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 Ring Mission Chapter 526

2022-03-31

  第526章 好凶
  Su Mo 直接跟安塔丽从海沫身旁走过去,moved towards 斯柏德办公室走去。

  很快Su Mo 就来到一间办公室的门前,他敲了敲门扉。

  一道沉稳有力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进来。”

  Su Mo took a deep breath ,推开门扉走了进去,随后将门扉关上,声音宏亮的喊道。

  “Su Mo 少校前来报道。”

  此时斯柏德坐在办公桌面前,他望着进来Su Mo 手一挥。

  “过来坐。”

  Su Mo 也没推脱,径直走到斯柏德面前坐下。

  斯柏德看到后,越发欣赏Su Mo ,很不错胆子不是的一般大,干净利落,不会官僚作风的推脱,很符合他的口味。

  “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过来么?”

  “不知道,请长官明示。”

  Su Mo 很干脆replied ,他仔细琢磨一番,反正他以前又不认识斯柏德,更谈不上什么得罪。对方没理由来找自己麻烦,既然如此有什么好担心的,该说啥说啥呗。

  当然Su Mo 不知道一件事情,如果他要是知道自己,在不久前刚当众拒绝了斯柏德最疼爱的侄女的示爱,估计就不会这么轻松了。

  “这是你的战斗日志报告,上面记载着所有人对你在至锢行星要塞的作战记录和评价,你要不要看一看。”

  斯柏德凝视着Su Mo ,他给人一种非常强的心里oppression 。

  “不用了长官,有什么问题,您可以直接说。”

  Su Mo brace oneself replied 。

  “haha ,能有什么问题,都是清一色的夸赞。我看过林冥他们记录的战斗影像,你比我想象中要强很多。”

  斯柏德手指头敲了敲桌子,发出爽朗的笑声。

  “长官overpraised 了。”

  “不,我没有overpraised ,你的实力确实远超我的预计。但是in this world 有句话说的很好,当一个人能力越强,带来的有可能是希望,也有可能是灾难。我想问你,你觉得你属于哪种情况,我希望你能够如实回答我。”

  斯柏德直视着Su Mo 的眼睛,一旦Su Mo 有一丝异样神色,他都可以immediately 捕捉到。

  “我觉得是前者。”

  Su Mo 十分平静的replied 。

  斯柏德听完Su Mo 回答,没有在这个问题过多纠结,而是开口聊到。

  “我听李瑞其说,你很早以前在Star Ring world 就积极协助Heavenly Dragon 公会。”

  “是的。”

  “当初在Star Ring world ,祈龙之城的攻陷事件,你参与了多少,后来发生什么事情,为什么要销声匿迹了?”

  “参与很多,当初是我跟千城雪合力击溃祈龙之城的人工智能·全神的,后来我战死了,所以就退出游戏了。”

  Su Mo 很干脆将事情说出来。

  “很好,我接下来问你的问题,我希望你能够发自内心如实回答。”

  斯柏德缓缓站起来,其健硕高壮的身躯给Su Mo 一种窒息的oppression 。

  “明白。”

  Su Mo 秉着呼吸replied 。

  “请你如实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参加联邦Legion ,为什么要加入GT部门。你是否做好为GT部门浴血奋战,为联邦政府牺牲的觉悟!”

  斯柏德郑重无比的质问道,他的凌厉的目光,死死盯着Su Mo 的眼睛。

  刹那间整个房间异常安静,氛围凝滞到极点。

  Su Mo took a deep breath ,开口replied 。

  “是,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联邦!”

  听完Su Mo 的话,斯柏德眼睛爆发a trace of bright light ,他对着Su Mo extend the hand 。

  “很好,我宣布从现在,你的ZZ审核正式开始。你将接受为其三个月的培训,以及最终考核,我期待着你成为我们的一员。”

  Su Mo 也是微微一愣,最终将extend the hand 和斯柏德握在一起,他感觉斯柏德的手格外有力!

  “我期待你成为正式替补队员的那一天,成为联邦未来的支柱,成为联邦的骄傲和英雄!”

  斯柏德沉声的对Su Mo ,其实如果可以的话,斯柏德愿意给予Su Mo 更多的时间考核。但是Su Mo 太耀眼了,表现的太突出了,根本压不住。加上Su Mo 马上就要有属于自己IV代生物mecha ,再压着他已经没有意义,所以他决定提前开启审核。

  “谢谢斯柏德大人。”

  “好了,没别的事情了。相关事宜会有人通知你的,你去忙吧。”

  斯柏德下了送客令。

  “是。”

  Su Mo 顿时如若重负,便退了出去。

  很快办公室就剩下斯柏德一人。

  就在这时候,突然后面墙壁裂开,奥古拉斯从里面走了出来。

  奥古拉斯背着手开口问道:“你感觉怎么样?”

  “比想象中的好,但是也比想象中的糟糕。。”

  斯柏德lightly saying 。

  “怎么说?”

  奥古拉斯也是微微一愣。

  “Su Mo 并不是存粹的军人出身,联邦需要的是绝对忠诚的存在。希望他能够通过审核,不要让我们失望。”

  “每年审核的人那么多,过不了,就边缘化,这有什么好纠结的。”

  奥古拉斯不以为意的说道。

  “问题是联邦需要Su Mo 的力量,而且是非常需要。”

  斯柏德异常认真的replied 。

  奥古拉斯听完之后,神情也是万分凝重。

  另外一边,Su Mo moved towards G2区门口走去,正式审核开始了。

  按理来说这是好事情,一旦成功了,他就可以正式跟千城雪一起工作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反而有点心事重重。

  没有一会,Su Mo 就走出G2区了,迎面就看到千城雪站在那等待了。

  他连忙走了过去。

  “抱歉,让你久等了。”

  千城雪看到Su Mo 露出一丝笑容,关心的问道:“怎么样?交谈的还顺利不,斯柏德大人没有为难你吧?”

  “放心没有了,斯柏德大人只是通知我审核正式开始了。”

  Su Mo 思索几秒钟对千城雪解释道。

  千城雪听到Su Mo 说的话,精致的面容中也是露出一丝意外的神情。

  “这么快就开始了?”

  Su Mo nodded ,他想了想接着询问千城雪道。

  “那个你以前加入GT部门,有没有经历过这方面的审核?”

  千城雪犹豫一下,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跟Su Mo 说。她稍微整理下思绪,徐徐跟Su Mo 解释道。

  “我确实是经历过这方面的审核。”

  “具体是什么样子的?”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一段时间的培训上课,most important 的是最终有一场考核。”

  “什么考核。”

  “我也不清楚,每次的最终考核都不一样,就拿我来说,我的最终考核是.”

  千城雪似乎有些说不出口,好像回忆起一些非常纠结的事情。

  Su Mo 也看出来了,他对千城雪说道:“算了,不说这些沉重的话题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坏事,这应该算是好事情吧?”

  “嗯,确实是好事情,要不中午我请你吃饭吧。”

  千城雪nodded ,对着Su Mo 说道。

  “好啊。”

  Su Mo 正巴不得,直接答应了。

  “你想吃什么?”

  千城雪贴心的询问道。

  “吃什么都可以,你决定就好了。”

  Su Mo 对吃的真的没啥挑剔的,营养棒那种东西,他都能吞下去。

  “要不我们去上次那家音乐餐厅吧?其实那天”

  千城雪想了想鼓起勇气说道,她不想再让Su Mo 误会和伤心了。

  不过话说道一半就被Su Mo 打断了。

  “不用多说了,我都明白的,就那一家吧。”

  “en! ”

  于是两人moved towards 中城区走去。

  良久之后,Su Mo 两人来到海潮音乐餐厅。

  门口迎宾的妹子依旧那么靓丽养眼,她们恭敬问候道。

  “两位客人好,您有预约么?”

  “没有,请问还有位置么。”

  千城雪简单的说道。

  “先生小姐,刚好还有一个位置,并且十分安静,请跟我来。”

  迎宾的妹子微笑的replied 。

  Su Mo 和千城雪跟着迎宾的妹子进入餐厅,走到安静角落坐下。

  千城雪稍微点了几道菜。

  两人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单独吃饭,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些什么。

  许久之后,千城雪率先打破沉寂,她开口跟Su Mo 闲聊道:“Su Mo 你回家之后,怎么突然选择参军并且登上黑耀号了?”

  “是陈山和肖温对我发出的邀请,所以阴差阳错就上船了。你呢?当初一别过得怎么样?”

  Su Mo 解释道。

  “当初你走后not very long ,我就在地之杯牺牲了。后来因为一些缘故就脱离家族,本想出去旅游散散心,结果意外的收到龙鸣议Sir President 的邀请函。然后我就加入了军部,参加特殊封闭训练,再后来就加入了GT部门,参加了远征作业。”

  千城雪简单的跟Su Mo 说了一下自己的情况。

  寥寥几语Su Mo 也能够看出来,千城雪这些日子过得其实也不怎么好。

  此时服务员将one after another 精致的海鲜美食端上来,放在两人面前。

  Su Mo 拿起筷子鼓起勇气,夹了一个Q弹的剥好的大虾,放在千城雪的餐盘里。

  此刻Su Mo 的心莫名的加速跳动。

  千城雪轻声replied :“谢谢。”

  她拿起筷子夹了起来,放进嘴里吃,氛围一时间变得十分暖味。

  Su Mo 看到千城雪坦然接受自己夹的菜,内心十分高兴。他就算再傻也明白,千城雪应该是默认进一步亲密的关系。

  此时Su Mo 突然想起当初自己车站旁餐厅等了一晚上的事情。

  他有点不太明白,为什么千城雪当时不来呢?
  Su Mo 刚想要开口询问,犹豫一下最终还是咽了回去。现在好好的氛围,何必去翻以前的伤疤呢。

  而且自己当时是不是逼得有点太紧了?
  算了,不想那些了,反正现在不是挺好的,慢慢来,一点点的追,别一步垮太大,又吓到她了。毕竟千城雪属于那种外冷里热,比较内向娇羞的girl ,需要慢慢的追,慢慢的培养感情。

  就在Su Mo 想这些的时候,只见千城雪脸庞有些slightly red ,夹起一块鲜嫩鱼肉,放在Su Mo 盘子里。

  “你试试这个,味道挺好的。”

  “好的。”

  Su Mo 夹起来试了试。

  “那个,Su Mo 你现在住的还是集体宿舍吧。”

  千城雪脖子都红透开口说道。

  “是的,四人一间。”

  Su Mo nodded replied 。

  “你要是不嫌弃,可以搬到我那边去住,反正我那里空间挺大的。”

  千城雪鼓起勇气说道,其实她当初给Su Mo 密码,就有这个意思,只是Su Mo 并没有表态。

  而她这次不想再错过任何的机会,所以鼓起勇气主动寻说道。

  Su Mo 听到千城雪的话,就像触电一样,心脏猛的一缩,他几乎要张开口答应下来。

  不过最终Su Mo 还是克制住了,他对千城雪说道:“那个,我那边暂时还行,要不晚点?”

  “好。”

  千城雪红着脸赶紧应道。

  Su Mo 顿时感觉莫名懊悔,有点想给自己一巴掌,没事矜持什么?
  当然Su Mo 不是不愿意跟千城雪住在一起,主要是怕太激进,再出什么问题。

  两人一时间都不知道开口说些什么,默默吃着饭。

  良久之后,Su Mo 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他有些好奇的跟千城雪询问道:“雪姐你好像没有参加这次星空作业收集任务?”

  千城雪shook the head 说道:“参加不了,silver 之翼是公家的,没有特殊作战是不能够启用的,这就是公家服役和私人服役的区别。”

  “你可以使用其他的mecha ,私底下干点私活啊?我看林冥他们都是这么干的。”

  Su Mo curiously asked ,事实上他现在也是这么干的。

  “我不行,我跟林冥他们不同的。林冥and the others 背后其实是有家族的,他们自己有一个团体。”

  “那为什么不试着弄一个?”

  “没有那么简单的,没有大笔的资金和人脉支持,simply 维持不下去。否则当初我也不会解散自己的Legion ,那么多brother 姐妹,我也不想他们在外辛苦。”

  千城雪说到这里,神情也是有些黯淡。

  “也是,不说这些,尝尝这个。”

  Su Mo 也是对自己无语了,他发现自己好像真的不太会聊天,光往死胡同聊。

  “好。”

  千城雪连忙应道。

  片刻之后,Su Mo 和千城雪两人一边用餐,一边聊着家常。

  两人talking and laughing 的说着。

  就在这时候,一阵嘈杂的脚步声走来。

  并且还能够听到迎宾妹子有些焦急的声音。

  “女士们,里面已经没有位置了,您不能够进去。”

  “让开,我们是来找人的。”

  只见几名穿着华丽,打扮着花枝招展的贵妇径直闯了进来。

  她们在餐厅内glanced around ,到处乱看。

  “在那!”

  带头的一名面容看起来有些刻薄的贵妇,一眼就看到角落内正在用餐的Su Mo 和千城雪,她立刻对着身旁的姐妹说道。

  随即一群人aggressive 的moved towards Su Mo 和千城雪走去。

  沿途用餐的人,也是诧异lifts the head 看过去。

  很快这帮贵妇就杀到Su Mo 和千城雪面前,她们盛气凌人的喊道。

  “叶雪!”

  Su Mo brows tightly frowns 扭头看过去,好好吃一顿饭,哪个白痴跑过来打扰,而且还这么不客气。

  结果看到几名陌生贵妇,也是一愣,什么情况?
  此时千城雪的面容就像凛冬一样寒冷,她十分冷淡的说道。

  “你们跑来这里做什么?”

  “叶雪你就这么跟我说话的?我可是你mother !”

  带头贵妇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顿时怒了。

  Su Mo 听到mother 两个字,也是愣住了,什么情况?
  叶雪冷声的replied :“张碧,我什么时候承认过你是我mother 了?”

  “叶雪你别太过分,再怎么说张姐也是father 的正牌妻子,自然是你mother 了。她愿意认你,你应该感恩了,别cannot tell good from bad 。”

  在场其他贵妇也跟着指责道。

  “你们不用拿身份压我,我已经脱离Ye Family 了。还有谁给你们的勇气这么对我说话的?你们什么身份?我现在是GT部门正式候补队员,千城雪少将!”

  千城雪刹那间迸发出凌厉杀伐的imposing manner ,和之前判若两人。

  一时间张碧and the others 脸露出恐惧之色,subconsciously 往后退了一步,完全没有之前嚣张的imposing manner 。

  “好凶!”

  本来还想开口的Su Mo ,顿时懵逼了。一时间吓得嘴角抽搐,heartbeat 加速,内心颤抖的大喊道。

  “你,你,好我不跟你扯这些。我今天来找你就为了一件事情,你big brother Ye Wuhen 和elder sister 叶薇被送进黑白机构内了,我要你赶紧去救他们。”

  “对,还有你其他brother 姐妹,也要捞。”

  其他贵妇也是豁出去争先恐后说道。

  “他们有没有罪,黑白机构自然会有定论。”

  千城雪冷声的replied 。

  “你不能够这么狠心,坐视不管啊!那可是你的brother 姐妹,你就么狠心看着他们遭殃么?”

  “你们怕是找错人了,你们应该去找林冥。”

  千城雪冷声replied 。

  “你以为我们没去找过林冥么?我们为此还去找了Lin Family 那个Old Guy ,可是林冥那家伙翅膀硬了,财米油盐不进,任凭多少好话都不听,铁了心就要公事公办。”

  张碧红着眼睛诉说道,完全没有之前那嚣张的劲。

  “我觉得林冥的做法没错。”

  “什么没错啊,我们听说了所有事情了,敌人都杀过来了,你big brother 他们不跑难道等死啊?林冥说你big brother 他们抗命,抗什么命,那明明就是自保而已。有没有抗命,还不是林冥一个人说的算?他这是要打击咱们Ye Family 啊,让咱们Ye Family 断后啊!”

  张碧gnashing teeth 的说道。

  “临阵抗命本身就是死罪,没什么好说的。”

  千城雪冷声replied 。

  “那可是你big brother 啊,你就这么看着他死?”

  “那你要我做什么?”

  “你去跟审Magistrate 说,你给他们下达的撤退命令,林冥是正式替补队员,你也是啊!你的职位也不见得比他差,只要你咬死你下达的命令,那么林冥的命令就无效了。你big brother 他们自然就安全了,算我求求你了。”

  张碧也拉下脸恳求道。

  Su Mo 眉头也微皱,心想道:“牛逼啊!这话也说的出来,这不是把千城雪being used as a tool 么。”

  林冥会那么愤怒,也不是没有原因的。萧杰和Ye Wuhen 他们的行为,差点帮他们坑死,搞不好团灭都有可能。

  千城雪站了起来,凝视着张碧几人,异常震怒的说道:“你们到现在都没有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你们真的以为林冥是在针对Ye Wuhen 他们么?我告诉你们,因为Ye Wuhen 他们的行为,导致我们死了多少人,还有迦蓝他们那边死了多少人,你们知道么?他们的命就不是命么,战场上犯的每一个错误,都是要用鲜血来买单的。”

  “你,你,你疯了啊,那些人死了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我要的是我儿子。你今天不保也得保,不然你father 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张碧歇斯底的吼道。

  “不用拿他来压我,没用的。”

  千城雪十分冷的replied 。

  “你big brother 们要是有事情,我就跟你拼了。”

  张碧and the others 情绪有些失控的想要上前撕逼。

  此时Su Mo 径直走到千城雪前面挡着,他冷声的replied :“不要乱来,无故袭击特殊部门军官,我们有权利直接击毙你们。”

  这话一出顿时镇住张碧and the others 。

  原本失控的场面顿时安静下来了。

  张碧也感受到来自Su Mo 恐怖的oppression ,Su Mo 不是开玩笑的,她们要是敢动千城雪,虽说不至于击毙她们,但是断手断脚绝对是跑不了。

  千城雪可能还真的有点下不了手,Su Mo 可是一点顾虑都没有。

  “叶雪,你,你给我们等着。”

  张碧畏惧放下狠话,带着人径直离开了。

  这时候现场的服务员,也连忙对着其他吃瓜的群众说道:“sorry 各位,突发一点状况,打扰各位用餐了,抱歉了,现在没事了,各位尽情用餐吧。”

  在场眺望的客人,纷纷扭回头,没有继续围观了。

  此时一名美女经理连忙走到Su Mo 这边。

  “抱歉两位客人,没有拦住来捣乱的客人。为了表示歉意,这顿饭我们为您们免单。”

  “没事,Su Mo 我们走吧、”

  千城雪此时的心情全部被破坏了,完全没有吃下去的欲望了。

  “好。”

  Su Mo nodded ,默默跟着千城雪离开餐厅。

  片刻之后,两人在中城区繁华街道漫步着。

  Su Mo 看到千城雪心情十分低落,静静陪着,全程没有吭声。

  突然千城雪抬起looked towards Su Mo ,有些低落的说道:“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冷血,不管Ye Wuhen 他们的死活。”

  “我并不觉得你做错什么,相反我觉得你的选择是正确的。这是对死去同伴的最大的尊重,他们敢在战场上那么干,就要做好承受对应代价的准备。你也不用太难过,正如你所说的,你已经脱离Ye Family 了,没有什么好在意的了。”

  Su Mo 柔声的安慰说道。

  听到Su Mo 的话,千城雪心情好了不少。

  ps:sorry 哈,本来想加更的,结果又要开会,明天一定加,请见谅!

  (本章完)