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 Odyssey Chapter 3617

Nine Heavens 之变提升本身combat power 倍数,看个人而定。

无皇提升了几倍Lu Yin 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提升的比较夸张,因为打到现在,他真的haven’t 尽全力,反观无皇,不断咳血,他是just recently 练成Nine Heavens 之变,越是增加借助Heaven Sealing 序列之基的力量,越要承受自身backlash ,哪怕Wu Sheng 灭cultivation techniques 也impossible 真让他无所顾忌。

无皇already 很强了,真的很强了,这个状态下,别说三个桑天,哪怕是当初与他齐名的六大桑天联手,也奈何不了他,甚至能被他one after another 反杀,唯一不确定的就是九仙,毕竟她cultivate 的力量Lu Yin 不了解。

即便如此,九仙也impossible 胜得了无皇,他reached 一个新的层次。

自Lu Yin cultivate 成因果一道后,apart from 御桑天,无皇是第二个战斗中毫不在意,可以轻易avoid 的人,不像理先生他们,avoid 的极为谨慎,他就像能看到same ,这就是层次的差别。

但无皇already 到极限了。

Lu Yin a finger pointed ,指sword technique 穿透无皇身体,自他后背迸溅开,血洒星空,紧接着,Lu Yin 在力量加持下,one after another 攻击打出,不断崩溃无皇的防御,锯齿刃都脱落,灯笼不断斩灭,无皇脸上,那条竖线黯淡了下去,每一次被击中,都被打退,自远方看,Lu Yin 又压着无皇打。

this time ,没人认为会再出现奇迹,impossible 了,同样的Nine Heavens 之变状态,无皇提升的明显haven’t Lu Yin 多,他,彻底失去了战胜的可能。

谁能想到战局会延续到this step 。

数日的厮杀,两个绝顶expert 从未停歇,压得围观之人都喘不过气,也第一次在所有cultivator 面前,真正展现了超越桑天层次的力量,悲哀的是其中必然有一个,会永远消失。

万兽疆一众兽形灵蜕悲哀,为什么会like this ?明明already 看到希望了,无皇cultivate Nine Heavens 之变,借助Heaven Sealing 序列之基,sufficient 带领兽形灵蜕翻身,即便与御桑天一战也不会轻易败的,哪怕无法翻身压过人形灵蜕,在灵化宇宙,兽形灵蜕的地位也不会在人形灵蜕之下。

此刻的无皇,一呼百应,整个灵化宇宙所有兽形灵蜕都愿意加入万兽疆,他,会把万兽疆带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成为第二个极宫,兽形灵蜕的Holy Land 。

然而就是这一刻,无皇的Peak 时刻,却也是最悲哀的一刻。

为什么会like this ?他们不甘。

一声声兽吼响起,传向星空,传向无皇。

越来越多的兽吼声传出,代表了所有兽形灵蜕的不甘,他们希望无皇可以胜,也必须胜,这是所有兽形灵蜕的愿望。

为什么will have Heaven Sealing ?那是无数兽形灵蜕期盼翻身超越人形灵蜕的愿望,这一刻离得无比接近,不能败。

无皇承受着Lu Yin 一次次击打,他的气息,他的力量在不断衰退,脸上那条red 竖线黯淡无光,仿佛整个人already 沉眠。

那些兽吼,那随着不甘心,伴随着对无皇的期盼,是灵化宇宙所有兽形灵蜕的愿望。

这一刻,仿佛有无数兽形灵蜕出现在无皇身后,一个个融入。

陡然间,无皇抬头,脸上,那条red 竖线绽放璀璨rays of light ,他的气息突兀拔高,体表,golden thunder 蔓延全身,Heaven Sealing 序列粒子宛如云海将他包裹,他一步踏出,面朝Lu Yin ,握拳,打出。

this fist 来的快,当打出的一刻,宇宙都停顿了,时间,空间,一切的一切,甚至因果都仿佛停顿了,都在为this fist 让路。

这是无皇打出的pinnacle 一拳,他拼命提高了Nine Heavens 之变combat power 提升的倍数,拼命借助Heaven Sealing 序列粒子,打出了press forward 的一拳。

this fist 不仅仅是他,更是所有兽形灵蜕,this fist ,不生,就死。

万籁俱静。

Lu Yin eye light 平静如水,仿佛没看到无皇迸发的extreme 一拳,身后,开Nine Heavens 的意识震荡,最高处,ninth day ,九开上苍First Sword 。

一剑斩出,上苍之剑,不问过程,只攻结果。

曾经,无为凭着这一剑将Lu Yin 压入意境地底,这一剑在无为手中尚且如此,而真正让Lu Yin 需要的,既是上苍之剑属于意识之剑,完美配合意识Nine Heavens 之变,还有就是这thrusts at 结果的特性。

无皇打出了press forward 的一拳,Lu Yin ,刺出了只看结果的一剑。

上苍之剑越过void ,穿透无皇一拳,瞬间刺入他体内,自他后方荡起不断扩散的剑漪,柔美,却致命,而无皇的一拳,陡然停住,距离Lu Yin 只有不足一米,拳锋所向,却无声无息,仿佛隔绝了时空。

Lu Yin 站在原地,看着保持打出一拳姿势的无皇,如果不是碰到自己,他与御桑天一战,也会很精彩吧!

golden thunder 缓缓回流,Heaven Sealing 序列粒子消失,无皇自Nine Heavens 之变状态落回,脸上,red 竖线黯淡无光。

远方,观战的cultivator eye light 复杂的看着,终于落幕了。

无皇,终究还是败了。

那位陆桑天,真的只有御桑天可以与之一战。

一众兽形灵蜕沉默。

Nine-tailed Fox ,翼蝶等怔怔望着,eye light 充满了悲哀。

兽形灵蜕的翻身梦,in this brief moment ,破碎,再等一位无皇吗?还能等到吗?无皇,是since ancient times 最接近御桑天的,他already reached 御桑天层次,偏偏碰到一个陆桑天,为什么要like this ?

所有人都望着远方,望着Lu Yin ,他究竟有多强?

Lu Yin 走向无皇,抬手,放在他肩膀上,用力一推,无皇身体moved towards 远方而去,那个方向precisely Nine-tailed Fox 他们所在。

“带回去吧。”

Nine-tailed Fox 他们怔怔望着无皇身体飘来,这一刻,希望崩塌。

宇宙的宁静是永恒的,无论有多少生物,多少planet ,都不妨碍这份宁静。

在所有人eye light 中,Lu Yin 站在星空,宛如那宁静的中心,似乎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在了,一直都在。

“最强桑天,他,是最强桑天。”有人喃喃自语,不自觉说道。

无人反驳,御桑天不是桑天,那是另一个层次,Lu Yin sufficient 被称作最强桑天,哪怕他也被看成是另一个层次。

可他才多大?活了有千年吗?

“等等,我记得间渊之战,陆桑天还有一种力量可以让他变化。”有人忽然道。

旁边有女子eye light 一亮:“我记得,我记得,陆桑天那个样子really domineering ,好吸引人的。”

“我也记得,我还画下来了。”

“嘶–,这么说,陆桑天还未尽全力?”

“看不出来。”

“too terrifying 了…”

更远处,称公脸色低沉,不时looked towards all around ,面色变幻不定。

围杀,还是不围杀?

听着周围人议论,说什么还没探到底,impossible ,如果真是那样,御桑天大人怎么可能容他至今?impossible ,他肯定already 到极限了。

围杀。

称公下定决心,拿起灵云石:“动手。”

等了一会,haven’t 反应。

称公once again 拿起灵云石,刚要说话,灵云石震动,传出低沉的声音:“你想害死我?”

称公道:“他already 到极限了,动手,这次肯定能围杀他。”

“闭嘴,你当他是什么?这一战你没看到吗?围杀这种人?你要courting death 别拖上我们,我们不想死。”低沉的声音带着愤怒与murderous intention ,好似被称公耍了same 。

称公咬牙:“我跟你保证,他绝对到极限了,现在take action 一定能宰了他,我可以在约定的条件内继续增加,还有,他just recently 施展了Nine Heavens 之变,你们也看到了,那可是Nine Heavens 之变,抓住他,逼问,你们一旦cultivate Nine Heavens 之变,实力将彻底蜕变,在你们。”

“你根本不懂那个层次。”没容称公说完,灵云石说了最后一句话,随后结束。

任凭称公怎么联系都无用,对方显然不打算回复了。

称公低着头,eye light 怨毒,这些蠢货,居然不take action ,蠢货。

他不敢抬头,唯恐eye light 被Lu Yin 察觉。

遥远之外,Lu Yin 等了好一会,围杀怎么还没来?奇怪,不会是吓afraid right? 。

称公想拉着无为在此战后围杀自己,同时还有其他人take action ,Lu Yin 在等着,just recently ,他摇dice 了,进入Static Time Dimension 恢复了一下,此刻already 完全恢复,如果真有人围杀他,他会给那些人一个惊喜。

但一直都没人。

他looked towards 远方,那些围观的cultivator 众多,其中还有詹冥,九仙这种层次,他很想把这些人全留下,一个个揪出来。

但不行,太张扬了,会让人知道他already 恢复,如此,对今后的战斗不利。

Lu Yin 吐出口气,有些失望,eye light 不自觉looked towards Nine-tailed Fox 他们那个方向,Heaven Sealing 序列之基,好东西啊,可惜,可惜。

无人散去,所有人都在等Lu Yin leave 。

这是他们对Lu Yin 的尊重。

但Lu Yin 没急着leave ,他知道肯定有很多人想找他。

第一个找来的就是容襄。

“恭喜陆桑天战胜无皇,陆桑天所向无敌,是为最强桑天,总Chamber of Commerce 恭贺。”容襄态度摆的很低,比之前还低,他算是真正看到了惊天一战。

这一战才算是彻底将Lu Yin 的威名打出。

以前所有人都说只有御桑天可以压制Lu Yin ,随后变成只有御桑天才能战胜Lu Yin ,而今,变成了只有御桑天才可以与Lu Yin 一战。

他怕,整个灵化宇宙都怕,最后会不会变成,只有传说中的Supreme 之极才能战胜Lu Yi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