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这是怎么回事?”

“这威压,这world 意志的躁动,究竟是怎么了?”

………

杂乱的惊恐声中,整个黄龙城中心广场之上已经是乱做了一团,一众面色惊恐且苍白的宾客皆抬头仰望天穹,眼底的terrified look 逐渐浓郁。

事实上不仅仅是这一众宾客,整个黄龙城中的所有民众也皆是如此,让得整个黄龙城皆陷入了一片惊恐中。

乌云密布,狂风呼啸,The earth shook and the mountain quivered ,天降血雨。

这一切的一切,此刻正在整个Beiming 行省的地界上演着,让得整个Beiming 行省中的千亿民众仿佛置身末日。

整个Beiming 行省上空的Eastern World world 意志在恸哭,悲凉气氛笼罩整个Beiming 行省浩瀚地界。

将谢韵护在怀中,即便已经身为Level 4 极限的Star Raider Lord ,此刻Su Yan 面色也同样无比凝重,只见他泛着golden 与purple 的双目怔怔凝望天穹,眼底深处满是不可置信之色。

就在他惊疑之际,旁侧有低沉的议论声响起。

“天降血雨,苍天恸哭,这是哪位伟大存在殡天了?”

“光Beiming 行省上空的world 意志有异,难道是Beiming 氏族的那位?”

“Beiming 氏族……你们是说那位Beiming Old Ancestor ?”

“也对,恐怕也只有那位能够引发这般动静了,也只有那位才是最合理的。”

…………

听得这continuously 的议论声,Su Yan 眉头一挑,心中生出几丝疑惑,不过很快又恍然。

按照这些人所说,还真说得过去,毕竟此番Heaven and Earth 齐哀的动静,实在太过恐怖,绝不是普通的Star Raider Lord 陨落所能引发的。

以数百年前Heavenly Origin 行省的那次做比较,强了不知多少倍,而当初Heavenly Origin 行省的那次Heaven and Earth 齐哀,还是两位Star Raider Lord (Holy Cross 、瀚海)陨落而共同引发的,动静本就比普通的Level 4 Star Raider Lord 陨落大了不少。

而此番Beiming 行省的Heaven and Earth 齐哀,却依旧远超那次,由此Su Yan 可以臆想到,本次Heaven and Earth 齐哀,恐怕九成是由Level 6 Star Raider Lord 陨落而造成的。

而Beiming 行省的一位Level 6 Star Raider Lord 陨落,众宾客因此联想到Beiming 氏族的那位,这并不奇怪。

毕竟以Su Yan 所知,Beiming 氏族的那位Beiming Old Ancestor ,可是真真切切的已经活过了百万年的,即便以Level 6 Star Raider Lord 十个元会的lifespan 来算(一百二十九万六千年),也的确已经是临近大限。

再加上作为活过了百万年的old monster ,其身上自然或多或少会留下一些internal injury ,impossible 真的能毫发无损的活到一百二十九万六千年,寿限或多或少会打一些折扣。

因此其此刻殡天,也并不是不可以接受的事情。

略微想通之后,Su Yan 眼中的grave expression 稍稍散去,可是还不等他彻底平静,很快他的眉头再次皱起。

只听他心中暗自whispered 。

{也不对啊,即便真是那位Beiming Old Ancestor ,Beiming Family 内部也impossible 没有一丝消息啊,Level 6 Star Raider Lord 这种级数的存在,对于自身的了解,定然是无比通透的,impossible 算不到自身陨灭的具体时间。}

{可既然算到了自身陨灭的时间,又怎会让自家后辈此时举报婚礼?喜事与丧事冲突,这可是十分犯忌讳的,名门Beiming 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is it possible that 是那Beiming Family 祖地“Beiming 神山”深处发生了什么?}

………

一番猜测之后,Su Yan 重新摇摇头,结束自己心中的猜想,不管这个猜测是否属实,事实上都与他并无太大关系,因为Beiming 行省虽然和Heavenly Origin 行省同为联邦东域行省,但是两者之间实际相隔的距离又何止千ten thousand li ?

因而无论这Beiming 行省,亦或是Beiming 氏族发生什么惊变,实际上都根本影响不到Heavenly Origin 。

只不过……

念叨着,Su Yan 将目光投向了侧方的Beiming Yi ,此刻其面色同众宾客差不太多,显然和众人一样,对于这场突如其来的惊变没有丝毫准备。

这Beiming 行省虽然和他没有多大关系,但是对于Beiming Yi 来说,却是无异于晴天霹雳,因为不论是不是那Beiming Old Ancestor 出了什么事,只要这事是发生在Beiming 行省,那就对Beiming 氏族会产生极大影响。

不过Su Yan 转而又想到一点,对于Beiming Yi 来说,此事或许也并非全是噩耗,因为若真是那Beiming Old Ancestor 陨落,虽然对于整个Beiming 氏族来说是坏消息,但是对于他这Beiming 二祖lineage ,却称得上是喜事。

as everyone knows ,Beiming 氏族在之前,是有两位Level 6 Old Ancestor 坐镇的,而那位Beiming Old Ancestor 身为Level 6 Peak Star Raider Lord ,自然是一直压制那位Beiming 二祖的。

这位Beiming 二祖虽然同样惊才艳艳,但是毕竟自身底蕴相比那位Beiming Old Ancestor 还是差上不少,也因此,Beiming 二祖lineage 数十万年来一直都是被Beiming Old Ancestor lineage 压制的。

而如今若真是那Beiming Old Ancestor 陨落,那这位Beiming 二祖自然而然便能自动晋升为新一届的Beiming Old Ancestor ,而Beiming Yi this lineage 也能就此翻身,在Beiming 氏族中掌握更大权柄。

当然,这其中的好处也仅此而已了,毕竟以Beiming 氏族如今的家产,仅仅一位Level 6 Old Ancestor 是不足以压服外界那些窥伺目光的。

想着,这黄龙城中心广场之上的一众宾客面色皆有些闪烁,心中似乎有别样的念头在滋生,他们目光一转,投向了东南方。

在那里,众人目光似乎透过无尽距离,看到了一座屹立在Beiming 行省正中心的庞然巨物。

那是一座wrapped in silver and white 的Heavenspan Giant Peak ,山峰高耸直插天际,恍若一根able to support both heaven and earth 的Heaven and Earth 神柱。

没错,那正是Beiming 氏族的祖地所在,已经在这Beiming 行省屹立了接近百万年的古老神山,它有一个专属的名称。

“Beiming 神山”

目光透过endless void ,Su Yan 怔怔的眺望着那座huge monster ,心底有些许感慨。

比起当初在那Black Star 域直面的魔龙神山,这Beiming 神山丝毫不逊,不论是从那股滔Heavenly Might 压,还是那一眼看不到顶端的高度,两者皆极为相近。

而要说唯一的不同,恐怕便是此刻这Beiming 神山顶端处正轰隆颤动的乌云,以及那哀嚎的world 意志了。

从这点便可以看出,刚刚that world 齐哀,必然是这Beiming 神山深处发生了mutation 所造成的。

………

就在众人各自臆想之际,天边却是再度传来惊变。

一股庞大到几乎无法形容的气息自Beiming 行省西侧传来,众人很明显感觉到,this aura 的主人并非在东南方的Beiming 祖地中,而更像是一位外来行省的示威者,想借着Beiming Old Ancestor 殡天之际,在这Beiming 行省做些什么。

“Beiming 行省西侧,恐怕是那血冥行省的血冥省尊在试探。”

这时,一道淡漠的声音在这广场上响起,有对这Beiming 行省周边熟悉的宾客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至于说那血冥省尊为何试探,这点很多人都心知肚明,毕竟近二十万年来,Beiming 氏族在掌控了整个Beiming 行省后,早已经不满足于单单一个Beiming 行省,氏族势力早已向行省周边的几个行省扩散。

在以前,慑于Beiming 氏族两位Level 6 Old Ancestor 的威慑,其他行省之人不敢多说什么,但如今不同,Beiming Old Ancestor 极有可能陨落,光凭一个Beiming 二祖,是威慑不住那些外省势力的。

就在众人思忖之际,一道coldly snorted 声在整个Beiming 行省的天穹之上响彻。

“hmph ,血冥,你过界了。”

森冷的声音落下,随即Beiming 行省正中的Beiming 神山顶端之上生出一道浩瀚气息,然后那环绕在Beiming 神山顶端的乌云顷刻散去,转而化为的is a light azure 巨印illusory shadow 。

自这尊light azure 巨印illusory shadow 浮现后,以那Beiming 神山为中心,恐怖的威压气息极速向all around 扩散开,而自行省西侧笼罩过来的气息,在这一瞬间便直接被这股庞大的气息给碾碎。

“hmph! ”

一道groaning sound 自Beiming 行省西侧的血冥行省方向响起,随后一道阴柔的声音同样于西侧传来。

“world 级秘宝【Kongtong Seal 】,didn’t expect 你居然这么早便已经将之refining ,恐怕是那位事先交与你的吧,算你们狠。”

话音结束后,那股自行省西侧笼罩过来的气息瞬间如潮水般褪去,很显然,在发现Beiming 二祖已然refining 了Beiming 氏族镇族秘宝“Kongtong Seal ”后,这位血冥省尊便已经心生忌惮,不敢再多impudent 。

可是还没过多久,行省西侧便再度传来了这位血冥省尊淡漠的警告。

“Beiming 行省本尊不会再踏足,但Beiming 氏族若是日后再敢在我血冥行省布置什么,到那时别怪本尊翻脸,Kongtong Seal 之威,本尊早便想见识一番了,哼。”

coldly snorted 过后,西侧的那股浩瀚气息终于是彻底消失,显然是那位血冥省尊收回了自己的一身imposing manner 。

而在血冥省尊罢手之后,Beiming 神山顶端的that light azure 巨印illusory shadow ,也同样缓缓消散,而神山深处的那位Beiming 二祖,也并未再次开口,赫然是默认了血冥省尊的话。

对此,Beiming 行省以及Beiming 行省周边的那些large and small 的势力也并未有意外。

在Beiming Old Ancestor 陨落之后,Beiming 氏族的确已经没有了向Beiming 行省之外扩张的实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