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 Ring Mission Chapter 437

2022-02-22

  第437章 爱而不得

  很快一台台Iron Guard 从tail section 的货舱口进入,丝毫没有上去帮忙的意思。

  待到其余mecha 全部回归后,货舱门扉开始关闭。

  此时大型运输船已经攀升到千米高空了。

  那台葵虎mecha 奋力挥动链枪横扫过去,干净利落的解决掉all around 骚扰的monster 。猛地一扯链枪,将其收回来。

  随即背部喷射口动力全开,冲向大型运输船。运输船的侧面专属入口快速敞开,葵虎冲了进去,进入专属机库内。

  届时大型运输船动力全开,高速的驶向太空。

  货舱内,回归的救援队员,打开mecha 驾驶舱,一个个跳下来。

  劫后余生的泽木and the others 纷纷走上来,他们由衷的感谢道。

  “太感谢你们的救援了!如果不是你们来的及时,我们就真的完了,不知道怎么称呼你们?”

  然而眼前这些精英士官,只是淡淡看了一眼泽木and the others ,很平淡的replied 。

  “不用谢。”

  说着就往内舱走去,没什么兴趣跟他们闲聊。。

  这时候肖温和Su Mo and the others 也走上来。

  “你好,brother ,我是肖温上校,十分感谢你们的救援!”

  肖温由衷开口答谢道。

  此时带头的Captain 不由多看了一眼肖温,态度稍微好转一些说道。

  “职责所在,不用谢。”

  “那个我们能问下,你们是隶属哪个编队的么?还有是哪位长官亲自来救援的,我们好当面感谢。”

  肖温curiously asked 。

  现在凡是开三代mecha 的全部都是将军级别的,而还是那种很重要的将军。

  其实肖温and the others 也是有点受宠若惊。

  这equivalent to 第三Legion 麦翰将军亲自跑过来救援一个性质。

  “肖温上校,我们隶属First Army 团赵无双将军的直属部队。还有不用谢我们,是王海大人拜托我们将军来救援的,不得不说肖温长官,您的面子才是真的大。”

  眼前Captain 不由多看了一眼肖温说道。

  “王海?”

  在场众人听到这个名字,也是惊愕的speechless 。

  “没错,好了我们要到内舱休整了,再见!”

  于是他们便往里走去。

  肖温and the others 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陈山came back to his senses ,兴奋无比的对肖温说道;“老肖,他说的是那个年级轻轻,实力超群,职位又高,人又长得帅,无数女生心中完美偶像·王海吗?”

  “应该是吧,除了他应该没有人,能够拜托得动赵无双将军吧。”

  肖温犹豫一番说道。

  赵无双属于老牌的将军,曾经还是他最顶头上司,无论是实力还是地位都举足轻重。

  Su Mo 思索一番说道:“你们说的是颁奖ceremony 里,获得一等功勋的那个?长得确实是很帅。”

  “Su Mo 你估计不太了解王海这个人,我跟你说,他可是超牛逼的。在军部内部名声赫赫,known to everyone ,known to everyone 。算了,不说这个了。老肖可以啊,didn’t expect 你这么有面子,能够让王海出手救援我们,你们之前是不是有交情啊?”

  陈山挤眉弄眼的询问道。

  “有个屁面子,我认识他,他不一定认识我好不。还有我就是正常求援,我也didn’t expect 竟然是王海出的手。我感觉这就是个巧合,有可能是救援任务分配到他身上,他刚好没空出任务,然后就拜托赵无双出任务。”

  肖温逐渐冷静下来说道,他现在思绪也是有些混乱。

  “好像除了这个解释,也没其他能够说的通的。不过肖温你确定没忽悠我们?还是说你以前就跟王海认识了?”

  陈山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都说了,我真的不清楚怎么回事。”

  肖温真的是有点百口莫辩。

  幸存的泽木and the others ,在震惊之余,眼中也是充满羡慕。

  能够有这么好的人缘和人脉关系,也是一种资本。

  不过羡慕归羡慕,他们也没说什么,毕竟这次多多少少有点沾光。

  另外一边机库,千城雪驾驶着葵虎返航,她打开驾驶舱,干净利落的跳下来,脸上露出一丝欣喜的神情,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去货舱见Su Mo 。可是当她迈出脚步的时候,突然停滞在原地,脑海中浮现出一些记忆,一时间精神有些恍惚,她心是有些乱。

  其实她很想到后面货舱跟Su Mo 见个面的,但是她又有些迟疑,清冷面孔露出一丝复杂的神情。

  她脑海中想起那天,自己等了one day one night ,最终也是没有能够等到他。

  可能他真的是喜欢林子诺吧,所以才会不回自己的信息。

  她又何必自作多情的去打扰他呢。

  最终还是sighed 。

  “算了吧。”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千城雪感觉心情异常的失落和沉重,莫名的感觉有些难受.
  数个小时之后。

  货舱内,Su Mo and the others 正talking and laughing 聊着。

  死里逃生后,众人紧绷的神经松懈了下来,一时间众人显得十分亢奋。

  这时候广播的声音响起。

  “亲爱的各位同伴,我们即将返回黑耀号,随后我们将抵达L01特殊作战机库。届时请各位同伴按照黑耀号的战时规则行动,遵循一切返航条例.”

  “肖温我们要到了?是不是必要隔离检查?”

  Su Mo curiously asked 。

  “要的,正常情况下,我们需要检查隔离三天。当然如果你只是暂时返航休整,还要出任务,不进入黑耀号内部,是不用隔离的,休整完后可以直接出发。”

  肖温给Su Mo 普及了一下规则。

  “这准则设立的挺好的,两不耽误,合情合理。”

  Su Mo 十分赞同的replied 。
——
  黑耀号操作室内。

  一名操作员紧急对斯柏德汇报道:“报斯柏德大人,巴塔克行星王都作业的First Army 团第十七battallion Captain 发来紧急质问通讯。原本预计前往转运物资的飞鱼号并没有抵达,他们现在正在受到monster 攻击,情况很紧急。”

  斯柏德brows tightly frowns ,开口问道:“飞鱼号在哪?出问题了么?”

  “飞鱼号正在返航,刚申请了进入许可证。”

  另外一名操作员一脸懵逼的replied 。

  “胡闹!查一下飞鱼号刚执行了什么任务。”

  斯柏德也是十分恼火,很明显飞鱼号肯定是没有按照预定的计划,执行作业任务的。

  “报!飞鱼号刚执行了编号132号营救任务。”

  一名操作员回馈道。

  “有点乱来了,不过优先执行营救任务也正常,毕竟事发突然。当务之急是让飞鱼号,赶紧完成预定任务。”

  李瑞其突然开口说道,他内心已经把赵无双臭骂一顿,搞什么鬼。

  这某种意义上已经算违抗军令了,但是李瑞其impossible 让斯柏德发飙的。所以赶紧打圆场,把事情接过去。

  “让飞鱼号赶紧执行任务。”

  斯柏德虽然有些不悦,但是也没在说什么,总不能说优先执行救人任务有问题吧。

  L01特殊作War Zone 域,飞鱼号缓缓驶入,随后停靠下来。

  后部的舱门,缓缓的开启。

  Su Mo and the others 驾驶着残破的mecha 走下了spaceship ,随后打开驾驶舱跳下来。他们望着嘈杂的机库,每个人都由衷的深深吐了一口气。

  终于活着回来了。

  届时不少士兵默默抹起了眼泪。

  Su Mo 也是深深感觉不容易,就在这时候几名士官跑了过来。

  对着Su Mo 和肖温他们求道。

  “brother 打扰了,我们是第三Legion 第分部的军官,我们有好多brother 被困在巴塔克行星上,能不能帮我们营救,他们原本是Z国第六十四Legion 的。”

  “能不能顺带救救我brother ,我brother 失联,他那边情况更紧急。”

  还没等Su Mo 他们搞清楚怎么回事,他们就被一群军官包围了。

  陈山连忙解释道:“抱歉,我们现在没办法执行营救任务,我们自己都是被救的人。而且mecha 都损毁的差不多了,不信你们看。”

  “这”

  “哎~”

  围过来的士官一个个露出无比失望的神情,
  “肖温,好像不太对劲。”

  Su Mo 敏锐察觉到异样。

  肖恩到处观望一下,结果发现超多士官在等回航舰船,一个个好像在找熟人,拜托他们营救自己亲近的人。

  虽然都是营救任务,但是先救谁也是有区别的。

  还有一点联邦虽然合并了,大家都是一家人。可是现在这种情况,正常人都会偏向自己熟悉的人,毕竟人不是冷血动物。

  “看来巴塔克行星的局势比我们想象的还要糟糕。”

  “你的意思是说,王海是特意拜托人救我们的?”

  Su Mo came back to his senses 应道。

  “most likely 没错。”

  肖温nodded 应道。

  “那他为什么这么做,要不我们找个机会问问?”

  陈山开口问道。

  肖温没好气说道:“你觉得王海是我们想见就能够见到的?还有不要质疑王海的初衷,虽然我们跟他不认识,但是从他过往事迹来看,他是一个极其正直的人,值得信赖。”

  “也是,那老肖我们接下来去隔离?”

  陈山挠了挠头。

  “嗯,我们现在的状态太糟糕了。而且要mecha 没mecha ,要船没船,根本出不了任务了。”

  肖温nodded 。

  “好!”

  陈山回应道。

  此时Su Mo 感觉好像有人在看自己似的,便扭头往回看。

  他也是微微一愣,只见那台III代mecha ·葵虎径直站在货舱门口,望着他们这边。

  Su Mo 微微有点错觉,感觉对方好像在看自己。

  葵虎驾驶室内,千城雪看到Su Mo looked towards 自己了,她神情越发暗淡。

  就在这时候,通讯装置响起赵无双的副官姜恒的声音。

  “千城雪小姐,那个上面下达紧急命令,让飞鱼号立刻前往巴塔克行星王都,进行未完成作业任务。现在将军在处理其他事情,来不及赶过来,您能不能帮忙再出趟任务?”

  “没问题。”

  千城雪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答应下来。

  “太感谢了。”

  “应该是我谢谢你们才对。”

  千城雪说完挂断通讯,她took a deep breath ,不由得多看了Su Mo 一眼,随后控制葵虎返回货舱。

  此时飞鱼号其他队员,纷纷上船。

  舱门很快就开始关闭了,spaceship 即将重新起航。

  “Su Mo ,Su Mo ”

  “怎么了?”

  Su Mo 突然came back to his senses 说道。

  “在发什么呆呢,该走了。”

  陈山疑惑的问道。

  “哦,可能有点太累了。”

  Su Mo 笑着应道。

  “这次确实是辛苦你,等会检查完,我们就可以在隔离室内好好休息了。而且还可以好好饱餐一顿,再也不用吃那些该死的营养棒了。”

  陈山comforted 。

  自从营养棒这东西出世后,基本上作战的时候,哪怕是有条件都是吃这玩意。

  因为吃这东西,一不容易吃坏肚子,二是可以大幅度减少人体方便次数。

  可以说是优点超多的,但是缺点也很明显。

  就是吃多了,真的受不了。

  “那个等等。”

  Su Mo 突然喊住陈山和肖温。

  “怎么了?”

  两人停下脚步疑惑的望向Su Mo 。

  Su Mo 思索一番,便开口说道:“我这次执行任务的时候,捡了块石头挺好看的。这算不算违规,要不要上交?”

  说着他从口袋内掏出那块奇特石头。

  肖温接过来看了几眼,感觉这玩意挺high level 的,应该挺值钱的。

  “陈山!”

  “小意思给我。”

  说着陈山接过石头moved towards 自己的Iron Guard mecha 跑过去。

  肖温对着Su Mo 说道。

  “回头我跟维修班的机师打声招呼,正常是不允许私自携带东西上来的。但是其实每个下去作业的人,或多或少都会携带一些,只要数量不是很多,一般都是turn a blind eye 。”

  “明白了。”

  Su Mo nodded 。

  很快陈山就跑回来了,他笑着replied :“搞定!”

  not very long ,Su Mo and the others 就来到右侧区域,GT部门在这里设立一个巨型检测站。

  只有通过检测,才能够进入内部的隔离区。

  并且这里还unprecedented 的安排两台二代mecha 和a fully armed 的士兵看守着。

  来检测的人特别多,都排起了长龙了。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欣喜的笑容,来到这里的人,都是历尽suffered untold hardships 活着回来的人。

  Su Mo 跟着陈山他们排队接受检查,望着透明检测站内巨型的检测仪器,他心里也是有点犯怵。

  这里的设备好像比芬蒂携带的设备high level 很多,从外形来看,有点类似于核磁共振,人直接躺进去就行。

  就在这时候,检测站内部,出现了骚动。

  只见一名士官趁着医师不注意,从检测站冲了出来。

  一名医师紧随着跑出来,对着外面的看守士兵喊道:“抓住他,他被感染了。”

  瞬间检查站看守士兵立刻冲上去,直接钳住那名逃跑的士官。

  “不要动!”

  那名士官拼命挣扎,惊恐的吼道:“我没受伤,你们的检测有问题,我不要隔离!!!你们会把我送到焚化炉,你们不是治疗,而是谋杀,我不想死!”

  绝望的吼声,顿时引发阵阵骚动。

  附近很多人都被骚动吸引了,看到这一幕,每个人脸上都是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的神情。

  只见冲出来的那名医师,立刻拿出镇静剂,赶紧给那名士官注射。

  很快那名士官眼神开始涣散,很快昏迷过去。

  “送进单独治疗室内。”

  “是!”

  看守的士兵开口replied 。

  可能是感觉气氛不太对,那名医师扭头对着all around 观望的众人,挤出一丝难看的微笑说道:“大家散了,他有点过于紧张了,没什么事情。”

  围观的众人神情越发沉默,排队检测的人都involuntarily 漏出担心的神情。

  原本脸上兴奋和喜悦神情,瞬间荡然无存。

  not very long ,很快就轮到了Su Mo 他们了,一名年轻女医师开始核实Su Mo 的身份。

  “姓名。”

  “Su Mo 。”

  “职位。”

  “外聘参谋。”

  很快核实就结束了,女医师对Su Mo 说道;“请把你身上携带的所有东西都拿出来,我们会替你登记和核实,然后请您进入检测室进行检测。”

  Su Mo 将口袋内自动的手枪和营养棒东西都上交了,便走进检测室。

  他按照里面医师提示,躺进仪器里面,检测开始了。

  很快结果出来了,一切正常。

  检测的医师对着Su Mo 说道:“Su Mo 长官,您的检测数字暂时没有问题,请往前走,前面有个消毒室,会对您全身进行消毒。另外您身上穿的防护服和衣物需要全部换下来,消毒室内有干净的衣物,如果您退换下来的衣物有特别的意义,请投掷进精洗的投放口,如果没什么意义的话,那就投进焚烧室。”

  “好的。”

  Su Mo nodded 应道。

  半个小时之后,Su Mo 走完一切流程。

  他最终来到一间用高强度玻璃构造的隔离单间,里面有床有电视,一应俱全。

  其中玻璃虽然是透明的,但是床头有开关,可以调控玻璃的颜色,完全变成隐私极好的房间。

  “Su Mo !”

  只见陈山走进他左边隔离的单间,对着他挥手。

  “陈山。”

  Su Mo 露出一丝笑容,看来运气不错,隔离the past few days 不会太无聊了。
——
  三天之后,黑耀号指挥室内。

  李瑞其对斯柏德汇报道:“最后一艘运输船返航了,所有能够联系上的作业人员队伍全部回归完毕。但是有超过四十三队军部作业队伍和六十三队开拓公司作业人员彻底失联了,覆灭的probability 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但是也不排除有幸存者。”

  斯柏德took a deep breath 说道:“我正式宣布窃贼计划正式结束,对于未能够返航的同伴,我深表抱歉起航吧!”

  不是斯柏德无情,而是他们这次行动的动静有点太大了。

  他有种很强烈的预感,如果再不撤离,搞不好会出大问题,when the time comes 说不定黑耀自身都会受到威胁。

  “明白。”

  李瑞其沉默几秒钟replied 。

  “普特米,善后的事情先交付于你了。等过一段时间,我们会亲自召开追悼会的。”

  斯柏德站起来对普特米说道。

  “明白。”

  普特米恭敬的应道。

  随后斯柏德便扭头looked towards 迪莱尔。

  “迪莱尔先生,麻烦您跟我走一趟吧。”

  “好的。”

  迪莱尔神情有些不安的说道,现在任务结束了。从目前回馈的信息来看,此次行动计划虽然死伤不少人,但是收益也是很可观。

  尤其是那样东西还到手了,现在到了分赃的时候。

  你说他不心怯那是impossible ,since ancient times falling out to become hostile 的太多了。

  不久之后,斯柏德带着迪莱尔来到特殊作战Conference Hall ,这里一如既往重兵把守。

  在核实身份后,门扉开启了。

  斯柏德和迪莱尔走进来,只见奥古拉斯早就在里面了,而且在他面前,竖立着一个机械柱子,柱子上面摆放着一个特殊black 盒子,同时这个盒子被一层能量罩笼罩着。

  这个盒子正是凯文突入国库密室带出来的。

  迪莱尔在看到那个盒子后,苍老的面孔不受控制露出一丝贪婪之色,不过理智让他很快就将贪婪之色掩盖下去。

  东西虽好,但是命更重要。

  奥古拉斯和斯柏德两人对视一眼,两人nodded ,随即开启interstellar 远程通讯装置。

  not very long 通讯成功的建立。

  龙鸣和伊瑟琳的虚拟影像浮现出来。

  奥古拉斯和斯柏德纷纷对着龙鸣行了个礼。

  “议会长!”

  “事情办得如何。”

  “虽然中间出了点意外,但是大体上还是很顺利的,东西到手了。”

  斯柏德said solemnly 。

  “很好打开吧!”

  龙鸣straight to the point 说道。

  斯柏德走上前,手一挥,调出虚拟操作平台,隔空操作。

  两个小巧的机械手机延伸出来,轻巧打开black 盒子,只见里面静静的躺着一个正正方方,布满花纹的金属黑匣子,黑匣子散发着淡淡black 光晕。

  不知道为什么这散发出来的black 光晕,让斯柏德and the others 感觉有点不舒服,但是又感觉异常的渴望。

  随后斯柏德操控机械手臂,cautiously 的打开黑匣子。

  只见黑匣子内,一颗black 结晶碎片漂浮了起来,整个结晶碎片不断散发着black 光晕。

  看着那颗black 结晶碎片。迪莱尔老脸不断抽动着。

  龙鸣扭头looked towards 迪莱尔,开口说道:“迪莱尔先生,您是不是该跟我们解释一下,这是什么东西,有什么用途么?”

  迪莱尔深深呼吸一下,平复下起伏的情绪,苦涩的说道:“我们都叫这东西为负能结晶碎片,它具体用途我们也not quite clear 。只知道这东西会吸引大量monster ,而吞噬这种结晶的monster ,将会进化,变得异常强大。”

  听到这里斯柏德和奥古拉斯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这不是一个炸弹么?

  龙鸣思索几秒replied :“迪莱尔先生,我们对您可是坦诚相见,我希望您在仔细想想,这东西有什么用处,是不是忘记了点什么。”

  迪莱尔听到龙鸣的话,脸不由抽动一下,他自然听出龙鸣话语中警告的意思,他sighed 说道。

  “龙鸣议会长,我真的没有说谎,我确实是不知道这东西具体用途。但是有一点我可以告诉你,这东西绝对是好东西,因为Star Ring 之城回收这东西,并且价格昂贵到极点,每一片这种碎片可以换取100亿star coin !”

  听到迪莱尔的话,斯柏德and the others 眼皮也是一跳,这玩意这么值钱。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其实我们at first 也不知道这东西这么值钱。我们也是来到这这里,通过前面天之杯遗存人员的口中得知的,实话跟你们说话,你们是第三批参与天之杯的选召者,而我们是第二批,在之前还有一批选召者参与天之杯。而这种结晶正是第一届的参赛者发现的,据说其中的用途只有第一届参赛者才清楚。但是这也无从考据了,第一届参赛者基本都死的差不多了,但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是Star Ring 之城愿意花费那么多钱回收这东西,可以想象这东西有多珍贵。”

  迪莱尔开口replied ,他其实心中无限懊悔,当初他要是逃离的时候,能够拿走这东西,那么兑换的钱足够自己和家人在Star Ring 之城活到死了。

  “龙鸣议会长,要不我们把这东西给卖了吧,刚好可以换取急需的物资。”

  斯柏德兴奋的说道。

  龙鸣shook the head :“我们现在的处境还好,没必要这么快卖掉。迪莱尔先生有句说的很对,连Star Ring 之城都想要的东西,肯定有非凡的用处,人要有远见,我们是impossible 一辈子寄托于Star Ring ,依靠着它存活的。先留着研究吧,等实在撑不住再考虑卖掉。”

  龙鸣简单的应道。

  “我赞同,我觉得龙鸣说的很有道理。”

  奥古拉斯重重nodded replied 。

  “好了,这次行动其他方面的收益如何?”

  龙鸣询问起其他事情了。

  “收获颇为丰富。”

  斯柏德简单的应道。

  龙鸣扭头looked towards 迪莱尔说道:“迪莱尔先生,很感谢您提供帮助,此次任务能够顺利进行,您功不可没。按照约定此次收益,我会让他们分配百分之五给您。当然这颗结晶不在分配范围内,我想您能够理解吧。”

  迪莱尔脸色顿时变得有些不自然,随后无奈的replied 。

  “好的。”

  “还有这事情我不希望有其他人知道,如果泄漏了,您明白的。好了,事情就到此为止,我期待着你下次的表现。”

  龙鸣凝视着迪莱尔,眼中闪过一丝killing intent 。

  迪莱尔不由打了个冷颤,连忙replied 。

  “好,好!”

  其实不是龙鸣想要警告迪莱尔,而是龙鸣从刚才就一直盯着这家伙在观察。他察觉到迪莱尔眼中闪过的贪婪之色,所以决定好好敲打一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