,拖死天元宇宙。

这才是暴岐,符合Lu Yin 第一次看到他时的印象。

不过他死亡的消息没那么容易传回去,梦桑already 在制作跳板,即便梦桑能逃回灵化宇宙,他也不知道暴岐死了。

Lu Yin leave Heavenly Sect ,去了天元宇宙边境,梦桑那边应该快了。

另一边,星蟾出了蜃域,立刻去自己老巢,虽然老巢被Lu Yin 端了,但现在与Lu Yin 不是敌人,它得回去看看有什么没拿的,顺便找个更合适的老巢。

而且它还有控制的生物,不管是人还是其它生物都有。

如同大恒先生一般。

大恒那家伙死了比较可惜。

星蟾的老巢位于一个名叫深泽的平行时空,这个平行时空到处都是旋涡的水流,无论陆地,星空都有,如同第Fifth Continent 的Inner Universe ,不过Inner Universe 是Star River 支流,而这里,全是各种旋涡。

看到遍布星空的旋涡,星蟾倍感亲切,一下子扎入一个旋涡内,moved towards 自己老巢而去。

忽然的,它停下,眼露凶光,盯向前方,自己的老巢有人类。

遥远之外,一个巨大的旋涡底,两男一女三人相隔不远,盘膝而坐,似乎在恢复伤势。

这里就是星蟾的老巢。

原本这里有星蟾布置的Origin Treasure Formation ,它曾经特意抓来一个人类Origin Formation Heavenly Master 布置,事后那个Origin Formation Heavenly Master 被它弄死了,like this 就没人能轻易破阵,这个Origin Treasure Formation 是那个Origin Formation Heavenly Master created 的,而且是在这里creation ,没人知道。

但Lu Yin 到来,强行将Origin Treasure Formation 破掉,拿走了星蟾收藏。

若非如此,它不会被Lu Yin 威胁对heavenly punishment take action 。

Origin Treasure Formation 被破,这三人轻易便能进入。

星蟾restraining aura ,身体变成巴掌大,接近,靠在老巢外盯向里面。

“谁?”女子叱喝,随手一挥,一轮形似圆月的刀锋转动,斩向星蟾方向。

星蟾惊讶,居然被发现了。

它张嘴咬住刀锋,ka-cha 一声,刀锋破裂。

女孩骇然,什么东西?

同一时间,另外两个男子simultaneously take action ,一个以cultivation techniques 运转指劲,指出如龙,void 都被洞穿,每一次洞穿的black void 都相连,最终顺着指劲延绵向星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