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 Odyssey Chapter 37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Treading the Stars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Immemorial City ,始空间,没猜错,他应该是始空间去Immemorial City 的expert ,与Ce Wangtian same 。

身陷囚的祖world ,无尽星云锁链加身,Lu Yin 爆发Divine Force ,想冲出囚的祖world ,囚抬起双臂,以序列粒子锁链fiercely 撕开Divine Force ,死死抓住Lu Yin 肩膀,露出大门牙,咧嘴一笑:“我们together 死吧。”

说完,整个星空忽然收缩,并非真的星空,而是囚的祖world ,那无尽的星云锁链极限收缩,如同引爆了整个星空,带来terrifying 的压力。

Lu Yin 骇然,遍体生寒,this move 如果承受住,自己离死就不远了,这家伙居然想perish together 。

抓住囚的手臂,Lu Yin 用力,ka-cha 一声,囚手臂断裂,但他却以序列粒子锁链连接,Lu Yin 一脚踹出,周边,星空坍塌,极限收缩,Lu Yin 整个人像是要被压缩成一个点,忍不住,鲜血自嘴角流淌。

“你真想死?”Lu Yin shouted 。

囚大笑:“这是老子的绝招,一百零八式自杀术之一,怎么样?strong enough 吧。”

Fengzi ,Lu Yin eye light 一凛,right hand 一挥,还是残阳。

意境Combat Technique 不是囚可以抵挡的,他once again 咳血,双臂无力垂落,趁此机会,Lu Yin 不断后退,却发现腰间缠绕着一截真正的锁链,这个锁链?

囚抬头,鲜血顺着嘴角流淌,看起来狰狞恐怖:“意境Combat Technique ,不会放过你的,再来,一百零八式自杀术,尝尝。”

他抓住锁链一端,只身冲向Lu Yin ,而Lu Yin 看到在他身后,长刀刺来,目标不仅是他,也包括囚。

这家伙simply 是想perish together 。

Lu Yin 无奈,第三次施展残阳,令长刀坠落,而他本人moved towards 星门冲去,但腰间的锁链难以挣脱,囚死死抓住锁链:“hehe ,说了不会让你逃。”

“再来,一百零八式自杀术。”

this time ,他的祖world once again 出现,疯狂压缩:“perish together 吧。”

Lu Yin 深呼吸口气,望向all around :“就算是考核,此人already heavy wounds ,你们就不打算take action 吗?我defeated 了。”

无人回答。

囚eye light 看似疯狂,眼底却极为清明:“考核?so that’s how it is ,神选之战吧,可惜,你不了解我,你身后那几个old monster 却了解,我有那么容易死吗?”

Lu Yin 挑眉,so that’s how it is ,假的,这家伙有办法在perish together 下undying 。

“hehe ,小子,算你倒霉,碰到老子,以往也有神选之战碰到老子的,都死了,就算在老子这undying ,去了Immemorial City ,你们same 要死。”said ,祖world 压迫的Lu Yin once again 咳血。

“老子可是Heavenly Sect Nine Mountains Eight Seas 之一,记住了。”囚大吼。

Lu Yin eye light 凛然,既然死不了,那就好办,他抬手,残阳。

囚eye light 陡睁,又是这招,就不信顶不住。

next moment ,他身体一震,一口血吐出,震撼看着前方,this time ,比前两次猛多了,这小子藏拙。

Lu Yin 深深看了眼囚,转身就走。

this style 残阳,他可没留手,希望囚不要死了吧,是你自己说的,死不掉。

Heavenly Sect Nine Mountains Eight Seas 之一吗?是那个璀璨的Heavenly Sect 时代。

穿过星门,Lu Yin 回到第三厄域,身后,星门破碎。

他脸色发白,咳血,one-knee kneels 地,喘着粗气,看起来就受伤极重。

眼前,帝穹走出,脸色难看:“defeated 了?”

Lu Yin 艰难起身,擦了下嘴角血渍,行礼:“对不起,大人,属下defeated 了。”

帝穹眼睛眯起,瞥了眼另外一个星门,随后once again looked towards Lu Yin :“对手是谁?”

Lu Yin didn’t expect 帝穹不知晓:“囚,据说是Immemorial City 的。”

帝穹惊讶:“你居然碰到那个Fengzi 了,怪不得defeated 。”

Lu Yin looked towards 帝穹:“大人知道他?”

帝穹看着Lu Yin :“用了残阳?”

“三次。”

“haven’t 机会杀死他?”

“他一直在找机会与属下perish together ,最后一次属下虽然极限发挥残阳,将他重伤,但属下有预感,依然杀不了他,所以就回来了。”

帝穹皱眉:“你确实杀不了他,Immemorial City 里都是Fengzi ,他算是比较难杀的一个,别说你,就算帝下都杀不了他。”

“算了,等着吧。”

“是。”Lu Yin 没敢leave ,就站在这陪同帝穹together 等帝下。

过了一会,帝穹喃喃自语:“成功了五个,死了两个。”

Lu Yin 看了看帝穹背影,成功五个,死两个,那么,加上自己,也就是有八个参战者出结果了。

他不知道那成功的五个杀了谁,Immemorial City powerhouse ?

又或者是,六方会powerhouse ?

反正必然是与Eternal Clan 为敌之人。

时间又过去one hour ,帝下走出星门,身后,星门破碎。

帝穹看着他。

帝下恭敬行礼:“幸不辱命,成功。”

帝穹松口气:“you did good 。”

与墟尽的对赌,眼下夜泊defeated ,如果帝下也defeated ,他can only 祈祷墟尽的第二厄域同样有人defeated ,like this 对赌至少不会输。

其实每一次神选之战,能通过考核的少之又少,第二厄域想两个都通过考核,probability 不大,哪怕墟尽再厉害,也impossible 培养出两个接近三擎六昊的powerhouse ,但相比希望对方defeated ,自己这边成功才是最稳妥的。

而且对赌只是一方面,他也希望帝下能通过考核,成为三擎六昊的替补。

他有他的打算。

至于Lu Yin ,他haven’t 责怪,即便不是Lu Yin ,是翡对决囚,那就不是defeated 回来的问题,而是必死无疑,帝穹很确定这点。

Lu Yin 虽然defeated ,但能活着回来already 很不错。

最终结果很快出现,六片厄域,十二个参战者,最终八人胜,三人死,唯有Lu Yin defeated 了还能活着回来。

Lu Yin 听到成功八个,心一沉,这意味着死了八个与Eternal Clan 为敌的序列规则powerhouse 。

Eternal Clan the foundation 实在太深了。

足足八个expert ,就算在Immemorial City 考核中有一两个成功,加入第一厄域给六方会带来的威胁也是极大。

Lu Yin 想了想,perhaps ,自己参与Immemorial City 考核,然后坑死一两个是不错的选择。

那么,自己already defeated 了,怎么参加?

他瞥了眼帝穹与帝下,a thought flashed through the mind :“大人,下一次神选之战考核是什么时候?属下想再代表第三厄域参战。”

while speaking ,他上前几步,这几步,恰好与帝下相隔三米。

帝穹道:“要很久以后,那时候你必然有资格参战,放心吧。”

“many thanks 大人。”Lu Yin 回了一句,同时,融入帝下体内,如果是千面局中人那种意识的力量,Lu Yin 可不敢在帝穹面前释放,但虽然同为意识力量,自己这个却是靠着dice 六点的特性,与千面局中人靠意识控制别人有本质的区别,dice 五点可以吸纳incineration Destiny 之书的火苗,可以吸纳雷主的thunder ,dice 本身特性让Lu Yin 很自信不会被帝穹看出问题。

在融入帝下体内后,Lu Yin 直接就self-destruct ,之前融入过帝下体内一次,他对帝下的力量也算了解。

self-destruct 的刹那,帝下忽然吐血,一下子趴在地上。

帝穹大惊:“帝下,怎么回事?”

Lu Yin 惊讶:“帝下?”

他defeated 了,帝下haven’t self-destruct ,不是Lu Yin 不了解帝下的力量,而是他impossible 。

正如他猜想的,有些powerhouse undying 不灭,哪怕自己想死都没那么简单,Lu Yin 想弄死帝下不是cannot 以,但无法在一刹那做到,之前控制木季也same ,不管是Divine Force 还是木Space-Time Power ,都无法让他控制别人自杀。

帝下趴在地上,喘着粗气,怎么回事?他也不知道,just recently 一瞬间,自己power within the body 不受控制的要爆开,这种感觉就像要self-destruct same ,但自己为什么要self-destruct ?明显不是自己掌控的力量。

cough cough

鲜血不断咳出。

帝穹手按在帝下肩膀上,eye light 闪烁,脸色难看至极:“你的伤,怎么来的?”

帝下发出嘶哑的声音:“属下,不,知道。”

帝穹低喝:“你的对手是谁?”

“蝉族。”

帝穹脸色难看:“你的力量被人引导了,蝉族居然有这种能力。”

“属下,已,经灭,了蝉族。”

帝穹对蝉族不在意,他现在想的就是怎么应对神选之战。

帝下的伤来的unfathomable mystery ,应该与蝉族有关,先不管伤怎么来的,接下来的神选之战怎么办?

带着这种伤去参加神选之战already 不是能不能通过考核的问题,而是能不能活着回来的问题了。

即便haven’t 对赌,帝穹也不想失去帝下,帝下在第三厄域作用太大了,远远不是翡可以比的。

莫非要放弃神选之战?

帝穹看着帝下不断咳血,他power within the body 完全紊乱,实力能发挥五成就不错了,现在的夜泊都能解决他。

等等,夜泊。

帝穹looked towards Lu Yin 。

Lu Yin 察觉到帝穹的eye light ,看去:“大人,帝下的伤势,如果参加神选之战,可能。”

“我知道,夜泊,你的伤怎么样?”

Lu Yin replied :“属下伤势没大碍,休息几天就好。”

帝穹看了看Lu Yin ,又看了看帝下:“夜泊,你代替帝下参加神选之战。”

Lu Yin 大惊:“我?”

帝穹看着Lu Yin :“帝下的伤already 不适合参加神选之战了,自然由你代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