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 Odyssey Chapter 3613

Lu Yin 不断被泯灭的void 吞噬,来自无皇力量的恐怖destructive power sufficient Annihilating Everything 。

老蝾螈的plot against ,蛮奎的隐忍,若碰到此刻的无皇,连还手之力都haven’t ,Heaven Sealing 序列之基露出的獠牙,第一口就咬向Lu Yin ,而无皇的目标绝对不是Lu Yin 。

无皇的目标是御桑天。

又一股力量落下。

Lu Yin 摸了下额头,自己也流血了,体表寸寸开裂,物极必反都撑不住了吗?那就,释放吧。

身体陡然消失,Lu Yin 脚踩Backstep ,平行时间,出现在无皇眼前。

无皇eye light 一缩,还能反击?此人的防御出乎预料。

但,总有被击溃的一刻。

他握拳,掌中,Heaven Sealing 序列粒子凝聚为光束,不断缩小,体表,硬化innate talent 都裂开,快压不住Heaven Sealing 序列之基。

对面,Lu Yin 拨弄星辰,连掌借助了部分Heaven Sealing 之基序列粒子,体表陡然恢复,物极必反承受的力量in this brief moment 陡然释放,所有灯笼同时被斩断。

无皇猛吐出口血,一拳打出。

Lu Yin 同时一拳打出。

震天巨响令围观的cultivator 半数昏厥,naked eye 可见的星空皆破碎,一切的一切都被打崩,那片陆地直接就没了,碎石撕开Endless Starry Sky 。

如果俯视整个灵化宇宙,都能看到在这个方位出现的刺eye light 芒。

比黑暗更黑暗,如同黑暗的起源–破灭。

过去好一会,星空才恢复平静。

所有人看去,神色呆滞,带着cannot 置信。

无皇呢?

原地只有Lu Yin 一人,他屹立星空,手臂鲜血滴落,里面的骨头都被打碎,但此刻所有人都想知道,无皇哪去了?

原先的伏河也不见了,蛮荒陆地消失,只有星空的存在。

詹冥望向远方,只有他们这种层次的人才能看到,无皇,被打飞了。

他都不敢想象,无皇那一拳,力量之大,古今未有,他活了那么多年,没见过力量可以超越那一拳的。

Heaven Sealing 序列之基可以带来的力量是无法想象的。

哪怕是传说中的Eternal Life 境,也未必能压过Heaven Sealing 序列之基带来的无限力量吧。

却被Lu Yin 一拳打飞,怎么可能?

没人会相信。

即便隐藏在暗中看这一战的老蝾螈都不敢相信,他挑拨无皇与Lu Yin 一战,并非认为Lu Yin 可以战胜无皇,而是要逼出无皇的底线,在不使用Heaven Sealing 的前提下,让他看清楚,至于Heaven Sealing 序列之基,他有办法对付。

但他怎么也impossible 想到,Lu Yin 居然压过了Heaven Sealing 序列之基带给无皇的力量,不应该,也绝对impossible 才对。

要说灵化宇宙谁能压过此刻的无皇,只有御桑天才对,这个陆桑天再怎么看不到底,也总有底,just recently 被压制,一度让所有人看到了此人的底,但现在他们都懵了,真有底吗?

还是说,真的只有御桑天才能与他一战?

不是击溃,而是一战。

这一刻,无数人心中的猜想变了,御桑天就真能击败这位陆桑天?

Lu Yin looked towards 右臂,彻底碎了,不过恢复的也很快,毕竟是单纯的力量。

just recently 那一拳,他爆发了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力量,True God 自在法提升自己力量的同时,也削弱无皇的力量,同时借用了Heaven Sealing 序列粒子,还将物极必反积攒的力量一次性释放出去,这才有just recently 那一拳。

那一拳不仅仅是自己的力量,也有Heaven Sealing 之基与无皇的力量。

若对手不是无皇,自己也打不出那一拳。

无皇不仅仅是败给自己,更是败给他本身,还有Heaven Sealing 之基。

无皇此刻不好受吧。

远方,无皇出现,与Lu Yin same ,右臂粉碎,不仅如此,连带着粉碎了半个脖颈。

看到无皇如此凄惨,围观的cultivator absolute silence 。

蝶舞天涯都didn’t expect Lu Yin 这么狠,这都能压无皇一头。

黑暗的星空,无皇与Lu Yin 相对而立。

体表,硬化innate talent 还在,却露出了那颗Heaven Sealing 序列之基。

just recently 那一拳,无皇在True God 自在法衰弱力量的前提下,already 掌控不住Heaven Sealing 序列之基了。

尽管haven’t 眼睛,但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他的cannot 置信,纵观灵化宇宙,谁又能想到Lu Yin 可以挡住那股力量。

“你到极限了。”Lu Yin 开口,声音平静,手臂不断恢复。

无皇声音低沉:“你也到极限了。”

Lu Yin 挑眉:“这么确定?”

“任何力量都impossible 无限施展,你可以衰退我力量一次,却impossible 有第二次,而我的力量,可以无限施展,Heaven Sealing 的序列粒子磅礴如渊。”无皇barely 。

Lu Yin 嘴角弯起,带着自信:“如果可以呢?”

“即便有第二次,也不will have 第三次。”

“足够了,不管几次,下一次,perhaps 我可以打爆你。”Lu Yin 手臂恢复,弯曲手指,indifferently said 。

无皇开口:“你impossible 。”

“你忘了,我真正无敌的,是防御。”said ,无皇体表出现磅礴的序列粒子,并非来自Heaven Sealing 序列之基,而是来自他本身。

无皇cultivate 的序列之法与大golden wings same ,是Ranked 7th 的身transforming spirit 宝,相比大golden wings ,无皇的序列粒子磅礴的多,远远不是一个级别。

无尽序列粒子覆盖全身,下面更是硬化innate talent ,而无皇本身的防御也极强,强到当初星蟾拼命一击都奈何不了的程度。

3rd-layer 防御,看的所有人愣神,这就是无皇引以为傲的防御手段。

硬化重新覆盖Heaven Sealing 序列之基,Heaven Sealing 序列粒子reappeared ,无皇掌中,光束凝聚:“来吧,看我先打爆你,还是你能打爆我。”

绝对的力量once again 碾压而来,无皇周边,灯笼漂浮,once again 被斩断,熟悉的一幕又出现。

Lu Yin 一次次被strikes ,体表,干枯了又恢复,一次次积攒力量,随后释放,每次释放都可以将无皇打飞,然而无皇防御全开,不再小看Lu Yin 。

此前他以为凭着绝对的力量可以压制Lu Yin ,现在才知道,还是小看了对手。

而今,防御全开,他真的就是一枚Origin Treasure ,一枚被宇宙尘封多年,难以解开的Origin Treasure 。

Lu Yin 第一次可以将无皇小半边身体打碎,而今第二次,却连他的身transforming spirit 宝都破不开。

正如无皇说的,他防御无敌,谁可破?

围观众人头皮发麻,这还怎么打?无皇本身就有绝对防御,而今再加上绝对力量,不修其它任何力量,什么spirit ,意识,意境Combat Technique 等等,什么都不cultivate ,单凭这两个手段,sufficient 纵横无敌。

遥远之外,易商苦涩,如果当初无皇也借助Heaven Sealing 序列之基take action ,他们联手也会输。

无皇没赢,是因为桑天不能败,所以才有了平手。

而今看来,无皇放水放的too many 了。

詹冥,梦桑,九仙and the others 也都看着这一战,无皇表现出压倒性的实力,根本Unsolvable ,至少他们想不出破解的办法。

当某种力量达到extreme ,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相对无皇,Lu Yin 虽能偶尔压制一拳,但那一拳也没用,破不开无皇的防御,终究futile 。

Lu Yin 一轰出,无皇once again 被打飞,然后完好无损的回来,一拳拳压向Lu Yin ,同时不断咳血,Heaven Sealing 序列之基在backlash 力量,那又怎么样?他可以承受,这个陆桑天又能承受多久?他的Combat Technique impossible 无限施展。

又是一拳。

这一战,持续了两天,同样的一幕循环上演,既震撼,又让人看的疲惫,至今为止,居然无人能说出究竟谁会胜。

无皇都傻眼了,他以为True God 自在法最多施展几次,但如今看去,Lu Yin 一点施展不出的迹象都haven’t ,而一次次的还击,此人力量竟也haven’t 丝毫衰退,身transforming spirit 宝都出现了裂痕。

他的防御是无敌强大,连Lu Yin 最强的一拳都破不开,既然一拳破不开,那就多打几拳。

至于True God 自在法,有Divine Force planet ,此前磐石论道还被唯一True God 补充了一下,别说几次,几十次,几百次都能施展。

身transforming spirit 宝出现裂痕,True God 自在法给无皇造成的内伤,加上Heaven Sealing 序列之基backlash 。

终于在third day ,让无皇出现颓势。

Lu Yin 一拳打出,身transforming spirit 宝破碎,尽管this fist 被硬化innate talent 所挡,但再打几次,无皇就要完了。

“几次?我看你这些防御能挡几次,Heaven Sealing 序列之基,你又能用多久。”Lu Yin 一脚将无皇踹出,无皇竟无法immediately 反击,被Lu Yin 压着打。

围观cultivator 震撼。

无皇表现出的实力already 足够Unsolvable ,这Lu Yin 更是让人unimaginable ,他居然打到现在?

无皇咳血,眼前,red 灯笼那么刺眼,上面还有他的名字。

若非这门Combat Technique ,他怎么会被逼到这种程度,回身,锯齿刃横斩,Lu Yin 提前一步抓住无皇手臂,咔擦一声,扭断,锯齿刃脱落,无皇once again 借助Heaven Sealing 序列之基,fiercely 挥手,Lu Yin 被甩了开去,迎面就是无皇一拳,整个人被打落,无皇也不好受,硬化不断脱落。

蓦然间,Lu Yin 出现在无皇头顶,single palm 压下。

砰的一声,无皇垂落,血液顺着额头流淌,如同给脸上带来了第二条red 竖线。

Lu Yin once again 一掌打落,将无皇的头生生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