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 Odyssey Chapter 37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Treading the Stars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翡此刻的感觉很奇异,整个人好似被残阳笼罩,温暖?不对,形容不出的感觉,她只知道自己in this brief moment 似乎脱离了什么,看着Lu Yin ,很近,却又无比遥远,好像永远触碰不到。

她想跨前一步,身体却无法动弹,她的Combat Technique ,她的力量,她所能动用的一切手段都好似被禁锢一般。

Lu Yin 看着翡:“残阳,燃烧你的武,一式残阳落,天涯共余晖。”话音落下,挥手,残阳,在Lu Yin ,在帝穹,在第三厄域无数生物眼中,仿佛被大风吹过,缓缓消散。

与此同时,翡脸色剧变,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蔓延,她感觉自己如同木偶,脑中一片空白,什么will not 了。

噗–

一口血吐出,翡无力松开手,细剑掉落,发出哐当的声音,她本人从无瞳变状态恢复,双目失神,缓缓倒地。

残阳,很美,却也很致命。

她,败了。

Lu Yin 看着倒在地上的翡,他也didn’t expect this move power 那么大,翡可是序列规则powerhouse ,一式残阳,居然让她utterly defeated 。

不远处,帝穹惊叹,这就是意境Combat Technique ,一种可以与序列规则相comparable ,却远比序列规则难cultivate ,甚至haven’t cultivate 之法的Combat Technique ,如今夜泊的实力,不算意境Combat Technique 很普通,can only 勉强挡住序列规则powerhouse 的攻伐,但如果施展意境Combat Technique ,对方很难挡住。

他有着一次可以定胜负的机会。

“夜泊。”

Lu Yin 面朝帝穹:“在。”

“神选之战即将开始,不到as a last resort ,不要施展残阳,这是你定胜负的机会,一旦被人防备,效果就未必那么好了。”帝穹提醒。

Lu Yin 连忙应是。

很快,帝穹走了,根本不在意翡。

Lu Yin 看着翡,这个女人的sword technique 与Martial Heaven 给自己看的martial arts 天穹Divine Eagle 抓舰鱼是same 的,什么意思?她为什么会那种sword technique ?

“没死吧。”Lu Yin 开口。

翡手指动了动,撑住地面,起身,抬头望向Lu Yin ,眼底深处带着震撼:“这就是,意境Combat Technique ?”

Lu Yin 看着翡:“你的sword technique 在哪学的?很奇特。”

翡haven’t 回答,深深看了眼Lu Yin ,也走了。

周围无人,Lu Yin exhales ,他很想见Martial Heaven ,然而时机越来越不合适,现在帝穹肯定stare 自己,一旦与Martial Heaven 见面有什么weak spot 就完了。

想走走不掉,那就,等吧,神选之战吗?参加的都是每个厄域second only to 三擎六昊的最powerhouse ,他想看看这些人有什么实力,总有一天,这些人都要面对。

厄域大地,暗red Divine Force 如同雾气覆盖,两道星门轰然落下,砸在第三厄域中央。

“帝下,夜泊,各自选择一道星门进入,星门后方是你们的对手,杀死对方可正式参与神选之战,否则将失去资格。”帝穹声音响彻第三厄域。

第三厄域无数Corpse King 面朝星门的方向,其中更有很多人类cultivator 。

心五也望着星门,他desire 参与神选之战,却didn’t expect 被夜泊抢了先,尽管不甘,却没办法,这个夜泊据说击败了翡,是第三厄域真正second only to 帝下的存在。

星门周围荒芜,Lu Yin 转瞬即至,看着面前的星门,这就是神选之战的开端,不是厄域推选出的人都可以参与考核的,唯有经历过一次考核,才能承受接下来的考核,因为真正的神选之战考核,极为残酷。

这是帝穹告诉他的。

Lu Yin 通过卫书知道,真正的神选之战考核,目的地是–Immemorial City 。

如果真是Immemorial City ,确实会很残酷。

帝下出现了,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进入星门。

Lu Yin 也不再迟疑,一步跨出,进入星门。

星门后方是一片深邃星空,他subconsciously 打Opens the Sky 眼looked towards 周围,eye light 一缩,这是?

“又来一个,Eternal Clan 还undying 心,想通过老子的地盘,滚–”一声screams 由远及近,看不到人,Lu Yin 却急忙avoid 原地,因为在他Heavenly Eye 下,周边到处都是序列粒子,序列粒子覆盖了这一片星空范围,论数量perhaps 不比Seven Heavenly Gods 少多少了,与木刻Senior Brother 相当,这是一个绝顶expert 。

原地,星空崩裂,发出金属摩擦的声响,Lu Yin 看到了序列粒子构成锁链,moved towards 自己而来,不仅之前站的地方,四周,Above the Heavens and Under the Earth ,到处都有序列粒子构成的锁链环绕而下。

Lu Yin 连忙施展Divine Force ,暗red Divine Force 沸腾,轰然爆发。

“恶心的力量。”遥远之外走出一个男子,身材魁梧,是个burly man ,全身都是肌肉,手中握着一柄粗狂的大刀,对准Lu Yin :“Eternal Clan 的杂碎,come and announce your name ,老子不杀无名之辈。”

Lu Yin 忌惮,周边,无数序列粒子构成的锁链疯狂缠绕,尽管haven’t breakthrough Divine Force ,却将他囚禁在了一方空间。

不能like this ,尽管不知道此人有什么后手,但这些序列规则锁链already 限制了自己行动。

想着,Lu Yin 抬掌,Divine Force 裹挟下,一掌打崩了前方序列规则锁链。

“好力量,Corpse King Transformation 吧,没感情的生物,死。”burly man 抬刀斩来,自上而下,对着Lu Yin 就是一刀。

this blade 落下,伴随而出的是尖锐而又悲戚的鬼魅之音,让Lu Yin 耳朵一阵刺痛,头顶,刀锋闪烁cold glow 而落,Lu Yin 急忙avoid ,刀锋自侧身斩过,撕裂了星穹,刀锋横斩,Lu Yin 提前一步抓向burly man 握刀的刀柄,burly man 惊疑:“有点眼力,可惜。”说完,只见刀柄后方瞬间露出一截新的刀锋,忽然转动,嘶的一声,Lu Yin 手臂被斩出血口,同样的,burly man 自身也被刀锋斩伤。

但他毫不在意,狂笑中once again 斩出。

Lu Yin 皱眉,见鬼,这家伙是玩命的打法,不怕死吗?如果对方是Corpse King ,Lu Yin 倒不意外,但眼前这个肯定是人类。

搞不清楚对方的手段,Lu Yin once again 后退。

“hahahaha ,原来不是Corpse King ,还怕死,小子,跟老子打,越怕死越容易死,看刀。”burly man 的刀根本不是正常的刀,三百六十度皆可为刀锋,既斩对方,也斩自身。

他本人就像a blade ,不能接近。

然而all directions ,序列规则形成的锁链不断缠绕。

Lu Yin 的Divine Force 疯狂释放,横推而出,想靠Divine Force 将burly man 完全阻隔在外,burly man 冷笑,他面对过无数次Divine Force ,对Divine Force 再了解不过:“你的Divine Force 又能撑多久?”

Lu Yin 的Divine Force 可以撑很久很久,但靠这个impossible 赢得了burly man 。

“who you are ?”Lu Yin 问。

burly man 好笑:“你来找老子麻烦,不知道I, your father is who ?”

Lu Yin 面色沉寂,想通过神选之战,必须杀了this person ,但this person 与Eternal Clan 为敌,本身又是绝对的expert ,他怎么可能杀?

“老子是Immemorial City 的囚,记好了,别死了都不知道杀你的是谁。”burly man 大吼一嗓子,忽然甩开长刀,长刀飞射而出,最后如同飞镖一般once again 射了过来,途中被序列规则锁链转了三圈,fiercely thrusts at Lu Yin 。

this blade 根本不是Blade Technique ,此人将Blade Technique 完全摒弃,与其说是Blade Technique ,不如说是玩刀。

而Lu Yin 则被burly man 的话震住了,Immemorial City ?此人居然是Immemorial City 的expert ?这里是Immemorial City ?impossible 。

来不及多想,长刀fiercely 刺入Divine Force 之内,这个叫囚的男子once again 抓住刀柄threw away ,每一次threw away ,刺过来的时候power 便增强一分,Divine Force 越发被撕开。

Lu Yin 咬牙,不管对方是谁,自己这一战肯定被Eternal Clan 的人stare ,如果不take action 就太可疑了。

想着,眼前,刀锋once again 刺入,距离自身只有不足一米。

周边尽是序列规则锁链。

Lu Yin 面朝囚,抬手,残阳。

黑暗深邃的星空出现了绝美的残阳,如画一般。

这一刻,囚的感觉与翡same ,仿佛被什么包裹,有种奇异的温暖。

刀锋自远方射了过来,却破坏不了残阳这副绝美的画,随着Lu Yin 单手挥开,刀锋坠落,囚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脑中一片空白,仿佛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一口血忍不住吐了出来:“意境–Combat Technique 。”

趁着囚受伤的刹那,Lu Yin 急忙take action ,看似要杀了囚,实则,那一式残阳并未用全力,他以残阳对翡take action 也没用全力。

Lu Yin 一掌拍向囚,囚不闪不避。

Lu Yin eye light 闪烁,为什么不avoid ?以此人的实力应该可以avoid 才对,那一式残阳不sufficient 让他失去battle strength 。

但囚就站在原地,好似heavy wounds 难以动弹。

无奈之下,Lu Yin can only 打出这一掌,他already 尽力,总不能真的放水,这一战他肯定要败,神选之战败了可以,不去Immemorial City 也可以,但夜泊这个身份,他依然不想放弃。

这个身份perhaps 还有大用。

这一掌,打undying 囚。

Lu Yin 一掌击中囚,但这一掌power 相当有限,不是Lu Yin 故意不打,而是他的身体,被序列规则锁链拖住了,令他一掌难以持续。

囚抬眼:“意境Combat Technique ,must 宰了你。”

“inescapable net 。”

星空大变,无数锁链形成星云,蔓延向遥远之外,这并非序列规则形成的锁链,而是–祖world 。

囚施展了祖world 。

与此同时,Lu Yin 感受到了熟悉的力量,Star Origin 之力,这个囚,是始空间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